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Fate/Dispersion Define第三章-東寧臥龍(3)

soies | 2021-06-05 19:12:27 | 巴幣 1000 | 人氣 146



Fate/Dispersion Define第三章-東寧臥龍(3)

在血腥染紅夜空與大地,在漆黑的武者橫掃無數屍骸的當下,這位遠古的狂戰士,偏偏想到了…那場三王會。

「對汝等來說,王道是甚麼呢?」紫髮的女王,詢問了在場的兩位王者。

金髮的王沒有回應,也沒看向任何人,好像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對吾來說,為勇者敞開大門、提供庇護、執導勇士、培養未來的英雄們…是吾的王道,帶領著影之國的弟子們,突破自身的界線,激發出潛藏在深處的潛能…看著他們成長,對吾來說,這就是最大的滿足。」

火焰般的雙眸,望向那位黑色的王,她猜想坐在一邊的男士可能不是先開口的人。

「真有趣的國家啊!本大王有朝一日也要去拜訪!」

漆黑的王敲了一下胸膛。

「對本大王來說…王要做的不是統治,我的國家,沒有子民這個概念~凡是大地上的人,都是本大王的兄弟,或是姊妹,本大王跟所有人平起平坐,稱兄道弟…王跟她的兄弟們…沒有距離,沒有隔閡,那就是本大王的王道!」

蚩尤,沒有稱過王,甚至…王的概念,那時候也是曖昧不清,在秦始皇之前,在皇帝時代開始之前…她有好幾個稱呼-首領、酋長、大姐頭,就算被定義了成了一個領導人物,她也不自滿,不自大,在戰場上展示自己的價值,不會退縮,也不會說甚麼意氣風發的演講,就是戰鬥著,不停戰鬥著……直到……

「沒有子民的王?子民即兄弟?姊妹?」

金髮的王者雙手交叉,雙眼斜視著旁邊的王。

「別逗我笑了…蚩尤,那點毫無自覺的東西…就是妳成王的理由嗎?重視每一個人,將每個子民都當作家人至寶般的想法,說到底就是妄想而已。」

他的語氣,變得戲謔,但卻嚴肅。

「那麼…妳有負起家人的責任,保護他們每一個人嗎?」

「呃……!」

蚩尤被這句話一問,痛苦的記憶馬上湧現,九黎族被誅殺的景象歷歷在目。

「我想也是啊…蚩尤,中華最古、最完美的戰士,重視著每一個子民,但卻其實…一個人也保護不了吧?」
聽著那位英雄王的嘲諷,空氣彷彿凝結,能感到蚩尤下一秒鐘馬上就會動手開打,其他兩位王者的御主退後了幾步。

「等等。」

影之國的女王伸出手掌,示意蚩尤冷靜。

「請以汝的話語,來回應他的話語吧。」

「那你又如何?英雄王?」

蚩尤,以問句作為她的回應。

「我一生,就只有一位摯友而已…子民就只是子民,僅此而已,很簡單的回答吧?蚩尤呦,把子民當成兄弟,空有一身強大的武藝,卻成了一個只會戰鬥,將子民拋棄在身後任由他人蹂躪的王…還叫做王嘛!」

「不是、不是!不是的!」

她極力的否認,是的,他是錯的,她奮戰過了,她努力過了,她殺了無數的敵人,但是為甚麼……為甚麼……就是不行。

「甚麼鬼樣子…真不像話。」

英雄王可能準備要講更糟糕的話,但他還是給蚩尤保留了一點餘地。

「我是真的…很重視大家……」

意外的,蚩尤失去了憤怒的情感,現在湧現的…是深深的懊悔。

正因階級,才有了制度,正因制度,才有了安泰…王,要與子民保持距離感,因為…唯有保持距離,才能看見他們的身後,有沒有其他的危險,賢明的王,會如此思考。

蚩尤打破了階級框架,卻形成了反效果,人們群龍無首,各自為政,既推舉蚩尤為首領,又不團結一心,彷彿這個"首領"只是個擺設般,但蚩尤很強,非常的強,她所到過的戰場,敵軍皆是屍橫遍野,叛徒也是不過問緣由,一瞬間消滅殆盡,九黎族恐懼著,又尊敬著…那位首領大人,以此維繫著那若有似無的統治。

