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敗戰聖者的女兒》031-神話傳承-3

九方思想貓 | 2023-11-12 13:28:27 | 巴幣 230 | 人氣 161


  偌大的神廟深處,少了奎若恩神化身的大木像之後,就顯得太過空曠了。

  以裘莉所說的話為契,三十多位「純血貴族」向三位聖者及魔王毫不留情地投射著各種魔道,能夠引發元素力量、使現象世界發生改變的魔素之力一次又一次帶著強勁的破壞力襲來,火風水雷石光影,七元素一再撞碎法蒂升起的光之壁。

  而身為仁聖的法蒂,只是婆娑著淚眼,輕聲唱著聖詠。那光壁一片片剝落,又一層層疊起,但在她的心底,那些曾經相信的事物,崩解了以後卻再也無法復原。

  英格爾與瑪裘雅滿臉無奈,看他們曾經的親族,頂著一張相較於十年前要來得衰老的人類面孔,齜牙咧嘴的模樣,卻比他們口中可恨的魔人族更為兇狠。

  這些魔道術對三位聖者及魔王根本一點作用都沒有,但他們這群純血,卻是毫無罷手的意思。

  彷彿對臉上流露著光紋的帝國三聖有深仇大恨似的,一次次以攻擊證明——以往的所有溫情全都是虛偽的。

  「怎麼?嚇得不敢動了嗎?」其中一位純血冷笑著說:「從小看你們三個雜種長大,活潑得很哪!裝人類倒是裝得很像,一離開帝國領地,不都是徹頭徹尾的魔人?」

  「看看你們臉上的光紋,噁不噁心啊?」另一位純血女性同樣輕蔑地說道:「怎麼樣都好,反正在奎若恩大神的庇護之下,可恨的奇族休想從我們這裡奪走樂土。」

  純血貴族的惡言惡語,要比魔道更為傷人,見三聖一直按兵不動,魔人的共主——魔王拉邦塔里亞漸漸開始有些沉不住氣了。

  「喂,你們怎麼回事啊?就讓他們這些沒用的人類這樣講不回嘴的嗎?欺人太甚了吧!」

  他木著一張臉,壓低了身子便要往他們殺過去,但瑪裘雅纖細的手輕輕往他肩膀一按,又讓他沒了脾氣。

  「拉邦,不可以這樣,法蒂說過,我們為了真相而來,一個人都不能殺。」

  「唉!可是啊!」拉邦簡直要給急壞了,「那這裡也沒有大奇族在了,想問的軼事也問不到吧?我們走還不行嗎?快走啦!」

  然而,被曾經照顧過自己的人一次次羞辱,持續吟唱聖詠的法蒂並不是走不動,而是身心碎裂地像是拼不回來似的,意志與身心都有了嚴重的傷。

  「法蒂,妳哭了?」裘莉的語調雖輕,卻少了從前的溫柔,「妳已經是人類的敵人了,我們這樣的表達難道不夠充分嗎?妳應該要起而反抗才對吧,為什麼要哭呢?」

  「就算是這樣,妳依然是我的媽媽。」法蒂啜泣著說道:「妳不知道,在妳被宰相帶走的這十年裡,我到底有多想念妳……」

  「天真,聽了心寒。」

  裘莉低下頭唱起了聖詠,並同時在手裡升起了魔道,以雙重源力組合而成的源力衝擊,在法蒂的光壁上狠狠開了個缺口,撞得她下巴高高抬起,一時失去平衡,癱坐在地。

  兩位聖者與魔王立即一個閃身護在法蒂身前,以強勁魔道護身的他們,就算少了聖韻光壁,也沒有將純血們的攻擊放在眼裡。

  「每一位純血都同時擁有魔素、聖韻這兩種源力,視乎個人的造化天賦,能不能運用得爐火純青,是另外一件事。法蒂,這才是『人類』真正的樣子,是你們只能擁有單一源力的奇族永遠達不到的高度。」裘莉黯淡地說:「既然沒有打算抵抗,那麼妳就死在這裡吧。」

