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異界編年史-布魯辛克的真實記錄書-後章⑦

作者:橘みかん│2018-08-19 05:42:18│巴幣:12│人氣:125
  此版本紅色字體是與想藍版相異部分。

  想藍章節對應:


  從這裡可以說是正式的大幅修改,應該說整個重寫,雖然路線進程是一樣的,但有些地方前後交換,想藍版中增加了更多詳細的設定(例如薩艾斯嘉與凱貝特的密約)。

  我在想藍9-4裡也有提到,在這個版本中承夜組跟克里斯組是分開行動的。另外其實後章⑦裡也有一部分是放在想藍9-5裡,想藍中給薩德拉的戲份也比這裡的多一點。

  這版本接下來,應該87%都會是紅字,看了眼睛不舒服的話,再告訴我什麼顏色可以讓人一眼看出不同又不會眼睛不舒服的吧~(滾動

太慢理解的真實
 
  空中明明沒有東西,地上卻有一團影子往丹晴她們的方向快速移動,就在他們快到玻奇港時,那團影子化為帶有黑色羽翼的人形,擋在路中間。

  「我的主人,我終於找到妳了。」

  這麼說著,當眾人正感到莫名其妙,那人一伸手,丹晴面前又出現一個黑洞,把她吸了進去,但就像瞬間移動一樣,只是被傳送到那人身邊。

  在這麼近的距離一看,才發現這個男人身後的翅膀不過是一片黑霧,那形狀就跟丹晴之前在夢裡看過的一樣。

  「你是……我影子裡的那對翅膀嗎?」

  不知為何,丹晴就是這麼覺得。那人也點點頭。

  「雖然自從上次被你丟到城裡就覺得事有蹊蹺……算了,哪一天你再把所有的事情告訴我吧!然後現在最重要的是……」

  話都還沒說完,他便接著說:「是嗎?您想恢復記憶了嗎?我將把所有屬於您的一切,歸還予您。」

  在後方的克里夫多等人還來不及做反應,那對像霧一般的翅膀突然伸展開來,那男人除了翅膀之外,身體越來越透明,將他和她包裹住。

  一下黑一下白的光讓他們眼睛感到不舒服,「啪」地一聲,光線停止了,只剩下丹晴還站在那兒。

  她的身後多了一對那散發著黑霧的翅膀,黑色假髮被那衝擊影響而彈走,變回原來的白色。

  看到丹晴這個樣子,拉詩蒂吃驚地捂住嘴巴,其他人基本也是差不多情況。

  那個只有外表還保留丹晴樣子的女人緩緩睜開雙眼,雖然有些距離,仍能勉強看出她並不愉悅。

  「愚蠢的迪索那斯,時機根本還未到啊!」

  只是喃喃說著這句話,又瞪了拉詩蒂一眼,拉詩蒂覺得好像有什麼力量竄襲而來,腳一軟便跪坐在地上。

  而那個女人只是轉個身,就像道煙一樣消失在空氣中。

  「怎、怎麼回事?柳丹晴呢?」

  承夜的疑問正是眾人的疑問,他與其他衛兵們一樣,四處張望、不得其解。只有克里斯夫多像要確認放在胸口的那本舊筆記一樣,才想伸手進衣袋,一旁的拉詩蒂卻突然開口。

  「她……那個人,我小時候曾見過她。」

  但是拉詩蒂還來不及述說,便突然感到一陣冷顫,像是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

  「啊!不可以在這裡拖延下去了!快到賽比恩斯殿下的身邊!不然會很危險的!」

  聽從了拉詩蒂這個預言者的意見,眾人只好先不管丹晴發生了什麼事,只是盡快移動到玻奇港。

  才到大門口,就看到羅奈爾德站在前面擋住他們的去路,甚至還等不及似的早把劍抽出。

