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新聞學院的戀愛預報 120#韓舞社的社長

符晴 | 2024-05-25 20:00:06 | 巴幣 3456 | 人氣 619

連載中正篇
資料夾簡介
這是一篇越讀會越多糖的故事(๑•̀ㅂ•́)و✧




  其實對於會被看見這回事,澄賢是早有心理準備的,如果不是在這麼尷尬的情況下——
 
  「……噗。」
 
  世界彷彿被定格三秒,而在時間繼續流轉時,二洋首先破防,一見伊傑也跟著失笑的那一刻,羞恥致死的熱度衝上澄賢的頭,他自暴自棄地朝身旁的女生開口。
 
  「不好意思,學姐,我不練了。」要去找等等該葬在哪裡了,他手一攤,失去靈魂地在空地裡亂走,「我沒臉再活下去了。」
 
  今天若非他的忌日,要不明天他就會在波蘭,好死不死就撞見他放電這一幕,就像底褲都被扒光光一般,糟糕透了,在場三人同情地看著他社死而踉蹌的身影。
 
  請告訴我這就是場噩夢……他雙手叉腰、失神地望著牆面,這下若再不出馬,只怕他的魂都要散盡了,原本在他旁邊的學姐湊了上去。
 
  「沒事,沒事。」她打氣地用手指輕拍澄賢的肩頭,嘴上卻根本像在補刀,「人生總會出幾次糗的,死不了的啦。」
 
  哇,妳這安慰有跟沒有一樣。澄賢聞言直接失聲大笑,哈哈哈啊啊啊啊啊——他欲哭無淚地鬼吼鬼叫,看了還想說是瘋了呢。
 
  與此同時,伊傑作為帶頭旁敲側擊了下景淵跟澄賢在這幹嘛,因為景淵跟前也有個女生,他不敢問得太直白,但終究是一聽就懂的問句。
 
  「沒怎樣啦,就幫忙拍幾部……舞蹈challenge的shorts。」
 
  現在在IZ跟youtube上,凡是追星族,肯定都看過明星的舞蹈挑戰吧,跳自己出的新歌、跟別人跳別人的歌,諸如此類,這便是女孩們向景淵澄賢提出的任務。
 
  澄賢身側那位女的,是景淵認識的大四學姐,同是韓舞社的社長,由於在四上就靠推甄推上了理想的研究所,剩餘在畢業前的時日便能拿來逍遙和發展副業,拍各種舞曲的cover。
 
  既然是副業,那必然需要名氣帶動收入,所以除了拍本人的,也能時常去拉人一起合跳同首歌,模仿偶像們,這不僅能提升自身的聲量,還得以打響韓舞社的名號,免得都被熱舞社給蓋過光芒。
 
  熱舞社畢竟是自創編舞,厲害自然是比較厲害,搏得的眼球確實較多些,不過未必是跳cover就先天輸人一等,能還原出高難度的舞步也很神的。
 
  況且,放流行、耳熟能詳的jpop、kpop或台pop,反倒更能親近到人群,很多人不跳舞,可是喜歡歌啊,一聽到歌瞬間就親和力拉到滿,何不為一種嶄露頭角的方法呢?
 
  而要和他人做出區別,就得從生活周邊入手,最簡單的當然是陪同跳的人,像景淵這種長得帥的,說不定能替她衝衝流量,增加話題性。
 
  話說得好聽,沒承想景淵是個「肢障」,俗稱肢體障礙者,無法隨著節拍輕易起舞,而相較於他的窘迫,澄賢就蠻自如的,總歸是康輔社當初就跳了不少舞。
 
  再說,他本身就常常聽這類音樂,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走路,故而在此前,澄賢有和景淵溝通不然就他拍就行,學長能好好休息,他的債他來還就好……
 
  然而,學姐說偶爾有肢障來跳也不錯,當對照組蠻好笑的,好過分哦,澄賢在心底這般地想,總之景淵是想嘗試看看,總共拍兩隻shorts,三人的一部,學姐跟澄賢單獨一部。
 
  前者是一首男團舞、後者是一首女團舞,團體在同間段回歸是很常見的,cover自是也要跟上,至於只讓澄賢協助跳女團的原因——景淵跳就已經脫離肢障的範圍,而是傷眼睛了。
 
