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新聞學院的戀愛預報 125#皮膚飢渴症

符晴 | 2024-06-12 20:00:07 | 巴幣 4554 | 人氣 606

連載中正篇
資料夾簡介
這是一篇越讀會越多糖的故事(๑•̀ㅂ•́)و✧




  一夜安穩以後,太陽重新升起,鬧鐘在設定的時程叮鈴。
 
  大學生嘛,各有各的課程安排,住一屋簷下被別人鬧鈴叫醒是常態,只要別讓它噹得太久,基本上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反正睡意尚存,瞇一瞇就能再進入夢鄉。
 
  被喚醒的時予左右翻了翻,便撐著手坐起身,去按掉他正在叫的手機,一旁窗外傳來稀疏鳥鳴,他轉頭望向看似仍在睡眠中的男孩,還好,應該沒吵到他。
 
  比起大武,必然更注重男友,時予琢磨著澄賢的睡顏……沒哪裡特別的,但就是可愛,他像個變態般偷偷去拍了幾張照,還特意走近在人的正上方拍。
 
  同居生活頭一場早晨的紀念照。拍完,他才心滿意足地去廁所盥洗,然後回到房裡去做包準會吵醒澄賢的動作——吹頭髮。
 
  時予在用他的背頭時,多半是用吹跟梳的,保持九分的自然,加上一咪咪的髮蠟定型,免得風吹草動就原形畢露,達成一種很微妙的境界。
 
  眼看就像渾然天成的,手無論是亂撥或撩過去都沒事,細密的髮絲也根根分明,不一束一束,可大家又心知肚明這髮型沒點輔助用具是弄不來的,就很奇特。
 
  說回正題,說會吵醒澄賢,的確在半响後,在床上的他就由於嗡鳴聲而翻覆著,時予察覺到他的將醒未醒,視情況在他睜開眼時詢問了句——
 
  「吵到你了嗎?」
 
  說話前有關掉吹風機,澄賢看來是醒了,他搖了搖頭,此後順理成章問出一句,「幾點了?」
 
  「八點半。」
 
  本日的時予是早九,普通人大多都課前一小到一小時半前起床梳洗,他這種手腳快的,一小時完全夠他悠悠哉哉吃個早餐再晃到教室裡,哪怕早餐店裡人多。
 
  聽言,澄賢含糊地哦了聲,早十的他尚能合理賴床一會,而他稍後也是這麼幹的,躺平著在陰暗中緩慢地甦醒意識,晚點便能舒舒服服地迎向陽光了。
 
  面前的時予並不知曉他的用意,只單純認為他還要睡,仍然是放輕了舉手投足的幅度,到後來考慮著是否要和他知會說要出門了,一邊跨過已經先收拾過床鋪的區塊——
 
  「你要出門了?」
 
  誰料,澄賢感知到他的步伐,張開眼先行開口了,畢竟人在地上,除非時予用飄的,或是自己又睡著了,不然都能留意到啦。
 
  「嗯。」既然澄賢出聲了,時予就順勢回答,得了答覆的澄賢遂從被窩裡鑽出,時予看著站起的他伸了個懶腰,以為他是不睡了,豈知他接下來是一步一步朝自身接近……
 
  而後雙臂一伸,獻上了大大的擁抱。
 
  「路上小心哦。」
 
  小手在背後輕拍,一切像入口回甘,時予是被抱了幾秒後才回過神來,說實在,他蠻驚喜的,寵溺地摸上澄賢的後腦。
 
  「好。」
 
  熟悉的男友行徑三部曲,當另一半作出討喜舉動時先摸頭,摸完頭是回擁或抱抱,再來肯定是親親,時予捧住澄賢的下頷,抬起他的頭來親了下去。
 
  大清早還沒法太超過,啵一個就好,澄賢迷迷糊糊地接完吻,連害羞之類的都還提不起勁來顧及,自顧自嘟嚷著他的現狀。
 
  「臉很油餒。」
 
  都過一晚了,臉都出油出得夠夠的了,偏蓬頭垢面,時予還親得下手哦?雖然嘴巴大抵是油脂分泌最少的地方了……不管這些的時予捏了一把他的臉。
 
