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踩界調查官(肆)失落的國度(六十)上

紫瓏 | 2024-02-28 12:30:04 | 巴幣 2 | 人氣 50


跟雷鳴匯合後的桂,在看到鳳儀的傷勢後大驚失色。怎麼、又傷得這麼重!究竟師姐經歷了甚麼?為甚麼當時自己要決定離開?要是自己在場,師姐就不會、就不會……不,現在不是自責的時候,先要把師姐送回去救治。

商量好對策後馬上動身起行。雷鳴橫向公主式抱著鳳儀,小草在旁邊緊緊跟貼著。還有行動能力的雷震,則由桂和蛟左右護送。六人小隊隨著雷鳴的帶領下,終於走出叢林,回到正規的沙石泥路上。

在密林中一直趕路,雖然已經遠離戰場,但雷鳴卻感到一絲絲的不安。不只是小姐的身體狀況,而是大家現在的處境,好像被甚麼東西跟蹤著。一直走、一直四處張望,蛟也跟雷鳴一樣,感覺到甚麼。

「大人,這裡的感覺很不妥。」蛟率先開口。
「你也感覺到?」雷鳴停下腳步,眼光四處觀察,同時回應蛟。
「甚麼?你們感覺到甚麼嗎?」攙扶著雷震的桂,呆呆地加入話題。
「不知道,就是渾身不自在。」雷鳴搖了搖頭,想要繼續前進。
「小心!」

果然,野外生存的物種,對於環境安全的敏感度是特別強。正當雷鳴想要踏前一步,蛟卻直衝擋在她們身前。大叫一聲,果真有甚麼東西從天上掉了下來。看清楚,來者同樣是人形生物。應該說,是真正的人類。

「唉啊,這孩子怎麼了?」從天而降的女子,好奇的向雷鳴提問。
「妳……?」在場的人,對於這個女子,無不吃驚。

於蛟,憑天性能感覺到她有一股深藏不露的強大力量,小心翼翼切勿輕舉莽動。於小草,只見突如其來的人類,怕又像之前一樣要捉拿自己,緊緊的抓緊雷鳴的衣襬。於桂,只知對方身穿代表正二品文官的錦雞圖騰官服,應該是自己人。難道是來增援的?但也不應該是出動文官啊,還是正二品的?

但於雷鳴和雷震眼中,這位女子與記憶中的她實為相似,甚至可以算得上一模一樣。本來差點要回到瀕死邊緣,已經有氣無力的雷震心頭一震,掙脫了桂的相扶後急步走到雷鳴身邊,兩姐妹瞠目結舌的表情如出一轍。

面前的人,不就是失蹤多年的夫人嗎?但時間已過十多年,面前的人依舊的風華絕代,白晢緊緻的皮膚猶如少女一樣。跟當年記憶中她的外貌,並無差別。應該說,感覺更加年輕了。

「夫人?妳們何以見得本官已經成婚了?是說,妳們的人話說得挺不錯。」看著當中有同樣身穿官服的孩子,女子無奈用著官腔笑言。
「這、但大人妳真的跟、自家夫人的樣子、自家夫人是……」

面對跟自家小姐如餅印一樣倒模出來的女子,連平日做事成熟穩重的雷鳴都不能說一句完整的話,雷震更加陷在思緒混亂當中。除了螢光綠色的眼眸不同之外,跟深啡色眼睛的鳳儀近乎一樣的外表。順滑的高馬尾長辮,加上左眼角下獨有的淚痣很容易識別。

大家被女子突然出現而弄得不知所措。日子太久遠,雷鳴的記憶開始模糊錯亂。她說自己不是自家夫人,或者真的是人有相似?如果真的不是她,那是敵是友無從稽考。要繼續走?小姐的情況每況愈下,再不接受治療就生命垂危。

「下官敢問大人,如何稱呼?為何出現在此?」

此時,桂見大家按兵不動,一直大人前、大人後,也不是辦法。只能先以同袍身份提問。畢竟女子身上當眼處並沒有掛著玉佩,無從得知姓甚名誰。

目光轉向站在後方的桂,女子表現出興奮的反應。默默勾起的嘴角,像是發現了甚麼有趣好玩的事。提步走到桂面前,女子伸出雙手抱著桂的臉蛋左看看、右望望。良久後的語出驚人,讓桂不懂反應。

「咦、咦……哦!」
「怎、怎麼了?」面對笑而不語的女子,桂頓時有點莫明的恐懼。

在身上摸出紫色六角形的玉佩,女子把它遞到桂面前。雷鳴和雷震也湊緊一起看。一面為「琳」,一面為「柏幸」。

老實說,在雷鳴和雷震的記憶中,夫人本身的名字從未被家人提及過。當年只知道跟其他下人一樣稱呼為夫人就沒錯了,以致現在卻不能確定面前的人是不是自家夫人了。

「琳大人,下官項桂。中樞界外務府外展行動調查組第三隊調查官。」桂把玉佩退還給女子之後,抱拳自報其名。
「項桂,果然是項文皆的家人。」琳大人撫著下巴,若有所思。
「琳大人認識我爹?」桂吃驚了。
「妳爹?本官沒印象項文皆有這麼大的孩子。他的女兒不才三周歲嗎?」琳大人用手指轉著自己的太陽穴,努力回想。

聽著琳大人的回應,桂頓時想衝口而出。三周歲?十五年前的我才是三周歲。師姐還比我大兩年啦!如果她真的是師姐的阿娘,現在沒有五十也應該有四十多吧?以琳大人如此年輕的外表,怎樣看也不見得她能生出師姐吧?