  「羅恩!」

  見到久未見到的弟弟,艾爾文似乎相當驚訝,因為每年這個時候,他早就離開國境了。

  「唷!這下子倒是全員到齊了嘛!試問克里斯夫多大人又是要親自抓拿哪個要犯呢?」

  也許是聽聞冀悠他們的對話,料想艾爾文他們會追到鎮上來,索性停在大門前等待,而他的猜想也沒錯,才等了一會兒,便看到克里斯夫多帶著大隊人馬過來。

  見到他擋在門口,艾爾文雖然想上前叫他讓開,卻被其父阻止。

  羅奈爾德就這樣把整個兵隊擋在門外,這時克里斯夫多只是緩緩向前。

  「幹嘛?終於想向我動手了嗎?來呀!我等這一天等很久了!」

  他把劍提起,擺出了架勢,艾爾文才在猶豫要不要上前,克里斯夫多卻先開口。

  「……羅奈爾德,我們已經找到王子了。」

  他很清楚,事到如今多說什麼都沒有用,只要告訴他最關心的重點即可。但是羅奈爾德最初只是心裡頭一驚,又立刻否定它。

  「哼!休想用這招騙我。」

  「是真的!」

  承夜硬擠上前,或許是不想被羅奈爾德耽誤到時間。

  「冀悠就是你們國家的王子。」

  「冀悠?」

  他看了看後面在說話的人,感覺有點眼熟,然後才突然發現他是山道上遇到的那群人之一,在那之後又專程為某個粗心的公主送信來,也因此才會在準備出發時遇上在尋找他的那個同伴。

  「啊!你就是他一直在找的朋友啊!」

  想起來當時並沒有問他名字,既然一開始就確定不是他要找的人,就沒有必要認識。可是,將剛才他們說的話串連起來,這才發覺哪裡不對勁。

  「……什、等一下!他叫冀悠,冀悠是王子,那就是……賽比恩斯殿下!」

  看到兒子慢半拍的表現,吉魯克也不禁感嘆:「真是笨兒子。」

  「不、不對啊!雖然是金髮,可是瞳孔……」

  並不是紫色的!那也是他一開始追著冀悠行蹤的原因。

  對此承夜也立即解釋。

  「那是一種叫『有色隱形眼鏡』的東西,戴上去就能改變眼睛的顏色。再不信的話……我記得他來到這裡以後,都一直隨身攜帶一個鑲著紫寶石的劍鞘,寶石的旁邊有白色和暗紅色的翅膀。」

  雖然有時候是交給他保管的,但承夜覺得那不是重點。

  「那是!八年前一直找不到的劍鞘!」

  近乎發抖地觸摸腰間上的另一把劍,他沒想過就在不久之前還離得那麼近!在克里斯夫多開口之前,羅奈爾德便收起自己的劍,轉身往港口碼頭奔去。
 

  「喂!那個紅髮的傢伙又跑回來了!」

  雖然低調地等船,道格拉斯仍不忘坐在窗邊觀察外面的動靜,同時也看到羅奈爾德身後的那隊士兵。

  「不對!他是被追著跑!後面跟著一隊士兵,還有艾爾文!」

  他這一喊,不只冀悠,露莎琳德及克莉絲汀也站了起來。

  就在這時,港口人員也在做出發前的最後準備。

  「開往廬謝的船就要出發了,請尚未上船的旅客盡快上船!」

  聽到港口人員這麼喊,道格拉斯看著越跑越近的那群人,咋舌道:「沒辦法,只好先到廬謝了!」

  也許是承夜跑太慢了,在隊伍後面的他並沒有被看到。

  冀悠雖然擔心承夜的安全,還來不及開口便被道格拉斯拉走。

  「哇!真的來了一大群人耶!」

  露莎琳德好奇地到窗邊看,然後在隊伍中發現另一個對她們不利的人。

  「那個人不是……慘了!克莉絲,那個大臣也追過來了!」

  克里斯夫多就緊緊跟在羅奈爾德身後,看起來真的就像帶人追著他跑一樣!

