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恩賜遊戲: 狩獵者的素質 2

只是杯珍奶 | 2024-05-11 00:54:47 | 巴幣 0 | 人氣 44

※祈恩短篇
※公會創作:箱庭の世界
※角色:艾比

遊戲名稱:狩獵者的素質
遊戲規則:透過伏擊、設置陷阱或突襲等方式建立開局優勢順而完成狩獵
勝利條件:完成優勢開局的狩獵《兩次》
失敗條件:時限前未完成
失敗懲罰:角色獲得疾病,被害妄想癥(需開醫院串並花費300金幣以解除
時限:3週
----------------------------------------------------------------------------------------------------------------
「直接追不就好了嗎? 蹲的我腳都麻了」年輕獵人抱怨著,某個黃昏,年輕的獵人在草叢中埋伏,她在等眼前的山豬靠近,山豬正沿著一個個草叢尋找果子,「耐心點,艾比,萬一你打不贏或沒追到呢?」一旁年長的獵人回覆,「打不贏? 我敢說讓我跟一隻灰熊摔角我也贏的了」年輕獵人充滿傲氣地回答,「哦? 那艾比呀,如果面前的生物是龍呢? 你要用山豬都騙不了的埋伏技巧來應付,還是跟牠摔角呀」,「這... 我...」年輕獵人不悅的咂舌,山豬似乎被突然的聲音嚇到,轉頭拔腿就跑,「該死,回來!」年輕的獵人起身就要追去,但被年長的獵人按住肩膀,「艾比啊,別急,想像下如果今天敵人快到你追不上,你會怎麼狩獵呢?」

艾比沿著鹿的腳印走去,黑暗的森林如世外之地,如同永夜的南極,只有點點幾束光如星星般照了下來,獵人小心翼翼地靠著樹幹前進,還要注意腳下的地形,獵人嘗試從微風吹過樹葉的聲音中聽到別的訊息,但只有鳥兒啾啾的鳴唱而已,越往森林深處走去,陰風就越陰涼,既使披著厚重斗篷,獵人也感到一絲寒意,「哎... 這森林總讓我想到以前的事情...」艾比嘆了口氣,「不堪回首,我以前這麼自信的嗎?」獵人無奈地自嘈,走了十分鐘後,艾比看到前方有一小塊平地,陽光直接照射下來讓這裡像沙漠般的綠洲,一群鹿在附近群聚,看起來很享受這日光浴,不過獵人的視線被更後方的黑暗吸引,狼之血所帶來的夜視讓艾比清楚看見,黑暗中,有一隻巨型毒蜘蛛。

黑暗成為蜘蛛的保護色,艾比只能保守估計這隻蜘蛛有6呎高,「該死」艾比揉揉眼睛,巨型蜘蛛以可怕的速度繞著樹幹跑,一瞬間便來到一隻公鹿旁,牠巨型的觸肢將公鹿抓住並拖回森林深處,整個過程不過五秒,獵人吃驚地看著,接著感到一絲不同的涼意,「不對,露餡了」獵人轉身跑去,但第六感讓艾比察覺到一絲詭異的視線正在靠近,「我成獵物了嗎?」艾比靈活的攀上樹幹,爬上樹頂,接著在樹與樹之間跳躍移動,巨型蜘蛛用樹當掩體,像等待著船員落海的大白鯊一樣快速游移,獵人移動到靠近河流的樹,奮力一跳,水花濺起,在黑暗中的蜘蛛才離去。

月光照在大地上,艾比升起了火堆取暖,「有那隻蜘蛛的話... 很棘手啊...」獵人摸著下巴思考,「移動太快了,如果能抓起來...」溫暖的火光讓溼哒哒的艾比感到昏昏欲睡,艾比將樹枝當作支撐,將布匹了上去,做了個簡易的帳篷,獵人鑽進帳篷,空間很小,艾比只能縮成一團,「要怎麼狩獵呢...」獵人思考著,直到進入了夢鄉。

一個溫暖的午後,一隻兔子被森林中的陷阱抓住,倒吊在樹枝上,「好耶,成功了!」年輕的獵人開心的笑著,「表現不錯」一旁年長的獵人回應,兔子賣力的掙扎,年輕的獵人將陷阱解開,將小兔子放到地上,小兔子一蹦一蹦的跳進一堆草叢中,「兔子這麼弱小,還活在世上,真神奇」年輕的獵人看著逃跑的兔子說,「人類不也很弱小嗎? 如果是龍或巨人的話,不用費力就能把人殺了吧」年長的獵人說,「對耶,不過這種事情很少聽說呢,為甚麼大部分時候龍和巨人都是被狩獵的呀?」年輕的獵人困惑的問,「龍之所以存在不是因為牠們比人類強大,兔子之所以存在也不是因為他們比人類弱小」年長的獵人緩緩開口,「他們之所以存在是因為他們有自然的禮物,兔子靠著強大的繁殖能力,龍靠著壓倒性的力量」年長的獵人邊說邊坐了下來,「那人類呢?」年輕的獵人問道,「人類呀,是靠著傳承呢,我們靠著前人的經驗和後人的創新,成為食物鏈的頂點」,「而狩獵,就是人類與大自然的戰鬥呢,我們舉起武器,向大自然宣戰」年長的獵人長嘆了一口氣,望向天空,「那也打不贏龍吧,他們也很聰明呀」年輕的獵人反駁,「不是聰明與不聰明呢,自古以來人類就需要赤手空拳與比自己強壯幾倍的生物戰鬥,因此,人類不得不學習埋伏、偷襲,一代與一代,人類不斷改進和發明技術」年長的獵人點起了一根雪茄後接著說,「人類靠的是傳承至今的智慧與勇氣,這就是生存,也是身為狩獵者的素質呢」

