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異界編年史-布魯辛克的真實記錄書-後章⑥

作者:橘みかん│2018-08-12 01:01:53│巴幣:8│人氣:81
  此版本紅色字體是與想藍版相異部分。

  想藍章節對應:


  這裡開始新增修改了很多東西,差最多的是想藍版寫到8-2,後面又接著加入了超長的外傳,當8-3再開的時候都必需要加上前情提要了(囧

  出礦洞和艾爾的對峙也是修改了一些,反而是洞內來自夜市的槍擊(無誤)完全沒改XD

逃吧!
 
  此時,冀悠等人雖然抵達吉爾農村,卻無法通關,才正無技可施,就遇見一個面熟的老人。

  「吉爺!」

  道格拉斯似乎與那人熟識,再仔細一看,這老人便是他們在草原遇到的那位。

  「道格?這兩個小鬼是你伙伴?」

  「是。我跟你們介紹,這位是吉爾爺爺,村莊的設立者。」

  兩人對吉爾爺爺輕輕點頭,才正要打招呼,後者又把道格拉斯拉到一旁。

  「你在這裡表示『那裡』出事了嗎?」

  話說得輕聲,還不斷看向在大門口打哈欠的衛兵。

  「是,我們打算先離開國境,但現在邊境封鎖,要往海港去又得經過森林前的檢查站。」

  「嗯……」吉爾爺爺思考了一下,然後輕輕揮手道:「跟我來!」

 
  三人跟著他進入屋內,只見他拉了三籠蔬菜,又丟了三套老舊的衣服。

  「換上吧!」

  不用明說,他們也知道吉爾爺爺要他們做什麼。

  換衣服時,冀悠才看到承夜拿著的籃子裡跑出一隻白貓。

  「小白!難怪大家都找不到,我以為你很討厭動物的。」

  「是動物討厭我,不是我討厭動物!但是這隻好像不一樣,大概就跟牠之前的主人一樣沒心機吧!」

  知道他是指已經過世的莉娜塔,冀悠也不再多說。帶著換下的衣服及裝著小白的籠子走出房間,在外面已經換好衣服的道格拉斯,正與吉爾爺爺聊著。

  「這把弓不是……!」

  「是,師父的弓。冀悠他們在森林裡找到的,師父已經……」

  吉爾爺爺撫摸著弓,嘆了口氣。

  「正好,這把弓就還給您吧!師父應該會高興,至少能遺留一件東西在自己的親人身邊。」

  「不,你拿去用吧!你師父會更高興的,再說我可沒辦法教我孫子射箭啊!」
 

  揮手道別吉爾爺爺,三人偽裝成去海港賣菜的農夫。由於吉爾爺爺準備的東西齊全,原本衛兵就要放行,森林裡卻突然出現一個不速之客!