  「沒差,想親就親。」
 
  軟軟的真好摸。而且也沒很油啊,時予心底思忖,一樣白白淨淨的,隨即換他拍了拍澄賢的後背,真的要走了,他略帶依依不捨地放開了澄賢。
 
  「掰掰——」
 
  軟綿綿的聲音懸在後頭,時予道別完後走向外面,大武很快也從他的新房裡走出,待會是B班的共同必修,而兩個人就算換了房,仍舊是同行的。
 
  本來關係就還行,時至今日只有變得更鐵,一問完好,大武又要嗑瓜,立刻就要對時予來場小倆口首度同房而眠的身家訪談,語氣相當調侃。
 
  「你們都住一起了,第一晚有沒有『刺激』一下啊?」
 
  時予未置一詞,明知當然沒刺激,純粹不想應,卻藏不住臉上溢出的春色,隨著呼氣聲露了出來,倒無端創造了讓人恣意遐想的空間。
 
  其實不問,大武也篤定這倆沒做啥事,皆是守規矩的,要出事也絕不可能在昨天就大幹特幹,他存心想逗逗時予,從隻言片語中觀察時予的反應。
 
  旁的不提,他算最能見證到時予變化的第三人了,在和澄賢相識前,他能謂最熟時予的佼佼者,其二是時予在對待朋友跟一般人上,也照樣有溫差在。
 
  很以前要找時予幹嘛,他都死不沾邊的,儘管相處上還馬馬虎虎,但要說這算朋友,大武也難免會心虛,迄今才總算有了真正朋友的感受,多虧澄賢填充了他的血肉。
 
  情愛會改變人的。從他被澄賢吸引,到傾心於人,時予就漸漸變溫和了,言行都被耳濡目染,總歸再不改那脾性,他勢必打萬年光棍,雖說目前他對其他人就還是那副臭臉啦,哈哈。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因此能輕易猜出時予為何那樣,即便在和澄賢磨合中,有磨掉他的硬氣,可對無關緊要的人來說,時予的形象早固定了,他也懶得把他的好去給外人。
 
  就沒必要。他百分之百是這樣想的。說到這,澄賢曾經嚴重警告過時予,他是喜歡時予的冷熱反差,卻也大力禁止時予為討他歡心而刻意擺人臉色。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澄賢深知一些事情一講出口,平衡就會偏移,像揉過的紙永遠不復原狀,時予的冷淡或許便是如此,他不敢賭時予在往後可否一如往常。
 
  在他的推測裡,這蠻難的啦,故而他要打預防針,時予今後要哪樣他不干涉,總之不准為擺而擺,藉此在作為後續若有以此事為導火線的紛爭時,他能有有力的籌碼,說明他事先警示過。
 
  往日也被時予甩過臉,明白那會很不滿,假如是原生態度就還能忍,倘若是有意的,不賞他巴掌都算好心了,擺一張臉給人添堵是討打?
 
  以上。能做到多少就看時予的造化了。身為局外者的大武就純純端詳他思春的側顏,本人正沉浸在男友的突發行為所帶來的後勁中,難以自拔。
 
  之所以說入口回甘,老實說有那麼點類似白月光的調調,其中一部份的事在過程中,已然帶給了人不少的情緒價值,然而在回過頭回味時,那份深藏的激昂才會達到顛峰。
 
  好比時予當時是驚喜的,現在他再細想,想著澄賢的花樣還挺多,想都沒想到耶,居然還特地爬起來送他,未免也太可愛了吧?心跳的頻率噌噌往上。
 
  很像曖昧裡的五四三吧?戀愛界裡專屬的醍醐味,今天也同樣是充滿悸動的一天,開始期待未來還有哪些玩意兒等著他,沒了也無妨。
 
  心情拉到最高峰,是最適合處理大小瑣事的狀態了,更別提他期中考得不賴,僅限已公告的科目,籃球賽也不像課業那得殫精竭慮去操心,正無憂無慮,彷彿頭頂上晴朗而無雲的天空。
 
