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異界編年史-布魯辛克的真實記錄書-後章⑧

作者:橘みかん│2018-08-26 01:37:22│巴幣:12│人氣:86
  此版本紅色字體是與想藍版相異部分。

  想藍章節對應:


  這一節……中二不解釋(X

  嘛……想藍版這裡也算滿中二的,跟之前的章節比起來,這裡的劇情可說完幾乎複製,只是改寫了不少。

與過去相連的今天
 
  「千萬不要放開我的手喔!」

  「那當然啊!」

  黃昏時刻,一男一女在瓦多凱貝南邊瀑布的橋上,兩手相握,這麼說著……

  男方──承夜接著說:「我可不想當殺人兇手啊!」

  女方──露莎琳德立刻回嘴:「還說!人家好好的在橋上看瀑布,沒事拍人家肩膀幹什麼啊?」

  「我只是想說借過啊!大屁股很擋路知不知道啊!」

  「你說誰是大屁股啊!沒禮貌的死平民!」

  「不要亂動!真的會掉下去啦!……啊──!」

  因為露莎琳德的動作,再加上重心往下,兩人正以為真的要掉下去時,被兩雙手捉住拉了上來。

  兩人跌坐在橋上喘息了一會兒,抬頭一看,才知是艾爾文及羅奈爾德兄弟,他們似乎是發現承夜不見了才會出城來找,並且在出南城門後聽到他們吵架的聲音,也因此救了他們。

  「是說妳為什麼會在這裡啦!那個大叔不是把妳們帶回去了嗎?還有誰會被拍一下肩膀就嚇到跳起來的啦!」

  與其道謝承夜選擇先罵人。

  「就是嚇一跳嘛!你管我這麼多!……我當然是關心你們才來的,再怎麼說你們都是小晴的朋友嘛!」

  雖然被罵得很不高興,她還是好好回答了承夜的問題。

  「妳也認識柳丹晴?」

  承夜不記得在森林口到旅館的一路上大家有自我介紹,因此感到吃驚。

  說到丹晴,露莎琳德一臉愧疚。

  「嗯,在城裡的時候多虧有她,我們才能……不過現在好像已經沒差了。」

  不知事情始末的承夜當然聽不懂,但他並不關心這個。只是嘟嚷著:「真是的,動漫裡的傲驕就這麼可愛,怎麼真的遇到會這麼討厭啊!」

  「在說什麼?」

  「沒什麼。」

  看著兩人吵了好一會兒,救了他們的羅奈爾德才阻止。

  「別吵了!真是的,你們兩個哪一個出事都是件麻煩事知不知道啊?」

  一個是王子的好友,一個是敵國使者,無論哪一個出事都不是他們所樂見的。

  「羅恩說得沒錯,公主您既然來了,就先跟我們回去等消息吧!」

  抬頭望天色已經越來越暗,天邊那顆似月亮的光球也正發出光芒。兩人雖然都不服氣,仍只能乖乖聽話。

  由於等許可證發下來還有一段時間,他們先被帶到旅館等待,才剛進門,承夜就在隔壁桌上看到一個熟悉的東西──冀悠的手錶!

  他馬上衝去拿起它,才想四處看看冀悠是不是也在附近,又被一個有力的手抓住。

  「小朋友,偷別人的東西是不好的。」

  那是一個留有山羊鬍的中年男人,他看起來相當有威嚴,說話的聲音亦給承夜不少壓力。

  雖然在一瞬間承夜覺得無法動彈,仍用力甩開那隻手。

  「誰偷你東西啊?這是我朋友的錶!」

  聽到這句話,男人先是皺了眉頭,然後像是想到什麼似地展開笑容。

  「哦!你就是那個年輕人說的朋友啊!」

  聽了這個男人說的,才知道冀悠在卡克蘭就已經把錶送給他。

  「你們的意思是說,那個年輕人也來到這裡了?還真是有緣份啊!」

  「但是他好像往南邊的遺跡去了啊!真是的……要不是『某人』的關係,我說不定早就跟上去找到他了!」

  他這麼說著,還看向露莎琳德,那男人跟著看過去,卻是「哎呀!」了一聲。

  就連露莎琳德也頗為吃驚,思考了一下才靠近,並向他行禮。

  「您好,先生。」

  「您好。在這種地方……還真是奇遇啊!哈哈哈!」

  看起來露莎琳德與這名紳士似乎認識,能讓她如此放下身段,必然又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吧!

