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愛情】黑與白 第十章

濁水 | 2021-01-26 07:46:39


第十章       誰說自己酒量好的
 
 
  隔日一早,廚房傳來不少聲響,隨即一股淡淡的香味從門外傳來,李夏被這香味引的起了床,取過手機一看不過早上七點,穿著單薄黑色連身裙,便踏出了房門,也沒看見鏡子上自己的模樣。
 
 
  「起床了?」走到客廳,就看見高亦天站在廚房,單手插著腰,一手拿著鍋熟練地晃著,上頭的歐姆蛋染著美麗的油量,在鍋上飛舞著。
 
 
  「你怎麼進來的?」李夏過了半响說道。
 
 
  「昨天從你鞋櫃上順手牽了一下鑰匙。」高亦天語出驚人,但表情變都沒變過。
 
 
  「你以前還當過小偷是吧?」李夏不敢置信道。
 
 
  「你可真會想,刷牙洗臉吧,等等可以吃飯了。」高亦天拿起一個盆,裏頭是滿滿的土豆泥,轉過頭來一看,「順便把你衣服換了,這樣出來見我你可真不害羞。」
 
 
  「害羞啥呢?又不是看到裡面了,都男女朋友,況且阿!就你面前我會這樣而已。」李夏鑽回房間,留高亦天一人在廚房發楞。
 
 
  過不多時,高亦天將早餐放上桌,走到陽台的地方,滿滿的衣服早已經乾了,卻都沒有收的樣子,只見他自然而然地將衣服一一取下,但卻將那些私密衣物都自行略過不看,拿到客廳沙發上摺了起來。
 
 
  「我好啦!吃飯。」十分鐘過去,高亦天將衣服摺好放好,李夏也跳了出來,自然的跑到位子上坐下,「你怎麼在摺我的衣服?」
 
 
  「你這一看就不知道擺幾天了。」高亦天站起身來到桌旁,一把坐下取過昨日的馬克杯倒滿牛奶。
 
 
  「你沒幫我收內衣吧……」李夏咬著叉子,有些害臊的看著自己。
 
 
  「這回你可害羞了阿?沒收,我可不敢碰!」高亦天說道。
 
 
  「你可真夠沒意思。」李夏一臉無語,這人怕不是個直男,鋼鐵直男。
 
 
  高亦天也是傻眼,這人是啥意思?姐姐都這樣嗎,這麼大膽直接的。
 
 
  當二人吃完早餐,高亦天坐在客廳沙發上等待著李夏換衣服化妝,同時將衣服擺到一邊,將一桌的文件給都收拾整理,放入一旁的電腦包中,同時給自己泡了杯咖啡,就這樣休息著,同時打開手機思索著新版菜單,跟內場人員的評比。
 
 
  「明天可以面試?」高亦天一一打電話過去投履歷的人那,男到女都有,總計十五位,明天一同過來進行面試。
 
 
  「你在幹嘛?」李夏走了出來,看到桌上的筆記本包、摺好放在沙發上的衣服、泡好給自己裝在保溫罐的咖啡,這人怕不是個管家出身吧?
 
 
  「叫人來面試,都好了?」高亦天掛掉電話,拿起筆記本包跟保溫罐站起身。
 
 
  「好了,走吧!」李夏看著來到自己面前的高亦天,俏皮的戳了戳他的臉頰,「辛苦啦。」
 
 
  「走吧,你等等要遲到了,晚上記得發位置給我。」高亦天領著李夏來到玄關,穿上靴子,看著李夏也穿上一雙高跟靴拉上拉鍊,抬頭一看才知她今天穿了黑色條紋襯衫跟西裝長褲,披著一件特製的西裝外套。
 
 
  只見高亦天將外套取下替李夏穿上,「現在晚上會有點冷,別愛美總把外套當配件,晚上酒可別喝太多。」
 
 
  「知道了,別嘮叨了。」李夏捏了捏高亦天的臉頰,說罷便走了出去。
 
 
  當高亦天送完李夏上班,自己便回到店面中,開始了自己的正常業務,尋找著穩定的供應商,確認商品的品質,盤算著每個月的營利虧損,就這樣一路到晚上也沒吃飯,期間甚至收到許多通李夏的訊息,都是叫自己去吃飯,但高亦天並沒有看,主要是投入工作中的他,難以去注意這些,但避免擔心仍就有已讀。
 
