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新聞學院的戀愛預報 126#自然是你被O

符晴 | 2024-06-15 20:00:07 | 巴幣 4554 | 人氣 577

連載中正篇
資料夾簡介
這是一篇越讀會越多糖的故事(๑•̀ㅂ•́)و✧




  比百日紀念更早來到的,是陳樺總算能正式回歸熱音社。
 
  兩件事其實是在同天,追憶起澄賢跟時予交往當天是禮拜日,歷經了十四周再過兩天,碰巧是星期二,也為學期第十一周的首次社課。
 
  經歷了專題的摧殘,她和澄賢撞見時可謂不成人樣,黑眼圈下,痘痘星星點點,小小紅紅腫腫的散落一片,和補習雙管齊下,將賀爾蒙的分泌攻打得失調所產生的災難。
 
  過來人都是這副德性的。尹皓在星期五晚上見到她時,的確有震驚到,但很快就恢復理智,他當年也差不多,外出就戴帽子跟口罩掩飾毀滅的儀容。
 
  替她和其他也跑去弄專題的社友們辦了場接風宴,就在附近的酒吧小酌,報告當晚要留給組員開轟趴,所以部分人會再添一道宿醉的debuff。
 
  「那個教授就直接嗆我們說『我對這份報告……該如何說呢,似乎沒太多有意義的論點耶,這是能……做成專題的嗎?』,超級不給面子的。」
 
  超過分。陳樺繪聲繪色地在重演昨晚的情境,在專題之下,會看見平常和藹的師長們全換了一副面孔,變成一堆牛鬼蛇神,請人吃「蝦仁豬心」的攻勢層出不窮。
 
  雞蛋裡挑骨頭,挑到你心裡發慌。尤其是坐中間的,一貫被默認成火力主輸出,她模仿的那句就從中間那位閻王嘴裡說出的,搭上那犀利的視線,讓其中一位組員下台後心有餘悸地紅了眼。
 