  「您正打算回朗基洛爾嗎?」

  「是啊!但最近我國與凱貝特的關係……您也知道啊!」

  說完,紳士又尷尬地笑了一下。

  「是簽證吧!凱貝特最近換了新的王,行事作風都跟他父親不一樣,我們也很困擾呢!聽說下層人員的行賄也……」

  露莎琳德話才說到一半,便被眼前的紳士阻止,她才趕緊閉上嘴,還看了看四周。

  「如果至少能到關卡的話,還能拜託士兵把我方人員叫來,但是最近肯席蘭姆街道並不平靜啊!不知為何,連動物都受精靈影響而狂暴化了。」

  「這樣啊!」

  兩人就這樣站在桌子邊聊了起來,承夜則是緊握那隻手錶,怕它又被紳士搶回去似的,同時也不耐煩地坐著等待。

  也許是發現這兩人不在座位上,艾爾文及羅奈爾德也找了過來。

  「怎麼?認識嗎?」

  聽到艾爾文這麼問,露莎琳德點點頭,然後拍了下手。

  「對了!反正等那個入境證明還要一段時間,我們先送這位先生回朗基洛爾好不好?」

  「哈?」羅奈爾德氣到額上都冒起青筋,相當不耐煩的樣子。

  「開什麼玩笑!等許可證一下來我們就馬上要過去了!哪有空浪費這個時間啊?」

  「羅恩說得沒錯,如果克里斯回來了找不到人,會拖到時間的。」

  連艾爾文也在旁附和,但露莎琳德卻是把他們三人拉到一旁小聲說話,似乎是不想讓那名紳士聽到。

  「你們這些傻瓜!那個人可是朗基洛爾的……有力人士喔!幫助他不會有壞處的啦!」

  「那妳自己陪他去不就得了?幹嘛硬要拖我們下水。」

  承夜這麼說,露莎琳德更是一付理所當然的樣子回答:「我說過多少遍啦!我要幫小晴找到朋友嘛!而且在你們的立場上,就這樣放我一個人跑掉好嗎?」

  這一點倒是說對了,艾爾文只是嘆口氣思考一下,依照這位公主的性格,決定的事情就一定要辦到,在這裡不答應她也不是辦法。

  「好吧!就讓承夜陪妳去一趟,其實關卡離瓦多凱貝也不遠,你們就盡快回來吧!先說好,克里斯一回來我們可不等人的喔!」

  「等、艾爾哥!為什麼總是無視我的意願啊?」

  雖然千百個不願意,承夜還是在半推半就之下陪露莎琳德送紳士到北邊國境關卡。他實在不懂,一路上遇到的魔物等的麻煩事都是露莎琳德解決的,承夜最多只是拿起存封槍,但是都還沒瞄準好就解決了。有時候甚至有懷裡的那隻白貓都很同情他的錯覺。

