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arknights同人短篇】秋後的黃昏 ▲ 第二十篇

Cale Wei | 2022-05-16 23:25:26 | 巴幣 3104 | 人氣 168


    
    瓦伊凡與德拉克的鬥爭是如此的驚心動魄。塔露拉的火舌伴隨著長劍刺擊,在撞上矛尖之時卻盡數消散。風暴突擊兵的破城矛建構了銅牆鐵壁般的防護,沐浴在敵方的火焰之下更顯得氣勢非凡。



    
    ▲
    
    
    史爾特爾奔在廢棄城區之中,因時潮而四起的焰光不帶任何溫度,記憶的亂流卻紛擾著思緒。
    
    博士只給出了簡潔的指示。
    
    首要援助風笛,時間緊迫。次要找尋天災信標,時潮的侵蝕可能對它產生變異,進而導致不良影響。情況允許時,陳與莫斯提馬會進行支援。
    
    至於博士自己,會嘗試退出時潮的影響範圍,讓待命的部隊能提供保護。
    
    最後,不要去抗拒時潮帶來的影響。
    
    時潮若有似無地起伏著,周遭的冷風掠過臉龐,引發有些刺痛的觸感。儘管呼吸急湊,但卻無法阻擋更加緊張的步伐。
    
    遭遇塔露拉的地點應該不遠了……
    
    源石技藝的脈動在此地毫無波瀾,或許是交戰的風笛本非好手,而時潮引發的記憶體則凌駕於某種常理之外。
    
    直到兵器互擊的鏗鏘聲響傳入耳中,史爾特爾才確信自己又再度接近衝突的地點。
    
    瓦伊凡與德拉克的鬥爭是如此的驚心動魄。塔露拉的火舌伴隨著長劍刺擊,在撞上矛尖之時卻盡數消散。風暴突擊兵的破城矛建構了銅牆鐵壁般的防護,沐浴在敵方的火焰之下更顯得氣勢非凡。
    