  「……看來我們也只好先到廬謝了。」

  克莉絲汀嘆了口氣,如果這次再被抓到,可不保證能像上次那麼幸運有人幫忙逃出來。

  「咦──廬謝很遠耶!而且船票……好吧!總比被抓回去的好!」

  雖然露莎琳德只有瞬間擔心船票的事,還是立即被「不想再被抓回去」這個心情取代。

  查票員看了他們的船票,因船班不對不讓他們過去,但時間緊急,在道格拉斯與露莎琳德的威脅下還是讓路了。

  才出碼頭,便看到克里斯夫多等人在對面!

  「來不及了!快上船」

  這麼說著,道格拉斯急忙把冀悠推到船上。

  「等……」

  一瞬間,冀悠以為自己有看到承夜的錯覺,但那船在他登上之後就被人解開繩索,毫不留情地出港了。


  「不好,船開遠了!」

  眼睜睜看著王子被推上了船,又因準時出航來不及阻止,長年坐鎮城中的克里斯夫多也跑得氣喘虛虛,承夜更是對著大海喊著:「冀悠──!」

  道格拉斯擋在露莎琳德等人前面,拉緊了弓,對著艾爾文。

  「你們休想追過去!」

  對此,克里斯夫多只是又嘆了一口氣,對維因兄弟說:「我去借船,這裡你們處理一下。」

  「完了!他說『處理』耶!我看這回是死定了!」

  對於「處理」這兩個字,露莎琳德用自己的方法誤解著,但克莉絲汀只是對這情形覺得奇怪而不發一語。如果他們真的想抓人或滅口,應該不費吹灰之力才對。

  「道格哥……」

  拉詩蒂只是一個柔弱的女孩子,船都開遠了才跟上。看到堡壘中的兩個伙伴,道格拉斯也十分訝異。

  「拉詩蒂、承夜!……想用他們兩人來威脅我嗎?」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

  在拉詩蒂及承夜等人的解釋下,道路拉斯及露莎琳德、克莉絲才明瞭事情原委。理解了之後,道格拉斯與拉詩蒂去找散佈在附近的堡壘的人們,打算把所有事情告訴大家,以讓國家恢復真正的和平。

  而拉詩蒂臨走前告訴承夜要保重,當時卻沒有人能明白這句話的含意……

  由於小船無法乘坐太多人,因此只有克里斯夫多、羅奈爾德、艾爾文及承夜前往,其餘士兵回城裡待命。

  而露莎琳德說要暫時以冀悠跟承夜、丹晴的朋友的身份跟去,但卻被克里斯夫多拒絕,反而怕她把知道的事情帶回國內,而請吉魯克押她二人回城裡等消息。

  但是露莎琳德還是在吉魯克.維因將軍及克莉絲汀沒注意的時候偷偷跑去,發現到人不見時,船也已經開遠了


  冀悠所搭乘的船在海上航行了半個月,終於到達了凱貝特的廬謝港。但是他因持有另一張船票,而被擋在海港內。

  「真是的!怎麼可以拿往夏拉的船票來廬謝呢!」

  廬謝只是一個小港口,卻有許多商旅往來,大多都是到首都瓦多凱貝遊玩,以及到南邊的遺跡參觀。好不容易等到其他旅客都離開了,查票員才開始好好教訓冀悠。

  「……對不起。」

  但是冀悠不但沒反抗、也沒逃走,查票員反而一臉難辦的樣子。

  「……雖然你看起來有在反省,但是該罰的還是要罰,就算是從薩艾斯嘉來的也一樣!」

  他邊說邊比出了「錢」的手勢,然後抽出書架上的一本書。

  「我看看,『依規定,以他國之船票入境第三國,需以距離計算予以三倍罰款。』。那原本是要去夏拉的卻跑來廬謝是要罰……原本的船票應該是五百,三倍就是一千五!」

  這人伸出了手敲敲桌面,當冀悠打開錢袋,在他後面看住他的士兵也往錢袋裡面瞧,還跟查票員使了個眼色。

  付出了一千五百銀幣之後,冀悠身上的錢幣已是所剩無幾。

  「下次記得要上對船啊!你可以走了。下次往薩艾斯嘉的船還要一個月後才會到,想回去的話還是去城裡做點小買賣吧!」

  當冀悠無精打采地走出門,士兵跟查票員就迫不及待要分贓,除了把一千銀幣收進抽屜裡,剩下的又跟那名士兵對半分。雖然知道他們的不當行為,但這裡是他國、又冀悠現在根本無心去想那些,只是靜靜關上門,當作什麼也沒看到。