  「呀──真是謝謝你們!讓我安全到達了啊!」

  紳士被毫髮未傷地送達關卡──西多爾門,經過一陣請求(或說賄賂),關卡士兵才答應將紳士拿出有帶有金邊的紅色牌子拿給朗基洛爾的駐守將軍看。

  魁武的將軍一臉狐疑地跟著過來,他看到紳士時亦是相當驚訝,才要出聲,紳士便先行開口。

  「傑森將軍!真是抱歉,我沒想到凱貝特的通行證會這麼難申請啊!」

  「是,您辛苦了,這邊請。」

  那名為傑森的將軍欲將紳士接走,卻又被士兵阻止。

  「喂喂!說好只是把人叫過來,他沒通關證明不能過去啊!」

  「不好意思,通關證明的事我會親自到貴國王宮解釋的。」

  聽到傑森將軍這麼說,且他在握住士兵的手時似乎又塞了什麼東西給他,士兵微微一笑,便立刻放行,仍不忘補充了一句:「只有一個人能過去喔!」

  「那當然!」

  紳士順利通關,高興地向兩人道謝。

  「真是謝謝你們啊!耽誤你們的時間,真是不好意思。」

  「好啦?那我們走了!」

  承夜急著要回去,紳士身後的傑森將軍看到他的態度也是一臉不滿,但只是皺了一下眉頭。

  露莎琳德則是把轉頭就要走承夜給拉住。

  「沒這回事,能幫助公爵是我們的榮幸。」

  聽到這句話,傑森將軍明顯緊張了起來,若不是紳士阻止,差一點就要刀刃相向。

  「哈哈哈!露莎琳德公主真是名不虛傳啊!跟三年前見面比起來成熟得多,術法、智慧也讓人驚嘆啊!」

  「您繆贊了。」

  「什麼?很厲害的大叔嗎?」

  對於承夜無禮的言論,露莎琳德只是又瞪了一眼,然後將他推向前。

  「尚未向您介紹,這一位是賽比恩斯.亞利山卓.薩艾斯嘉殿下的好友。」

  「喔喔?歐洛巴特與薩艾斯嘉的人竟能如此和睦相處!這倒是讓我開了眼界啊!」

  雖然對於露莎琳德把自己推出去感到不滿,承夜仍拿出那隻白金錶說:「順帶一提,這隻錶就是冀……賽比恩斯的。」

  「喔?這麼說那時在卡克蘭見到的年輕人就是……」

  話說到一半,紳士只是思考了一下,然後拔下自己手上的戒指。

  「無論如何,你們都幫了我一個大忙。沒什麼好答謝你們的,這枚戒指就送給你們吧!哪一天來朗基洛爾,遇到什麼困難的話,拿著這個再報出我的名字,它可以幫助你們的。我的名字嘛……」

  紳士看了承夜一眼,然後繼續說:「就叫我『布魯斯』吧!」

  露莎琳德看得很清楚,在布魯斯拔下戒指的時候,傑森將軍嚇得臉色大變,戴在這樣人物手上的東西必定意義不凡,她連忙拒絕。

  「這、這麼貴重的東西,我不敢收啦!」

  「沒關係,我們有緣嘛!」

  看他非常堅持的樣子,露莎琳德只好說:「這麼男性化的東西我也不能戴,還是給承夜好了!」

  「什、喂喂!自己不敢收的東西不要推給我!」

  「吵死了!叫你收你就收啦!你不要就交給賽比恩斯,說不定他會很高興!」

  也許是迫於兩邊的壓力,承夜還是收下了那枚戒指。

  布魯斯在離去前揮手道:「哈哈哈!那麼大家有緣再見了!希望下次也能見到賽比恩斯王子啊!」

  在他們進入小門內,還聽到傑森將軍小聲地抱怨。

  「公爵,您怎麼可以把……」
 

  出了關所,天色又更暗了,正當承夜趕著要回去時,關所不常開的大門卻開了起來,也因此讓露莎琳德在意的停下腳步。

  「又怎麼了?萬一他們拿到證明先跑掉的話怎麼辦?」

  「噓!等一下!」

  這麼說著,露莎琳德把承夜拉到一旁偷看。

  從大門內走進來的是大隊穿鎧甲的士兵,還拿著曼士貝的旗幟。

  「奇怪,為什麼曼士貝的人會到這裡來?他是!」

  最後從大門內走出來的,是一名有著深灰色頭髮的男性,露莎琳德臉色大變,本想更仔細聽他們的對話,距離實在太遠。

  「居然能這麼輕易帶兵過關卡,看來凱貝特的新王是偏向曼士貝的啊!」

  「什麼啊?他是誰?」

  聽到承夜這麼問,露莎琳德並沒有馬上回答,卻是看似害羞地移開目光。

  「……我的未婚夫,曼士貝的第一王子──薩德拉。」

  不知為何,承夜覺得心臟用力跳了一下,但還是很快揶揄她。

  「帶著大隊人馬,來抓妳的吼!是不是當落跑新娘啊?」

  露莎琳德只是又瞪了他一眼,並沒有正面回答,又轉向那邊偷聽對話。

  「──薩艾──王子──這裡,找出──」

  即使只能隱約聽到片段,露莎琳德還是機警地對承夜說:「遭了,看樣子他們的目的是冀悠,我們快回去通知他們吧!」

  看到薩德拉還在跟看似凱貝特駐守將軍的人寒暄,兩人用最快的速度回到瓦多凱貝。

  但是承夜行經城門口,雖然看到克里斯夫多及維因兄弟在與史達西道謝,仍直接往城南出口奔去。

  「等一下!承夜!他們在那邊啊!」

  「妳去跟他們說就好了啦!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冀悠!」

  「可是……真是的!」

  猶豫了一下,露莎琳德還是跟著承夜往城南跑,因為既然他們已經拿到許可證,就表示他們也會立刻追上來。

  然而此時,冀悠卻是在素有「霧之山道」的瓦布爾山道中奔逃。他在來的半路,發現有人在後跟隨,那人被發現之後竟殺了上來!冀悠雖然一路逃到遺跡,卻連遺跡駐守士兵都連累,只好繼續往南逃。