    縱使四周早已滿目瘡痍,但德拉克卻不曾在身上增添任何一抹傷痕,僅有炙熱的焰光讓蒼白的皮膚添加幾分紅潤而已。
    
    相較之下,儘管瓦伊凡少女仍能堅守防禦,身上卻已經多了不知多少傷痕。就算如此,她依舊屹立不搖,即使是受到時潮影響而復甦的烏薩斯士兵也顯得相形失色。
    
    「野蠻的戰爭中,這柄長劍或許顯得太過優雅。」黑蛇發出吐信。「但若是終止妳這殺伐無數的生命,則變得更加高雅而不凡。」
    
    風笛沒有做出回應,她知道黑蛇的伎倆。那些卸除戰力的細語猶如毒藥,越加接觸就會更深陷其中,如附骨之疽。
    
    「連佩洛獸親都不願加入維多利亞之軍。」塔露拉露出了憐惜的表情。「眾人寧可一生黑白,也不願身上帶有你們軍隊的迷彩。」
    
    「去跟招募官講啦!」破城矛噴發出推進的焰光,風嘯如嘶吼的野獸,壓過了敵人的低語。
    
    攻擊顯露出了一隙破綻。塔露拉施展瞥擊,輕巧錯開矛尖,劍刃直直朝向風笛的臉龐刺去,而火焰也再度燃燒。
    
    危機。瓦伊凡內心閃過生死交關的危機感。她側臉扭過了迎面而來的利劍,灼人的烈焰則不如預期地熄滅了。伴隨一記肩撞,兩人的距離再度拉開。
    
    她為什麼沒有釋放全部的攻擊?在疑問產生之時,風笛便看見了一抹更加赤紅的身影。
    
    幾綹焰色髮絲隨風繾綣,一股凌駕於任何種族之上的傲氣讓火光與冰雪也黯然失色。史爾特爾站在殘垣之頂,肩上的萊瓦汀彷彿吮食著飛霜一般地發出喘息般的澄光。
    
    「不錯的地方。」她自語著,不可一世地睨視著低處的塔露拉。
    
    「被放逐者,最終仍選擇自投羅網。」黑蛇的記憶像是從腦海深處,與現實的嗓音產生共鳴。她露出獰笑,宛如計畫得逞一般。「可歌可泣的降臨,卻只能面對絕望的結局。」
    
    火焰燃起,萊瓦汀猶如得到了命令,發出了灼熱的亮光。史爾特爾舉起長刀,僅是面露不屑,不再多言。
    
    這時,時潮的波浪又再次翻騰。兩名整合運動的士兵扛起紅刃,如鬼魅般地現行。那刀上也同樣寄宿著焰色,朝著他們的敵人前進。
    
    「為什麼只有妳來?」風笛問向同伴,戒備地盯著兩位逼近的整合運動士兵。
    
    「博士要我先來,其他人隨後就到。」史爾特爾來到了風笛的身邊。「回去之後博士要做冰淇淋,我可以考慮分妳一球。」
    
    「那我要巧克力口味。」風笛露出了笑容,但仍不敢掉以輕心。
    
    
    ▲
    
    
    「其實我剛剛在想。」莫斯提馬忽然開口,悠閒的語氣就像是用餐中想到了一個冷笑話一般。「這些記憶體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語畢,一枚金黃的能量匯流落在整合運動的士兵之中,接著周遭陷入短暫的無重力狀態。待影響範圍內的物體騰起之時,那股能量立刻爆散。原先因時潮而復甦的記憶體全數淪為空虛的碎屑。
    
    「妳想到答案再告訴我。」陳還未讓赤霄出鞘,短時間內湧上的記憶體淹沒了與愛國者之間的空隙。她不願在此時用上赤霄。
    
    「人的本質存有千面,而存在又先於本質。」彷彿與狂熱的戰鬥毫無關聯一般,莫斯提馬悠閒地說道。「即使是記憶體,也在找尋自己存在的意義。很引人深省的故事,不是嗎?」
    
    方才因引爆而產生的坑洞,被愛國者踏入。一陣猶如時間逆轉般的空氣流動,讓強烈的震波又重回原地。溫狄戈怪物般的身軀瞬間歪斜。
    
    好機會,但還不夠好。陳快步靠近愛國者,誘使對方做出應對。
    
    只見對方以彎曲的姿勢刺出長槍,壓力扭曲了聲音,彷彿連時潮都因此而出現詭異的流動。
    
    驀地,淒厲而荒涼的尖嘯從赤霄的鞘中發出。
    
    狂風席捲了視野,一瞬之間造成的裂縫宛如將空間切至見骨。猩紅的光芒四溢,留下了猶如血跡般的烙印。
    
    赤霄劍法。莫斯提馬心裡想著。即使是在這樣的距離,都能感受到拔劍的暴戾氣息。
    
    出鞘的赤霄似乎還在低鳴著,龍吟之聲不絕於耳,劍刃之上也滴血未沾。
    
    記憶體,仍然流著血液嗎?
    
    疑問僅是須臾,吞沒了光芒的漆黑熱流又再度噴發,威力不遜於前幾次愛國者的攻擊。
    
    「效果不彰。」莫斯提馬朗聲說道。
    
    「怎麼可能?」陳毫不掩飾地露出訝異的表情。赤霄的拔刀技已是極為上乘的殺招,無法斬斷的物體寥寥無幾。那麼,愛國者又為何挺下了攻擊?
    
    莫斯提馬跳下斷壁,黑鎖上纏繞著無數紊亂的流動物質。
    
    「鮮明的記憶體往往伴隨更加強大的意志。愛國者在這片城區的軀體還原度如此逼真,除了仰賴與當地的聯繫外,也因曾經擁有的高尚精神而顯得堅定無比。」她向敵方緩慢步去。「生命誠然可貴,但它在有些人手中揮霍無度,也在一些人手中重如泰山。」
    
    再一次,愛國者以完整的架勢刺出長槍,但卻被莫斯提馬輕巧地架開。
    
    「與他相比,妳的劍揮得毫無價值。」莫斯提馬轉過頭,露出了平靜而透明的微笑。下一刻,黑鎖的光芒炸裂。
    
    陳發覺到面前迷濛了。她揉了揉眼睛,只見莫斯提馬抽起身後的長杖,輕輕拋了過來。
    
    「不如不要用劍了,或者把它當作劍也可以。」墮天使以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語調說著。
    
    「我不懂妳的意思。」陳望著從強光之中恢復視覺的愛國者,又望向手中的白匙。
    
    然而莫斯提馬沒有再多說什麼,或許是必須全神貫注地對付敵人,又或者是不需以言語來說明了。
    
    愛國者是因多種理由而作戰到最後一刻,而我呢?陳感覺到周遭正變得寧靜。時至今日,還有多少事情仍沒有離開初心,而值得自己去追求的?
    