  「慢著!」

  來者正是艾爾文!他帶著一小隊衛兵前來。承夜見到他差一點上前毆打,卻被冀悠阻止。

  「那邊的三個人,把斗笠拿下。」

  正在猶豫是否出手,艾爾文卻自己伸手摘掉冀悠的斗笠,冀悠立刻抽出藏在菜籠裡的劍,另外兩人也將整個籠子丟出,裡面的菜葉四散,也影響了艾爾文及衛兵們的視線。

  「等……請等一下!」

  艾爾文雖然出聲請求,仍讓他們趁勢往東逃走。

  「可惡!沒想到艾爾文那麼快就追來了!」

  雖然想停下喘息,道格拉斯卻催促著。

  「別停下來,繼續跑,先到白玉鎮再說!」
 

  但是到了白玉鎮,通往海港的出口也有衛兵嚴格把關,他們只好先到酒館商量對策。

  酒館裡酒氣衝天,氣氛陰鬱,他們挑選了一個角落的位置坐下。

  「怎麼辨?還有其他方法離開嗎?」

  承夜喝了一口水,但仍不忘思考這件事。

  「從正常出口是沒辦法了,不知這鎮上還有沒有我們的伙伴?」

  冀悠才正想接話,吧臺前一名粗壯的男人大力放下酒杯,大聲抱怨。

  「可惡的死老頭!礦工不能下去挖礦還叫什麼礦工?一、兩隻發狂的精靈有什麼好怕的!再這樣下去我們白玉鎮就完蛋啦!」

  在裡頭的酒保卻只是笑笑,邊把杯子排放好。

  「哈哈!連門口的衛兵都不敢下去了,礦工們也這麼多人受傷,你父親只是為了大家的安全著想啊!康塞特。」

  這名被酒保稱為康塞特的男人聽了只是更加不滿。

  「說到門口那些膽小鬼就有氣!衛兵不就是要保護鎮民安全的嗎?就只會拿上面的命令當藉口!」

  「現在聽說王城那邊也是人手不足啊!只能等他們從運送出口那邊解決源頭,這段時間就忍著點吧!」

  聽了他們的對話,三人先是互看了一下,冀悠更是在思考過後上前與康塞特搭話。
 

  時間雖然已經過午,仍有許多人要通過白玉鎮前往玻奇港,衛兵忙著檢查過往商客,又猜想沒人敢犯險下礦坑,連礦坑入口都沒派人守衛。這對冀悠等人來說卻是一個好機會!

  康塞特帶領著他們前往礦坑,也許是久未使用的關係,裡面吊掛的燈火已經無法吸收「光之力」,只能跟著拿不太亮的魔法油燈的康塞特慢慢向前。

  「你們若真能解決佔據礦坑的精靈,要多少錢都沒問題!」

  「不,我們也需要跳過檢查去玻奇港,各取所需而已。只是等一下要請您拿好那盞油燈,承夜也要躲好喔!」

  冀悠這麼說,當然換來了承夜的抗議。

  「躲你的頭啦!我可是夜市槍擊王耶!再說之前菲力那傢伙也送了一把什麼存封槍給我。」

  「那只是給你防身用的,戰鬥這種事跟電玩可是完全不同。」

  當承夜又想反駁,道格拉斯卻停下腳步、出聲制止。

  「你們兩個,就在前面了!」

  前方轉角發出微微土黃色的光,冀悠抽出了他的劍,承夜也發著抖握住槍,並把裝有小白的籠子交給康塞特代為照顧。

  道格拉斯窺視光源處,果然有一群光源體四處漂浮,其中間有一塊圓石,那些光源體似乎是圍繞著它在運轉。

  與冀悠交換眼神後,道格拉斯先行退到一旁,冀悠握緊了劍,深呼吸一下,便豪不猶豫的衝上前。

  光源體像能看到他的動作似的,顏色加深形成有實體的尖石,並往他的方向直射!躲過了幾個攻擊、又擊碎一些尖石,冀悠正越來越接近中央漂浮的圓石,道格拉斯也在旁以射箭掩護。

  但是無論如何清除周圍的尖石,光源體也不會消失,並不斷產生新的尖石。

  「可惡!這樣下去沒完沒了!」

  道格拉斯的箭也快射完了,雖然加上風屬性存封的弓能讓箭射出時威力加倍,但沒有箭也無法再從旁援護,正想撤退,從後方又突然傳來一聲射擊及一道淡綠色的軌跡。

  那軌跡不偏不倚射中漂浮在中央的圓岩,那圓岩從中彈處出現裂痕,周圍的尖石也突然被地心引力影響似的落下,散落成普通石頭。最後,連圓石也掉落地下,應聲碎裂。

  他們轉頭往回看,承夜正雙手握著存封槍,他自己也是一臉驚訝。

  「真的打中了!……我就說我是夜市槍擊王嘛!」

  雖然這麼說,全身的抖動卻還止不住,冀悠及道格拉斯只是互看笑了笑。
 

  康塞特謝過三人,便興高采烈地要回去告訴鎮上的人們這個好消息,且出口就是前方不遠,已無須他帶路。

  「康塞特先生說礦坑出口有一條專門運送礦車的近道,到玻奇港也很方便,只希望出口那邊沒有人看守啊!」

  道格拉斯帶領兩人,從洞內稍稍向外看,看起來沒有埋伏,但是才踏出洞口,周圍卻又突然出現兵隊,艾爾文似乎早就算準了他們的行動,帶人在出口等著!