 
  直到傍晚十二點,高亦天從角落的桌子起身,看著已經睡熟的陳理鈺,拿起手機打起電話,叫了一個他跟陳理鈺都認識的前同事來,將她帶走。
 
 
  「該走了。」高亦天搖醒她,「回家在睡,這兒容易著涼。」
 
 
  說罷,指了指外頭,他叫來的人已經在外面,陳理鈺一看就知這人又打算再繼續工作下去,但說又說不聽,「你也早點回家休息。」
 
 
  「嗯,我是要回家休息了。」高亦天走到櫃檯,從底下取出自己跟她的外套,一把扔給她,自己則是迅速穿上。
 
 
  「那怎不是你送我回家?好歹我陪你在這待了許久。」陳理鈺接過穿上,想了想不對,這人如此絕情?
 
 
  「我又沒叫你陪我,不然我明天給你放一天假,你明天出去玩玩吧?反正那幾個小鬼我看就行。」高亦天不耐煩道。
 
 
  「別!你可別把我找來的嚇跑了,你可真不夠意思。」陳理鈺說完便走了出去,跟那人一同離開去找樂子了吧。
 
 
  「……」高亦天再次無語,看了眼手機上的地址,便走出店面將門關上,降下鐵門後,招了台計程車往地址去,十分鐘多的路程,交了錢下車,又是這條酒吧街,走才不過多久,又是一群麻雀叫個不停繞個不停。
 
 
  「抱歉,破壞你們的興致,我有女朋友了。」高亦天直接打斷他們,迅速果斷的往目的地的門中走入,走幾步就聽到自己女朋友的聲音從一間包廂傳來。
 
 
  「李總,可別這麼快不行,才喝了兩個小時,大不了這杯喝了,這合同我就簽了?」
 
 
  高亦天沒有推開門,只是在外頭聽著,這屬於李夏的公事,他不能隨意介入,只是要了杯可樂默默地聽著。
 
 
  「溫總這可是你說的喔?來!乾了。」
 
 
  「李總,你別再喝了,這樣可不行的。」
 
 
  「唉唷,夠爽快,再喝幾杯!你可看,我可簽好了。」
 
 
  「這不下不了台了不是?」高亦天只是冷笑一聲,他微微推開門,就看李夏面前擺了不知道多少幾瓶,甚至幾瓶都是烈酒,那些男的目光充滿歹念,雖喝得看來也不少,但更多的反而是強灌給李夏,但李夏顯然礙於工作不好推辭,這便是工作。
 
 
  「唉唷,李總不行啦?來來,我送妳回家吧?」就看李夏猛然一頭趴下,她身旁的助理拿著那簽好的合同,不斷搖著李夏,當她看到溫總那些人靠近,只是站了出去護住自己老闆。
 
 
  「你可別擋路?你一小職員在這鬧什麼鬧。」溫總喝道,就看那小助理被一把推開,眼中含淚,顯然這下推的不輕,手中握著一隻手機撥了出去,定睛一看是李夏的手機,最後竟是自己手機震動。
 
 
  「你是誰?」高亦天一把推開門走上前,擋在李夏跟助理前面,也不理會他們的叫喚,只是低下身看著趴在桌面上熟睡的李夏。
 
 
  「是要離開,還是要我請警察送你們離開?拿工作這事趁人之危,有點過分且不知好歹了吧?」高亦天摸了摸李夏紅透的臉頰,站起身回過頭,目光之冷冽瞪得來人都有些膽怯。
 
 
  「我可再談工作,你哪位?」溫總怒道。
 
 
  「再下去就不是工作了,我是她男朋友,我來帶她回家,你要阻我?」高亦天可不畏懼誰,只是回應道。
 
 
  這硬碰硬的樣子,同時還溫柔的揉著李夏的手,看的助理那是一個粉紅泡泡不斷冒出。
 
 
  「怎麼?就不怕這合同不算嗎!」
 
 
  「你可別拿這事壓我,我可不怕這檔事,快出去吧。別讓我對你不客氣!」高亦天冷笑道,就看軟硬無用,溫總動了動眼神,身旁的小弟正準備動作,只見高亦天取過一支酒瓶在手中捏碎,這一下嚇得眾人不敢動作。
 
 
  「你覺得你的手下頭硬,還是我這捏碎酒瓶的手有力,要不要嘗試看看?」高亦天舉起手,那滿是鮮血的手舉到面前,那冷冽的笑容看得讓人有些怵目驚心。
 
 
  「這回我認栽,下次你沒這麼好運!」溫總說罷便帶人離開,這人可真狠!
 
