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敗戰聖者的女兒》034-和解戰爭-2

九方思想貓 | 2023-11-28 13:10:14 | 巴幣 162 | 人氣 146


  魔王拉邦手持長劍,一路以強大魔道護身,與英格爾一同衝鋒,如同是砍除雜草一樣將蜂擁而至的魔獸斬開。腥黏的魔獸之血在法蒂的光壁之前靜靜蒸發、淨化,消散為源力的魔獸,紛紛化為迷離的血色薄霧。

  以這道血霧為掩護,瑪裘雅破空的魔道箭依然能夠準確命中每一隻魔獸的要害。百眼狩的主視眼,魔鬣蜥的角、空魚王的核……強大魔獸一隻隻在四人身邊倒下,所經之處難免成為屍山血海。

  四位頂尖魔人的身影,如同鑽入鏽色花叢的利刃,卻又素淨得令人摒息。待得他們突破上城管制城門,英格爾與拉邦的長劍往身側一擺,鮮血在地上揮灑出圓弧,他們非但毫髮無傷,更顯得游刃有餘。

  「身上連一滴血都沒有,你們也算是成長得不錯。」

  上城最前線,率領一眾純血貴族等在那裡的,是身材渾圓的宰相迪哥里・尼迦,「叛國三聖和魔王一起回來奪取首都,你們做得很徹底,非常好。」

  「哼,說那什麼蠢話。」魔王拉邦塔里亞將劍尖指向迪哥里,「當時在聖臨城沒有分出勝負,也是你手下留情的結果,不然憑大神奎若恩的源力加身,那一天就能殺了我才對。就問你,你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手下敗將,我想怎麼處理都不成問題才對啊。」迪哥裡面色輕佻地答道:「早殺晚殺的事情而已,我用得著放在心上嗎?」

  「迪哥里閣下,別再演下去了吧。」

  打斷了迪哥里的狂言,瑪裘雅一個踏步向前,手卻並沒有按在母親留下的魔弓上,她大大張開雙臂,呈現全無敵意的姿態。

  「妳說演?」迪哥里的臉色一下子便陰沉了下來,「妳什麼意思?」

  法蒂也收起了權杖,任由父親留給她的披風在風中飄盪,「憑你的眼界和能力,不可能漏看我的母親裘莉想做什麼。為什麼放任母親引導我們破除『不戰誓言』?」

  「迪哥里閣下從前並不是一個荒淫無道的人。」英格爾也低垂了劍尖,緊咬著牙關說道:「與父親拉昆一起出征的模樣,像極了真正的英雄。您從前不是這樣的人,如今開口閉口就是女色,就是殺戮,究竟是為什麼?」

  面對三位聖子以及魔王的質問,宰相迪哥里回頭望向他身後的純血貴族們,無奈地聳了聳肩。

  「唉,拿你們沒辦法。也對,不戰誓言已經破除,下城百姓變回魔人一族的外貌,說明你們的記憶屏障也已經消散了才對。嘿嘿……該說是你們太好懂,還是真的引導得太好了呢?」

  迪哥里一面說,一面哈哈大笑起來,那笑聲裡有的並不是狂妄,而是從前未曾被三位聖子見過的悲壯,「我就是想要讓你們痛恨我,也痛恨純血,處處留你們一口氣,就是為了方便你們殺進首都來取我們的性命。」

  「迪哥里大人,您在胡說什麼啊?」純血貴族當中有的人終於開始覺得不太對勁了,「皇帝陛下也在這裡,你說那些渾話,有把陛下放在眼裡嗎?」

  迪哥里斜眼看向一位身穿金貴甲冑的年輕人,雖然地位尊榮,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其聲勢之低落。

  那人面對身上源力高熾的三聖與魔王,縮在躍龍拉動的戰車上,整個人瑟瑟發抖著。要不是純血貴族你一言我一語,「陛下、陛下」這麼叫,平日裡也無緣與皇室見上一面的三位聖子也不會認得這個膽怯的年輕人究竟是誰。

  「義父大人,您說的是真的嗎?」年輕的皇帝問道:「君王之前無戲言,你真的想要純血滅族?」

  「試問不該滅嗎?」迪哥里哈哈一笑,「隱匿奎若恩神的傳承,只想躲在大神的肚子裡,做著永遠的美夢。這樣子的『人類』,我身為帝國宰相,同時也身為一名『騎士』,從知道真相的那一刻起,便已失去守護帝國的理由。」