王不治,為善。
王不治,為惡。

她的不治,終究導致了敗北。


「我知道。」

英雄王話中帶著笑意。

「命運…又說是天命嗎?總是不順人意啊。」

這位英雄王,比起在其他聖杯戰場看到的傲慢形象,有些許的不同…似乎更加的…理性了些。


「敵方Barserker跟Assassin出現了,解決后羿以後,現下的首要目標就是那個正在攻擊我的結界的從者,Lancer…以及Barserker,輪到你們上場了,Archer跟Assassin剛解決后羿,在後面休養並且待命。」

Caster做出了當下最合理的佈署,對手是已經暴露行蹤的Assassin跟Barserker,聯盟方的贏面很大,再加上…現在是凌晨5點,那個…要來了。

壯碩的傳教士站在醫院頂端,他的身軀被白色的光芒包覆……

「開始了啊……」

凱伊格瑪仰頭,向著那位Ruler望去,眼神充滿了敬意。

以主之名,在臺灣傳教、治病,在法軍大砲狂轟濫炸之下,依舊不曾停下他醫治病患的手,他的醫院裡外,都是傷者…甚至聚滿了仇視信徒的人們…他也沒有停下,僅僅只是埋頭醫治著…救助著……直到感動了那些對外國人恨之入骨的人…他將他對這座島的愛,具現化成了那個神聖的寶具,它的名字是—

「盼望我人生的續尾站,在大湧拍岸的響聲中,在竹林搖動的蔭影裡,找到一生最後的住家…主啊…愛我所愛之島!」

醫院的所有的建物都被白色的光芒包覆,天地會的結界彷彿被打開了一個巨大的白洞,並且快速的擴散著,醫院中的病人竟然都奇蹟的痊癒了,而且原本腥紅色的結界也被驅散到了方圓十公里以外。

「那個寶具……Ruler嘛。」

Caster掐指一算,仲裁者出手的時機,也算剛好,不會影響戰局。


Caster的結界,有兩個階段,吸收足夠的魔力之後,便會正式建立”分舵”,分舵都會出現一個舵主,舵主的戰鬥力,跟先前那些屍骸差距很大,雖然不指望他們能戰勝從者,但是對付那御主可是綽綽有餘。
一隻塊頭比其他更大的屍鬼,拿著大棍棒朝凱伊他們衝去。

「讓開!」

凱伊格瑪推開庭澔,立刻發動她的魔術,長袖上衣下,雙臂位置顯現出古老的紋路。

「無窮盡、無法解釋、無法抗拒、無法說明、不可視但心裡了然…此即超大能者!Spgaga!」

少女以記載於原住民泛靈信仰中的神力,說出了話語,由話語牽動著她身上儲存的大量魔力,並以那大能者之敘述,召出了萬丈光芒,一道金光立刻貫穿了巨大的屍鬼。

凱伊格瑪咬了牙,想不到這麼早就必須使用祖靈的力量,反清復明的傳說果然不容小覷。

「挖靠!妳會這一招早說啊!我們一砲轟死對面就好啦!」

庭澔吐槽的當下,發現凱伊格瑪對使出這招的結果,並不感到開心。

「Spgaga…神判,我利用自己儲存的魔力,叫出了一次神的怒火,但是,這招無論是破壞力、持續力、範圍,都是建立在我的魔術構成上,也就是說,對個體情報不足的話…我就會白白浪費珍貴的魔力。」