  「哈!我就知道這樣的想法太天真了啊!」

  如此自嘲著,便與冀悠又擺好架勢準備應戰,雖然二連戰對他們來說有些吃力,但即使如此,也要做最後掙扎!

  「艾爾哥……」

  承夜的聲音從他們身後傳來,他只是輕輕放下裝著小白的籃子,穿過冀悠及道格拉斯中間,緩緩走向艾爾文。

  「為什麼?要這樣對待莉莉?她到死前也還不明白啊!甚至她……連怨恨你的一句話都沒說過啊!」

  被承夜的話語所影響,艾爾文無法回答,兵隊也因他沒有命令而停止繼續動作,亦被道格拉斯視為可趁之機,拉著冀悠往海港的方向逃跑。

  雖然冀悠想拉承夜一起走,但已經拉開了一段距離。

  再加上承夜又對著他們大喊:「你們快走!」

  艾爾文也看得出來,他必然是帶著某種決心,一瞬間訝於他們三人突來的行動,雖立刻對衛兵們指示:「快攔住他們!」

  但是艾爾文自己卻被承夜拉著無法動彈。

  「小夜!別鬧了!等一會兒克里斯夫多大人跟你們朋友也會過來,到時你們就知道……」

  不出手傷害承夜,艾爾文甚至試圖說服他,但卻使承夜更加憤怒!

  「不要叫我小夜!你們到底……要逼他到什麼地步才甘心啊!」

  無法成功說服,艾爾文只好命人將承夜綁起,才要繼續進行追捕,後方便傳來克里斯夫多的聲音。

  此時,冀悠及道格拉斯到達玻奇港,並在那裡遇到帶他去新月村的商人。

  「原來叔叔您也是堡壘的人啊!」

  「是啊!那時我本來是要從瀑布口進秘道的,沒想到被你們看到,只好順著你們的話帶你們到村裡了。」

  這名壯碩的商人笑著摸了摸頭,又繼續說:「而且你還是拉詩蒂小姐『預言』的人啊!事情我都聽菲力說過了,莉莉的事也是……」

  一提起莉娜塔,眾人不免悲傷,但商人又立刻轉移話題。

  「對了!那時跟莉莉一起來的男孩,菲力好像說是你的朋友,你們沒一起走嗎?」

  「承夜他……」

  冀悠話還沒說完,道格拉斯便急著說:「他為我們把艾爾文擋在後面了,估計不用多久就能追上來了吧!現在有沒有什麼船班能到『夏拉』?」

  「有是有,實際上我買的也是到夏拉的船票,但還要半天才會到啊!」

  「那樣也只好等了,總之先到碼頭等吧!人多的地方他們要出手也比較不方便。」

  玻奇港是目前薩艾斯嘉唯一的對外港口,因此商船往來也相當熱鬧。

  查票所內不僅有準備出航的商人,也有準備歸國的旅客。

  「慢吞吞的!你們動作快一點啊!去廬謝港的船就快到了!」

  碼頭邊一名富商模樣的男人正對工人吼叫著,也許是在擔心會趕不上船班。

  進入等候室內,冀悠又遇到了熟人!

  「咦?你們也在這裡啊?」

  坐在等候室窗戶旁的,正是露莎琳德、克莉絲汀與羅奈爾德三人,估且不論除了他們的桌子以外都客滿,以及有些客人對他們靠過去打招呼感到吃驚這兩點外,在這種人多的時候能有位子可以坐還滿意外的。

  「是啊!你找到你那位朋友了?」

  羅奈爾德還記得,冀悠到新月村就是為了找朋友,但冀悠卻只是尷尬地笑了笑。

  「是找到了……咦?這兩位的確是……」

  話鋒一轉,冀悠看向同桌的兩位女性。

  露莎琳德看了他,先是雙手抱胸作思考狀,然後才想起來。

  「嗯──,啊!你也是在森林見的人嘛!是小晴的朋友吧?」

  「嗯……算是吧!妳見過她?」

  「嗯,但是……」

  露莎琳德點點頭,才要繼續說,便被克莉絲汀插話。

  「但是我們有要事,就先離開了,她一個人留在鎮上。」

  聽到克莉絲汀這麼說,露莎琳德也好是閉上嘴,總不能在大庭廣眾下說他們是從城裡逃出來的吧!

