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愛情】與妳相伴。第七章

來自仙界的藥師 | 2023-11-28 01:55:20 | 巴幣 0 | 人氣 100


第七章 認識
 
 
  洗完澡的李忠翔習慣性地來到屋頂,他坐在屋簷思考著未來的準備方向,雙眼朦朧的注視著前方。
 
 
  「你會感冒喔!這樣會沒人煮飯給我吃。」不知何時林智娜從一旁的樓梯走了上來,顯然通往這的路不知他的房間一條。
 
 
  手中拿著一條毛巾,丟到李忠翔頭上,瘋狂的搓揉之後,沒有剛剛那麼濕淋淋後,就坐到他旁邊點起香菸。
 
 
  「你明天要煮什麼?」林智娜眼看李忠翔沒有說話,自顧自地問道。
 
 
  「不知道,再看吧。」李忠翔隨口說道,咬著菸講話卻不會不清不楚,搓揉著手腕思考著自己的事情。
 
 
  「那你不要再待在外面,快進去睡覺!明天還要早起幫我煮飯。」林智娜叮嚀道。
 
 
  「知道,搞得好像我是妳的傭人,妳又沒付我錢?」李忠翔無奈一笑,但也是聽話地站起身,轉過頭打開房間的天窗。
 
 
  「姊呢?」李忠翔問道。
 
 
  「我也要睡啦!」林智娜抽完菸也站起身,往另一邊走去,各自回屋睡覺。
 
 
  每一日,李忠翔都在早起準備早餐的同時,準備林智娜的早午晚餐,越發習慣,做飯、上課、上班、回家,沒有一點不同。
 
 
  最多的就是林智娜很常跑來鬧他,找他一起出門買食材、逛超市,但也就是這樣,李忠翔沒有接受其餘出去逛街的要求,而是安分守己,他從沒有逾矩的想法跟行為,兩人的世界不同。
 
 
  林智娜則是每天都在找李忠翔,然而更多的是乖乖在家等他回家,找他玩、讓他煮飯給自己吃、找他聊天,聽話的沒有去學校找他或幹嘛。
 
 
  其餘時間,則是自己一人躲在房間看著電視,同時每一天都在舉棋不定的握著手中,每天固定時間響起的電話,每當這種時候,她都會穿著李忠翔的外套鎮定自己的心,不接不聽,裝作視若無睹。
 
 
  直到李忠翔的生活出現變化,一如往常的準備收拾東西前往上班地點的時候,李慧頓時出現在自己面前,阻止自己的離開。
 
 
  「你怎麼都沒來找我?都過快一個月了!」李慧有些不滿道,她以為不用一個禮拜,李忠翔至少會出現打聲招呼,一個月!整整一個月都不見人影,看都沒看到。
 
 
  「沒必要,我又是不是系學會的幹部,再來我也沒有需要拜託學姊的地方。」李忠翔解釋著,同時背上包包又準備閃過李慧,但被其一把抓住包包。
 
 
  「哪裡沒有?人際關係阿!你知道你的稱號嗎?文科孤狼,那麼多人想跟你認識,不管男女你都拒之千里,搞得整個大一文科都不知道怎麼辦,你可是風雲人物、文科校草之一耶,風雲人物這麼孤僻,那還怎麼辦?」李慧說道。
 
 
  「誰要你們把我自願的把我當風雲人物?」李忠翔滿頭問號的回應,他可不想當什麼風雲人物,更不想當什麼校草。
 
 
 
  但的確,越活潑的領頭羊,所帶領的階層就會越活潑,看看另一系的文科就因為校草是個交際強者,每一天都有不同活動,不管大一還是大二,各種聯誼、派對樣樣來,活的那叫一個精彩。
 
 
  反觀自己這,有夠沉悶。
 
 
  「而且他們可以自己辦阿?為什麼一定要我?」這又是一個問題了,但想想也能明白,沒有名氣、能力、外表,很難在大學生活中脫穎而出,也因此無法成為帶頭者,能成的辦法就是跟那個風雲人物打成一片,但遇到李忠翔就沒有辦法了。
 
 
  「不管,各位新生!今天李大帥哥,於今天晚上六點於xx酒吧舉辦派對,歡迎各位踴躍參加!但要自己付錢喔!」
 
 
  「真的假的,文科孤狼改姓了?算我一份!」
 
 
  「我也要!」
 
 
  此話一出,
 
 
 
整個系都轟動了,要知道這可是除卻上次以外,第二次派對,怎麼能不開心?看看隔壁都熱鬧成什麼樣了。
 
 
  「不是,我……」
 
 
  「不准拒絕,走吧!」李慧拉過李忠翔一起往外走,完全不理會他欲言又止的樣子,這種人就是李忠翔最煩的類型,自我為中心的類型!
 