    「因為情況緊急,我直接提示妳好了。」突然,莫斯提馬的聲音打斷了思緒。「風笛她們還在等待我們的救援。」
    
    這時,陳感覺到眼前變得明亮許多。
    
    「啊啊,真是讓人不省心的傢伙。」她低聲地說。長杖以奇特的姿勢被握上手,變成了宛如持劍的架勢。
    
    霎時,一瞬猶如閃電般的純白光芒閃現而過。
    
    愛國者甚至還未做出反應,光線便擊中了咽喉。
    
    落地的腳步聲響起,只見陳手上的長杖已經染上鮮血,猩紅的色彩在純白的杖上尤其醒目。她已然站在了愛國者身後的不遠處。
    
    「原來記憶體會流血。」莫斯提馬說道。
    
    「已經沒有不流血的世界了。」陳像是望著炙手可熱的某種什麼似地看著長杖。
    
    溫迪戈龐大的身軀已經倒下,正一步步地碎散。天空仍然陰鬱無比,彷彿裝滿水的臉盆,隨時都會讓液體傾瀉而下。
    
    「走吧,時間不多。」墮天使輕輕地笑了。
    
    
    ▲
    
    
    戰況急轉直下。
    
    時潮的能量似乎又更強大了,鏖戰已久的風笛狀況不佳,連史爾特爾都陷入了圍剿的泥淖之中而無法脫身。
    
    冰冷的寒風咆嘯著,天空似乎也累積了十足的厚雲。
    
    「被放逐者,妳的前來讓我欣喜若狂。」黑蛇的聲音響徹了四周。「縱然你我如今兵刃相向,但在將來亦能攜手合作。」
    
    討人厭的聲音。史爾特爾不願分心,整合運動的劍士越戰越強,就連對劍術略知一二的她都曉得敵方戰技純熟,而且慣於協同作戰。
    
    「妳是記憶的空殼,卻擁有不凡的潛能。」火焰四溢,冰雪也隨之消融。塔露拉幾乎無視於風笛的進攻,彷彿所有的心思都用在與史爾特爾對話之上。「任何知曉黑蛇的人,都知曉他……」
    
    黑蛇的意志能夠寄宿於他人身上。
    
    因時潮而甦醒的記憶,也能夠佔據心智的主導權嗎?
    
