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敗戰聖者的女兒》035-和解戰爭-3

九方思想貓 | 2023-12-06 22:50:46 | 巴幣 144 | 人氣 187


  失控的魔素、聖韻在頹然而倒的迪哥里身上羅織著前所未見的防禦術式,層層疊疊的源力盔甲逐漸幻化為堅不可摧的猙獰氣象,夾帶天地神威的強勁突波,足以讓法蒂等三位聖者站不穩腳步。

  「不……別這樣,大神……」命懸一線的迪哥里雙唇逐漸失去血色,「求您寬恕……人類的愚蠢……」

  然而當他身上的奎若恩虛影將雙重源力透過劍傷灌入時,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之後,他的雙眼便已完全失去屬於人類的特徵。

  一邊金色、一邊紅色的瞳孔,如同爆發一般膨脹的肌肉幾乎要撐破皮膚,肥圓的肚皮更像是被重新捏製的陶土一般,回歸到宰相迪哥里・尼迦這個男人全盛時期的身材與氣勢。

  眼見距離迪哥里最近的「純血貴族」們被源力風暴吞沒,法蒂痛惜地抿緊了下唇,「奎若恩!」她先是如此呼喊著曾經被奉為神祇的大奇族名諱,隨後凝聚心神,將全身的聖韻催鼓到極限。

  「吼喔喔喔喔!」伴隨著無雙戰吼,英格爾將他的兩把配劍高舉向天,焰色的赤紅源力之刃向著高天聳立,兩股「不敗之劍」的鋒芒在遠天交織成一股危險的猩紅光柱,將四野渲染成不詳的血紅。

  瑪裘雅一言不發,銳利的雙眼緊盯越來越不像人類的迪哥里,她掐在手中的魔道劍凝聚了越來越多的魔素,壓縮、壓縮、再壓縮,那魔道劍於是逐漸纖細如髮絲,極端強化貫穿力道的箭矢,正是為了一舉打破迪哥里身上的雙源盔甲所造。

  而法蒂也沒有閒著,她以清澈無比的嗓音歌唱著聖詠,彷彿整個世間的所有聖韻都將為她服務似的,四面八方有金色光點不斷向她手中的鋼鐵權杖聚集而來。

  三位聖者心底都明白,要超越「不戰誓言」,破除傳說中的大奇族在虛幻世界裡設下的制約,擊倒神威附體的迪哥里,必須將「帝國三聖」所有一切用上才行。

  「喔啊啊啊啊——!」三聖凝聚源力的時間並不長,但全身脹滿能量的刺痛感一再鼓擣著各自的胸膛與肉體。迸裂的皮膚、滲血的瞳孔,要與曾經成「神」的大奇族對抗,他們必須如此。

  法蒂心底完全明白,不拼上自身,或甚至是「帝國」的一切,才有機會戰勝已經失去意識的奎若恩與迪哥里。

  「人類!」附體的迪哥里,所發出的質問同時有他與奎若恩的聲音,「為何背叛?為何耽溺?為何荒棄誓言?!」

  暴風將已被強橫源力扯碎的民房颳上天,碎石瞬間如暴雨落下,而法蒂等人沒有打算放過與迪哥里之間視線被遮蔽的一瞬間。

  風沙滾塵之中,直達遠天的赤紅劍柱轉瞬劈下下,猩紅射線與金色豪光一同打在雙源力盔甲之上,兩者之間的衝擊引發巨大的轟鳴,大氣與空間彷彿被巨人之手一把握住一般糾結、扭曲。

  「呃喔喔喔喔喔——!」三位聖者的吶喊幾乎將喉頭扯碎,隨後一聲如同玻璃墜地的鏗鏘之聲,受奎若恩眷顧的雙源力盔甲被硬生生破了開來。

  「尼迦——!」奎若恩的尖叫聲混雜著能影響心智的熾烈魔素,鑽入法蒂、英格爾及瑪裘雅的耳中,源力的衝擊將他們撞得眼冒金星,紛紛墜入無垠且黑暗的意識之流裡。

  在劇烈的頭痛之後,法蒂艱難地睜開眼睛,看見自己正從半空以無比緩慢的速度墜落。一片陌生的大森林正聳立在面前,那密佈的金楊格木、黑棘木,無一不是在「帝國」裡只聞其名,不見其真容的傳說樹種。