每一次發動,都要精確計算,否則,她身上充沛的魔力很快就會耗盡,要是能像某些魔術家族,用寶石作為體外攻擊手段的話,也不會這麼麻煩。

果不其然,那隻屍鬼胸口就算被開的洞,卻沒見他停歇,那威武的身體仍然在前進,而且,身體也在重生。

「可惡!」

「陳庭澔先生,你最好是想點辦法,不然我只能加大火力幹掉他了!」

庭澔不是甚麼魔術天才,蚩尤也是勉強還存在於現實,與其坐以待斃,不如—

「逃之夭夭!」
「哇啊!」

庭澔想起,自己體能其實也不錯,在巨大殭屍即將走近時,他馬上一把抱起凱伊格瑪,扛在肩膀上,往醫院方向落跑。

「你這笨蛋!晃來晃去的我是要怎麼瞄準啊!」

「妳不是說消耗會很大嗎?妳趕快把assassin叫回來保護妳啊!」

「剛才,提到了我的名號了嗎?」

荊軻踏破醫院天花板,從天而降,一刀插進巨大殭屍的額頭,大量鮮血噴濺而出。

「讓我劃破你的喉嚨吧。」

刺客冷笑,匕首劃過殭屍頸部,接後空翻拉開一步距離,應對其他進攻的屍鬼。

「吾主,天快亮了,敵人卻還遠遠未罷手呢。」

荊軻貼心的提醒了凱伊。

凱伊格瑪皺起眉。

「可惡的霧峰林,難道不惜破壞神秘也要勝利嘛!到時候大台北一堆民眾跑出來看戲誰要負責啊!」

barserker還在外面戰鬥,放著離散方最強的從者不管,反而加強了進攻醫院的力道,這樣一來,他們與最強戰力的距離也會越來越遠,利用了天地會的結界優勢,逼離散者方遠離barserker,推算到這裡,她發現還是太小看陳永華了,他的戰略能力簡直無懈可擊,接下來,聯盟方只要集中戰力對付蚩尤,中華最古戰神也可能被多個從者聯手擊敗。

事到如今,唯有盡快破壞結界,消蝕敵我雙方的差距。

「庭澔,你就這樣抱著我走!assassin,向著紅色的門前進!」

「正如計算的一樣呢~不愧是軍師大人。」

「該死的東寧臥龍。」

廖添丁再度現身,這一次他直接用鋼線將醫院的出入口給封鎖了,讓總是算慢一步的凱伊恨的牙癢癢。

「不好意思呀,雖然軍師叫我按兵不動,但我的主子…叫我來弒君啦!」

「吼?」

荊軻聞言,冷笑。

「地方小賊,也敢弒君嗎?好膽量呢。」

兩名assassin再度交鋒,匕首與短刀發出金屬碰撞聲響。

庭澔一個旋步奔向樓梯,直奔二樓。

「陳庭澔!從二樓跳下去!」

「妳認真?」

凱伊格瑪露出牙齒,笑著用魔術轟開窗戶。

「當然啦!」

庭澔縱身一躍,自二樓跳下,此時荊軻忽然中斷戰鬥,切開鋼索衝到室外,往上一跳,一把接下這對男女。

「嗯?想逃呀?」

聯盟assassin緊起直追,離散assassin放下庭澔與凱伊,一個轉身與廖添丁繼續鏖戰。


「不好,要天亮了卻還在戰鬥…立刻製造事件,吸引民眾的注意,凌晨的火災甚麼的,怎樣都好!派出所有弟兄!」

全程監控聖杯戰爭的聖堂教會也陷入混亂,他們正在竭力阻止神秘被揭開。

「到底為甚麼…還不停止,霧峰林!」

另一方面,聯盟的Barserker,開始前進了,他以恐怖的速度,朝著漆黑的中心狂奔。

「狩獵—野獸!」

他一邊狂奔,一邊低沉的嘶吼著,此時此刻,中華最古老的狂戰士,已經橫掃好幾個分舵,如入無人之境,她終於在西區被攔了下來。

「妳就是那個黑色的Barserker嗎?聽聞妳是三國時代的張飛翼德…猜錯了嗎?又或是…張飛其實是名女性?罷了,臣乃槍兵Lancer,在此迎敵!」

聯盟方Lancer-不知名的楊家將,與離散方Barserker.中華最古狂戰士-蚩尤,在此對陣!

「頭目嗎?總算來了一個呀,看到本大王的身姿,也該登場了吶。」

楊家將為之一震,姑且不論地上分舵主們的屍骸,跟幾乎被拆光的分舵…這從者,完全就是一副…游刃有餘的樣子。

「剛剛好好的戰了一場,暖完身啦…那就來吧?嗯?」

這時,一顆巨石砸過來,把離散Barserker整個人轟到不見人影。

「太棒了!正中紅心呢!我的戰士!」
魔術社團社長-紀晴,開心的在馬路上跳了起來。

「趕快趕快~林先生只限時三十分鐘,三十分鐘之內要幹掉她才行,不然會有一堆圍觀群眾呢,啊?」

那塊應該把蚩尤壓垮的大石,被她一拳轟開來,黑色的王,熱血的笑了。

「搞甚麼!張飛也很難纏嘛!快上啊Lancer、Barserker,一起把她幹掉!」

由於崇智不敢違抗聯盟,這場戰鬥都是紀晴在發號施令。

此時,聯盟Archer也不敢大意,在遠距離提供支援。

三騎對一騎,霧峰林聯盟拿出了所有的戰力,對付那位黑色的Barserker……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