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踩界調查官(肆)失落的國度(六十一)下

紫瓏 | 2024-04-03 12:30:05 | 巴幣 2 | 人氣 38


回到第四隊辦公室門前,遇上剛要出門用膳的哲澄,鳳儀故作鎮定。但她那雙紅通透的眼睛,加上未乾的淚痕,哲澄不用詢問已經猜到一二。貼身侍官在自己身邊停下腳步,鳳儀只能強撐笑容想要瞞過哲澄。但甚麼還未說出口,就被他一手拉走。

「哲澄,去哪?」

不知道突然變卦的哲澄,究竟要帶自己去哪的鳳儀,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顧不上儀態,開口大叫。只見一直拉著鳳儀手臂大步走的哲澄充耳不聞,沒有回頭也沒有回應。

多問幾次之後也是沒結果,似乎不把自己帶到某處誓不罷休。鳳儀只能閉嘴不語,繼續跟緊哲澄的步伐,一同來到他心目中的目的地。

「畔月樓?」抬頭看到全個帝都最高的建築物,鳳儀不自覺張口。

站在畔月樓的大門前,哲澄終於放手。剛站穩腳步的鳳儀,已經被搶先進入畔月樓的哲澄甩在身後。上到二樓的包廂,哲澄大手一揮,把餐點的決定權交給店小二後,就舉起茶壺為鳳儀上茶。

「哲澄?你這是……」不難想像,哲澄是想為自己辦場歡送宴。但面對這個處分,自己怎可能笑得出來?
「明天會有新的調查官上任,卑職先行在此為大人送行。」哲澄為鳳儀上茶後,一下抱拳。
「送甚麼行。本官是被停職,不是革職。」看來已經通知了整個調查寮,自己也不用再說甚麼了。
「……」哲澄似是早已知道一樣,默然不語。
「哲澄,這頓飯讓我請客吧!之後也不知道還有否機會跟你同桌用膳。」雖然荷包已經彈盡糧絕,但終歸也是為我們的關係劃上完美的句號。
「不,人是卑職帶來,自然是卑職宴請。大人莫要推辭。」
「好吧。」

平日只要有吃的,甚麼事情都會拋諸腦後的鳳儀,看著滿桌子的美味佳餚,其實很想放開懷抱狠狠地化悲憤為食量。但食之無味,全因心情影響。以往滴酒不沾,卻因心煩而少酌一杯,鳳儀不勝酒力。

酒精影響之下,鳳儀再也控制不了,伏在餐桌上哇哇爆哭。甚麼處分、甚麼情緒、甚麼影響、甚麼想法,全都喋喋不休的說個沒完沒了。哲澄在身邊,只是默默聽著。沒有阻止,是因為他也知道她的難處。至少讓她發洩出來,總好過鬱鬱寡歡成了心病。

把醉昏昏的鳳儀帶回平房子後,哲澄先行離開繼續調查寮的工作。接過鳳儀,聽完哲澄所說原由之後的少龍一臉吃驚,怎麼會醉成爛泥一樣的?暫時沒工作又不會死,用不著如此擔心。現在身體還未完全復元,加上酒精傷肝。何必呢?

待鳳儀酒醒之時已為子初,家裡的人已經進入夢鄉。月色迷蒙,透窗滲入。鳳儀坐在閨房的床上扶額,真的一杯醉了。自己是怎樣回到家的?做過甚麼?本小姐記得,當時應該是在畔月樓才對啊……

宿醉頭痛回想不了事情,鳳儀躡手躡腳下樓往廚房去。喝過涼水,精神為之一振。站在灶台前的她輕輕地冷笑著。

自己落得如此下場,是因為甚麼?因為傻啊!是想通了嗎?不,只是知道自己不能再為其他人和事掏心掏肺而已。反正真心只會換來背叛,何必再委曲求存?

「平時很懂得分寸,怎麼這次如此糊塗?」

聽到樓下傳來聲音,淺睡的少龍披著外衣來到廚房。靠著撒落的月光,依稀看見穿著單衣的鳳儀手拿水杯,倚在灶台抬頭傻笑。他知道她的不甘,但也不能不顧自己身體。無奈地,少龍還是向鳳儀抱怨。

「對啊,本小姐這次真的糊塗了。」聽到聲音已經知道說話者是誰的鳳儀,繼續仰頭回應。但他的糊塗,跟她的糊塗,是在指同一件事嗎?兩人不作深究。
「下次不要再喝酒了,傷身。」少龍走近,把外衣反披在鳳儀身上。雖然已經入夏,但早晚依然有涼風。加上鳳儀身體狀態不佳,保暖一點比較好。
「嗯,又苦又難喝,不會再喝了。」拉緊存有體溫的外衣,鳳儀目光散渙。