  「這我可不能裝作沒聽見了,裘莉夫人。」

  往前踏出一步的人是英格爾,他那能夠踏碎地面的震步,總是作為「不敗之劍」起勢的信號,堂堂正正地宣告他即將發起的進攻。

  「呵,小格呀,你從小就喜歡我們家法蒂,我會不知道嗎?」裘莉微笑著說道:「身為叛國戰聖,也身為奇族,護在我們家閨女面前的樣子卻是比許多躍龍騎士都要更端正。你的武人精神,確實十分純正,值得嘉獎。」

  「謝謝夫人,但很抱歉,就算是如此愚鈍的我,也分得清楚輕重緩急。」英格爾長劍往身前一橫,獻上戰士之儀,「即便是裘莉夫人,也不能傷害我的法蒂。」

  他一面說,一面反手抽出腰間由父親留下的佩劍,雙劍鼓漲著魔道之光,赤紅且熾烈,法蒂看得出來,那是她最喜歡的兒時玩伴,正準備要向包含母親在內的所有親族施展最強的一記空斬。

  「不可以!小格!」

  她伸手,卻沒有力氣起身。她扯開喉嚨,卻沒有足夠的聲量,全因瑪裘雅左手擺在法蒂的面前,阻止她細微且虛弱的吶喊傳遞到下定決心的男人身上。

  十字交叉的猛烈空斬,破開神廟的地面,攪動大氣,更割裂了過往的情緣,往三十幾位三聖家族成員飛射而去。

  然而下一秒,空斬撞碎的魔素碎片激得光芒四射,那本應連整個遺跡都能斬開的不敗之劍,竟在裘莉的纖纖玉手上,輕輕鬆鬆散成了源力碎屑,如同煙塵一般消散開來。

  「這不可能……」英格爾詫異地望著看上去十分柔弱的裘莉與純血貴族們,「說來對法蒂也有點抱歉,雖然我沒有打算取性命,但這一記『空斬』,也是抱著一舉斬斷各位手腳的決心劈下的。」

  「在奎若恩大神的庇護之下,但凡是純血貴族,都不會被被奇族所傷。」裘莉一面輕輕甩手,一面像是十分惋惜地說道:「非常可惜,你們已經成長得如此強壯,但在『法則』的影響之下,終究還是無法取勝。」

  「我們純血貴族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可能被奎若恩大神拋棄。」瑪裘雅的叔叔惡狠狠地望著他們,「哈,宰相果真有先見之名,讓我們在大神的寢所等你們,來個甕中捉鱉!就算打不過你們,你們也……也……」

  話說到這裡,他忽然頓了一頓,陷入一陣磨人的沉默當中。

  「很不合理對吧。」看見自己的叔叔這等模樣,瑪裘雅臉上露出了苦笑,「憑我們三聖和魔王的源力,就算是在『法則』之下殺不了你們,也可以一走了之。以你們的源力水準,要阻止我們離開也是辦不到的。」

  「小雅果然聰慧,與謀聖席妮姐姐一樣的才智過人。」裘莉夫人竟是微微笑了起來,「那麼,就妳的看法,宰相安排我們活下來的純血在此,究竟有什麼目的呢?」

  瑪裘雅心底很不想直接說開,但看見法蒂心痛如絞的模樣,還是咬了咬牙,忿忿地說道:「就是要讓我們像法蒂這樣吧。」

  陷入兩難。

  曾經是至為親近的人,只是分為人類和奇族,就必須要這麼針鋒相對嗎?