    思緒甫才飄移,劇烈的疼痛便如深根般地竄入腦中。整合運動的劍士立刻揮刀向前,沉重而嫻熟的刀法逼得史爾特爾只能防禦,無法馳援陷入苦戰的風笛。
    
    「我馬上讓她安靜!」風笛像是聽見了同伴的掙扎,立刻向對方喊道。
    
    「……愚昧。」塔露拉猶如蔑視般地看向前方的敵手。下一刻,奔騰的火舌立刻將風笛吞噬。
    
    鮮明的畫面完整地留在史爾特爾眼中,讓內心的焦急又更增幾分。
    
    「讓開、讓開!可惡……」她試圖衝出敵方的劍圈,但卻無法突破。
    
    「既然妳已知曉黑蛇的目的,何不倒戈卸甲,以禮來降?」蠱惑心神的聲音再度傳來。
    
    火焰消散,儘管風暴突擊兵仍然矗立,但渾身是傷的她卻已是風中殘燭。
    
    「誰要聽你的啊。」儘管表面上仍不退讓,但史爾特爾的語氣已經有所動搖。
    
    「逼迫妳的手段多得是。」塔露拉快步上前,一劍刺上風笛的肩膀,後者盡力抵擋,仍被削過不淺的傷痕。
    
    陳跟莫斯提馬怎麼還沒來?再這樣的下去的話……
    
    戰鬥的意志正在凋零。瓦伊凡少女因疼痛而發出的悶哼逐漸變成哀吟,德拉克臉上的表情顯得更加愉悅。
    
    冷風停止了。
    
    「讓自己成為黑蛇的容器,或許不是那麼難以接受,不是嗎?」塔露拉留了片刻的喘息給雙方。
    
    史爾特爾的略顯疲憊的身軀先是顫動了一下,接著支撐著身體的雙膝一軟,跪到了破碎的地面上。
    
    「我知道了。」她喃喃地說著,頭部漸漸低俯,貼向地面。
    
    「什、什麼?」見狀,風笛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別聽她的話啊!」
    
    黑蛇的神情出現了幾分狂喜。「妳終於想通了?」
    
    「我知道了。」史爾特爾又重複了一次。
    
    答非所問,讓黑蛇皺起了眉。
    
    「被放逐者,抬頭看著我。」不太對。塔露拉拋下風笛,走向了另一方。
    
    隨著距離的接近,史爾特爾只是揚起了頭,當視線對上之時,烈火般的眼神如劍意射出。
    
    「安靜。」她重新站起身,持著萊瓦汀的姿態似乎有所改變。
    



    「不然,我聽不到博士的聲音。」
    





    那一瞬間,黑蛇不寒而慄。
    
    





(待續)



以下作者碎念:

感謝各位觀看至此,多虧了大家的支持才讓我順利更新。

為什麼在這個奇怪的時間點更新呢...... 其實原本是希望固定在假日更新的,不過這禮拜進度不理想。雖然因為又被匡列而居家隔離,但現實生活有一些雜事,而且poe更新了,所以拖了一陣子,不過快退伍了,一切都會好起來吧(?

好啦要說的東西也沒很多,這作預計在下次更新就會完結了,沒想到還是拖到超過二十篇,實在對不起社會大眾。話說這篇沒有貼貼的段落,掛gl分類跟百合標籤好像不太對(


    
    

創作回應

伊凡尼古拉斯
我來了!(太晚了!

該說果然是記憶體嗎?在時間夾縫中蠢動的過往記憶殘渣果然還是讓人感到討厭……不是很喜歡黑蛇的那種調調……拜託打大力一點(X

不過這時間點來看,應該是已經結束核心城戰役了,那麼在這裡出現的只是過往的存檔的話,我可以期待這個檔案會被燒毀了吧(喂www

風笛的破城矛能在面對長劍還有進有退,果然是箇中好手啊@@
雖然就機動性而言,破城矛感覺會趨於下風,但是以力量的壓制來說,或許也會讓黑蛇感到棘手也說不定。

另一邊陳還有莫斯提瑪的配對組合,有種微妙的協調感?或許陳真的缺乏鬥嘴的對象,才會在島上脾氣這麼暴躁?(被追殺)
在這裡對比著小莫的漫不經心的隨口應對,陳的對戰高速運轉顯得有些對應無暇,不過專心尋找放招時機的陳所面對的,又是一次精神上的挫敗……
要不要換成水槍,或許效果會更好?(再度被陳追殺

莫斯提瑪的提問終成了現實,陳缺乏的不是技術上的強大,或許在於陳揮刀的本質上失去了意志,在面對愛國者的意志下顯得無力,在這裡則是映襯出了陳的迷惘……所以陳,我說水槍(直接被砍

在這裡不能說陳沒有目標,而是缺乏了可以成為目標依靠的人,離開了龍門的陳離開了那些人,也就越發迷惘……少了在龍門的這些人,陳還有目標嗎?或許在這一戰中有讓陳了解到後續的道路要怎麼繼續前進的事物了吧?
所以我說,ㄔ…(被劈成兩半

最後主角42姊的返場,已經敲響了黑蛇的死亡響鐘了(無誤
不論是任何花俏的言語,或是故作姿態的劍技,只會沒入黃昏而已。

而42姊最後的那段話,典韋的既視感好重啊www
不過這樣很棒,我很喜歡啊~

謝謝Cale大的文章,辛苦了!
2022-05-22 20:52:25
Cale Wei
伊凡老師!

黑蛇在這裡就是傳統的反派角色,適合用來拉仇恨(
至於風笛,這邊讓她好好發光發熱了,總覺得要讓她好好表現一段,所以就放了這個單挑boss的段落

陳陳在這邊遇上的障礙不只是實體的(記憶算實體嗎?),還有心理上的,偷看劇本的小莫則是開啟了提示功能,效果非常顯著,成功讓陳陳頓悟了。
是說水槍真的比較好用耶(欸

最後就是42回歸,也是本作最後的重點劇情了。感謝伊凡老師的支持QQ
2022-05-25 20:37:1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