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
舊版
前往
大廳
小說

《劣質惡魔》─第二章─氾濫的老毛病─(Part.3)

LPR | 2015-09-18 23:53:04 | 巴幣 12 | 人氣 759





















03



    我一直很清楚,我的腦袋不靈光,總是無法瞻前顧後,不過有些時候,根本顧不了過多的瑣碎麻煩,只能一股腦兒往同件事挺進。


    好比現在當下所遇到的情境,正為一例。


    為了見到她,我要執行一個重大且荒唐的計劃。


    『喂?我剛剛是不是聽錯什麼?』


    「我說,我將出征。」


    『用不著像生死訣別那樣說這種話吧?』


    我挺起胸膛,好似露出無奈神情的朋友就在面前,對他訴說出我的大義。


    我打算坐在公車站旁,盯哨每一個走過公車站的路人,死抓遇見莉立笠莉莉的微小可能性。至於見面後要說什麼、要做什麼,這就不是考量範圍,總之這個計畫的最大宗旨即是「再度相見」!


    『要見到她還有其他更好的辦法。』


    「就算真的有,我也做不到,我只能做我能做到的!」


    『那好吧,祝早日成為炮灰。夢醒愉快。』


    聽了朋友調侃的話語,我更是硬下心來,兩手抱胸,就這麼一屁股坐到公車站旁守株待兔。


    朋友勸我別這麼做,畢竟投資報酬率太差,但我才不管那麼多,一意孤行勇者之舉。


    只要能再見到莉立笠莉莉一次,那就回本超划算!


    「……」


    無奈,現實還是殘酷的。


    整天下來,除了赤辣的陽光、不斷逼得我背部全濡滿汗水的熱風、加速我煩躁心情的「保溫」椅面陪伴我之外,別說是可能相似的身影,整個世界就像跟我作對,今天路過公車站的女性簡直少的可憐,更糟糕的是,就算我刻意往附近東繞西瞧,捱到下午,「老毛病」也沒出現。


    「呼唉……」


    一連串的不順遂,對愚昧至極的我來說,真是又大又響亮的巴掌。


    有些事情,已經發生了,就改不了了,已經錯過,就挽回不了。


    就用這件事學個痛悟的教訓,並當作黑歷史的一環,永遠封存吧!


    我必須接受這個事實。


    在放學潮來襲之前,我無力地牽起腳踏車準備掉頭回家,狼狽如喪家犬般將結果告訴朋友。


    『哈囉,有幸大勇者,找到她了嗎?』


    「誰啊?」


    我故意這麼回應,失落的心情溢滿我的胸口。


    『當然是你的夢中情人,莉立笠莉莉。』


    髒話差點沒飆出來。


    「她哪是我的夢中情人啊!情人怎麼想都不會找一個比我大的吧。她可是足足大我大我兩歲耶!」


    雖然說這理由很怪,但我就是要反駁。


    『喜歡就是喜歡,沒有其他什麼沒必要的理由吧?』


    很合理的邏輯,不過就是想反駁。


    「那不過是年少輕狂。」


    『既然如此,又為什麼要要當一個傻子窩在原地一整天?』


    「就當是在賭氣吧。」


    癟了一肚子虧,感覺更悶了。


    『那麼,為什麼停下來、不繼續找她了呢?』


    「……沒什麼,大概算放棄吧。」


    就跟有點心儀的女生聊天,聊著聊著到最後對方只回答「嗯嗯」、「啊啊」、「喔喔」、
「呵呵」、「我去洗澡」等敷衍詞沒辦法繼續談那樣。沒有互動,下文就不存在。


    「而且,就算真的找到她能做什麼。」


    就跟過去一心期盼誰能到家裡為我慶生、我能煮一手好菜宴請大家而努力去學習廚藝一樣,忙了半天卻沒半個人赴約,不管怎麼想都很空虛。


    我無法去期待。


    沒有期待,就不會受傷。


    況且,就算真的找到、真能變成生命中最重要的某事物,誰能保證永久?  


    啊,這樣說太悲觀了,但這就是事實。


    「畢竟這不是一個可以實現的夢。」


    『哈哈。』


    「笑什麼呀!這可是我的肺腑之言!」


    『我只是突然覺得,確實呀……確實,因為我也會這麼想。』


    難得朋友會肯定我說的話,我有點感到驚奇。


    『只是有幸想過嗎?如果現在不做,未來還有機會?』


    這種問題,我怎麼會知道啊。


    『就算來不及,如果真的全盤放棄,那就真的全不可能了。』


    「……」


    無言以對,真的難以言喻。


    朋友不是我,他無法理解我複雜的心情。


    我想掛掉手機,跨上腳踏車準備回程。


    可是,正當我的腳跟剛碰觸到踏板……腦海中突然閃過對莉立笠莉莉說出第一句話的經過。


    「……好怪。」


    『有幸,怎麼了?』


    我對莉立笠莉莉說出「早就過期的話」,但少女卻回應了我?