  大大地懷疑人生。這不能怪人玻璃心,用心做出的東西被批判得一文不值,著實會摧毀人的信心,連陳樺當時都無意間掉入了思考迴圈。
 
  她們做的並非是多出眾的主題,是依循著學長姐的舊例,尋找教科書上一兩項比較冷門的學說或理論,以此去結合現代觀念,創造新的研究方向。
 
  旁觀不少組別也都採取相似的路徑,故而有些底氣,她是做好了被炮的準備,卻沒料想能被炮得這麼嚴重,我們是真的做得很爛嗎?會有這些洩氣話出現。
 
  儘管別組也幾近被嗆得體無完膚啦,無一完好,算得上還安然無恙的,大概是景淵那夢幻四人組吧,還用了統計學那啥抽樣,主旨也是他們從頭獨創的,前無來者。
 
  要說沒影響當然是假的,她也有纖細的那一面在,看著朋友掉眼淚,她一樣會遭受低潮的牽引,礙於哭在一塊太丟臉,還有她的情緒控管能力夠硬才忍住的。
 
  「沒事,打不死妳的都會讓妳更強大。」尹皓叩叩桌面,取代拍肩膀的動作,然後隨手推了一杯剛上的高濃度調酒來,「把這杯酒shot掉,喝到吐就沒心情去理了。」
 
  「靠北哦,你要喝你自己喝。」
 
  那酒是特製的,連會喝的都要敬畏三分,像韓國的啤酒混燒酒,亂喝下去包準吐得昏天暗地,視野頭暈目眩,世界萬物彷彿全都跳起科目三。
 
  尹皓笑了笑,隨後就逕自shot掉了那杯酒,好,我喝,小玻璃杯被俐落地敲在桌上,叫你喝你還真喝勒,陳樺用傻眼的眼神回視著他。
 
  「沒差,待會我就可以擋人灌酒了。」尹皓隨興地擺擺手,他每次都被「社長來喝」的理由瘋狂勸酒,拿這空杯就當護身符去擋酒了,可見其威力不菲。
 
  取而代之的,是他的耳根霎時就發紅,酒醉必出特徵之一,白癡,陳樺毫不留情地嗆他,原因是才沒喝多久,他就灌了一杯本應在高潮點或末尾才喝的。
 
  開場就趴了,有夠冷場的,要嘛是澄賢那種酒精垃圾,就隨他吧,眼看犯酒桌大忌的蠢貨耍癲,連旁邊的大伙們都說怎會現在就喝。
 
  「等下如果我睡著了,幹部們記得把我抬回去。」
 
  趁意識還未瓦解,尹皓動用身分下達指示,不聽命的,等他醒了就將人趕出社團,在眾人的吆喝聲中,陳樺存心想看他出糗,反對的聲音一馬當先。
 
  「不要不要,就把他留在這,看他明天會不會躺在店門口。」
 
  被店長丟出去,或是被人撿走,小心你的菊花不保……她越講越興奮,連同旁人都群起激動,用雙手抹了把臉的尹皓索性開噴髒話。
 
  「林婆哩,妳這小沒良心的。」
 
  他要被撿也該是上人的。可是醉的人硬不起來啊,那自然是你被上。說不定人家是幫我吹啊。周圍群眾圍觀他倆鬥嘴,心領神會地騰出空間,去和別人各聊各的或隔岸觀火。
 
  既然重逢了,這對想必也快灑花了,大家心照不宣,專題在報完後,每天就必須去會議室打卡的限制會暫時解綁,直到系辦來信宣布通或不通過。
 
  審核期約五周,約莫就成發那段日子,縱然被嘴到歪掉,陳樺依舊懷抱著希望,從前某些被罵翻的組也終究被寄送了通過的通知,反倒是受到稱讚的被當。
 
  沒詛咒景淵的意思,純粹說起先例,而她也懶得再去想,報都報完了,她要忙回熱音的任務,尹皓也能見機去捅破那層窗戶紙,把準女友的準給去掉。
 
  分隔的日夜裡,雙方始終靠著訊息和電話在聯繫,偶爾一群人出來吃個飯見見面,再私下說兩句話,一切宛如都水到渠成……在兩者的感情基礎並沒有很深的情況上。
 
  光靠上述的作為,用嚴謹的角度去看,是較難有深遠進展的,兩人的進度是以一種近代的方式在前進,例子能夠回望國高中的班對,大學的也姑且能列入。
 
  在短期裡,A對B會展開猛烈的追求,像日常的噓寒問暖,而B只要對A也生出好感,這份好感用不上多多,足夠你情我願,便能試著交往看看。
 
  陳樺以往和誰交往幾乎全是走這條路,她也算蠻偏好這方法的,就省了來回迂迴的功夫,能立即進入正題確認對方是否是Mr.Right,處不和就分手,速食愛情的詞語便是從這種戀愛模式衍生。
 
  這在近期裡逐漸演化成談感情的次流路線,主流依然是如同澄賢時予那般,有跌宕起伏的連續劇模式,就時常被前者嗆說要是分了,還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反之,後者也會回嘴說你們那超不靠譜,戀愛就應該一步一步慢慢來,能說換就換根本是渣男賤女,當約炮在玩,像澄賢完全無法苟同,慢熱的他對此番行徑是打心眼底難以接受。
 
  對於陳樺的選擇,他是尊重但不認同,反正她高興就好,他也管不著,即便昔日在看她男伴換啊換的同時,蠻忌妒的啦,實不相瞞。
 
  那感覺……用動漫來比喻吧,萬人迷主角旁的小跟班,看人輕易就被愛著,看久了能不扭曲黑化嗎?基於他是真心把陳樺當摯友看,他也明白陳樺對每段感情是都全力以赴的,這才都按著並未發作。
 