 
  「謝謝,我幫你包一包吧?您都不知道這人每次都是這樣,都對李總上下其手,我們看的也很不滿,但又不能如何,這次更過分所以打了電話叫人,所幸您及時出現。」助理趕緊衝出去取過醫藥箱回來,就看高亦天將手上的玻璃碎片一一拔出,助理差點暈倒,趕緊過去替她包扎。
 
 
  「是阿,幸好。」高亦天甩了甩被纏滿繃帶的手,所幸動作還滿順暢沒有問題,只是又彎下身看了看李夏,「所幸我已經到了,否則你打電話打在多我都來不及。」
 
 
  「你是?」
 
 
  「你剛打電話過去的人。」
 
 
  「您是李總的老公?」
 
 
  「老公?」這一聽,高亦天差點跌倒,只是不敢置信的回過頭去,就看那手機上自己的電話名字正是高老公,我的天啊。
 
 
  「回家吧。」高亦天也不知道怎麼說,只是彎下身碰碰李夏的臉,就看她又抓住一隻酒瓶,自言自語道:「我才不要,我想再喝一些!」
 
 
  「拜託一下,還喝阿?」
 
 
  「我很悶!我那小男友,都不知道怎麼回事,什麼攻勢都滴水不進,我又不會隨便對人溫柔,特別都給了、不同也給了,始終是那一個撲克臉,我都不知道我們到底在沒在一起,所幸至少他還有做為,我才知道我們是在一起。」
 
 
  「或許是我太急了,但不是阿!我也想感覺一點他對我的不同,總感覺我好像是一個再追回前男友的人一樣,熱臉貼冷屁股上。」李夏撐起頭,醉茫茫的樣子看的助理有些傻。
 
 
  「回家吧,你男朋友在等著你呢。」高亦天一聽還真有點好笑,也不說啥。
 
 
  「哼,就給他等阿!我看他會不會緊張到來找我。」李夏不滿道。
 
 
  「你怎又知道他不緊張了?」高亦天也不急,只是拉過一張椅子,並眼神示意助理坐下或是離開,替李夏揉揉他有些冰的手。
 
 
  「他哪會緊張,一臉老神在在的樣子,什麼事情都無所謂的樣子。」李夏說道。
 
 
  「喔?他可能很緊張啊,你想想,十二點多,自己女朋友一封訊息都不給,他在家可坐不住呢,在跑來的路上了吧。」高亦天說道。
 
 
  「可能吧,但我說實在的我真的很喜歡他,我也想希望他對我有不同的表現。」李夏說道。
 
 
  「或許並不是他沒做,只是他的表現很微乎其微,畢竟他也是木訥的人,但至少他很關心你,至少你想做的、懶得做的,他都願意為你做,他可不是這樣的人,他不懂得表達,那你可以告訴他。」
 
 
  「他有看見你對他的特別,對常人所給的不同,他明白所以他很感激,他也在盡他可能,做他最大的努力了,或許不明顯,你何不嘗試跟她說說看?」高亦天說道。
 
 
  「走吧,回家吧。」高亦天看李夏沒有回應,伸手去拉卻見她一把跳上來,抱住自己的脖子,「揹我!」
 
 
  「唉唷,感情這是酒醒了是吧?就不怕被看見?他可會生氣。」高亦天說道,但說歸說,還是將其準備揹起。
 
 
  「嘿嘿。」李夏一把閃過,笑了笑說道:「不行!我男朋友可會氣死。」
 
 
  高亦天將臉探過去,不看還好一看酒全醒,李夏嚇得坐上桌子,「你怎麼……」
 
 
  「走吧,回家了。」高亦天轉過身將背靠過去,將其揹起,並從皮包取出一些錢給了助理就離開酒吧。

97 巴幣: 101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