    我有一種「老毛病」,總在事情過後,會竄出一些「沒意義的想法」。


    這些「想法」,往往都是「當初怎麼做會比較好」,且也確實完善許多,但「往往半點用處也沒有」,一來那個時空情境早就過了,二來無從認證,我根本就像是個「完美事後論者」。


   
    然而少女卻毫無阻塞地回應了我,為什麼會回應,為什麼已過期的文字仍存在效用?


    只因我說出來的關係嗎?只因我有所行動的關係嗎?如果沒說出口,又怎麼會有接下來的對話?


   彷彿以這個想法為契機,腦袋就像被按下開關的電路,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沒有預兆,沒有理由,就這麼出現了。


    好像針頭插入大腦和心臟的異樣侵入感,使我粗魯地大口呼吸起來。


    『幹嘛,有幸?怪怪的喔。』


    「……不。」


    不對。


    怪,好怪。


    單手壓住太陽穴,冷靜,再想下去我可能又會衝動了。


    別再去想了。


    但越是抑制,那種怪異感越是強烈,強烈到我快失去意識。


    「呃……」


    痛。


    心臟像被人一把抓起來揉擰,好痛……痛到無法呼吸。


    豆大的汗珠從我的額頭上滴了下來。


    當我感覺快堪負不住,頓時如壩體潰堤,白霧急速在眼簾擴散開來。「老毛病」來得之快──根本無法抑止。


    在一團模糊之間,隱約間,我看到自己從椅子上起身──架起腳踏車,但並不是往回家的方向無奈前進,而是轉了車身,往超乎原所想像的方向過去──


    「──郵局,車站旁的郵局。」


    然當我想繼續深入看下去,畫面卻逐漸隱沒進白霧中,越來越看不清楚。我勉強「睜大雙眼」,使勁想看接下來的畫面,而在這個時候,「老毛病」中的自己突然轉過頭,對我露出了一抹微笑。


    而這微笑,是暗示了我什麼?


    這樣的微笑,是暗示我將遇見莉立笠莉莉嗎?


    這樣的微笑,宛若推了我一把,想通了些什麼。


    再一次當傻子,再一次去相信莉立笠莉莉就在郵局旁──


    我連通話都沒掛,當身體再度能動作的瞬間,立刻拋下身邊所有東西、雙手握緊手把,大力扭轉車身,雙腳開始奮力踩踏畫圓,朝著郵局的方向衝過去。


    「搞什麼啊……還真的──蠢爆了!」


    很喘,真的很喘。感覺都快缺氧了。


    很蠢,真的很蠢。感覺都快蠢爆了。


    就算是這樣,我還是嘗試做了一個假設。


    如果──我是說如果,「老毛病」往往是「事情」過後好段時間才會出現,換句話說,現在莉立笠莉莉已不會在郵局裡面,而是從郵局走出來,朝某個地方前去。


    她去完郵局,接下來呢?接下來會去哪裡?斜對面的速食店?還是補習班,或者稍遠一點的美術行?更甚是飲料店?去了之後,又會做什麼?


    啊……好亂,真的好亂,這樣漫無目的地猜測,根本就──


    「──!」


    老毛病中的莉立笠莉莉,出來的方向是筆直往前,換句話說,她該不會是朝著3C商品街走去?


    我才不管,我不管,不想管,我才不想管這推測是怎搞的、是多麼沒根據!蠢到有剩完全不想管啦!


    我已經不管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又是不是真的會在3C產品店。


    結果是什麼已經不重要了,如果不能抓住這個機會,那麼未來怎還再有任何可能!


    我只能衝了,不斷往前衝了──


    踩,拼命踩,我把這一生對腳踏車的技能全賭上去!


    一定要趕到!


    視線來回搜索,捕捉任何可能的剪影。


    「呼……」


    青瓷綠的眼睛、波浪髮尾、過膝襪──


    「呼呼呼──」


    找到,得找到,我一定要找到──


    找到誰!


    「呼呼呼呼莉──」    


    莉立笠──


    「莉立……笠莉莉!」


    當我一穿過電子街底的陸橋,身體頓時動彈不得,在焦躁的心情快湧現的瞬間,「老毛病」再度閃現出「應當停在電子街某處就好了」的訊息。


    一個是郵局,過期的地點,一個是陸橋,超過的地標。


    囊括這兩個老毛病──「郵局」與「陸橋」,該不會莉立笠莉莉就在這範圍之內!