  就如同是首都裡,區分了「上城」與「下城」的那一道城門一般,不講道理地將生命區分為不同的階級,必須接受不能擺脫的命運。

  這到底是為什麼?箇中道理,法蒂始終想也想不透。

  彷彿是看穿了她的心事,裘莉深深嘆了口氣,只淡淡說了一句話,「法蒂,想想十年前,我們演了那場『拚死將妳送到下城藏匿』的大戲時,我對妳唯一囑咐過什麼事。」

  聽見裘莉的話,法蒂模糊的視線裡,彷彿浮現起當年種種。

  不久之後,忽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

  看女兒表情變化得如此快速,站在對立那一方的裘莉,清冷的笑容裡竟平添了些暖意。

  「我知道了,媽媽。」法蒂從地上起身時,眼眶裡雖然還噙著淚水,那焰色的瞳孔裡卻再無任何迷茫,「小格、小雅,我們一起動手吧。」

  法蒂說完,吟唱了聖詠,隨後渾身包圍聖韻金光,在神眠地的遺跡神廟裡化為神速的曳光。而在此同時,瑪裘雅的魔道箭與英格爾的劍閃也立即殺上,他們小心提取了稀少的源力,以不致死的打擊向放聲威嚇的純血貴族男人襲擊而去。

  「你們沒聽懂嗎?裘莉都說了!在奎若恩神的庇護之下,你們根本……」

  那人懶散地抬起了手,如同揮打蚊蟲一般隨意擋了擋,三聖的攻擊卻沒像剛才往裘莉斬去的空斬一般煙消雲散。

  小小的爆破在他面前張揚著光茫,而法蒂滿盈著聖韻源力的權杖,更是直接打殘了他的手掌,成了極為不自然的形狀。

  血味、焦臭味,以及驚慌失措的哀嚎聲第一次在神眠地湧現,三聖與看上去不知為何心滿意足的前仁聖之妻——裘莉・普雷米溫對望了一眼,竟是彼此心領神會,只有魔王拉邦塔里亞依然一頭霧水。

  「怎麼又有效啦?」拉邦百思不解地搔了搔頭,「剛剛到底出了什麼事?」

  「只要三聖的力量合壁,就能破除奎若恩神的古老誓約。」裘莉微笑著,左右雙手同時運起了雙源力,在尖端形成看上去危險無比的源力刀刃,「似乎你們終於明白了,這麼一來,我也終於可以使出全力了。」

  散發凜冽氣息的雙源力光刀,泛現著金、紅異色的斑斕色彩,將神廟既高又遠的圓頂照得奇詭且魔幻。就算以肉眼直觀,法蒂也完全明白,這種程度的雙源力術式,不認真擋下的話也是要受傷的。

  而裘莉沒讓三聖有半分猶豫與思索的機會。

  她翻飛著絕美的身姿,猶如是十年前在下城區佈施聖韻、為老百姓義診時那般端麗,源力光刃的破風之聲既細緻且輕微,如同在天邊渺渺地響起,那高遠的揮斬,優雅得不似在人間。

  施展劍舞的裘莉,彷彿是神話時代遺留下來的完美造物。

  然而,當她停下舞蹈時,身旁卻颳起了腥風血雨,三十多名純血貴族的頭顱如暴雨般自半空中墜落,各自都帶著毫無心理準備的迷惑神情。

  眼見此景,法蒂、英格爾與魔王拉邦無不目瞪口呆,只有瑪裘雅秀眉一蹙,大喊道:「糟糕了,法蒂!快阻止裘莉夫人!」

  美麗的劍舞之中,裘莉夫人站定的苗條身影在生命消逝的血雨裡變得有些朦朧,仔細一看,落下的肉塊當中,竟也有她的頭顱羅列其中。

  落地時猶如天邊捎來的警醒,是在場的四位奇族追之不及的,剎那間的美麗與驚恐。

  「我愛妳,我的女兒。」以嘴形堪堪說出口的,是無聲的獨白,裘莉的頭顱落在地上,微笑著、靜靜地閉上了眼睛。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裘莉太悲壯了QAQ
2023-11-12 15:43:40
九方思想貓
捨身證明
2023-11-12 17:20:34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又婆又有母愛,夫復何求(´;ω;`)
2023-11-12 20:00:3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