  即使看出他們有難言之隱,冀悠也不打算多問,畢竟自己的情況也差不多。

  「你們準備要去哪裡啊?」

  也許是因為曾經攜手作戰過,羅奈爾德如此問著。

  「要去夏拉的吉洛港。」

  冀悠指著牆上掛著的小型地圖,露莎琳德聽了也拿出自己的船票。

  「這麼巧!我們也是耶!可是我們只是經過那兒,還要再從南邊的路夏港上船,再回到歐洛巴特。」

  一聽到歐洛巴特,冀悠等三人都相當吃驚,甚至道格拉斯還警戒了起來。

  「歐洛巴特!」

  「對啊!怎麼了?」

  但這位公主似乎沒有身在敵國的自覺。

  「……沒什麼。」

  隱藏身份的王子跟不認識他的護衛,再加上曾經是盟友的敵國公主,這到底是什麼組合?

  正當冀悠覺得氣氛尷尬,羅奈爾德也自己比著地圖。

  「我則是要到夏拉旁邊的懷多尼亞。」

  「原來你們並沒有同行啊!」

  「那當然!」羅奈爾德回答,「要是一直跟這個麻煩姑娘在一起,我也會被當成同一種人的!」

  「同一種人是什麼意思啊!太過份了,居然這樣說人家!」

  雖然露莎琳德表示抗議,但在一旁的克莉絲汀看起來也是一臉默認的樣子。

  無視站起來大聲飆罵的露莎琳德,冀悠只是坐回位子上,擔心自己的好友。

  「唉──,承夜不知道怎麼樣了?希望他也能逃掉啊!」

  「說實話,承夜的力量遠在艾爾文之下,恐怕他也撐不久。況且,還有一整隊士兵……」

  雖然冀悠和道格拉斯說得小聲,仍被羅奈爾德聽到一個關鍵的名字。他大力地拍著桌子,激動得站了起來。

  「你說什麼!艾爾文……那個傢伙,回來了?」

  羅奈爾德憤怒得連聲音都有點發抖,一個轉身,便衝出門。

  剩下的眾人只是莫名地對看,然後繼續低調的等船。
 

  在這前不久,於礦場出口前的承夜輕易地被艾爾文所帶的兵隊抓住,連手上的存封槍都被拿走,又無法掙脫力氣比他大的士兵。

  「可惡!」

  艾爾文看著只能嘆了口氣,試圖解釋。

  「承夜,你聽我說,這些都是誤會啊!」

  「有什麼好說的!你這個背叛者!」

  就在這時,克里斯夫多才帶著吉魯克、丹晴及拉詩蒂前來,他亦發現到現場並沒有他們所形容的青年。

  「怎麼了?人呢?」

  「克里斯夫多夫人!」

  艾爾文見到他便自行讓出道路,也因此讓承夜看到他身後的人。

  「柳丹晴!拉詩蒂!」

  或許是久未出門走動的關係,拉詩蒂只是喘息不止。丹晴卻是看到承夜被五花大綁的樣子,開心地笑了出來。

  「哈哈!真是難看。」

  「什、什麼!」

  平常就很愛吵嘴的兩人,差一點又開始要互罵,克里斯夫多卻是伸手阻止丹晴,先問重點。

  「殿下呢?你們準備要從港口到哪裡?」

  光是這一句話,就讓承夜稍微理解了些事情,他冷笑著。

  「哼!原來如此,難怪冀悠都不願表明身份,就是你們城裡的人跟堡壘的人都把他視為眼中釘!」

  「什麼眼中釘,不知道頭尾就不要亂講啦!」

  丹晴在後面也聽不下去,自行上前蹲在承夜前面。

  但是承夜卻罵她:「我不跟叛徒講話!」

  「叛你的頭啦!叛!」

  說話還順手從他頭上巴下去,無奈承夜現在被綁著,連撫摸痛處都沒辦法,只能大罵:「好痛啊!暴力女!妳不要以為我被抓住了就拿妳沒辦法!腦細胞都死幾十萬個了!」

  「反正你考試都靠作弊,有沒有腦細胞都已經沒差了啦!」

  「什麼!」

