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天翼族前傳:狼孩

咖啡鷹 | 2024-02-21 20:09:40 | 巴幣 1272 | 人氣 551


距離狩獵隊進入草原已過數日,草原永遠保持著自身的深邃與廣闊,它不因外來物種進入干涉而改變,也不輕易透露內部潛藏的神秘與危機。

暴雨在最不恰當的時機降臨,伴隨夜色將周遭環境壟罩在黑暗之中,狩獵隊伍徹底被滂沱大雨沖散。

蓋達與幾個隊員在混亂中與總隊伍走散,草原的開闊另他們感到前所未有的絕望。

沒有目地的行走是最令人恐懼的旅途,目所能及範圍皆被大雨浸濕,令人分辨不出究竟是沼澤還是平地。

遠處野獸的嚎叫伴隨風聲迴盪眾人耳畔,為心照不宣的夜晚增添些許淒涼。

「預計明天早上我們就能與酋長的隊伍匯合,現在必須找一個暫時安身的地方,否則我們都會凍死在這裡。」

蓋達轉身對其他隊員說道,身為隊長的他認為自己有必要這麼做。

「隊長,九點鐘方向有腳步聲!而且目標數量很可能不止一個!」

隊伍中聽力較好的沙奎爾忽然激動地叫嚷著。

「是嗎,看來是獵物主動送上門來呢......」

遠方一陣弓箭齊發破空聲與吆喝聲打破草原的寂靜,蓋達很快意識到情況不對勁。

「是盜獵者。」

蓋達冷靜地說道。

「盜獵者!?天哪,必須阻止他們!」

眼見隊裡較為年輕的詹納抽出獵刀便要上前和盜獵者們拼命,蓋達連忙伸手拉住他。

「現在的我們無能為力,人數差距過大硬上也只是送死。剛才動靜那麼大或許酋長的隊伍能夠聽見,不如躲在這裡等待救援比較穩妥。」

「可是隊長,我們的職責就是阻止盜獵者啊,我們不能袖手旁觀。」

詹納憤恨地說著,將手中的獵刀握得更緊。

蓋達冷笑著說:

「沒有翅膀的小子,你這是打算去自盡吧?在場沒有一個人應該為這種事去白白送命。」

於是沒有人再理會詹納,畢竟他們深知自己確實沒有足夠的實力去阻止。

眼見盜獵者的燈光離他們越來越近,蓋達壓低聲音對所有隊員下令:

「所有人!立刻收起武器和羽翼,盡可能壓低身姿避免被對方發現!」

潛伏在由高大芒草組成的屏障之間,隊員們已經能清楚看見前方所發生的一切......

經過一陣死寂的沉默,沙奎爾顫抖的聲音率先打破了寂靜。

「隊長,那是什麼生物啊?」

幾道身影在草叢間穿梭,他們雖擁有與天翼族相似的身形體態,唯獨缺少那對天使般潔白的羽翼。

他們朝盜獵者的反方向奔逃,由此可知被狩獵的目標正是他們。

「那是……人類?」

蓋達驚訝地說著,臉上無法掩飾的浮現錯愕神情。

「即然是人類,那我更應該去救他們了。」

見到詹納再度拿起獵刀打算上前和盜獵者廝殺,為避免行蹤暴露使整支隊伍陷入危險,情急之下蓋達直接使用擒拿體術將詹納壓制在地。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你才會一直惦記著人類,但是我不可能為拯救註定喪命的獵物而將其他隊員的生命置於危險中,這麼簡單的道理你這家伙還不明白嗎!?」

「可是隊長......就是那些盜獵者殺害了我的家人……我不能……就這樣放過他們……」

被壓制在地上的詹納不停扭動身體企圖反抗,聲音因憤怒止不住顫抖。

「你給我閉嘴!」

數支箭失連續劃過夜空,草地上的黑影逐個中箭倒下,人類臨死前的哀號聲在眾人耳畔揮之不去。

此刻人類才是最無助的,盜獵者的貪婪殺戮,旁觀者的謹慎漠視,世界的嘆息悲哀。

盜獵者將人類屍體的首級取下後,心滿意足地離開了。

這些盜獵者的一生或許不再缺少金錢,畢竟幾乎不曾踏上天翼族領地的人類是這顆星球上最珍貴稀有的獵物,然而他們同時失去了每個人與生俱來的寶藏;人性與良心。

經過一場觸目驚心的屠殺,草原沉浸在暗紅色的血泊中,瓢染被貪婪佔據的人心。

詹納跪坐在地上,此時的他早已淚流滿面,面頰不停地抽搐著,如同一個精神失常的患者。

「你們都是惡魔!任何生物都有生命,明明人類和天翼族的差異只有翅膀而已,憑什麼我們就是只能倉皇逃亡的獵物,而你們卻是高高在上的獵人?我終於知道誰才是真正的惡魔了,不是撒旦,而是你們!」