在廚房,繼續倚在灶台邊的少龍,一直陪伴著放空的鳳儀。寧靜的一夜,只聽到兩人平和的心跳聲。喝了一杯又一杯涼水,鳳儀終於清醒過來。目光清澈雪亮,感覺她的心情開始平復了。

「之後想著怎麼辦?」見鳳儀的表情回復正常,少龍試探地提問。
「你指甚麼?」鳳儀臉容平靜,似乎已經接受現實。
「如果是經濟問題,我……」大膽地提出最敏感的話題,少龍表現小心翼翼。
「我不會向陛下救助。」鳳儀斬釘截鐵,毫無餘地。
「不是,我明白妳不會隨便向別人求救。」少龍安慰道。
「所以?」
「前來中樞界的時候,我不是變賣了全部家當嗎?在銀行裡我還有一些金粒,可以用來應急。」
「首先,那叫銀號不是銀行。第二,那是你的錢,跟本小姐沒關係。」
「有關係,我們是夫妻耶!我的就是妳的。」
「那我的也是你的?」鳳儀聽不懂少龍的意思,與其對望。
「不,妳的還是妳的。所以妳有需要用,就隨便用。我是沒關係的。」

聽著傻呼呼的少龍笑著說暖心話,鳳儀頓時安心了很多。不知道是因為知道還有存款,暫時沒有經濟壓力,還是因為說話的對象是少龍的關係。總之,現在的鳳儀釋懷了不少。

放下水杯,步出廚房後直奔書房。五更天還未亮,鳳儀打算好好睡一覺再想。然而,看到少龍的被子,她才醒覺原來自己酒醉時睡錯地方了。

「妳沒睡錯,那邊的確是妳的房間。」少龍緊隨其後來到書房。
「但你睡這裡,不太好吧?」畢竟是尊貴的王爺,像樣的房間都沒有,實在說不過去。
「如果我是王爺,妳也是王妃。哪有王妃睡書房的?」少龍打趣。
「別再說了。要不,一起?」想了想,鳳儀略顯尷尬。
「一起?」

平日說前半句就已經明白鳳儀意思的少龍,在這個時刻竟然聽不懂?還是故意使壞?見少龍反問,鳳儀艱難地再度開口,邀請少龍在同一間房間內休息。少龍如願以償,恨不得馬上答應。但又怕她會覺得自己心懷異想,只能隱晦回應。

「不是不行,但不怕其他人說甚麼嗎?」
「會說甚麼?再說,你不是說我們是夫妻嗎?」鳳儀皺起眉頭。
「是是是!那、我們……」少龍終於聽到鳳儀承認兩人之間的關係,興奮回應。
「看來你不太願意,我還是繼續睡書房吧。」道後,鳳儀便爬上太妃椅。
「不!願意、願意!」

少龍一邊回答,一邊用公主抱式把鳳儀帶回閨房之中。鳳儀沒有掙扎,只是暗地裡會心微笑。口不對心,早已經知道你期待已久,這個時候還裝甚麼矜持?

回到房間,把鳳儀溫柔地放在柔軟的床上。少龍欺身上前,想要進一步跟鳳儀靠近。這個感覺,跟當時在平民界同居時很不同。當時只是為了工作才被逼關在一起暫住,現在卻是在兩人的允許之下如此親近。

「怎麼了?」坐在床上的鳳儀,見少龍停下行動。
「真的可以?一起睡?要不我還是像平民界時一樣,打地鋪好了?」少龍站在鳳儀面前,表現惴惴不安。
「渾蛋你有多喜歡睡地板?」鳳儀無奈了。
「沒,只是……有點怕醜。始終是第一次,我不知道……」
「你會害羞?那本小姐回書房去好了。」作狀要起身的鳳儀,雙肩馬上被少龍按回去。
「不不不!睡、一起睡。」

語畢,鳳儀自動自覺移入床內側的位置,把靠外面的位置騰空出來。剛好足夠兩個人躺平的空間,終於被填得滿滿的。第一次跟異性同床,不只是少龍,鳳儀本人也不太自在。背對背的側躺,卻各懷心事。

「渾蛋,睡了嗎?」過了良久,靈光一閃的鳳儀輕聲細語提問。
「還沒,但時間不早了。」少龍的聲音,由背後傳來。
「嗯。剛才你不是說還有可動用的流動資金嗎?」一句風馬牛不相及的話突然彈出,讓少龍好奇鳳儀有甚麼打算。
「是還有一點,但不多。妳有甚麼想法嗎?」少龍轉身,想要面向鳳儀。
「嗯……本小姐剛才想到了甚麼。」而剛好,鳳儀也轉向了少龍,想要把想法相告之。

要是不能靠外在工作賺取收入,那就靠自己製造機會發展事業吧!掛名的調查官公職不能受影響,但又要在無薪的情況下養活一家六口,那就用你的名義創業吧!

~待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