  她再胡鬧,還是得保持住頻道的專業水平,剛才澄賢在跳的,也即是那首女團舞,對空放電是人家舞裡的標誌性動作,五官上都得配合,誰料替他惹禍上身。
 
  男生跳女團舞是司空見慣的,不干直不直,皆具可看性,而在練這首以前,學姐顯而易見是把男團舞先給教了,否則景淵會乾看戲,事實上是教到一半,他就被她指給另外一位同年的學姐去指點了。
 
  絕非是景淵扯後腿,是澄賢學得快,果然是跳過舞的。她在過程中高度評價過,澄賢不見得能立刻把舞步做得美,抓拍和矯正的速度卻比常人快得多。
 
  以是,後來就分頭進行了,另一位學姐雖然是拍攝擔當,並不入鏡,人也是會跳舞的,要她來教景淵綽綽有餘,一教一還能破除雙方步調快慢的掣肘。
 
  是說,下述是未確認真偽的傳言,澄賢隱約有捕捉到風聲,說這兩位學姐疑似是一對,導致澄賢無端有特別觀察下,人的實事求是慾在暗處蠢蠢欲動。
 
  即使他是對結果不上心啦,管那麼多是吃飽太閒?可架不住她倆若真是對情侶,她們之間的CP超級香的,連不關注女女的澄賢都不容忽視。
 
  走帥氣風格、做事經常少根筋的新聞學院學姐,搭配老是碎碎念,實則相當體貼的設計院學姐,哇靠,這組合誰來看……誰都說香吧。
 
  聽完整件事的來龍去脈,時予有朦朧地認知到,難怪澄賢不跟他說今晚要幹什麼了,講了就彆扭,而且澄賢可能不願意被看到吧,主因請追溯回幾分鐘前。
 
  說「你那天就知道了」,大概是等他熬過了再來說,至少給時予留了份體面,抑是此等被撞破的情景,終歸是無關人士,景淵解釋完就委婉地趕了人。
 
  「假如你們沒要找澄賢或我的話,也許要麻煩……給個空間拍片哦。」
 
  他說的是真,出外景就罷了,在學校的小場地裡就盡量避免外人打擾吧,怕人在留言裡嫌棄畫面亂或模糊影片焦點,時予等人也不是請來做效果的。
 
  逐客令都下了,他們就只得回到系會,唯有時予跟器材搭檔是真以為澄賢是單純幫個忙,二洋和伊傑是清楚事情因由的,澄賢這是交換條件下的勞動。
 
  四人接續把剩下的事處理完,順便把消息先在學院大群裡散出去,下週給系辦跑流程,第六周起開始報名,第八周的星期日截止,三個禮拜夠給人考慮跟組隊了。
 
  事畢當下,熱音社的表演也告一段落,迎新終竟有迎新的環節,演出結束等純觀眾散場,留下的十之八九是想入社,或早已在社團裡的舊人來聽說明會。
 
  基本上就在講熱音社裡的環境、活動、規劃、以及發小單子讓大家寫對哪個樂器、主唱有興趣,可以先加負責人的TINE,屆時頭一次社課才不會不知所措。
 
  現場並未提供試彈試奏的途徑,緣由是曾經有人試一試,不料拿回來發現弦被撥斷了,還不只一把樂器的,而後就表決等第一次社課再任憑人去試吧,搬來搬去也浪費人力。
 
  演講途中,諾暐心不在焉地聽著,他腸躁發作中,人很不舒服,起初心想一烙賽就趕緊往廁所衝,豈知是腸子傳來絞動感,不想大號就僅有痛。
 
