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短篇】《灰色庭院的騎士》公主與騎兵 下

Cale Wei | 2021-10-17 19:04:15 | 巴幣 2108 | 人氣 89


    


        撒迦會戰是暮光騎兵在荒穹之中遇到的唯一一個窟窿,所有證據都指向了第二軍團不實的偵查報告。光騎士興師問罪,最終蒼白信使派遣軍隊緩解奪回北方四城的壓力,以證明軍團對帝國的忠誠。
    至少光騎士的行為,彌平了不少軍團間的猜忌,是吧?

———— 大書院 戰爭學院講師授課內容


    

    ▲
    
    
    或許一切都不是那麼的突然?
    
    烈日高照,整片迦南大地都接收著陽光帶來的熱度,一層層地為空氣增加濃郁的不耐感。彷彿木匠刨下的廢料,堆積在早已髒亂不堪的地面。
    
    相較於荒穹,北方四城之間的惡地簡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葛瑞絲公主與一般平民坐進了載貨的馬車裡,隨著路途的顛簸而晃動。她的容貌在這其中尤其出眾,或許是那連身的軍裝帶來的壓力,又或是那皇族血統散發出的氣質。
    
    但她紆尊降貴,無視身份帶來的藩籬,與身旁民眾談話的態度甚至可以說上十分親切。利法就這麼盯著隊伍前端的馬車,盯著那位帶來小麻煩的皇女。
    
    公主也注意到了這道視線,她在搖晃之中抬起頭,對馬匹上的利法微微一笑。
    
    不知為何,利法覺得那份笑容有些勾魂攝魄。
    
    還好頭盔遮擋了所有面部表情,她可不想讓自己的反應被其他人瞧見,那些消遣的聲音會持續很久。
    
    這時,測量官隔空向利法喊話。「長官,需要做一次偵查量測嗎?」
    
    她抬頭看了午後的太陽,但光線卻促使著雙眼將視線挪開。
    
    「停馬吧。」口令傳下,而令旗隨之飄揚。車隊在百人隊長的准許下減速,最終停留在一刻空泛而寧靜的時間之中。
    
    測量官跳下馬,而隨行的技術士也在接獲命令後開始解下器材。
    
    乾裂的土壤使得利法看得有些口乾舌燥,她提起了水壺,節省地喝了一口。
    
    「距離但城還有三分之二的路程。」測量官撥著額前的瀏海,等待蘆葦紙上映出墨色。「二十六里。範圍內沒有導能痕跡。」
    
    暴風雨前的寧靜。但這的確是不容錯過的絕佳時機。再晚一步,哥斐軍隊卷土重來,或是第三皇女佔據一方,再不然就是蒼白信使乘虛而入。
    
    說起來,黑門城的消息也是蒼白信使傳達給元帥的……
    
    利法蹲下身,表情有些苦澀。右手的皮革手套抹過臉龐,卻無法拂去那紊亂的思緒。
    
    「長官,妳還好嗎?」測量官將工作交給了技術士,語氣帶著些微的緊張。「中暑了?」
    
    「我的頭開始痛了。」利法平靜地望著她的副官。「西面有哥斐人的軍隊嗎?而且是步兵隊組成的。」
    
    「西北方有部隊,行進速度應該是……」埋頭苦幹的技術士立刻回報。「速度很慢,很可能是步兵隊。」
    
    聞言,騎士輕嘆了一口氣。「能告訴我附近屬城的軍團分佈嗎?蒼白信使的。」
    
    「基拿城,東南方四十二里。就這一座。」測量官遞出了她的地圖。「長官,妳算得比量測的還要快。」
    
    「妳稍微想一下就知道了。」對方聳了肩。
    
    「北方淪陷區還在蒼白信使的偵查範圍內……不對,有講跟沒講一樣。」對此,測量官也蹙起了她秀麗的眉間。
    
    「如果蒼白信使需要三皇女的人身作為支持的保證,那為什麼還要將她身處黑門的訊息告知元帥?」這是第一步。利法望向天空。
    
    他們比任何人都清楚哥斐人的兵營配置,蒼白信使本就是精於偵查與滲透的軍團。
    