  當承夜及露莎琳德趕到遺跡管理所,才發現駐守衛兵有的受傷倒下,有的死亡。

  「天啊!這裡發生什麼事了?」

  與承夜的驚慌不同,露莎琳德立刻查看有無存活者,最後發現一名隊長打扮的人還有呼吸。

  「有、有人嗎……黑衣人……遺跡……」

  只說了這些話,這名隊長便昏了過去,兩人將尚有氣息的隊長抬進屋內,才開門,便聽到一個男人害怕得大喊。

  「不、不要殺我!」

  「冷靜點,士兵大哥!」

  看到眼前的來人只是一對年輕男女,這名士兵才冷靜下來。

  「你們……不是殺手啊?」

  「當然不是啊!」露莎琳德反駁著,然後接著問:「你們這裡是怎麼回事啊?怎麼死這麼多人?」

  「我也不知道啊!突然一個人衝進來,叫我躲起來別出聲,然後又一個黑衣人跑來追殺他。」

  如果那是冀悠的話,不!走在他們前面的應該就只有冀悠了,承夜擔心了起來。

  「他們往哪裡去了?」

  「雖然我躲起來沒看到,不過聽聲音,他們應該是往遺跡那裡去了。」

  將隊長交給這名士兵照顧後,兩人也立刻往遺跡前進。

  夜晚已經完全到來,黑暗中,劍光卻在遺跡附近閃起,劍擊聲也隔外刺耳。

  冀悠一路被這個人莫名其妙地追殺,走路要花上半天的日程不用幾個小時就到了,但同時兩人也相當疲累。

  「你到底是誰派來的?為何如此緊追著我不放?」

  聽聞此疑問,那人只是裂口大笑。

  「我才要問你!賽比恩斯王子!為什麼你還活著?為什麼當年去抓你的兵隊會全軍覆沒?為什麼我父親正值壯年卻像老死的乾屍?」

  雖然他的話意有些混亂,冀悠仍能猜出他的出身。

  「你是曼士貝的……蒙查拉派來的嗎?」

  「那次你能存活算你幸運!但是,為了我王雄偉的野心,你還是要死!哼!」

  冷笑了一下,這人繼續說:「不過重點是,要是讓你繼續活著,讓你們的『傳說』復甦,並回來報復的話就麻煩了!」

  「傳說?」

  最先聯想到的是史達西所說的那個遺跡,實際上他們已經在遺跡境內,才正在思考,卻被突然衝上來的殺手打斷。

  由於這裡水氣充足,便想到利用水做為其攻勢。

  「吾在此請願……」

  像回應冀悠的話語似的,周圍的水氣慢慢形成數個水球。

  「將其貫穿吧!」

  雖然殺手躲在濃霧中,但那水球像會自動尋找標的一樣,往他的方向飛去,柔軟的水球因快速移動而變成堅硬的彈丸,其中的兩顆正巧射中了他的一手一腳。
溫熱的血液從他的身體裡流出,手腳卻愈發冰冷。