  不然,她在往日也稱得上是刺澄賢一刀的一把手。
 
  半夜終竟是讓人把尹皓架回他的租房,陳樺假日回了趟家,從開學以來她從沒回家過,太忙碌了,趁有空趕緊去刷個臉,吃點家常菜撫慰身心靈。
 
  家鄉味被她爸媽流水地塞,唉唷我家女兒都瘦了,像是使勁把半學期的量都給補齊,飽得要死,她媽還帶她去更新了夏日保養品,試圖拯救她蠟黃暗沉的肌膚。
 
  合格的家人應當如此,慷慨是過了頭,卻十分有愛,而不……算了,總之她經過周末的重新充電,三餐吃飽喝足,在禮拜二時的氣色已經好上許多,遮瑕能暫且把泛紅都遮掉了。
 
  「喉嚨還能唱吧?」尹皓問候著她,從迎新結束後便從未再聽她唱歌了,一旦這期間都封嗓,後果可想而知哦。
 
  「安啦。」她夜深人靜回到房裡,還是會抽空歌唱的,畢竟唱點歌能緩解她的壓力,考研跟專題壓在頭頂,人一神經衰弱就想發瘋。
 
  講完,她就去她的發聲練習了,本次她就兩首歌的演出,一首跟團員,一首是跟尹皓講好的,沒法再往上增加,除非她不考研了,那自是不可能。
 
  正當她發的音由低到高,啊啊啊啊,澄賢也在房間裡哀號,他沒機會跟時予說啦!嗚嗚嗚,紀念日都快過完了,那樣是要拖到猴年馬月啊?
 
  早上剛好時予是九到十二、一到四的課,明天又要比正賽,澄賢就對他說以賽事為先,充其量一同吃個晚飯就OK,不料飯也吃得急急忙忙的。
 
  空球場大風颳不來,要打球,就一定得佔場,這個佔場絕非是放個水壺當鎮樓神就行,沒人會理,還會把水壺給挪去場外,上校版咒罵你,人得在那才行。
 
  考量別院也處於正賽的廝殺期,就得輪流在現場卡位,等於時予是撥空跟澄賢吃飯,澄賢見狀也無從開口,只好任由他去,一邊獨自煩惱著。
 
  也不曉得等時予回來後,能否找到空隙下手,他聽著外頭大武跟二洋的聊天聲由遠及近,是說這倆跟參山開局就陷入苦戰,對手的選角是專門往康特大武這組的main角去選的。
 
  揣著迷茫的思緒一路到時予練完球回房,他仍然去門前迎接人,時予這汗濕淋漓的模樣,怎樣看都看不膩耶,看得人心癢,蠱惑著澄賢潛藏的肉慾,情侶間想醬醬釀釀的渴想。
 
  時予翻著他的盥洗用具,眼角餘光掃了眼澄賢,他的神色如常,可也許在淡然的眼瞳裡頭,隱藏著若有似無的失落吧?思及於此,他突然伸手去摸澄賢的頭。
 
  「抱歉,今天都沒陪到你。」
 
  聞言,澄賢頓了半秒就理解過來,「沒關係啦,是我讓你先以比賽為重的。」
 
  再說……你晚點不就能陪我了嗎?他靦腆說完,時予便彎了彎嘴角,而後將他抵在他所靠的衣櫃上,體溫過高的唇貼住了他的。
 
  老實說,澄賢在想就算沒這紀念日,他跟時予的感情照樣能穩定地升溫吧,相較於曇花一現的禮物和鮮花,嵌入光陰的擁抱和親吻才是關鍵,他摟抱住時予的腰,將那滾燙的氣息沁入心脾。
 
  我跟你就像一對打火石,光是擦撞的火花就足以發熱,每日不間歇敲敲打打,偶然運氣好在乾柴中燃起烈火,燃燒後的灰燼也仍舊帶著餘溫。
 
  哪怕到最後淪為無趣的習慣,也總比沒了來得好,時予從不吝嗇給予他的愛,相同的劇碼天天都不落下,我喜歡這樣的時予,而時予同樣周而復始地喜歡著我。
 
  雖然但是,時予本人正吻得很辛苦啊,澄賢居然冷不防跟他零距離貼貼,大抵是熟悉連日的親密了,行事也漸趨大膽,問題是他的帳篷會被注意到啊啊啊!
 