  雖然出了港口,卻是無所適從,他只能望著無盡的大海嘆氣。

  「這下該怎麼辦呢?就算要等回玻奇港的船也還要一個月。……凱貝特,對了,凱貝特是薩艾斯嘉的同盟國,我記得小時候還曾經跟父王一起去過首都『瓦多凱貝』。肯吉具亞王人也很好!只是不知道他還認不認得我。」

  他坐在海港邊喃喃自語,突然一陣海風吹來,只是稍微揉個眼睛,一隻眼的隱形眼鏡就掉到海裡了。

  「唉──算了。」

  想想也許瓦多凱貝的人不會在意他是不是薩艾斯嘉的王族,冀悠把另一隻隱形眼鏡也丟掉,瞳孔恢復了原本的色彩。

  「再想也沒用,先到瓦多凱貝去再說。」
 

  爬了一段山路,才終於在天黑之前到達瓦多凱貝,位於西南方的凱貝特與薩艾斯嘉不同,總是水源充足又氣候宜人,即使這個時間,商旅攤販也還不停歇,街上依然相當熱鬧。

  為了拜託王城門口的衛兵向國王通報,冀悠幾乎把身上所有的錢都交出去了,但在等了數分鐘後,卻只得到一個令他震驚的消息。

  「先王已經過世了,我們現在的國王是比夫拉爾陛下。可別說我沒幫你啊!你的事我跟陛下說了,他要我傳話給你!」

  為了尋求友邦援軍,冀悠不得不曝露自己是賽比恩斯的事實,但卻得到另一個不友善的回應。

  「陛下說:『那是你們國家的內亂,我國不便干涉,再說會變得如此一定是王室的作風出問題』!好啦!我要換班了,你快走吧!」

  「難道憑我一個人,就真的什麼也做不了嗎?」

  正覺得絕望,身後一名老人叫住了他。

  「年輕人,要不要跟我談談?」

  老人看起來和藹可親,但冀悠腦中第一個想到的是拿出自己的空錢袋……

  「我沒錢了。」

  這一舉動讓老人哈哈大笑,還邊笑邊把他拉到一旁的木椅上。

  「抱歉,你就跟你小時候一樣單純可愛啊!賽比恩斯殿下。」

  這表示他都沒有成長嗎?才正這麼想,又突然驚覺:這個老人認識他!

  但也可能是剛才在後面聽到他與衛兵的談話,只是又提到小時候,便試著問一句:「您認識我?」

  「呵呵,您的眼睛就跟您父親一模一樣啊!」

  「您是?」

  「我叫史達西,小伙子。」

  「……您好,史達西先生。」

  看到他有些畏縮的樣子,史達西又笑了笑。

  「您也許不記得我,當然了,那個時候我們並沒有多聊。」

  「那個時候?」

  雖然懷疑他是來裝熟的,還是姑且聽聽。

  史達西撫摸自己的鬍子,看向遙遠的天邊,像是在思考。

  「記得是十年前,丹尼爾王帶他的獨生子來參加肯吉貝亞王的夀宴,那個有著金髮紫眼的小男孩,就是你吧?」

  面對這個質問,冀悠──賽比恩斯──不做回應,史達西又繼續說。

  「在那之後的兩年,就聽說薩艾斯嘉被曼士貝入侵,丹尼爾王也戰死了,連王妃都……」

  聽著史達西的話,冀悠也回想起過去的痛苦。看他不再否認,史達西才拍拍他的肩。

  「如果你不介意,可否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冀悠告訴他,八年前被人救走,在別的地方生活,卻因緣際會回到薩艾斯嘉,以及之後所發生的事。