  中間就靜不下心去聽歌了,他試圖按壓腹部來得到緩解,發白的臉無意識地左顧右盼,目光最終落在一個不遠處的女孩身上,恰好停下的角度對到她。
 
  或許是生面孔的關係,他看得格外久些,再者,她和她的朋友坐得近,能依稀聽見兩人的說話聲,朋友在和她說音量不小的悄悄話。
 
  「欸欸,妳想好要選哪條路了嗎?」路是指電或普通吉他、鼓、貝斯、電子琴、主唱的走向。
 
  聽言,女孩把徵詢志願的小單子輕輕地湊近下頷,一副狀似神秘的模樣,「嗯——應該想好了。」
 
  她的語氣很溫軟,和她的外在容貌很相襯,頂著微捲的茶色中短髮,小小隻的,像陳樺,而說到陳樺,她把她的歌都唱完後就離場了,趕著換衣服,回會議室去弄專題呢。
 
  本日穿著是符合春天的清純形象,就一條純白的蛋糕連身裙加一字帶涼鞋,穿這去開會包準被眾人的眼神給洞穿,但不可否認其在舞台上是萬眾矚目。
 
  言歸正傳,說回女孩上頭,她感覺是去管樂社、烘焙社之類的更合適,依她外貌所給予的……觀感,這還不到歧視,純粹是諾暐的第一印象。
 
  就……很文靜。思及於此,他就沒法再往下探討,肚子太痛了,他決定去廁所用用力碰個運氣,拉得出東西就當成他賺,抬腳離開了會場。
 
  後續的他幾乎都在便斗上度過了,一直到九點半左右,澄賢也拍完了影片,和景淵一同回系會裡,緊接著就分道揚鑣,任務完成的景淵得先走了。
 
  拖得有點晚,他背起書包就速速離去,隨後澄賢和伊傑二洋時予也回了宿舍,上樓正好碰上大武拿著澡盆要來洗香香,澄賢便心安理得地來找時予了,不請自來的。
 
  路上二洋在那狂揶揄他跳shorts的「搔首弄姿」,惹得澄賢想賞他一拳……不,兩拳,伊傑問他有影片了嗎,時予豎起耳朵,聽澄賢說學姐要等後製完再上傳。
 
  常態的跳舞影片,拍片的多半都帶底妝,或選用美膚特效,整體而言,前個選項會好一些,以防濾鏡在舞動中害人「現出原形」,風向就歪了。
 
  兩相對比之下,澄賢哪怕皮膚好,在帶妝人的一旁被做比對,讀書而沉積的黑眼圈就使得他相形見絀了,網路酸民想酸就酸,學姐可不能讓他被口誅筆伐。
 
  延長死亡前的期限,那影片一旦傳上IZ,澄賢就等同多了個把柄,以後誰要抓他的尾巴笑他,拿出那影片就能對他造成一定的傷害。
 
  縱然澄賢自認……跳得還行吧,他費了好大的心思在回報人呢,累得要死,他一坐上時予替他拉的椅子就急著找人討抱抱蹭蹭,你家男友得充個電。
 
  「好累哦~」
 
  他在肩連著胸的那塊打滾著,辛苦你了,時予摸著他的頭,從前,系會也得編些奇怪的舞蹈秀,時予真心認為跳舞超累,估計是他不愛跳吧。
 
  充電來到5%時,澄賢也關照了時予那方的狀況,那你還好嗎?別當單向汲取的吸血蟲,相互照顧方能維持感情,而時予對此是搖了搖頭,他在資料室裡就寄個信跟動嘴皮子而已,累在哪呢。
 