「算了,不想了。回去再問項文皆吧!」琳大人想了一會,好似也想不通。
「琳大人,下官等人自行告退。」桂想著,與其繼續浪費時間,倒不如先回去。師姐的情況實在不能再繼續拖下去。
「本來本官是跟隨著笛聲走來的,但今天突然沒了聲音,本官也沒找到方向。難得遇見,本官就跟妳們一起走。來,給我。」

自顧自的決定同行,完全沒有留意到大伙表情的變化,由本來已經平復的心情,再次顯得吃驚。琳大人伸手就把雷鳴手中的鳳儀轉移到自己手上,難得的是,一向做事心思細密的雷鳴竟然沒有阻止。看來,此人是可信的。

本來大家可以經木製長廊快速回去,但小草和蛟沒有通行證,需要在驛站過境。繼續橫抱著鳳儀,大伙跟隨著琳大人的步伐,經過光年隧道回到中樞界。

回程途中,鳳儀似是有感知一樣,微微張開了眼睛。抱著自己的人,懷裡是多麼的溫暖、氣場是多麼的熟悉。沒撐到兩秒,因為傷重失血過多,鳳儀又再次暈倒了。

再次醒來,鳳儀發現自己已經回到平房子的閨房當中,身邊還有喜極而泣的少龍和鬆一口氣的范恆。平躺在熟悉的床上,想要動身的鳳儀發現自己猶如被封印的木乃伊一樣,全身上下無一幸免被繃帶綁緊。

「鳳儀,妳見如何?身體如何?哪裡還痛的?」見鳳儀終於有反應,少龍淚眼婆娑。
「別亂動了,替妳包紮治療了整整一日一夜才弄好的。這次昏迷了快半個月有多,我多怕妳回天乏術,到時候王爺真的要哭死了。」軟攤在椅子上的范恆,無奈地說著。
「我沒事啦,就說了,睡一下就好了。現在是甚麼時間?」只剩下一張臉沒有被白布覆蓋,鳳儀用著沙啞的聲線回應。
「順天廿六年五月十九,寅時。既然醒了,王妃娘娘保重身子,下官告退了。」鳳儀的回應,讓范恆久久不能安定的心情終於落下,也是時候退場了。

待范恆離開後,鳳儀醒覺,本來要去營救的雷鳴呢?怎麼不在身旁?想要坐直身子,但一動身就被少龍按回床上。鳳儀無奈,自己還未死,怎麼一副送殯的樣子對著自己。

「要不辭職吧?每次都是因為工作原因才弄到如斯田地。我真的很擔心妳安危。」拿著水杯,少龍坐在床邊把她扶起,默默把暖水送進鳳儀喉中。繞過身後抱緊她沒有溫度的身軀,想要說服她。
「不行!全家人靠本小姐一份工作糊口果腹而已。我不上班,你養我們?」潤喉後,鳳儀艱難地皺起眉頭,有氣無力回應。
「我養有甚麼關係,大不了靠父幹!」少龍的表情,正透露他的決心不是假。
「本小姐才不要!做皇室要跟從很多規矩。」之前不是這樣決定,才寧死不屈嗎?
「總之,經濟方面妳絕對可以安心。現在先好好休養。」跟一個瀕死的人爭論,決不是君子所為。少龍輕輕帶過話題,就想離開讓鳳儀好生休養。
「渾蛋,雷鳴和雷震呢?」
「啊,她們本來是已經回來了,但好像有甚麼事情要先安排,早兩天又出外了。」走到房門口的少龍,停下來回想著。

當時見傷痕累累的雷鳴和體無完膚的雷震一行人回到家中,一位挺好看、自稱是琳大人的姐姐把再次遊走於鬼門關前的鳳儀抱回來,讓留守在家中的少龍差點嚇死了。

匆忙把住在排屋的范恆叫到平房子中,范恆見到傷員眾多,也只能硬著頭皮逐一診治。范恆無奈,為甚麼總是我?非人類又救過、皇族又救過,現在還要進行大型救傷行動。怎麼自從認識這對非凡夫婦之後,就沒有安穩日子過了?

沒有大傷的桂則先回項府,琳大人則留在平房子中,跟小草和蛟一直在旁幫忙,讓范恆治療的動作可以加快進度。雖然物種的語言不通,讓范恆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幸好有雷鳴和雷震的溝通,大致了解到對方的意思。

待輕傷者都休息足夠後,琳大人突然想起了甚麼,再次來到平房子把雷鳴和雷震召去。默默說了甚麼之後,就帶著她們和小草暫時離開。至於蛟,因為這裡沒有它的工作了,所以也跟琳大人一同回去遺民界之後,分道揚鑣各散東西。

「琳大人?」看著手裡已經回歸自己的紫魂玉,鳳儀在腦海中默默尋找這個人的資料。
「對,那個姐姐的樣子跟妳十分相似。」少龍認真回想著。
「所以你喜歡她了?」但鳳儀第一時間的反問,讓少龍無言了。
「胡說甚麼……妳累了。」
「本小姐沒事。」
「別硬撐。」
「我沒有!」
「好啦,我去煮粥。妳先休息一下吧?」
「皮蛋瘦肉!」提起吃,鳳儀精神來了。
「好、好、好,妳先休息一下。」

說後,少龍馬上逃一般離開房間。剩下木乃伊狀的鳳儀躺在床上,靜靜地回想著當時還有記憶時發生的事情。對了,不知道現在的雷鳴和雷震,跟那個叫琳大人的,在遺民界裡做甚麼?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