    「黑煙教士必然會出兵。」測量官經過短暫的思考後,瞇細了眼睛。「出兵會有兩種行動,進駐黑門,或是護送公主。」
    
    這是第二步,答案還在更後頭:「要在最快的時間內抵達黑門,能勝任的軍種將會是騎兵,而且是作戰能力最全面的槍騎兵。」
    
    「如果要守下黑門,必定會投入更多兵力。」第三步,測量官將隊長腦中的思緒整理、提取,攤開在地圖之上。「向北面傾斜,將分散在荒穹的力量。」
    
    而元帥不可能不出兵,三皇女的下落也許真的只有蒼白信使能夠掌握。
    
    「我們選擇了一條相對安全的道路。」這是公主選則的。利法壓下浮現於心裡的疑惑。「護送公主,面臨的只會是軍隊追擊,而他們也只有騎兵能夠追上。」
    
    但是量測的結果並非如此,他們只偵查到步兵隊而已。
    
    「等等!長官,妳想一下。」測量官像是突然導通了某種思路一般,眼神亮了起來。「我們為什麼換成了第三軍團的裝束?
    
    「公主的命令。」利法隨即陷入沉默。她果然是有目地的嗎?「這是為了……」
    
    這是為了矇騙誰?讓哥斐人無法得知黑煙教士的行蹤?不,在進黑門城之前就已經被襲擊了,理由太過薄弱。
    
    難道是為了混淆蒼白信使?為什麼要這樣對付二皇女?
    
    這是第四步的分歧:由黑煙教士護送,或是由荒地之兵護送。公主為何選擇後者?
    
    「……喔。」利法點了點頭,看向她的副官。「我的頭感覺好多了。」
    
    她看懂這一步了。
    
    「長官,妳在見到黑門的指揮官之前,是怎麼描述對方的?」測量官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怎麼?我想好接下來兩步了,有什麼細節需要補充的嗎?」
    
    看來大家都明白。
    
    「這是出現機率最低的選項,我們要演得像一點。」騎士拿起了自己的騎槍,回過頭向其他隊員喊道。「第三軍團的槍騎兵拿什麼型號的槍?」
    
    「光罅三型,跟我們的一樣。」一旁的士兵立刻回答。
    
    「……好極了。」要演得像一點。利法開始拆解槍盾,將負責射擊的槍管與外殼逐漸卸下,只留防護作用的環形輸出口。
    
    她將取下的零件收拾,重新扛起重量減輕許多的槍盾。裝備妥善率不足也同樣是荒地之兵不可否認的特徵,即使是槍騎兵亦是如此。
    
    由他們護送公主,蒼白信使要藉此接手的機率便會提高。畢竟如果是黑煙教士負責帶回公主,二皇女就沒必要將自己的意圖暴露給政治上的對手。而荒地之兵的立場顯得中立許多,衍生的問題相對容易解決。
    
    三皇女所投下的餌食,或許真的能釣出蟄伏的暗流。
    
    「那麼長官,我們的路線該怎麼規劃?」測量官帶回頭盔,並調整著位置。那輕盈而帶著活力的聲音被金屬阻隔,變得悶沉許多。「直線前往但城,還是稍微往東南偏去?」
    
    「都不是,我們要從但城西邊進城,刻意繞開蒼白信使的屬城,雖然路程會有些危險。」利法搖了搖頭,語氣帶著一股自信。「我得跟殿下確認。」
    
    
    ▲
    
    
    「嗯,可以啊。」格瑞絲公主的聲音讓人感受到一股明亮的氣息。「我相信妳們的判斷。」
    
    這時候才這麼老實嗎?利法心裡唸道。
    
    「不過,妳認為我們的目的,是引導第二軍團接近。」她一手浮在馬車粗糙的邊欄上,纖細的手指顯得十分突兀。「妳覺得事成之後,會導致什麼結果?」
    
    勢必會因此加深雙方的嫌隙,儘管那是在檯面下的。
    
    「殿下,我們無法預估。」醜話要說在前頭,但利法只想模糊地帶過它。
    
    況且這是妳為自己設下的圈套,不是嗎?