  進退兩難,吻他不打算停,又想支開他的褲檔,奈何澄賢的手圍在盆骨上方,他移不開,百分之百被發現的……即使他也發現到了什麼。
 
  那就是,澄賢好像,也起了些反應。
 
  默默地裝無事發生,他吻完後去洗了澡,由於今晚是吃消夜後才回宿舍,澄賢早洗好澡了,時予也才說都沒陪到澄賢,不久後就要睡覺覺了。
 
  當他拿起吹風機時,澄賢便起身去把他的床鋪鋪好,趴在上面滑漫畫了,當前是十一點出頭,離他平時入睡的點是早了些,時予就順口問了句。
 
  「要早點睡嗎?」
 
  「或許吧,有點累。」為了解除遊戲的天梯系統中「非活躍」的扣分狀態,澄賢七到十點都在狂玩遊戲,積分戰又得全神貫注去打,就順便爬個分。
 
  得了五月病的機率為零。澄賢目前活得很現充,課業有成、有帥氣男友,該吃吃該喝喝,人逢喜事神清氣爽,頗有動力去面對生活的,單純是玩累了。
 
  聽言,時予吹完頭髮,也跟著鋪床去床上坐著了,直至他挑了個位置坐好,澄賢才出聲問出了他的慣例一問——
 
  「練球練得還好嗎?」
 
  但凡時予去特訓,澄賢就問,表達著他的關心,也怕時予受傷,時予則嗯了聲,明晚要跟大四的對決,聽說那一組是上一屆的季軍,肯定強的勒,於是延長了修練時長。
 
  「需不需要幫你揉揉腿啊?」想當個貼心的男朋友,時予卻立刻搖頭,他何德何能使喚澄賢。
 
  接著,他迅速把話題轉回半點都未過到的紀念日上,「本來沒慶祝到的,之後補給你。」
 
  「不用啦。」澄賢是由衷地認為不必,連帶他下句話也飽含著真情,「能和你在一起,我就很滿足了。」
 
  然則,底下尚有一則緣由,在澄賢的心中有兩種心聲,其一是他明面上跟時予說的,已心滿意足,其二是偏黑暗、現實的觀點,他覺得交往一百天沒啥好值得慶賀的。
 
  一百天很難嗎?像國高中的扮家家酒,好說歹說也起碼能保持個一學期,因而澄賢顧及現狀,跟時予說就簡單過一過,要大張旗鼓就……兩百天再看吧,他這般想著。
 
  不願潑時予冷水,無奈他切實是……興致不高,會對紀念日感到亢奮,但不多,是尚存的天真支撐著他,想說能歡慶也好。
 
  身旁的時予只當他在說好聽話,從始至終都很清楚澄賢老把期待值放很低,人的得失心一大,事與願違時就容易掉進失望的黑洞裡,遑論無數次心都大不了,就無辜被推下懸崖的他。
 
  想到這,時予匍匐去摸了摸澄賢的頭,澄賢原本趴著,三個月過後他也變調皮了,乾脆就翻身躺下叫時予繼續,恰好能滋養睡意,足見時予的溫暖有漸漸捂熱他。
 
  大手拂過瀏海,時不時揉一揉軟軟的臉,盯著滾動的喉結,視角再往下,時予莫名的口渴,籌謀著該不該低頭去吻澄賢,結果當事人反問起他——
 
  「那你呢?有想要怎麼過嗎?」
 
  澄賢指的是今夜,時予想補償他,他也想讓時予過得開心,時予給了一如既往的答案,內裡的成分卻略有差異。
 
  「都行。」
 
  這次沒在講場面話,時予發覺他跟澄賢的喜好除了追劇跟玩遊戲,剩餘方面的重疊性挺高的,澄賢喜歡的,在他那基本上都具備及格分,反向亦然。
 
  因此別胡搞瞎搞,通常彼此都能盡興,綜上所述,他給出包裝過的說詞,從白話加工得口語些,繼而將話鋒一轉。
 
  「不過,假如我在球賽裡拿冠軍,能跟你討個獎品嗎?」
 
  難得的三段句,這很不像時予會說的,可這世上還造不出複製人呢,而他會天外飛來一筆,要追溯到在球場上對練的時候。
 
  隊友裡有兩位有女友,正濃情蜜意,一方出外征戰,耍帥之餘想跟另一方要個獎賞是常態,耳聞著談話,時予不到羨慕,但總想向澄賢也試試看。
 
  「好啊,你想要什麼?」不假思索地,澄賢答應了這要求。
 
  奪冠多難啊,討賞很正常的,就跟考第一名同理,得到應允的時予想了想,最終道來了他思慕的小目標,臉色染上緋紅。
 
  「想要你吻我一下。」
 
  不敢漫天喊價,省得被嫌,時予相當會借力使力,用紀念日不索取的籌碼換取在勝利中討要,再者輸了也罷,要澄賢親他並不難,倘若真重過紀念日,屆時的氣氛能做顆穩當的球請澄賢主動。
 