  唇槍舌戰才要再開,克里斯夫多不耐煩地在後面咳了一聲,即使是丹晴也倍感壓力。

  「差點忘了正事。」

  丹晴站了起來,但居高臨下的眼神依然令承夜感到不爽。

  「他們只是要把沈冀悠,也就是這個國家的正統繼承人賽比恩斯找回來,並沒有要對他不利啊!」

  「……真的嗎?」

  「騙你幹嘛?」

  聽起來是個好理由,但他又看向後面的拉詩蒂。

  「那、那你們為什麼要抓走拉詩蒂,還要對莉莉下毒手?」

  「莉莉?瑪莉姊的妹妹嗎?她怎麼啦?」

  她記得在吃餅乾時確實有提到這個名字。

  「莉莉她……非常、非常受大家的愛護。可是……都是我,要不是我那麼『說』的話……」

  拉詩蒂雙手緊握,看起來相當自責。

  「……為什麼,拉詩蒂妳會跟他們一起來?」

  而且看起來不像被強迫。

  拉詩蒂沒有回答,只有丹晴在一旁碎碎念。

  「所以說是誤會了嘛!當初沈冀悠那個笨蛋直接回城裡的話,一切就都不會發生了。」

  「沒有人會對你的朋友不利,因為這八年來,我們就一直等待著他回來的一天。」

  吉魯克看承夜心情已經平復不少,便上前去為他解開繩子。

  「我之所以會到堡壘去,就是希望人民與王城之間的衝突能夠減輕,同時也是因為需要『預言者』。」

  這麼說著,艾爾文看了拉詩蒂一眼,只是雙方衝突反而加深,或許是他始料未及的。

  「曼士貝已經把邊境封鎖,為的就是不讓本國人民逃走,也許預言者或殿下不在城裡的傳聞已經傳到他們國內。」

  克里斯夫多亦補充,說完還帶著些憤怒的眼神看向丹晴。

  「而且還因為『某人』的愚昧,把歐洛巴特的使者給放走了。」

  對此,丹晴只能看向別處、默默不語。

  「大家都是為了薩艾斯嘉的和平而努力,承夜,請相信我們。」

  最後在拉詩蒂的請求下,承夜才選擇相信他們,況且光靠他自己也不知能不能追得上冀悠。

  「……好,我們打算要從玻奇港出境,到附近的國家整頓好再回來反擊。」

  「玻奇港,目前這個時期只有兩班船。」

  克里斯夫多思考著,艾爾文立刻從旁提醒。

  「是,一艘是往夏拉的吉洛港,另一艘是往凱貝特的廬謝港。」

  「凱貝特是同盟國,但是距離太遠。夏拉……是中立國家,從不拒各國船隻。」

  「他們打算就近的話,應該就只能去夏拉的吉洛港了吧!」

  眾人一邊討論,也不忘移動往港口,吉魯克抬頭看了暗紅色的天空,雖然丹晴不知道他們是怎樣確認時間的。

  「去吉洛的船我記得幾乎都是傍晚才到,算算應該還有半天的時間。」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9087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異界編年史

留言共 1 篇留言

吳旻( °∀°)
辛苦了ˊˇˋ

08-12 20:09

橘みかん
乙!08-13 01: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杞人憂天... 後一篇:異界編年史-布魯辛克的真...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uss0717所有人
黑死牟在泰拉的明日方舟二創,弦之月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