    
    「如果到時候真的被蒼白信使的人給追捕,那我們就這麼做……」公主示意對方靠近,接著她湊到了對方的耳邊。
    
    過了好一會兒,利法才從結束耳語的公主身邊離開。
    
    「如何?」皇女的臉龐帶著難以言喻的憂慮。
    
    騎士只是一手扶著面罩,表情之中帶著遲疑與困惑。短暫的沉默佔據了一切,直到將凝固的時間溶解的話語出現。
    
    「當一次我的騎士吧,就這一次。」那份帶著深邃笑意的眼神或許不該出現在公主的眼眸之中。
    
    但是最終,利法還是點了頭,表示同意。
    
    她策馬回頭,示意隊伍準備再度啟程。
    
    
    ▲
    
    
    測量官待在隊伍的前頭,無視馬匹的顛簸而看著手中的地圖,以及掛在地圖下方的蘆葦紙。觀測紀錄正進行著細微的變動。
    
    偵測到導能訊號了,但無法得知來源是誰。遠方出現了兩道騎兵的身影,是歸隊的斥候。回傳的手勢裡指向了西側,是騎兵隊,帶著示劍的旗幟。
    
    是蒼白信使嗎?測量官看向隊長,而後者遲疑了短暫的幾秒鐘,向上轉動了手臂並往前指,要求斥候再度偵查。
    
    車隊持續前進。但是,隊伍卻逐漸開始分成兩個部分。第一架馬車與利法向一側偏移,連帶幾位騎兵。而其餘的馬車則跟隨著在測量官的後方。
    
    「殿下,需要幫忙嗎?」馬匹停下,利法將坐騎停留在馬車旁,向公主伸出手。
    
    「不、不用……」皇女跨過馬車的邊欄,目標在騎士的馬鞍上。她有些賭氣地踩上馬鐙,接著身體開始失去平衡地搖晃了起來。
    
    「嗯,失禮了。」利法伸出手抱起了公主,輕巧地將對方放到馬鞍上,接著抓起韁繩。「我們時間有限。」
    
    分路吧。她看著馬車歸隊,便再度開始移動,不過與車隊的路線有著截然的不同。
    
    西南方,是罕見的林地,將惡地與海岸一分為二。車隊往東南的但城,而帶領公主入林,藉此迴避第二軍團的追擊是再好不過了。
    
    離開車隊的喧囂,身後帶領四名騎兵,身前則是示劍帝國的第三皇女,這樣的體驗實在太過罕見。
    
    
    ▲
    
    
    視野之中只剩下荒涼的原野,以及連綿一線的蒼鬱樹林。一股奇妙的氛圍若有似無地圍繞在身邊,就像是破散在微風之中的草木灰燼。
    
    「殿下,您原先的隨從呢?」利法試著拋出一個問題。
    
    「嗯?我沒有帶隨從哦。」公主正視著前方,任由聲音被風勢拂去。「反正我到哪裡都是暢行無阻的啊。」
    
    後來利法才知道,三皇女以視察之名待在北方四城一段時間了,直到大馬色事變為止。她本就有意要獲取人民間的聲量,至少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那副模樣。
    