  記憶風暴在三位聖子的腦海裡浮現,當年在三聖與魔王充滿誤解的矛盾之中,暗暗理解「世界真相」的迪哥里,在聖臨城酣戰時,渾身透露著不知所措的遲疑,而非戰意昂揚的氣勢。

  「迪哥里閣下,住手吧。」法蒂也同樣收起了權杖,向迪哥里走去,「奎若恩大神已經不在神眠地,這世界的『不戰誓約』也已經破除,在知道了全般真相之後,我們帶著『叛國三聖』未竟的意志前來,以完整的聖者源力,回到人類的面前。」

  法蒂一面說,一面如同瑪裘雅一般張開雙臂,「人類跟奇族,應該是找得到平衡點的,我們可以攜手一起重新開始的吧?」

  宰相迪哥里望著眼前的三聖與魔王,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樣子。

  「這不對啊,妳不恨我嗎?不恨把三聖玩弄於股掌之間的人類?」

  「要說全無恨意是絕對不可能的。」法蒂苦笑著說:「雖然真實身分是被稱為『魔人』的『奇族』,但我也是具備意識的生靈,與人類、與純血一起相處過。我有個人的意志,也有個人的思想。」

  「那又是為何?帝國三聖明明就有資格恨的!」迪哥里忽然扯開了喉嚨怒吼著:「我讓純血玩弄瑪裘雅的身體,派英格爾做最低賤的工作,讓妳在下城區孤單一個人長大,偷拐搶騙,多下流的工作都讓妳委身其中!我告訴大家,帝國三聖是叛國者,我陷妳們家族於不義!妳怎麼可以不恨我!」

  望著逐漸歇斯底里的宰相,法蒂只是帶著憐憫的表情,卻並未動怒,「因為我是仁聖,我的父親教導我——仁聖的聖韻,應該要為世人所用。」

  「笑話!」宰相迪哥里說到這裡,渾身已經升起了源力盔甲,「想想妳這位愛民如己的父親有什麼下場吧,不但被分割了源力,一身殘破地去到魔域,被安上叛國之名,甚至就連他最想知道的『世界真相』,都近在枕邊!」

  聽宰相這麼一說,就連法蒂也覺得有些難以忍受,「抱歉,可以請你不要隨便說母親的是非嗎?儘管她身為純血,但在不能確定能不能履行傳承的當下,她肯定也很苦惱該不該把奎若恩神留給純血貴族的傳承透露給聖者們知道。」

  「不,我就要說。」迪哥里冷笑道:「你們的父母,就是一群任由命運操弄的窩囊廢。到頭來什麼也沒完成,甚至連報仇這麼簡單的事情,都沒辦法做到!」

  登時,瑪裘雅搖了搖頭,一臉無奈的樣子,「迪哥里閣下,根據奎若恩神的傳承,我們應該……」

  正當瑪裘雅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她們再一次看見奎若恩神的姿態顯現在迪哥里的背後。

  然而,就像初次在北壁聖臨城看見的一樣,那身姿雖然威嚴,卻似乎毫無神識,與她在「神眠地」與三位聖子結識的模樣大有不同。

  奇族是自然萬物取得神識之後轉生而成的種族,作為百年以前奇族大戰期間便已存在的大奇族,奎若恩本應神識清明,源力充沛。但如今的她,有著冰冷卻毫無意識的神情,就像是傀儡一般無機。

  真要說起來,就是和「神眠地」那時遇見的奎若恩神大相逕庭。

  「這是怎麼回事?」瑪裘雅面色凝重地問道:「大神她難道已經……?」

  「如果連謀聖都露出這樣的神情,各位聖者和魔王也知道無力可回天是什麼感覺吧。」迪哥里悵然地說道:「奎若恩神的神識,早在十年前的『百年之約』就已經幾乎走到盡頭了。我們人類的小聰明,導致和解的時機早已錯過,現在的奎若恩大神,只是如同機械一般執行著『傳承』的空殼子而已。」