 
  他也只好拿起電話,跟老闆請上兩天的假,想到錢飛走又想到要花錢,他整個欲哭無淚,為什麼不拒絕?看這人的表情就是不給拒絕,當場就宣布了,同時他也不可能揍人,只能任其擺佈。
 
 
  晚上六點,他坐在酒吧內的最大桌,看著塞得滿滿噹噹的酒吧,吵鬧無比,每個人都暢快地開喝,跟同儕聊天、加深認識,甚至有的已經開始尋找伴侶或是組建自己的小團體。
 
 
  「你輸了,喝!」李慧坐在自己旁邊,跟著他們玩起轉盤,指到誰就是真心話大冒險擇一,不敢或無法完成就是一杯Shot,這種玩法真是兇殘,這個大桌已經替換三個人了。
 
 
  「孤狼,指到你了,真心話還是大冒險?」李慧一看桌上的空酒瓶停在李忠翔面前。
 
 
  「大冒險。」李忠翔想也沒想,他死都不選真心話,以免被問家底。
 
 
  眾人討論一番,同時一起回頭看的他有些後怕,李慧出頭說道:「打給上次那位美女,問她在幹嘛。」
 
 
  「我可以直接喝shot嗎?」李忠翔一口含在嘴巴的酒差點噴出來,正準備拿起桌上的shot,卻被李慧一把攔住,將他的手機塞過去。
 
 
  「你第一次被指名就想逃跑?打!」
 
 
  「打電話,打電話,打電話……」此起彼落的聲音從四處傳來,整個酒吧的同儕們都在歡快地呼喊著。
 
 
  為了避免眾怒,他一個人也打不過百人,眼看那個懲罰酒被拉遠,他只能心不甘情不願的翻找通訊錄,停在姊姊的位子,他有她的電話,是一次逛超市的時候加的。
 
 
  那時林智娜覺得麻煩,每天都要等李忠翔回家才能講話、聊天,同時要買東西又得等晚上才能知道要買什麼,當時吃飯就被搶手機加了好友跟電話。
 
 
  「嘟……」撥打的聲音被李忠翔開啟擴音,傳播出去,大家不約而同的安靜下來,期待著接通的瞬間。
 
 
  「喂?」那甜美的聲音出現的瞬間,所有男生女生都倒吸一口涼氣。
 
 
  「姊姊,妳在幹嘛?」毫不廢話直入主題,李忠翔只想趕緊結束這場鬧劇。
 
 
  
  「想你。」一顆重磅炸彈直接炸出,整個酒吧瞬間都沸騰了,包含李忠翔的表情也垮了,什麼時候不正經這時候不正經?
 
 
  「開玩笑的,哈哈哈哈哈,你在哪?聲音很吵,你在酒吧吧,那你應該是玩什麼輸了對吧?」林智娜哈哈大笑著,很快就猜出了原因。
 
 
  「我要掛了。」李忠翔一個頭兩個大,準備要掛掉時,林智娜喊道:「你在哪裡,開學時那間酒吧嗎?」
 
 
  「對,怎麼了?」李忠翔眉頭一皺,他感覺到林智娜的聲音好像有點顫抖。
 
 
  「沒事。」隨即電話掛斷,徒留一臉不解的李忠翔
 
 
 
  「唉唷,不錯喔!喜歡姊姊類型的?那我怎麼樣!」李慧豪不避諱地指著自己問道。
 
 
  「別鬧了,不是這種關係。」李忠翔推開李慧,站起身轉起酒瓶,指到下一個人又開始了另一齣鬧劇。
 
 
  「怎麼,我不優嗎?我好歹也算好看!」
 
 
  「我們認識很久嗎?還是妳對我有意思是嘛?」李忠翔完全不給人台階下,本想用這犀利的言詞堵住李慧的嘴。
 
 
  「看不出來嗎?沒意思還來找你,自討沒趣阿!小子,我可是等你一個月然後來找你,這還不明顯阿!」李慧完全不害臊,直言道。
 
 
  反倒是李忠翔定格了,無語道:「妳是喜歡我什麼?我有什麼可喜歡的……」
 
 
  「你的外貌,又很做自己,直來直往,然後!那一腳我超深刻,超有男子氣概,我喜歡。」李慧回想著,當時讓她最深刻的就是,當林智娜被攻擊的那瞬間,李忠翔一刻也沒有猶豫,直接一腳踹出,眼神從隱忍變得犀利。
 
 
  「太膚淺了吧?」李忠翔無言地看著李慧,以及滿滿的吃瓜群眾。
 
 
  「膚淺有什麼不好,難道喜歡真的要什麼嗎?每個人都要門當戶對或是知根知底才能喜歡?」李慧說出的這一句話,反而讓李忠翔說不出話,就看他不回話又繼續說道:「哪怕你怎麼樣,或是你背景怎麼樣,那都不能阻撓我對你有意思,喜歡你這件事情,因為我是喜歡你這個人,不是你身後的什麼。」
 