    空氣中的氣息多了一份的濕潤,但那份氣息卻又在荒地之中被悄悄碾碎,無聲地吸引著貧瘠的生命前往。
    
    「防風林……」騎士輕聲唸道,接著下令。「停馬,測量。」
    
    太過小心了,也許時間不該浪費在永無止境的偵查中。但是,倘若能多掌握一份的資訊,在接下來的推算上勢必能獲取更多優勢……
    
    「他們分隊了,一隊向馬車,一隊向我們。」隨行的騎士中配入了一名技術士。他在利法思忖的同時,快速地印出測量數據。「長官,車隊那邊不要緊嗎?」
    
    「不用擔心。」測量官有辦法搞定的,不如說車隊才是最安全的部分。利法回應。「倒是我們,時間緊迫。」
    
    進入林地,耳邊再也沒有狂風的呼嘯,以及沙塵的吮舐。留下的只有枝葉的摩挲、與一切的寧靜。
    
    那是很大的落差,就像是破壞了某種平衡的漆黑物體突然消失在空氣中了,留下來再也無法修補的醜陋痕跡。
    
    馬匹的速度也慢了許多,一來是因為路線崎嶇,駕馬實在太過難行;二來是因為,或許再也沒有匆忙的理由了。
    
    我們的時間其實很充裕。利法心裡想著。
    
    「到這裡稍停一下吧。」這回是公主下令。她看見了一棟廢棄的房屋。
    
    騎士勒馬,卻依然戒備著。終於到了這個時刻了嗎?她環顧四周,沒有發現其他動靜。
    
    蒼白信使應該將我們包圍了,這正是公主的目地。
    
    「殿下,稍等一下。」利法把韁繩繫在一旁的樹枝上,並下達了指令給隨行的騎兵。「你們幾個,稍做休息吧。」
    
    公主已經來到了屋舍的裡頭。那是外觀已經損壞的建築,屋頂被掀了開來,內部的裝潢也殘破不堪。
    
    「也許是誰的渡假小屋哦。」她看著從後方跟上的利法,像是介紹般地說道。
    
    青苔在地面留下痕跡,讓腐朽的地板被另一層生機覆蓋。新鮮的濕漉氣味依稀地擦過鼻腔,有一段時間沒有聞到這樣的味道了。
    
    「啊,還有茶室耶。」公主無視著不知是否安全的屋頂,鑽進了狹小的房間之中。「哦,好窄啊。」
    
    利法看了上方的樑柱一眼,接著也走進茶室之中。
    
    「茶釜是在亞弗產的,這戶也許是富貴人家哦。」壁爐邊,公主看著外觀黝黑的茶釜,頗有心得地說著。「嗯……不過竟然會把名貴的東西留在這裡嗎?也許它是一般的工藝品而已。」
    
    語畢,她拿起了一旁保存狀況有些不好的木炭,接著丟入壁爐中。
    
    「能帶一點水過來嗎?我有聽見溪水的聲音。」公主露出一抹笑容。
    
    「……我知道了。」利法走向一旁的窗口,對在外休息的騎兵發出指示。
    
    距離蒼白信使來到此地,還需要一小段時間吧?就在利法看著窗外的風景時,她聽見了火焰燃燒的乾硬聲響。
    
    「嗯,成功了。」公主拍了拍帶著手套的手,想要將炭跡擦去。「我的技術還不差嘛。」
    
    「殿下,我可以代為效勞的。」騎士皺了眉,卻也對公主的效率感到有些訝異。肯定是有過一些經驗才能夠成功的吧?她看向地面的生火器材,是陽春的點火石工具。
    
    「沒關係啦,我不討厭做這些事。」公主掀開了茶釜的蓋子,接著十分滿意地點了頭。
    
    一段時間後,斥候帶了一份消息與溪水回來了。
    
    「有部隊的動靜,騎兵的數量不少。」利法低聲地轉達,並交過裝滿水的水壺。
    
    「讓他們來吧。」公主不慌不忙地接過水壺,接著把水注入茶釜。
    
    
    ▲
    
    
    場面很和諧,原先利法以為會更劍拔弩張一些的。
    
    蒼白信使的千夫長將部隊留在外頭,帶著疲倦的神態進入茶室。他的身上帶著煙草的味道,以及混合著某種藥劑的奇妙氣息。
    
    「專程前來,不知第二軍團有何貴事?」公主以有些艱澀的語句作為開場。
    
    茶釜中的水已經沸騰,不斷地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響。
    
    「二皇女殿下,要交給您一封信。」千夫長拿出了信封,外層還以牛皮紙與麻繩捆起。信紙的數量不少,凸顯了這項任務的其他意涵。
    
    「還有說什麼嗎?」公主的態度軟化許多,她接過信封,看著紙袋裡頭。「她很喜歡寫信,但應該不會千里迢迢地只為了送信,要你們冒著這麼大的危險吧?」
    
    「就這樣了。二皇女殿下指示,如果遇上不是第三軍團的人護送您的話,那就只要將信交上就好。」那聲音聽不出什麼起伏。「無論有無變裝,都必須將信交到您的手中。」
    
    二皇女早就料到了。而且她也明白,三皇女心意已決。
    
    「另外,接下來這段話需要借一步來談,不知這位……」他看向利法,頭盔下露出的臉部依舊毫無表情。「百夫長?」
    
    軍銜的差距,在利法的心中浮現出一股不耐。
    
    「讓她留著吧。」公主在此時開口。
    
    「好吧。」蒼白信使點了頭。「如信上所言,二皇女殿下,希望能獲得您的公開支持。」
    
    留在公主臉上的依舊是那抹微笑,她伸手掀起了茶釜的蓋子,讓水氣冒出,接著緩緩地問道:「目前我身邊的是黑煙教士的百夫長,她現在是我的騎士,所以我實際上已經有了元帥的保護了。」
    