  吃了盤炒麵墊胃後進到教室,上課後就再發一科的考卷,期中過後的例行事務,精神在看見老師拿裝著答案卷的公文袋進來時便會無意地緊繃,一室陡然劍拔弩張。
 
  「叫到名字的來前面拿卷子。」
 
  一聲令下,猶如俄羅斯輪盤的轉動,及格或不及格在交卷的那瞬間就注定,如今僅是接受命運,時予比大武先拿到考卷,看向分數時他鬆了口氣。
 
  沒進步,至少沒退步,他這回分了頗多神去練球,就蠻怕會掉分的,感謝自己空閒時有加緊補進度,也感謝澄賢不辭辛勞地幫他溫習。
 
  想當初他和大武等人蠻壓榨他,把他忙得暈頭轉向的……有點愧疚呢,好吧,之後多買點好吃的給他補一補,好好犒賞他的勞碌。
 
  時予內心默默在想,不料澄賢奔波得要死要活也迎來了回報,俗話說高壓底下偶爾會誕生奇蹟,他考得比之前都高分。
 
  大概是幫人K書時也順道再複習了一次,他固然是累,考試中的思路卻很活絡,一貫會被斟酌扣分的論述題,他意外拿了兩題滿分,分數顯著地拉高。
 
  剩餘的室友們就或多或少的增減,澄賢幫是一回事,他們在考場上能否運用好也同為一回事,最終依然是各憑本事,攀向頂端或墜往低谷。
 
  成績公布後就來檢討題目,時予是會嚴謹訂正的,而非考完就考完了,事後都置之不理,些許人士是只看有過六十分便得過且過的。
 
  一堂課拿來講解,兩堂課拿來講新章節,時針一指向中午,放飯的鐘聲當即廣播,通常大學生都只吃兩餐,早上有吃飽的他跟大武還不餓,就逕直回宿舍了,澄賢和「一二三」則在街上吃早午餐。
 
  離再相見還得等等。直至澄賢回房間時,他閒適地在閱讀,見人開門道了聲「回來了。」,隨後大聲嚷著「沒錯!」的澄賢就噠噠地跑回座位前脫下書包。
 
  「你吃飯了嗎?」
 
  看時予待著估計有一段時間了,澄賢出於關心問候著,得到有吃早飯的回覆,聊著聊著,話題就轉到了澄賢今早的不期而遇。
 
  「對了,我在下課時有遇到陳樺哦。」
 
  她今晚要報專題欸。澄賢看她焦頭爛額的模樣,不難想像她為此付出了多大的心力,令他也對一年後的重擔感到擔憂。
 
  時予聞言哦了聲,是哦,基於是尚不需面對專題的大二生,不曉得日子就罷了,當前的思維也只會將其和院內賽串聯一塊,想說排程上不免太過匆忙,這得長出三頭六臂吧?
 