  「再也無法解放這個『世界』,只能任由源力慢慢枯竭,迎來這個虛幻世界的崩解……?」瑪裘雅顫抖著聲音說道:「可恨,還是太遲了嗎……」

  「小雅,這是什麼意思?」法蒂驚慌地看著她最聰明的姐姐,「大神她明明就曾經跟我們說過話的,她應該是支持著我們的吧?」

  「妳們在說什麼鬼話啊。」迪哥里納悶地說道:「奎若恩大神的神體與神識,一直都供奉在聖廟奎若恩祠裡面啊,打從十年前開始,她就不再對純血貴族們說話了……妳們怎麼可能跟大神說過話?」

  「可是,你明明知道神眠地,也讓媽媽去了神眠地……」法蒂不可置信地說道。

  「奎若恩大神早在百年以前,就從她的『寢所』被迎往帝國聖廟『奎若恩祠』,神眠地早早就已經是個空殼了!」

  「怎麼會……?」法蒂悠悠想起從前父親留下的線索,確確實實是曾經說過要前往「神眠地」一探究竟的。如果宰相說的是真的,那麼父親為何會在十年前的遠征當中,依然決定要前往?

  「難道說,是媽媽她……曾經用了什麼方法,想讓奎若恩大神與爸爸見面嗎?」

  「我們都別說這些廢話了。」話說到這裡,迪哥里身上源力爆現,一隻金色的大手從他的身上伸了出來。  說時遲那時快,那巨大的聖韻之手捏住了一名純血貴族,高高舉上了半空。

  「快住手,義父,你想幹什麼!」年輕的皇帝在詫異之中喝叱著。

  然而如同宰相附庸一般的皇帝,他的話語,並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那不明就裡的純血貴族經過一陣徒勞的掙扎,在法蒂面前被活生生地捏碎。血、肉、碎骨從天上爆散而下,將上城的地板染成了不祥的腥紅。

  見狀打算帶著皇帝四散奔逃的純血貴族們無不驚駭莫名,但迪哥里只是一個擺手,一道道金色的聖韻光牢便將貴族們嚴嚴實實地箝制在原地。

  「天真的聖者們,奎若恩的神威,現在全在我一個人身上。想要破除傳承,將帝國從這個虛偽的世界解放,就只能傾全力戰鬥,並且確確實實殺死我。只要恢復完整源力的三位聖者,一起消滅掉身為一切宿業源頭的我,一定能強行破除奎若恩的『法則』……」

  正在這麼說的宰相,忽然全身顫了一下。

  他艱難地回頭,一把雕飾華麗的長劍,正深深插在他的體內。

  「宰相——迪哥里・尼迦,就算你是大神選定的附體者,就算你是古老傳承的承接者!」發難的竟然是軟弱且年輕的皇帝,「作為坦格拉比帝國的皇帝,絕不容許你在朕的面前公然放肆!」

  「啊……呃……」宰相渾圓的身體在眾人面前倒下,在逐漸擴大的血圈當中,他依舊堅定地說著:「一切都完了,陛下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奎若恩神的加護,雖然對奇族有奇效,但面對同為純血貴族的人類,卻是毫無設防。宰相身上強橫的雙重源力盔甲,防得了魔王,防得了聖者,終究防不了自己一手撫養長大的皇帝。

  「叛國者!你們全是叛國者!」亟欲建立自身威信,卻完全挑錯時機的年輕皇帝嗥叫著,渾然沒有發現附於宰相迪哥里身上的奎若恩神,面目竟逐漸猙獰起來。

  忽然間,源力暴風席捲了首都,將藏匿在上、下城的純血貴族們全都颳上了半空。奎若恩失去神識的源力分體逐漸變成黏稠的鮮紅色,那本應毫無波瀾的表情,如今有了躍然的憤怒與瘋狂。

  「尼迦,我的愛人!殺死你的,曾是我奇族的同胞,我好恨!」她方寸大亂,高聲嘶喊道:「如今殺死你的,更是你的人類同胞!醜惡的戰爭、醜惡的世界,我要這一切歸於湮滅!」

  失控的源力像是刀刃般割裂著世界、撕扯著萬物,法蒂一面吃力地幫在場所有活人張設防護壁,一面聽奎若恩哭喊著。

  「尼迦!尼迦!尼迦!尼迦!尼迦!」

  「奎若恩所打造的這個世界要崩塌了,這下子帝國真的要毀滅了——!」瑪裘雅緊咬下唇,恨恨地說:「只能靠我們先撐住了,小雅小格!拉拉!我們上吧!」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宰相大意了……
2023-11-28 15:41:19
九方思想貓
好快的劍
2023-11-28 16:46:3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