詹納站起身來,走向那片鮮血與痛楚交織的土地,清晨曙光映照著他的背影,將陰影托拽得很長。

看著草叢中被砍去頭顱的人類屍體,他自嘲地笑了。

縱使其他隊員已經離去,詹納仍不願選擇繼續跟隨他們的腳步,他徑直走向不遠處墜毀的人類飛船殘骸,雙手在爬滿裂痕的儀表板上飛速敲打起來。

直到第三天,蓋達率領的隊伍總算成功與酋長匯合。

酋長聽完事情來龍去脈後搖搖頭,淡定地說道:

「蓋達,回到村落後你就自行解除隊長的職位,回歸正常生活吧。」

「可是酋長,難道我的判斷不夠正確嗎?請您告訴我,我到底什麼地方做錯了?」

「如果我要殺掉你的母親,你會跳出來會阻止我嗎?」

「當然會。」

在得到蓋達肯定的回答後,酋長捻著鬍鬚繼續說:

「但如果旁邊的人攔住你,讓你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家人被我殺死,你會怎麼辦呢?」

聽完這番話蓋達只得愣在原地,面對酋長提出的問題卻也回答不上來。

「我的孩子,這就是詹納不願繼續追隨你的原因。記得十年前我們在同樣一片草原從盜獵者手中救下一個被遺棄的人類孩童嗎?

如今這個孩子再次親眼目睹同族的死亡。真正令我遺憾的是,為何沒有一位族人願意接納這位無助的孩子呢?

難道只因種族不同,就裁定你我不是同伴?」



————



筆記:
天翼族雖擁有翅膀但無法飛行,只能用於滑翔降低摔落傷害。

由於天翼族所處環境野生動物多具有高度危險性,獨自狩獵很容易不慎喪命,因此聯合部落明文規定外出狩獵必須獲得允許,盜獵者正是違反這些規定的天翼族人。

正傳歷史中戰爭開始前人類曾兩度踏上天翼族領地嘗試交涉,兩次皆因外來因素以失敗告終,事後人類斷定天翼族為無法溝通且具有攻擊性的蠻族。(兩次人類交涉使者都因飛船意外墜毀後遇上盜獵者喪命。)


後記:
對天翼族來說,人類是未來的天敵,是噩夢中的狼群,那麼人類的孩子不就是天翼族眼中的「狼孩」?這便是前傳標題的由來。

本篇是為兩族戰爭的序幕鋪陳,主要描述天翼族的內部問題與人類方男主角詹納憎恨天翼族的原因。

各位好久不見了,上次參加九喵摸魚群的「天翼族」系列短篇作品意外的大獲好評,儘管我個人對自己的表現不甚滿意,各位大大還是毫不吝嗇的給予鼓勵和支持,在這裡先深深獻上一鞠躬表達感謝。(彎腰鞠躬

後來無論是公開留言區或是私底下都有人敲碗連載,在下也聽到各位的心聲了,在這裡釋出前傳獻醜了~

不過就如各位親眼所見,「天翼族」整體風格會比較黑暗,主打的也是虐心路線不是輕鬆虐菜毀滅人類的爽文。

好啦在下也知道自己果然不擅長操作長篇故事,況且以前的我實力不足只能寫出這點程度的作品,事後無論再怎樣修改似乎也是無濟於事。

很抱歉在下很可能讓敲碗的巴友失望了,或許天翼族的故事將不再有後續(但如果太多人敲碗還是可能正式連載),那麼本菜雞在此下台一鞠躬~




創作回應

霜松茶
ㄟ不是,可以這樣留了餌就跑的嗎,你給我回來(拋繩索套

諸君!去把咱們十鳶村鎮村之寶──由一百八十八口陶碗組成的編鐘套組從倉庫搬出來!
2024-02-23 03:55:37
咖啡鷹
因為在下其實沒有很大的動力去更新這部作品,這部分還是充滿不確定性
2024-02-23 07:26:58
月星兒(九喵)
樓上的大大,你那組編鐘可以敲個敲碗之歌了!!
2024-02-23 08:58:22
咖啡鷹
傳說中的一百八十八陶碗陣,鐘聲飄揚之時天下所有文手皆下筆如有神(別瞎掰
2024-02-23 11:03:18
霜松茶
感覺我們可以編首AOE敲碗之歌,不定時施放催稿地圖炮ヾ(⌐■_■)ノ♪……
2024-02-24 04:36:42
咖啡鷹
<催稿敲碗歌>
編曲:霜松茶
主唱:十鳶
伴奏:九喵
九喵樂團驚為天人的神曲要轟動全球啦!
2024-02-24 16:36:00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不管是天翼族還是人類,希望能維持新年特別篇的風格,賽博一點賽博一點(竊竊私語
2024-02-24 12:51:35
咖啡鷹
沒想到人生第一次贊助被句點大搶走了!
不過天翼族的科技水平差不多只有中古世紀,要賽博有點難度啊XD
2024-02-24 16:40:26
丹雀
老實說,在攸關自己的性命存亡時,在理性上會選擇保護自己的族人,畢竟外來種族充滿未知性,無法保證現在救了他,那之後對方是否會背叛自己,更何況是未來的天敵。
2024-03-19 22:52:59
咖啡鷹
其實這本身就是個很兩難的問題,保護族人是將損失降至最小的方法,但同時免不了造成誤會與仇恨甚至掀起更巨大的爭端
2024-03-20 09:48:4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