    「第二軍團同樣也能提供這樣的服務,我們也有騎兵隊。」千夫長微微彎起嘴角,卻讓人只感受到冰冷。「而我們的實力也是有目共睹,相信黑煙教士的槍騎兵,也願意將三皇女殿下交由我們護送吧?」
    
    一派胡言。利法瞇細了眼睛。「長官,您這是在威脅我。」
    
    「我只是在徵詢妳的意見啊。」千夫長將手放在腰間的刀上,那是指揮用的軍刀。
    
    「抱歉,在我看來這就是威脅。」此時,利法也把手伸向自己腰際的長劍。黑煙鐵劍,比起尋常軍刀更多了錫安礦液的轉化功能,是能夠作用在戰場上的武器。「一名蒼白信使,在威脅一名黑煙教士?
    
    三皇女突然拍了拍手,清脆的聲響讓在場的另外兩人都斂起了殺氣,茶釜裡頭沸水的聲響再度傳入耳中,也讓躁動的心情平復。
    
    「好啦,好啦,你們怎麼不問問我的意見啊。」她的笑容看上去充滿了一股愉悅,宛如眼前的衝突跟她一點關係都沒有。「我還沒有要回去哪裡呢。」
    
    「……我能理解為,您目前仍保持中立嗎?」千夫長嘆了一口氣,也將手從腰間離開。
    
    「嗯,對啊。」公主點了頭。「畢竟她現在是我的騎士嘛,順序要比第一軍團還要更前面。」
    
    實際上並非如此,皇女的護衛屬於禁衛,而示劍的禁衛任命,需要讓政令先通過軍令才行。除非黑煙教士的指揮官同意,否則禁衛的任命無法通過。
    
    蒼白信使凝視著公主的雙眸,接著站了起身。
    
    「屬下會如實轉告。」他的語氣依舊冷漠無比,一如第二軍團的偵查隊一般。「告辭。」
    
    
    ▲
    
    
    就這樣,第二軍團的部隊離去了。
    
    「辛苦了。」公主的語氣輕快許多,像是天空中輕盈的雲朵。「我都快不知道在講些什麼呢?」
    
    「殿下,關於剛才的話……」利法有些遲疑,她內心的疑惑甚多,不確定該從何說起。「那位千夫長說,呃……」
    
    「保持中立?」公主看出了對方的疑惑。「是呀,雖然長公主接位勢在必得,但帝國的未來想必會跟現在有所不同吧?比起當花瓶,我還有其他事情可以做。」
    
    她前往北方四城,想必也是與此有關吧?
    
    「那麼,屬下是從何時開始,被任命成殿下的騎士了呢?」利法咀嚼再三,接著問道。
    
    面對提問,公主笑出聲來。
    
    「嗯……」她走出茶室,不恬靜的光線照在自己身上。「從我們見面的時候?」
    
    「那麼,這個職位能擔任多久呢?」騎士再度提問。
    
    「也許,還有很久哦。」公主轉過身,她的笑容讓利法感受到了如陽光般和煦的溫暖。








    公主與騎兵 完


    
以下作者碎念:

好ㄉ感謝各位觀看至此,多虧大家的支持才能讓我把這篇拖很久的短篇給完結。這一篇將近六千字,這就是短篇仔的嘴臉嗎。

縮然這麼說有點奇怪,不過這是一篇寫給自己看的文,當初主要就是抒發式的把想寫的東西塞進大綱裡,然後東填西補的把一些設定補完,只有準備一些考據而已。倒置在寫到公主與騎兵這個短篇時,才覺得故事內容有些單薄,所以我給它擱置了。儘管如此,我在跑去寫完兩作方舟的二創之後還是覺得有點難下筆,所以又拖了一小段時間。

總之就是這樣啦,近期這系列會先放置,之後大概會考慮寫方舟的二創,或是回去寫MW之類的,啊當然劍譜的翻譯還是會繼續啦,

那麼,容我再次的感謝各位觀看吧,謝謝。




創作回應

煙雨Mi-rain
讀完<公主與騎兵>這個短篇系列了!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e985c6d88263f0953276944adff322ae/tenor.gif