  專題的發表會跟期中會區隔開來,是約定俗成的準則,下或下下禮拜,看教授們的行程,賽事的規劃同受此桎梏,起碼不是同天。
 
  實不相瞞,怎麼比,兩場比賽間都必須隔個一兩天,否則太緊湊了,星期五和假日有人會回家也率先避免,便只能挑一到四開刀,能避開撞車就已仁至義盡。
 
  將心比心,有些被嗆排超爛的活動日期,實則是和系上雷同,先調查了所有參加者的空檔,在不妨礙到任何零件運轉的狀況下安插的,別一昧地責怪主辦單位哦。
 
  延伸的題外話說完,澄賢便就著原本的主旨繼續往下說,「我稍微打探了她的專題內容,光聽就超複雜的。」
 
  新聞學院跟別院不同,要做出實質成果的專題偏難,普遍是停留在學術層次,就得弄得高深些,並且要兼顧多面向、能廣義通用,才免於被砲轟到爛掉的境地,小有小難,大有大難。
 
  「等暑假我要認真來想一想,順便看組員要找誰。」
 
  澄賢剛講完,時予就疑惑地反問。
 
  「你不找我?」
 
  平心而論,自由找隊友的專題都優先會選身邊人吧?這話裡盲點百出,時予是很直白地去問,並未周全實際情形,純屬聽聞澄賢沒直接列入他而起的直觀回饋。
 
  「如果我們想做的有相關就找你。」澄賢誠懇地回,沒的話就別勉強,「做心裡真心想做的才有幹勁。」
 
  自是知道說不,時予八成不高興,但當愛情跟現實不得不分個高下時,澄賢希望時予能以本身的喜好與理想為重,譬如幾周後,將AB班重組的志願選填將要來臨。
 
  別忘了大三便要分出大眾傳播、新聞系的楚河漢界了,澄賢可不玩國高中那套為了誰而改填志向的兒戲,不關成不成年,請為立下的選擇負擔起責任。
 
  「再說要一起弄專題哦……」言語間顯露出猶疑,他在略微卡頓後,又很索性地吐出四個字,挾著訕笑,「我會怕餒。」
 
  專題可謂是踏入社會前的「友情、愛情檢測儀」了。在任選夥伴的寬限下,如時予所言,想必是選身邊人的概率大於選有能力的同學,便得以透過這看感情塑不塑料。
 
  聽說過好多情人跟麻吉麻互撕的案例,從此形同陌路,不共戴天,澄賢雖不擔心跟時予破裂,按兩人的性子而言是天方夜譚的程度,可就怕也受到未知的影響,一時意氣用事傷害到對方。
 