  「原來發生了這麼多事啊!」

  史達西感嘆道。

  「可是啊!不是我要偏袒古藍的兒子,我真的不認為他會為了私利做出這種事。仔細想想你以前跟他相處時的情形,也許你就會了解了。」

  「可是,以前我只覺得他很嚴格……」

  聽他這麼說,史達西又笑了出來。

  「哈哈哈!那兩父子的個性就是如此。但是該尊重人的時候還是會尊重,就算是生氣也是念你幾句罷了!以前我到艾魯達遊學的時候也曾跟古藍為此爭吵過,但是個性就是這麼一回事啊!」

  冀悠一頭不語,也許是當年他還太小,對克里斯夫多的了解不深。

  「喔!對了!」

  史達西突然拍了下手。

  「你知不知道為什麼你們國家長久以來,代代國王都要來瓦多凱貝學習嗎?」

  「咦?有這回事?」

  「是啊!要不是八年前發生了那種事,想必你現在也會在本國學習吧!」

  「學習……什麼啊?」

  雖然他這麼問,但是史達西只是拿出一張紙。

  那是一張通行證。

  「反正現在國王也不理會你,回玻奇港的船也還要一個月才會到,不如你就去瓦布爾看看『貴國托管的東西』吧!」

  「托管的東西?」

  「雖然往南要走一段山路,但那遺跡對貴國來說可是意義重大的。看了之後,也許你就會了解貴國國徽的意義。」

  史達西說的,冀悠只有些微的印象,他記得以前似乎曾與父親來這附近看一處特殊的風景,但那裡大霧迷茫,什麼也記不清了。

  既然無處可去,身上也沒錢住旅店,冀悠在告別的史達西之後,帶著一盞魔法油燈,直接往南方而去。


  數小時之後,克里斯夫多帶著承夜及維因兄弟來到王城前。

  「他沒有再乘船出海,沒有通關證明也不能出關,最大的可能就是藏身於瓦多凱貝,分散開來在鎮上找一找,不論有沒有找到,一小時後都在這集合!」

  三人點點頭,才要出發,依然坐在王城前椅子上的史達西叫住了他們。

  「小伙子們!」

  雖然克里斯夫多不耐煩地表示:「對不起先生,我們現在很忙。」

  史達西仍然笑了笑。

  「如果我沒猜錯,你們是從薩艾斯嘉來找賽比恩斯王子的吧?」

  聽到他這麼說,再仔細看看,克里斯夫多才認出眼前的老人。

  「您是……史達西先生!」

  「呵呵呵!我以為你忘了我了呢!古藍的孩子。」

  看到他們每個人都擔心又驚慌的樣子,史達西很肯定是賽比恩斯自己誤會了某些事,便將去向告知,雖然說順利的話兩天後就會回來,他們還是堅持要去找。但為了申請通行證,他們只能先花點時間等待。

  但是承夜藉口到鎮上逛逛,卻是自己一個人偷偷跑出了城外。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9944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異界編年史

留言共 2 篇留言

大漠倉鼠
戴上瞳孔放大片就能跟倉鼠一樣大眼睛水汪汪……不過異世界有瞳孔放大片嗎XDD

08-19 07:08

橘みかん
不是異世界的,是原世界就帶著的東西,罰你從頭再看一遍wwwww(X08-19 07:14
吳旻( °∀°)
是阿柳的回合ˊˇˋ (?)

08-19 20:23

橘みかん
是阿柳的中二wwww08-19 23:5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異界編年史-布魯辛克的真... 後一篇:「你的榮格心理原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zozo10727大家
為什麼欺負我的那些人不去死一死呢?《受刑人》新篇章更新,歡迎到小屋觀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