個人很喜歡軍團勢力割據的世界觀,身處這樣的世界中,每一次的決策、與敵軍的交鋒,都有著特有的窒息感,因為生命,尤其是在大勢之下一個人的生命,是如此脆弱易逝,而這也體現出公主與騎士, 格瑞絲與利法,兩人所背負的重量,騎士負責在殘酷的世界中守護公主,而公主則志於改變這樣的世界,以守護包含騎士在內的眾生。


然後在嚴肅而有張力的背景下,人物間的互動則為故事增添了生氣與色彩,無論是與柔和悲憫的公主、抑或是調皮精明的測量官,利法都已習慣以黑煙教士的騎士身分與之應對互動,但是在穩固立場與職責的同時,騎士心中卻也不時浮現更為細膩的思緒......實在是讓人很在意她們在後續的故事中會如何相互影響啊!

我已經迫不及待看見利法被公主掰彎,放下黑煙教士的立場,全心為她奉獻的情節了(kyaa~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7741084bc35e41883ff5c687a0b14657/tenor.gif

找時間補全同世界觀系列的同時,敲碗後續!
2021-11-20 08:34:08
Cale Wei
醃魚老師 早安(?

軍事跟勢力角鬥的題材結合起來真的是讓人欲罷不能,與小人物的故事相比又有著另一種風味。我在寫這作的時候一直能夠感受到角色與背景故事之間的強烈反差,也希望這種反差能成為吸引人的一個看點。

所以,人物的設定就是我能夠大書特書的重點啦!(?),除了身為系列主角的利法,還有第二女主角的公主,我也很喜歡還沒有名字的測量官。翻了一點過去的作品,我真的很愛在嚴肅的女騎士身邊配一個有點皮的副官,總之也是想製造一些反差在裡面,當然這也需要我們的主角有足夠立體的描述才行,所以勞碌命的利法妳就辛苦一點吧(

最後,果然大小姐與保鑣的組合超強的啊(意義不明
2021-11-21 00:28:05
伊凡尼古拉斯
「空氣中的氣息多了一份的濕潤,但那份氣息卻又在荒地之中被悄悄碾碎,無聲地吸引著貧瘠的生命前往。」

我好喜歡這句喔@@ 不僅僅是寫著景色,對於設下圈套的三公主與利法還有追著進入地蒼白信使來說,各自所謂了的目的都是和被吸引而去的生命一樣,都是嗅聞到了那其中的一線生機。

藉由蓄意被識破的引誘,把對方的行蹤跟來意一一從潛藏的沙堆中讓他們自動現形,並且誘使懷有特殊來意的蒼白信使坦白;或許在最後獲得的成效上超乎了三公主的預期,或許也該慶幸的是對方也只是僅止於轉達信件......至於護衛一事有可能是二公主授權的見機行事......但是這位千夫長,你開始焦急了嗎?XDD

雖然這部的利法還跟不上這些思考的速度,但是在身為忠實騎士(以及對於三公主而言是可愛反應擔當)這一職位來說,確實是恰到好處的展示了她本身的應有的信念@@

真棒啊~這種默默把自己賣掉的(無誤)的感覺真可愛wwww
https://i.imgur.com/Micvw2D.gif

謝謝Cale大~抱歉過這麼久才來留言...
2021-11-20 18:17:19
Cale Wei
伊凡老師!

最近對一些選詞感覺又多了一些心得了,雖然這一部寫得比較簡潔一點,不過知道有這樣讓人感到舒適的句子真是太好了!就像是伊凡老師說的,這一句的選詞除了先是以景物為主,接著才加入了劇情的設定,最後則是各個角色背後的隱喻,總之也是寫得滿開心的一個段落。

然後接著就是,歡迎來到八奇的思考領域(?),哦不對,歡迎來到主角的看劇本時間。總之這局我們的小公主成功導向了好的結局,謝謝二公主與千夫長的努力w

至於利法,一直都是處在試著跟上劇情的路上,畢竟要留一點空間來推理,只好稍微把她的視角降低了xd。不過也因為這樣,我可以在劇情裡更專心的來加強她的個人特質跟角色魅力了。

最後還是要感謝伊凡老師的留言,其實伊凡老師方便的時候在來也沒問題啦XD 我知道這一部原創沒那麼吸引人,所以心態上也是比較寬鬆一點來看(
2021-11-21 00:40:5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