  「可惡!」

  沾了血的手揮向佔優勢、正持劍向自己衝過來的冀悠,也許是想賭一把,卻正好將血液噴到冀悠的眼睛,然後趁他不備,朝他肚子踹了一腳。

  「嘿!你最好可以逃掉!我早已聯絡殿下帶領的軍隊了!慢慢等死吧!」

  眼睛暫時看不見,又被踹了一腳的冀悠只能抱著肚子咳嗽,但仍繃緊神經,以防對方又攻過來。

 
  但負傷的殺手早就逃離現場,並聽到前方有人的說話聲。

  「喂!妳幫我抓住那隻貓,我先去找冀悠!」

  「怎麼貓也能隨身攜帶的啦!」

  後面那個女孩的聲音聽來耳熟,殺手定睛一看,才發現她是……

  「哎呀!這位不是我們薩德拉殿下的未婚妻嗎?」

  才剛抓到白貓的露莎琳德,邊把貓保護在懷裡,一邊警戒著。

  「誰?」

  濛濛大霧中,一個身穿黑衣、走路不穩的人影靠了過來。

  「有您的幫助,我就不用去找藏匿在附近的我軍了,請您跟我一起去提回賽比恩斯的人頭,為我王的完全勝利起個開端吧!」

  「你想得美!這件婚事是我父王自己做主的,我可還沒答應!」

  「……小人一路上看來,您似乎與薩艾斯嘉的人相處愉快,要是這事讓您的父王知道……」

  聽到這裡,露莎琳德臉色變得更難看,但那人只是奸笑。

  「小人還有要事,就先告退了。希望等一會兒公主您能遠離這『戰場』。

  說完,那人拖著受傷的腳往北而去,露莎琳德只好趕緊去遺跡附近找承夜與冀悠,希望能通知他們快離開。
 

  冀悠的視力還沒恢復,附近又霧氣甚重,就算睜眼也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像,只能靜心聽周遭的聲音。

  從遠而近的腳步聲相當急促,也被冀悠當成是殺手的孤注一擲!

  由於視力尚未恢復,閉著眼的他只能聽聲音計算來人離自己多近,對方跑得很急,喘息聲相當清晰,並且是往自己的方向跑來,冀悠這麼分析著。

  就在離他最近的時候,手上的劍毫不留情地揮下,只聽見對方嗚呼一聲,倒在自己身上。

  對方沒有說話,雖然好像還有些微氣息,但似乎已經沒有反抗能力。在視力恢復前聽見不遠的前方有一個女孩子的驚叫聲,睜開眼睛一看,是抱著白貓跌坐在地的露莎琳德,她看起來嚇得臉色慘白、不可置信。

  「妳是?」

  這女孩確實是在森林口及港口遇到的那一位,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會在凱貝特,當時上船的人明明只有他自己。她發著抖抱著一隻白貓,冀悠明明記得那隻貓是承夜收養的,為什麼會在她那裡呢?

  才正這麼想,又看到她看著的人並不是自己,而是倒在他身上奄奄一息的「殺手」。覺得奇怪而低下頭,但那人並不是穿著剛才看到的黑衣,而是跟自己同款式的衣服。

  心裡頭一驚,緩緩將「他」翻了過來,眼前的少年有著漆黑的頭髮,再熟悉不過的面容。他的臉因疼痛而變得扭曲,即使壓住傷口,血液仍不斷冒出。

  懷裡的人睜開眼,並沒有生氣或責罵,只是勉強露出笑容。

  「你……沒事……太好了……」

  「承夜、承夜!」

  「兄弟……幫我一個忙……幫我叫……救護車……」

  也不知道是認真的還是說笑,但這卻是名為顏承夜的少年,人生中最後一句話。
 

  ──您不想練劍的話,我們來聊魔法吧?

  不知為何,冀悠面對著承夜的遺體,腦中卻是想起過去與羅奈爾德的對話。

  ──這是讓死去之人的靈魂得以解脫之術。

  為什麼會跟他聊起這個,也記不清楚,他只知道承夜曾經活得很痛苦,一出生就被親生母親拋棄,雖然後來被認養回去,母親卻已有另一個家庭。繼父及其家人雖然都是好人,仍然令他覺得格格不入。所以也才會常跑回去院裡,吵著院長要冀悠的連絡方式,雖然分開五年未見,仍能以網路聯繫。

  總是吵著,「如果你回去那個什麼斯嘉的地方,一定要帶上我喔!不然這裡無聊死了!」

  雖然告訴他,那裡說不定更無聊,卻被當成耳邊風。

  眼前好友明明已經沒有氣息,卻對他剛才說的話感到好笑,冀悠的眼睛周圍已沾到血,卻又被他的淚水划過而產生另一道痕跡。

  「呵……呵呵呵,這裡沒有救護車啦!可是你放心,至少我能讓你不再痛苦。」

  照著印象中羅奈爾德所教導的魔法陣,用劍尖在承夜的身旁刻在地上,就像在卡克蘭的酒館地下室中畫的一樣,承夜的血因地勢關係流向那之中,暗紅色的血讓魔法陣更加清晰,最後,他把劍插入魔法陣之中……

 
  此時好不容易取得通行證的克里斯夫多等人,在鎮上找不到承夜及露莎琳德便自己前往,卻在遺跡石碑前先是看到跪坐在地、呆呆地望向前方的露莎琳德。

  「露莎琳德公主!您為什麼會在這裡?」

  她並沒有回答,順著她所看的方向望去,又看到另一個驚愕的畫面!

