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恩賜遊戲: 狩獵者的素質

只是杯珍奶 | 2024-05-09 18:06:19 | 巴幣 0 | 人氣 61

※祈恩短篇
※公會創作:箱庭の世界
※角色:艾比

遊戲名稱:狩獵者的素質
遊戲規則:透過伏擊、設置陷阱或突襲等方式建立開局優勢順而完成狩獵
勝利條件:完成優勢開局的狩獵《兩次》
失敗條件:時限前未完成
失敗懲罰:角色獲得疾病,被害妄想癥(需開醫院串並花費300金幣以解除
時限:3週
----------------------------------------------------------------------------------------------------------------
狩獵,是原古人類賴以生存的方式,為了食物和禦寒的毛皮,又或者為了保護自己或娛樂,狩獵是人類與大自然對抗的產物,隨著時間和科技發展,打獵已經不再是必須,但狩獵的學問卻由世世代代的獵人們發展和傳承下來。

打獵,一般分為定點和移動,移動簡單的說,就是追著獵物跑,定點則是埋伏等待獵物,由於不同地方、不同動物、不同天氣,定點的埋伏點都不一樣,不但需要大量經驗,還需要大量觀察,不過卻能以小博大,利用備戰的優勢輕鬆駁倒大型獵物或速度極快的獵物。

艾比離開恩賜聖所後,去了趟根層買了幾條粗繩、燧石、一塊粗布,便離開南門,來到境外,從恩賜卡取出地圖,「這次去哪來著?」艾比邊說邊在地圖上去過的森林上打個叉,不知是否只有南門如此,但境外的森林密集度很高,也許這也是那顆巨大靈木的功勞,大部分河流在那被孕育,獵人的食指順著一條河流畫過去,直到停在地圖象徵森林的一片墨綠上,「行吧,這裡感覺不錯,第六感說的」艾比一向稱這種直覺為第六感,但那更偏向狼之血的生物本能和獵人長年狩獵的經驗所判斷。

艾比吸取上次教訓,順著河流奔跑,不過良久便到了綠意盎然的森林,說是綠意盎然,但高大的樹幾乎讓內部沒有陽光,只能從身旁藍色河流反射的光來稍稍瞥見內部的翠綠,獵人先是在身上裹滿泥巴,而後拿起一塊石頭將一根粗壯的樹枝砍斷,「真懷念啊,埋伏嗎」艾比自言自語,拿起掉在地上的樹枝,記憶中,在她跟叔叔學習打獵時,第一課就是伏獵,「不知道他老人家過得怎樣?」獵人看著天空,今天是藍天白雲,艾比慵懶的伸了個懶腰,便走進陰暗的森林中。

微風吹過艾比的臉龐,森林的芬多精是那麼美好,如果沒經驗, 怕是會被森林的表象欺騙然後帶著不切實際的幻想泡泡在裡面被吃掉吧,艾比沿著河流向前走著,眼睛卻看著森林的深處,森林深處是一片黑暗,只有熙熙攘攘的樹葉從枝條上落下,就這樣走了十幾分鐘,遠處草叢一絲不尋常地搖動抓住了艾比的目光。

「獵人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耐心,艾比」獵人的叔叔向尚小的獵人說道,那是幾年前一個晴朗的午後,地上有小鹿跳開的腳印,艾比不悅地看著那排腳印,腳印延伸到了灌木叢中,「不該出手絕不出手,一出手就要快、狠、準」年長的獵人邊說著也邊沿著艾比的目光看去,年輕獵人自己的心浮氣躁剛讓艾比損失一隻獵物,「明明我追得上的,如果你沒拉住我的話」年輕獵人不悅的咕噥著,「哈哈... 孩子,別忘記身為狩獵者的素質了」年長的獵人抬頭看向了灌木叢的後方,看向了森林深處,看向了遠方的地平線,「有一天... 你會遇到拼命追也追不上的獵物」。

一隻鹿從草叢中探出頭,向著草叢外探頭探腦,接著蹦蹦跳跳地靠向河邊,低頭暢飲著清爽的河水,完全沒注意到稍遠處那虎視眈眈的碧藍雙目,艾比跑進森林中,以樹為遮蔽物迅速來到鹿正後方的草叢,腳印是雙向的,「小傢伙你沒留心眼啊」獵人的身影彷彿遁入黑暗中,黑暗的森林,又上演一場鬼抓人的遊戲,不過這次,人在明鬼在暗。

一個溫暖的早晨,一把箭矢穿過小鹿的頭顱,小鹿一點掙扎都沒有,臉上還帶著開心玩耍時的笑容,估計連自己死了都沒意識到,「哇嗚,學真快啊」年長的獵人有點驚訝地看著倒在地上的小鹿,年輕獵人也驕傲地看著自己的獵物,「這也才第二次狩獵而已」年長的獵人毫無頭緒的抓著後腦杓,「怎麼樣啊,是不是想拜我為師了」年輕獵人驕傲的摸著鼻子,「臭小鬼,我當初第一次埋伏就成功了,雖然那只是兔子...」年長的獵人不服輸地說,雖然後半句小聲到只有貼著臉才聽得到,「算了,總之你明白了嗎,艾比?」

「狩獵者的素質嗎...」埋伏在草叢的艾比自言自語,此時河邊的鹿似乎已經喝個盡興,轉頭看著來時的方向,森林如往常一樣,安靜而詭譎,喝完水的鹿沒有注意到任何異樣,便蹦蹦跳跳地往艾比的方向靠近,鹿一穿過草叢,一塊布料遍遮住鹿的視線,緊接著是來自頭殼的一陣劇痛,倒在地上的鹿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嘴角還帶著止渴的微笑,「願你來世過得幸福」獵人雙手合十,為地上的鹿禱告,「哎... 真無趣」艾比低頭看著地上的腳印,將鹿收進恩賜卡便往森林深處走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