    不顧被來車撞到的危險,我再次大力迴轉車身,盡全力往回衝。


    趕!


    我的腦海裡全是莉立笠莉莉莉自信的微笑。


    趕!


    我的腦海裡出現的不再是她轉身離去的背影。


    一定要趕上!


    車輪在我扣下剎車的同時,與地面擦過一道灰色的熱煙。


    雙重老毛病的疊置印證,莉立笠莉莉就在這附近!


    「……」


    連額頭上的汗珠都來不及抹去,我瞪大雙眼來回確認。


    可是──我並沒看到那名過膝襪少女。


    川流之間的人潮,依然沒半個能符應的身影,眼角的餘光只有掃過一名高瘦到異常的男子。


    「……」


    沒有過膝襪少女,努力沒有得到報償,得到的僅是無法避開的失落情緒。


    雙重的失落感,讓我頓時感到孤獨的絕望。


    「呼唉。」


    莉立笠莉莉怎麼可能這麼剛巧會出現呢。


    無緣由地相信無法確認的訊息,本身就是愚蠢的行徑。


    反正五月就該這樣,是個不該浪費體力的月份。拼命只會像個傻子,看……早該像那隻趴在機車後座的黑貓一樣,不應該卯足全力的。


    老毛病畢竟只是毛病,是不能依賴的。


    現在就回去吧,冷凍庫裡還有沒吃完的雞肉,回去慢慢處理──


    「!」


    可是,當我打算判下煞羽而歸時,抬眼倏然發現那全身黑衣、戴著黑帽的高瘦男人已經在一個離自己非常近的距離,沉沉地彎下腰,我的眼前頓時壓得一片黑,街燈光源一下子就被他的影子所蓋住。


    他以自身那雙深色的瞳孔直直看著狼狽的我。


    當我想恐怕有點不太妙、乾脆先撤離現場時,那黑衣男人突然展開彷彿黑色藤條般的大手,按住我的肩膀。


    在我未理解這動作的涵義前,陌生又熟悉的餅乾香味先溜進了我的鼻端,也因這味道,使我心臟猛力跳了一下。


    「看來,果然是你沒有錯。」


    以如此帶有甜味的聲音說話,在我的記憶中唯有一人。


    從高瘦男人身後,探出少女的身影。


    以那樣的聲音,再配上過膝襪、纖細的腿、合適的制服、白璧般的手、波浪髮尾的褐色長髮、青瓷綠的眼睛──


    那男人的身旁,確實就是莉立笠莉莉。


    「滿足了所有條件,確實就是你沒錯了!」


    她正以開心的神情,將兩手平行張開。


    「歡迎你,滌長振禹!」


    當下,我的腦袋空白了。


    再過數秒,「老毛病」給我的答覆是當下應要重複這個名字?


    也在這個時候,我感受到一種「不協調」的「協調感」。


    「滌長振禹」?如同那時候,聽到「莉立笠莉莉」其實是「假名字」一樣……


    不對,不能說是不協調,或者應說是一種像長久屈膝在黑暗中,突然看到光明那般?


    光明……不協調……?


    等等。


    不對。


    好像哪裡不太對勁?


    但又說不上來,真要說的話,就像看到有人畫的彩虹最外圈是紫色、最內圈是紅色、像店名為「低卡特餐」,店內卻賣炸雞排、黑板真的被塗成真正黑色的、又或許像罐裝上標明「原味」,成份表卻滿滿的不明化學名稱那般。


    好難說,真的很難說明這種興奮雀躍、卻又同時包覆「不對勁」的包裝的奇詭感覺……


    而這些感覺,全都源自於同一位少女。


    莉立笠莉莉,奇妙的少女,這樣的角色並不少見,或許我真的已經被外界荼毒了也說不定。
    全身上下都染上不該染上的特異氣息──我的生物本能告訴我,若再繼續待下去,恐怕有生命或精神上的危險。


    但,這些都來不及了。


    無論如何,全都來不及了。


    莉立笠莉莉的食指,已經指向了我──


    「這下子,你這個『惡魔』,逃不掉了。」


    啊……五月,應該是個超沒幹勁的季節。


    和不知道為什麼這莽撞衝動的我相反的,「老毛病」像是呼應這沒幹勁的季節般,這個時候才「告訴」我,在莉立笠莉莉說出「惡魔」這個詞前,立刻調車騎走還能逃脫……

















第二章完結











(點擊中間的「─●─」可進入《劣惡》文章總表)









屬性 作者
LPR
Tako / Stop
企劃 Mr.T

※點選作者名可進入該作者粉絲頁


創作回應

水墨靜
可是,當我打算判下煞羽而歸時(鎩羽而歸?)
2017-02-28 14:28:0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