  「殿下!快住手!」

  克里斯夫多大喊著,但卻已來不及,劍身深深地插入陣中,同時冀悠自己也因為受傷而滴了幾滴血進去,並且,還有他懊悔的眼淚。

  其他人還來不及跑到冀悠身邊,一旁的石碑就像發出悲鳴般的聲音,同時噴出一股氣息,連周邊的霧都被吹散掉!

  都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承夜的遺體又突然憑空飄起,在那長滿青苔的石碑前停下,像被吊起而站立。

  「承夜!」

  雖然伸手,卻溝不到浮在空中的他。血液從承夜身上不斷滴落,再仔細看才發現是從他身後流下,但他受致命傷的地方明明就是前面,才正這麼想,承夜的背後卻是突然長出一對血紅色的翅膀,當他的眼睛再度睜開時,眼球也變成同樣的顏色!

  「……來不及了。」

  現場只有克里斯夫多發出絕望般的聲音,除了他之外,沒人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
 

  「你就是這次的血主嗎?」

  眼前這個長著翅膀的人,用承夜的聲音、承夜的面容說話。看著呆若木雞的冀悠,這個人只是裂嘴一笑,伸出雙手對準他。

  「那麼只要殺了你,我就自由了!」

  手心間發出了紅色的閃光,克里斯夫多才驚慌著向前。

  「住手!『龍魂』!」

  見上空的那人無動於衷,才率先一步向前。

  「保護殿下!」

  雖然知道不是對手,但保護他是他們唯一能做的,還沒來得及張開結界,卻被另一人阻止。

  「啪」地一聲,他手心間的紅色閃光消失了,並且相當不滿地看向某方,當眾人一同看去,才發現上空飛著另一個白髮、黑翼的少女。

  這名少女,克里斯夫多他們前不久才見過,正是柳丹晴。

  「承夜?丹晴?」

  看著原本是自己朋友及同學的身後各長出一對奇怪的翅膀,雖然覺得這景象好像似曾相識,卻不是思考那個的時候。

  聽到他輕微地呼喚聲,丹晴只是看了他一眼,輕輕笑了一聲。

  「時之希亞萊娜,為何阻止我?」

  「他」看著「她」,卻稱她另一個名字。「希亞萊娜」卻只是靠近,嫣然一笑。

  「我這是為你好啊!殺害血主的話,這次可不是被封印這麼簡單。更何況只要他還帶著那顆寶石,你就無法傷害他!」

  「他」不語,似乎因為這是事實,只是繼續睥睨。

  聽到他們的對話,克里斯夫多大驚:「龍魂跟希亞萊娜!傳說是真的!」

  「來跟我交換條件吧!」

  「喔?」

  無視於地上的眾人,空中的兩位自行談判了起來。

  「你受制於那顆寶石,我卻因為前代與其家族訂契約而不能傷害他。而那顆寶石原本該為我持有,所以,由我來取回寶石,你再了結這個家族最後的血脈!這樣我們兩個都能得到自由!」