  誰料,澄賢在聽了他的願望以後,狐疑地皺起眉頭,「……不要吧?」
 
  送他一發晴天霹靂,瞧時予睜大眼石化,澄賢隨即解釋,他是看時予拚死拚活爭個冠軍來,就為著給他親一下,未免太不值了吧,搞賠本生意也沒他卑微,況且……
 
  「你很想要我親的話,我現在……就能親你啊。」
 
  白色情人節那時還沒膽去做,物換星移輪轉到今日,都親多少次了,澄賢挪開目光做心理建設,加油,鼓起勇氣來,換他起頭來一回——能做到的。
 
  「真的嗎?」時予拱火兼期盼地詢問他,這能拿好處的甜頭不拿白不拿。
 
  「嗯。」
 
  回完,澄賢心一橫,側過身搭住時予的肩頸,臉忽快忽慢地朝他靠近,時予見此也隨之緊張了些,目睹著澄賢的臉在眼前放大,柔軟的觸感一完整印上唇瓣,才當即逃離。
 
  說親就親,不拖泥帶水、品質也保證,不當那輕輕碰或點就硬說有吻的奸商,換一場深刻的心悸,澄賢臨走之際還逞強,跟時予耍大牌。
 
  「紀念日嘛,換我親你一次也行啦。」
 
  功成身退,他躺回他的枕頭上,調節呼吸,他背地裡壓根就快害羞死了,生平首度親人嘴巴,豈料時予只給他一絲喘息的空檔,黑壓壓的臉懸在他的上空。
 
  「那我還要。」
 
  被澄賢吻的那剎那,時予也驀然悸動著、雀躍著,心臟怦然心動,而待這股後勁退去,就成了想梅開二度的渴望,貪婪頃刻間纏身。
 
  「……行。」
 
  破天荒地,澄賢竟然首肯了,他是抱持著「紀念日加慰勞自家選手」的精神,就衝吧,親過一次,第二第三次就不困難了,時予馬上又爽了一波。
 
  過程中他食髓知味,在吻裡多吮了幾下,看在澄賢這姿態卡太久會斷脖,只得放人,否則他勢必吮到底,不改白得兩次香吻的事實,他喜悅地摸摸澄賢的頭。
 
  「謝謝。」「嗯。」
 
  親了你就給我加把勁欸。澄賢打氣完就回頭沉澱心緒,胸口的節拍大幅失準,殊不知時予將再現雷雨夜的情景,他雙臂一擁把澄賢給抱在懷裡,強化成完成版。
 
  往昔不停描繪的念想,想圓偶像劇裡浪漫的夢,夜半在棉被裡止不住悲傷時,期望誰能代替被子抱抱他,用兩個吻就換來了,不虧嘛。
 
  本該就此完結的夜晚,在這後面還將迎來高峰。



126.END



【作者後記】

我不敢把標題直接用出來(O)
怕被BAN

另外這篇又有兩個問題囉
請問你是

戀愛只要互有些許好感就成立(陳樺)VS一定要從頭到尾認真相處過再決定(澄賢)派
不得不說陳樺這流派越來越常態了


交往100天超值得慶祝!VS100天還好吧?

大家可以自由作答~

如果看完文還想問人設CP問題的請到->提問箱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報告不好做( ´・ω・`)
2024-06-15 20:33:19
符晴
專題真的NONONO
2024-06-19 20:00:13
大漠倉鼠
本該結束的夜晚將會碰撞出更多的火花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55/05.png
2024-06-15 22:28:44
符晴
倉鼠很期待XDD
2024-06-19 20:00:14
『。』
骯,陳樺是朋友到戀人的過程;澄賢是戀人到家人的過程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342/06.png
2024-06-16 03:13:58
符晴
兩邊變得熟悉的順序不一樣~
2024-06-19 20:00:15
巨木(近心)忠實粉絲
被.....[e38]
2024-06-16 15:48:45
符晴
[e5]
2024-06-19 20:00:16
冬飄桂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期待那個火花啊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491/23.png
2024-06-18 23:58:34
符晴
這隻貓的表情ww......
2024-06-19 20:00:1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