 
  「所以,加我電話!以後我要常找你出門。」李慧也不給李忠翔拒絕的機會,讓他解鎖電話加入好友跟電話後,心滿意足的陪著大家玩起來,獨留一臉呆滯的李忠翔看著這奇怪的一切。
 
 
  直至喝到十點多,大多數人都已經喝趴,包含李忠翔也有點醉意,就知道他到底喝了多少,那該死的酒瓶好死不死從那次之後瘋狂轉到自己,都不知道喝幾杯去了。
 
 
  李忠翔結完自己喝的酒後,走出酒吧站在門口,看著每個人開始散會,走前都跟自己道別,說下次再約,讓他感覺挺特殊的,或許他也慢慢開始融入人群了,這種感覺也沒不好。
 
 
  「留一天假給我,姊帶你出去玩。」李慧並沒有多醉,她一把攬過李忠翔的肩膀,一點也不忌諱,反觀李忠翔瞬間脫困咬著香菸隨意點頭撇過身去。
 
 
  這瞬間,李慧感覺到一股勝利感,嗚呼的歡叫起來,隨後攔下一台計程車坐上,「你也早點回家!」
 
 
  目送其離開之後,李忠翔只是咬著菸朝馬路走去,他要去搭公車,他可沒錢坐計程車,沒公車他也走回家,反正只是一段路程,走一下散散酒也好。
 
 
  才剛走到公車站,他就看見一個熟悉的人坐在那,衣著單薄,穿著自己的外套跟圍巾,獨自一人坐在那也不知道多久。
 
 
  「來了?」此人正是林智娜,他看見有些搖搖晃晃的李忠翔,只是站起身上前迎接,就看他突然一個不穩倒了上來,林智娜趕緊上前接住。
 
 
  「抱歉。」李忠翔趕緊準備掙脫,但卻發現林智娜很用力地抱住自己,兩隻手都在顫抖。
 
 
  「發生什麼事情了?」李忠翔第一時間感覺到不對,這一個月他可沒看過林智娜這樣,總是瘋瘋癲癲對自己惡作劇、打鬧的她,從來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沒有顫抖過。
 
 
  「沒事,我們回家。」林智娜辯解著,隨後露出一個平常的笑容,鬆開手就自己往前走,李忠翔也不問只是跟在她後方,直到回到宿舍前,看著一台轎車停在那,一個西裝鼻挺、站姿正式的男子杵在家門。
 
 
  「林智娜小姐,麻煩您上車!您有一個聚會,不要再逃跑了。」男子一看到二人回來,立馬大喊。
 
 
  「他是誰?」李忠翔走上前,抓住她顫抖的手臂,讓她靠在自己身上,這瞬間林智娜感覺有了依靠,她恐懼的心突然穩定跳動。
 
 
  「過去的人派來的保鑣,他就是一直再監視我的人,這次可能要強拉我回去……」林智娜不再隱瞞,坦白說出。
 
 
  「沒事,跟好我。」李忠翔走在前頭,他順勢的牽起林智娜的手,讓其走在內側不給男子靠近的機會。
 
 
  「林智娜小姐,請上……」就當二人走到門口,男子伸手欲抓,卻被李忠翔一把抓住,他拉過林智娜往上輕輕送過去,「先進去。」
 
 
  「你是誰?不要打擾我的事情……」
 
 
  「忠翔……」林智娜擔憂的看著李忠翔,就看李忠翔只是對自己微笑一下,「沒事,先進去,等等我煮飯。」
 
 
  隨即轉過頭,跟男子面對面瞪視著,當他聽到門關上的聲音時,他才鬆開男子的手,「麻煩你,換個職業吧?一個大男人做這種沒道德的事情。」
 
 
  「這是我的工作,請不要汙辱我的工作。」
 
 
  「監視、強拉,這些是你的工作,這工作性質真好啊!」李忠翔譏諷著,同時擋在門口說道:「滾吧,別再來這裡,更別再做這種事情,保鑣請你好好當保鑣。」
 
 
  「你是誰?有什麼……」
 
 
  「我是她請的新保鑣,所以,滾。」李忠翔打斷對方的話,正面上前兩人瞪視著彼此,李忠翔甚至高過對方半個頭,也因為身高較高,他的體態比對方要寬大一點,看的男子不敢動作,只好瞪了一眼回到車上,駕車離開。
 
 
  目送對方遠去到看不清之後,李忠翔才走進宿舍,就看見林智娜坐在花圃那不敢離開,顫抖的手夾著菸,卻沒吸上幾口只是夾著,讓自己心安。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