  上面兩人說得高興,下面的人卻是聽得頭皮發麻,連露莎琳德手上的小白貓都一邊躲在她懷裡,還一邊對上面的兩人發出威嚇。

  只見「他」思考了一會兒,笑著說:「成交!」

  雖然完全沒有把握,克里斯夫多和艾爾文、羅奈爾德兄弟倆一同擺出陣勢,勢死保王子安全。

  卻在「她」要俯衝時,突然不穩地晃動著。

  「幹什麼?你要……反抗我嗎?」

  突然間,她身後的那對黑霧般的翅膀脫離其背,化作一個黑色長髮的男人,也就是他們在礦坑出口前看到的男人,同時羅奈爾德也認出是在山道上遇見的那一個。

  失去了翅膀,「她」就像被地心引力影響而掉落,克里斯夫多趁機以魔法束縛「她」及「他」。

  再看向那個黑色的男人,他只是望向遠方,喃喃道:「敵人來了,先回到安全的地方為好。」

  就像羅奈爾德在山道上看過的一樣,所有人被黑色霧氣包圍,恢復亮光的時候,全員都被移動到卡克蘭城裡了。

  等薩德拉帶著曼士貝軍前來,這裡早就空無一人。

  這些人突然出現在城中,城裡的人不免吃驚,但在克里斯夫多的指揮下,很快就回到常務。那之後,他們將有著丹晴及承夜外表的兩人關入牢中並施加結界防止逃脫。

  「非常感謝您搭救。」

  克里斯夫多與吉魯克、艾爾文父子向他答謝,否則那個情況他們也無技可施。

  但是這個男人並沒有回答,更沒有自報姓名,只是回以冷漠的眼神。

  「非常失禮,我想請問……」

  克里斯夫多見他沒有回應,便繼續問著。

  「我知道『她』是誰,但您又是?」

  「你想問的是,這八年來王子都到哪裡去,發生了什麼事吧?」

  男人一語中的說中了克里斯夫多心中所想,後者也只是點點頭。

  「也好,這件事,應該讓你們知道。」

  八年前,賽比恩斯為了保護剩餘人民,自願獨自前往敵營,目送人民離開後,敵將突然拿出一把劍,定睛一看,才知道那是他父王的佩劍。

  「我王只要你一人,即使是屍體也無妨。我就好心點,讓你死在你父王的劍下吧!」

  雖然這麼說,卻像玩弄他似的,也不叫人抓住,而僅是團團圍住。

  「很想要這把劍嗎?想要就來拿啊!」

  之後又把劍傳給那些圍繞著他的士兵,讓他去搶,並不斷趁機傷他。

  然而在遠處,一個黑白色的人影卻將一切看在眼裡。也許是心血來潮,她出手救賽比恩斯,將那些士兵的「時間」吸走。

  看著手下們像是加速老化一樣,那將領只能提起自己的劍指向她。

  「妳到底想要做什麼?這個怪物!」

  「你們才想做什麼呢?這樣對待一個可愛的小男孩。」

  最後玩弄了一下那個將領,使賽比恩斯趁機取回其父佩劍,但卻只有搶到劍鞘。

  待那將領也變一具失去時間的屍體,這個飄著黑色霧氣為翅膀的女人問眼前唯一存活的他。

  「你不覺得這個世界太小了嗎?你是不是也想逃離這個狹小的世界?」

  不等賽比恩斯回答,女人只是發出淺笑,擅自抓起他的手,穿過一個被她製造出來的洞,賽比恩斯能做的,只有抓緊女人的手,以及手上的劍鞘。

  那是一個奇怪的空間,光是待在裡面就已經暈眩得讓人快要窒息,更別提賽比恩斯已滿身是傷。朦朧中,他似乎聽到那個女人對她說話。

  「你的祖先受我們甚大幫助,身為他的子孫,該是你報恩的時候了。不過,等我們第三次見面,那個時候再回來吧!」

  半途中,女人丟下賽比恩斯,自己繼續前進,最後附在一母胎中,與嬰兒合為一體。

  語畢,這個男人又補充了一句:「我跟主人是不同的存在,最多只能融合在影子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076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異界編年史

留言共 4 篇留言

大漠蒼鼠
在異世界打不通119的我也是沒有任何辦法……假裝我不會魔法XDD

08-26 07:14

橘みかん
倉鼠的魔法……把承夜塞進四次元夾囊(X08-26 07:19
吳旻( °∀°)
整篇文章我只看到第一段的大屁股......

大屁股很好啊!安產型啊! (不

08-27 10:48

橘みかん
然後它是紅色部分,想藍版被整個刪掉了XDDD08-27 13:50
吳旻( °∀°)
難過QwQ

08-27 14:11

橘みかん
但是看過這版本,它將會留在你的心中(欸?08-27 17:04
吳旻( °∀°)
很好,我突然不難過了w

08-27 17:4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你的榮格心理原型」... 後一篇:[達人專欄] 想藍-人物...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Wannablesu世界
朋朋畫給我的龍龍好香!我愛朋朋!!!(飛吻#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3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