黑夜中,一陣寒風將樹枝吹倒,布直接塌了下來將獵人蓋住,艾比無奈地起身,月亮高掛天空,看著倒在地上的簡易帳篷,獵人靈光一閃,伸了個懶腰,收拾東西後再次走進森林,漆黑的森林中艾比像影子般快速移動,直到那片出現過蜘蛛的空地再次出現在眼前,「只要布置陷阱就好了」,獵人在靠近蜘蛛出現的地方將布平展開來,四個角用四條粗繩綁住,接著將四條粗繩纏在一起,掛在高處的樹枝,布的四個角落聚在一起,但中心垂在離地十公分的距離,使布像袋子一樣掛在樹枝上,接著在獵人在樹枝上綁上繩子,拉到不遠處的草叢堆中用石頭壓住,使布平攤在地面上,只要移動石頭,布就會因樹枝回彈而將布上面的東西像裝袋一樣包起來,獵人在這個簡易的羅網陷阱上將昨天補到的鹿丟了上去,「然後,就交給時間吧」

「如果我沒算錯,這種體型的蜘蛛早晨八成還會再補食一次」獵人掐指算了下時間,現在太陽剛剛東升,艾比屏氣凝神的看著陷阱,草叢的異動讓空氣充滿緊張的氣氛,巨型蜘蛛謹慎地靠近那隻死鹿,用觸肢小心翼翼地試探,艾比才看到這隻巨型蜘蛛的全貌,約6呎的身高加上那巨大又毛茸茸的觸肢,如鍍銀的鋼鐵般,尖牙在曙光下閃閃發亮,八隻眼睛像深淵般漆黑,巨大的腹部上有著形似骷髏頭的印記,蜘蛛小心翼翼地靠近這隻獵物,緩緩向前,將前肢伸向死鹿並把牠抱住,當蜘蛛為了抱緊獵物而向前時,獵人踢開石頭,充滿彈力的樹枝彈起,粗布將巨大的蜘蛛包起,八隻腳露在布的外面賣力掙扎,獵人迅速接近接著一棒揮出,瘦弱的觸肢被塗如的衝擊打斷,蜘蛛賣力掙扎,可怕的嘶嘶聲幾乎要撕破獵人的耳膜,艾比調整方向,往腹部重重揮下一棒,大量的白絲流到,獵人沒有停止攻擊,蜘蛛也沒有放棄求生,前肢將繩子用力向下拉,掛著繩子的樹枝應聲斷裂,蜘蛛可怕的眼睛找尋著獵人位置,艾比見勢便遁入陰影,蜘蛛嘗試移動,但觸肢的損傷讓牠移動變得很遲鈍,為了生存,蜘蛛嘗試回到森林深處,那是牠熟悉的戰場,漆黑之中,一雙碧藍的雙眼正看著牠,一縷炊煙從不遠處的草叢中升起,當蜘蛛意識到時已經晚了,艾比從樹上揮下燃燒著火焰的樹枝,燃燒的火焰將蜘蛛觸肢上的毛點燃,痛苦的嘶嘶聲在森林中響起,「狩獵者的素質,即是向自然揮出武器的勇氣」獵人舉起燃燒著的樹枝,揮向蜘蛛的頭部。

為了避免將森林燒成灰,艾比將布蓋在蜘蛛身上隔絕氧氣,獵人雙手合十,為死去的大蜘蛛祈禱,「話說這不會算保育類動物之類的吧...」獵人邊把布收起來邊自言自語,「算了,未來的事是未來的事」艾比將巨型蜘蛛和鹿收進恩賜卡,接著便注意到遠處跑來一個提著水桶的男人,「喂! 這裡很危險啊小朋友」那人向艾比大吼,「有隻蜘蛛吃了很多附近的居民,我正打算去南門回報,還有這裡剛怎麼有煙啊」那人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阿... 你先喘口氣,你說的那隻蜘蛛我剛才殺掉了... 至於那煙我已經滅了」獵人回覆,「啊? 一個人嗎?」那人吃驚的問,畢竟眼前的人看起來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亞人而已,「好吧... 但我還是要多嘴幾句,你以後還是別擅自一個人行動吧,尤其是森林這種地方」那人喘口氣後接著說,「我去附近檢查一下,你可以先回去了,對了,可以問一下大名嗎?」,「艾比,叫我艾比就好」獵人說完便朝著來時的方向走去,艾比摸著下巴仰頭思考著,「同伴嗎? 也許確實該交交朋友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