  這般想來,好像各弄各的,會比較好……?聽完,時予無奈地嘆息,放下書本去牽住了澄賢的手。
 
  「你能多有信心一點。」
 
  別想太多,有經不起考驗的,就有通過考驗的,他倆也並非一路平穩走到這,都經歷了幾場風浪,彼此之間的聯繫絕非是不經打擊的。
 
  甚至是,別對不確定的將來杞人憂天,許多事都不見得會發生,全都是自我驚嚇,澄賢剛萌發的不安立即就被時予撫平,他回握住時予。
 
  「好吧。」
 
  牛角尖鑽兩下而已,三言兩語的遊說就足矣,恢復正常的他把玩著時予的手指,接著就轉而挽住了他的手臂,靠在他的肩頭上。
 
  從同住以來,時予有發現到澄賢變很黏,蠻愛撒嬌跟他有肢體接觸,後面幾天就更明顯,從各種角度抱他,在他親近時也會給予相應的反饋。
 
  甚者,有次時予盤腿坐在床上看書,當天提早關了電腦,澄賢就突然從對角線爬過來,伸手抱住他的腰蹭啊蹭,時予見狀忍不住問起——
 
  「就這麼喜歡我嗎?」
 
  他問得很寵,手會摸澄賢的頭已是慣例,而對於這令人羞澀的問題,澄賢倒是回得乾脆。
 
  「對啊。」誰會不喜歡自家的閃光啊?他故意用奶音應答著,下句話則為平常的口吻,「你會嫌煩哦?」
 
  昔日看是時予更黏,那是他還束手束腳,不太敢肆意出手,眼下確保絕對安全,他便展露出他的天性,當起一隻黏人的小狐狸。
 
  他的夢中幻想就是能緊緊挨著他的愛人不放,像麻糬般想黏就黏,不過,夢是夢,時予終竟是時予,在放肆前得先問過他的想法。
 
  「不嫌煩。」書被N次奪寵,時予次次都回抱澄賢,這次也依舊如常,「我也喜歡你靠近我。」
 
  喜悅於被澄賢需要的感覺,某些人將被需要的牽絆視作絆腳石,但在情感的世界中,被誰給需要方能賦予心臟跳動的意義,也為時予始終希冀的目標。
 
  親完嘴後,澄賢埋在時予的頸窩,擦過的鼻尖和氣息搔得他癢癢,時予十分努力地忍著,聽著澄賢無病呻吟。
 
  「怎辦,我都在懷疑我有皮膚飢渴症了。」
 
  是久未親熱嗎?中了不抱抱會死的病。澄賢搞不懂他因何對親暱的碰觸異常執著和思慕,天生個性使然?抑是太嚮往偶像劇或動漫上角色的愛戀互動,孤獨的我也想從這汲取到愛。
 
  他的心聲並無宣之於口,說了也搆不著邊際,時予就當他在自嘲,聽了只想笑,愛撒嬌就愛撒嬌,竟然還扯到皮膚飢渴症,這小子的把戲有夠多耶。
 
  「你有,那我也有。」
 
  他也愛貼貼啊。那我們是在相互治癒嗎?澄賢無厘頭地發問,時予很捧場地說是,著實是在共享著溫暖和情意,他很享受跟澄賢的旖旎時光,即使這也產生些困擾。
 
  困擾出自於他自體的生理現象,男性同仁們都懂啦,跟懷裡的寶貝們一來點這的那的,不受控的「小我」就自動升旗,連牽手都會抬頭。
 
  終歸這無法控制,以是時予皆會在近身時把那部位稍稍挪開,以免被澄賢覺察到,但現今想跟澄賢更往前,就必定得進行更親密的舉止,他的小頭避無可避。
 
  以現況做例,時予原來該幹啥呢,應當是把澄賢抱來腿上坐,由此發散出甜甜的粉色泡泡,奈何一讓澄賢坐上來,稍有閃失,他100%會注意到褲檔那一包,這下就尷尬了。
 
  怕被當成色狼,偏偏澄賢近來主動偏多,時不時摸他又蹭他,撩撥得害他不斷起立蹲下、起立蹲下,天公伯啊,男生的本能被當玩具玩了。
 
  啊……甜蜜的煩惱啊。該當何解呢?時予查過各大SNS,都說這類男生超Q,可澄賢會覺得他Q嗎?反而會覺得他很色吧?
 
  這一道他想破頭也想不出的題先放旁邊,他首先得想的,是即將到來的交往滿百日,轉眼間天數就快到三位數了,若非時予每天都被情侶APP提醒,幾乎要罔顧於分秒的流逝。
 
  那個APP,是澄賢開學時和他看到廣告,他怕又腦抽忘記重要節日而一同下載的,登記好雙向綁定,看數字增加會有成就感和穩定感,雙方都很愛看。
 
  正當他籌謀著該如何籌備的當下,澄賢早已備好了禮,鑑於期中前沒好時機獻禮的考量,他一早就計畫要把有房這事在那天告訴時予,給他究級無敵大surprise。
 
  可別嚇到了啊!澄賢在腦中模擬情境時,老是重複地在朝他腦海中的時予大放厥詞。



125.END



【作者後記】

看完這篇
大概就知道新聞學院開始變成保護級了
ㄏㄏㄏㄏ
99.9%的男性都會有的煩惱
我怎麼可能不寫進故事呢

字多的過場回
但蠻多東西要在這回交代一下
前因後果都得好好整理個

另外專題真的超容易毀滅友誼或愛情
我系上就有人從此冷戰兩年(最後好不容易勉強和解)
不過再也回不去了......

最後
純情少年郎時予被澄賢狂弄到O起
他究竟要怎麼突破困難跟澄賢更進一步呢!
我們下回再見!(這什麼G漫預告)

如果看完文還想問人設CP問題的請到->提問箱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真是甜蜜諾~(´∩ω∩`)
2024-06-12 20:29:45
符晴
好甜好甜[e5]
2024-06-15 20:00:15
『。』
骯,距離限制級還有一段距離,同志仍須努力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801/03.png
2024-06-12 21:42:20
符晴
從這邊直接跳18+太快了,不符合新聞學院的作風[e6]
2024-06-15 20:00:17
大漠倉鼠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臉油油(?
2024-06-12 22:34:57
符晴
早上臉真的會出不少油ㄋ(?)
2024-06-15 20:00:17
巨木(近心)忠實粉絲
[e38]
2024-06-13 10:28:51
符晴
[e5]
2024-06-15 20:00:18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488/01.png
2024-06-15 11:42:05
符晴
謝謝句點青蛙~
2024-06-15 20:00:1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