  但這片森林,卻彷彿能遍布整個世界般巨大。

  森林雖大,卻一點都不平靜。黑棘木所散發的魔素,以及金楊格木所攜帶的聖韻正在激烈碰撞著。仔細一看,在林葉之間有身上散發光紋的兩造正無盡地拼鬥著。

  一再有奇族倒下,而大森林週近,無助的人類如同走獸一般奔逃,有的人被戰火吞噬,有的人被術式灼燒。有的人抱著失去性命的至親悲痛嚎哭,而有的人穿上戰甲、拿起武器,向奇族發起不對等的戰鬥。

  法蒂惶恐著,就像那些逃跑的人類一樣。但她虛浮在半空,不能說話,也無法引動自身聖韻。目睹一切慘劇的她急切著想要挺身檔在人類身前,於是她奮力向虛空的前方伸出手——

  一支粗壯的手臂忽然拉住了她。

  「奎若恩,妳做惡夢了嗎?」

  出聲的男人有著一雙濃眉炬目,他渾身上下有無數新傷舊痕,面孔上雖則是堅毅無比,卻又溫和得令人嘆息。看他這樣的男人叫自己「奎若恩」,法蒂很想分辯些什麼——

  「沒事,只是做了夢,尼迦。」

  從自己的嘴裡吐出的聲音,分明正是在神眠地聽過的。
  那是大奇族——奎若恩大神的聲音。

  「什麼樣的夢?」名叫尼迦的人類戰士微笑著吻了一下奎若恩的額頭,「是我們永遠在一起的夢嗎?」

  「真是的……」能感受到臉頰上、耳朵上傳來的熱度,「我們之間的壽命並不對等,『永遠』兩個字,你卻經常掛在嘴上呢。」

  「我相信所謂的記掛與思念,並不是在生命走到盡頭之後便已消逝。」

  尼迦將長劍負在背後,深深擁抱了奎若恩,「我明白妳是奇族,而我是短壽的人類……但我對妳的愛戀,也可以永永遠遠。」

  「意思是說,即使你魂靈消散,進入源力之流裡,也會再度凝聚,與我一會嗎?」

  「那當然,我答應妳。」尼迦笑著說道。

  然而,正當兩人之間的愛情低語之際,烈火自森林之間竄出。

  從未見過的奇族身影,紛紛自火焰之中現身。

  法蒂驚慌地四下張望著,只見一位綠色長髮、面容哀戚的少女正跪倒在人類戰士的血泊之中。

  「尼迦!你醒醒!」她哭著說,而戰士則笑著,試圖握住少女纖細、帶有紅色光紋的手,「你不能死!」

  「奇族與人類之間,也能夠……」名叫尼迦的戰士,在生命之火熄滅之前,述說著曾經許諾的永遠。

  「尼迦!」
  「尼迦!」
  「尼迦!」

  赤紅色豪光乍現之際,法蒂感受得到幾乎粉身碎骨的劇痛。她如同斷線風箏一般被源力的風暴拋飛,而同樣破落的身影拼命趕到她落下的地方,將她接到千瘡百孔的雙臂之間。

  「蒂蒂!小格!」

  瑪裘雅的聲音充滿著擔憂,語調裡更增添了從前難以置信的惶恐,「你們還好嗎!」

  法蒂睜開沉重的眼皮,被血液染成紅色的視野裡,是渾身纏繞雙重源力的迪哥里・尼迦再次構築起源力盔甲的身影。

  「難道我們真的做不到嗎?」法蒂咬牙的力道幾乎要把自己的下顎給擠碎,「都到了這個地步,我們『叛國三聖』終究不可能迎來『帝國』與『魔人』之間的和解嗎?」

  誓約應當是已經破除的,源力應該也已經拼搏殆盡。眼前陷入狂亂的奎若恩,究竟求的是什麼呢?

  於此同時,魔人們的王——拉邦塔里亞艱辛地率領著歿兵及剩下的魔人部隊,站到了三聖身邊,「看樣子,我們還是錯過完成使命的『時機』了吧。」他哀慟地說道。

  「不,我絕對不會承認的。」

  法蒂從英格爾的身上掙扎著站起,她吃力地將權杖支在地面上,血色的視野裡,依舊直勾勾望著奎若恩與迪哥里。

  他們的身影,就如同在幻象之中看見的那樣。相互扶持、相互守護、相互承擔、相互許諾。法蒂又一次向前伸出了手,「以仁聖之名,我想要拯救他們。」

  「說得很好啊!別忘了現在這個心情喔,法蒂妹妹!」

  恍然間,一道熟悉的吼聲,伴隨著焰紅色的身影,如同一道火柱般射向了奎若恩與迪哥里所在之處。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