  互相關心之後,澄賢腦袋裡還記得某件要事,緩過氣就拍了拍時予的手臂。
 
  「那個,你能站起來一下嗎?」他走到時予的身前,背對著時予指揮著人,「手伸過來。」
 
  時予順著他的指示,從身後環住他的腰,平常他倆是有這樣抱過的,可看澄賢拿他的手在上下撸腰間的肉,像是在撸掉什麼似的。
 
  「怎麼了?」見狀他不由發問。
 
  「景景學長趁我沒注意的時候,突然從後面抱上來,嚇死我。」此話一出,時予反射性皺眉,卻在後頭瓦解了防備,「我馬上把他推開了,但我覺得要給你『淨化』過才行。」
 
  澄賢仍在抓時予的手來蓋掉痕跡,回溯到當時,他跟學姐在看影片的毛片,看還要不要重拍,景淵忽然就從他的正後方伸手圈住他,嚇了他一大跳,等回過神來立馬推人下巴趕人了。
 
  「走開走開,誰說你能來抱我了。」「嗚~澄賢欺負我~」
 
  語畢,澄賢還順帶表了衷心,想把景淵的碰觸撸掉並非是嫌髒,是能抱他的只有時予,他的身體不計損友打鬧,只允許來自時予的親密接觸。
 
  他的舉止讓時予笑了,從話裡能聽出,景淵是用「bro」的方式來貼貼,而他也用「bro」的方式開玩笑推辭,其中非但無曖昧的成分……
 
  何況,澄賢能坦蕩地說出口,證明了他對景淵壓根沒二心,相信他明白一說便會戳到自己,只是他倘若不講,其一是易招致懷疑,其二是隱含沒界線的跡象。
 
  好在,他是走在最清白的那條路,時予原來並無目擊到這事,也免了刻意作戲討歡心的嫌疑,多此一舉,他束緊澄賢的腰,心裡被安全感給塞得滿滿的。
 
  「……澄賢,我有件事想問你。」
 
  然則,在思慮許久後,時予憂心夜長夢多,依舊是想盡快做個了斷,把心結給快刀斬亂麻。
 
  「嘿,說。」澄賢不假思索地回應著,當即補了一句,「假設是隱私的,要速戰速決哦,大武待會就洗好了。」
 
  不列入特例,男生洗澡平均也就約莫十五分鐘,仔細算一算,大武差不多要出浴囉,要講剖心肝的要快些,以免中途就被打斷哦。
 
  縱使澄賢是不曉得時予還有啥能問的,他這口氣都是要問蠻深層的、會讓神經敏感的那一塊,總不至沒來由去挖他家人的底吧?耳邊是時予低沉的嗓音——
 
  「我想知道你對景淵的看法。」



120.END



【作者後記】

現在shorts真的超級多
最近就是那個 This time I want UUUUU ~
看到我手指都知道要放在哪個位置了

肚子痛的諾暐看到了女孩
雖然沒看多久但第一印象已經有了
後續兩人還會有發展嗎?

如果看完文還想問人設CP問題的請到->提問箱


【巴哈限定-鳥鳥專欄趴兔!最終回】

勇氣啾啾.雷比歐薩在這個禮拜四的早上
飛走了
然後再也沒回來了
這幾天會把他們的舊家處理掉
因為巴菲羅.卡拉阿巴的遺體爛在那邊
拍照放上來會有些難過所以就不拍了

第二回就到這裡囉
鳥鳥日記我們有緣再見~

創作回應

『。』
骯,期待!諾暐也要迎來春天了嗎~~
另外阿巴的遺體竟然還爛在巢裡,想到就心疼
幸好勇氣啾啾.雷比歐薩順利平安地長大了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502/14.png
2024-05-25 21:10:35
符晴
春天了,連貓也要叫春(O)
巢要趕快弄掉不然會生蟲~
我覺得這一次的觀察紀錄非常完整耶~
2024-05-29 20:00:21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跳舞真的很難,符晴好人一生平安,巴菲羅會謝謝符晴( ´・ω・`)
2024-05-25 21:41:18
符晴
巴菲羅會保佑我的XD
2024-05-29 20:00:23
巨木(近心)
雷比歐薩鼓起勇氣振翅高飛了,希望我們人都能有勇氣踏出那艱難的一步....減肥還是明天好了(咬薯條)
2024-05-27 09:52:31
符晴
先吃飽才可以減肥!
2024-05-29 20:00:24
大漠倉鼠
勇氣啾啾.雷比歐薩一定會再回來繼承巴菲羅.卡拉阿巴的遺志,把鳥鳥日記傳承千秋萬代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463/07.png

「我想知道你對景淵的看法。」→總感覺是送命題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417/28.png
2024-05-27 22:25:03
符晴
日記還會有第三季嗎(?
我覺得這種問題就像潘朵拉的盒子一樣XD
2024-05-29 20:00:24
冬飄桂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沒想到居然是直球發問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491/14.png
2024-05-29 14:29:42
符晴
時予永遠都是直球派啊
扭捏太久反而會OCㄋ~
2024-05-29 20:00:26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