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和最強的老婆們一起成為異世界頂點吧 ! (24)

氧化反應 | 2022-05-14 11:34:50 | 巴幣 8 | 人氣 67


和最強的老婆們一起成為異世界頂點吧 ! (24)

我被緊緊抱住。

熟悉、令人安心的香味,不用看就已經知道來者何人。

我低下頭,看見把臉全部埋進我胸口的舞奈。

「柳鋒大人,我好擔心你…」

舞奈語氣顫抖的說著,語氣裡充滿著徬徨和無助。

此刻的她,彷彿脆弱到一碰就碎。

「抱歉…」

我一手抱住的後背,一手輕輕地拍了拍她的頭。

順著摸舞奈那如絲綢般柔順的白髮,希望能藉此給她「我就在這裡」的安心感。

「請不要再離開我了…」

舞奈抬起頭,用泫然欲泣的表情看著我。

「絕對不會的。」

要將我的心意傳遞過去,我停下了另一隻手的動作,緊緊抱住舞奈。

「真的 ? 」

舞奈湛藍的眼睛直直地盯著我,就像要弄清楚我是否在說謊。

「真的。」

用同樣堅定的眼神看著她,我如此回應。

「嗯,我相信柳鋒大人 ! 」

舞奈的臉頰綻放了笑靨。

這動作美得像幅畫,讓我一瞬間看呆了。

過了這麼久,我還是沒得到舞奈的完全抗性。

沒辦法,我的舞奈就是這麼迷人。

鬆開手,我摸了摸舞奈的頭。

「阿對了。舞奈你看。」

趁著技能效果時間還沒過,我在舞奈的面前生成了一塊小小的星華。

「欸,這是星華 ? 」

舞奈睜大了雙眼,一臉不可思議的樣子。

「對阿,這是我在車上覺醒的技能喔。」

「! ?」

「現在我能在一定的時間內借用你們的能力及固有技能,所以不用這麼擔心我了喔。」

這下我就算單獨行動,舞奈也不會整天提心吊膽。

「欸 ? 不行不行,還是得由我好好保護柳鋒大人才行。」

但舞奈似乎不這麼認為。

「可是我已經有自己戰鬥的能力了。」

「這沒得商量 ! 」

舞奈用不容分說的口氣如此說道,然後撇過頭去。

雖然相處的時間並沒有到非常久,但我知道舞奈在這邊是絕對不會退讓。

「好啦。」

「嗯嗯嗯,很棒 ! 」

忽然變成大姊姊風範的舞奈貼了過來,墊起腳尖,讚許的拍了拍我的頭。

感到有些害臊,我轉過頭,岔開了話題。

「舞奈,剛剛的戰鬥已經結束了 ? 」

明明跑到一半時還傳來劇烈聲響,到中途卻變得悄然無聲。

肯定是舞奈很輕鬆地解決了對吧 ?

我抱著期待準備聽到舞奈的捷報。

但──

「啊。」

舞奈的動作忽然定格,嘴巴微微張開。

這幅模樣顯然是忘了什麼。

「柳鋒大人請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

舞奈有些慌忙地趕向當初傳來交戰聲的地方。

傻傻的小黑就算了,一向可靠的舞奈竟然也會出這種差錯。

真的讓她們擔心了。

必須用剛剛獲得的力量阻止這種情況再次發生。

等到晚上回旅店再說吧。

現在必須先去找舞奈。

得益於小黑的固有技能,我的移動速度比舞奈來的更快。

所以當她抵達前五分鐘還在戰鬥的地方時,我也已經到舞奈身旁。

一座由星華構成的牢籠內關著一位小女孩。

「喵 ! 」

原本守在牢籠前的小黑跳到了我的肩膀上。

我仔細看向星華牢籠。

裡面關的是之前在馬車上曾見過一面的那位孩子。

從之前她和大叔的對話來看,女孩的實力遠遠凌駕於大叔之上,是絕對不能小看的對手。

還沒把能力質提升到極限的舞奈能與其一戰,甚至取得上風,真的非常了不起。

「柳鋒大人,這裡交給我就好了。」

舞奈張開手攔在了牢籠前,明顯是要我離遠點。

「我幫得上忙。」

「不用不用,柳鋒大人請安全待著。」

舞奈不願意妥協,語氣顯得有些強硬。

呃…

就像剛才所說的一樣,舞奈在這方面很固執,說不動的。

「好啦。」我帶著僵硬的微笑回答舞奈。

如果真的出事,再盡可能幫忙就好。

舞奈又一次輕拍我的頭後,回過身。

接著,數公尺長、勉強能在牢籠中移動的星華生成在小女孩的身旁。

小女孩嘴裡念念有詞著,一邊退到了星華牢籠的最角落。

尚且因年幼而顯得稚嫩的臉孔,如今因恐懼而扭曲著。

「不要,救我 ! 」

最我和她對到眼的一瞬間,彷彿如此開口向我求救。

若是站在這的是鐵石心腸的男子漢,肯定也會因此而動容。

然而見到此狀,身前的舞奈反而迸出了殺氣。

「不要臉。」

大刀加速砍向小孩。

接下來的一幕讓我感到不可思議。

大刀越靠近小女孩,速度就變得越慢,直至最後完全停了下來。

「這就是他的固有技能嗎 ?」

我詢問了先前和她戰鬥過的舞奈。

舞奈點了點頭。

「沒錯,可是這個能力的全貌我並不清楚,所有攻擊也都被她擋了下來。」

舞奈露出了有些困擾的表情。

「擋下來的意思是…?」

「就像剛剛那樣。」

這次舞奈在小女孩旁生成了星華長茅,狠狠刺向他。

但就如舞奈所說,在長茅要接觸小女孩之前,全都巨幅減速,到最後掉落到地板。

這樣別說是殺傷了,就連碰都碰不到她。

「是所有攻擊都被減速嗎 ? 」

「對。」

能吸收速度嗎…

這樣的話──

「舞奈有沒有試過不靠動能攻擊的方式 ? 」

「?」

舞奈不解的歪過頭。

啊,不小心就說出先前世界才有的名詞。

舞奈不懂也是很正常。

以後有機會的話好像可以教她相關知識,感覺會派得上用場。

「簡單來說,就是這樣。」

我把剛剛對付大叔的方法如法炮製一遍,在小女孩頭上生成封死的頭盔。

人這種生物很脆弱,很多種方法都可以殺死她,沒有必要拘泥於造成傷口的方式。

窒息也是一種方法。

因為只要是人,都必須要有氧氣來進行呼吸作用,產生身體所需的能量,維持身體正常運作。

所以只要失去氧氣,人類就無法存活,無一例外。

而且得益於星華及其堅固的特性,只要套上了頭套,基本不可能拆得下來,裡頭的人只能乖乖等死。

「對欸,還有這種方法 !」

舞奈半是驚奇,半是敬佩的說道。

「畢竟星華幾乎任何事都做得到嘛。」

這件事她本人最清楚了。

「可是,還是讓柳鋒大人出手了…」

舞奈低下頭,似乎感到有些自責。

「沒有關係啦,我只是負責出主意,又不會有危險。」

我把手放到舞奈頭上輕輕地摸了摸。

只要這樣,舞奈的心情似乎都會變得好些。

就在我們說話的同時,頭盔的效果也逐漸顯現出來。

小女孩和剛剛的大叔一樣,變得臉色發紫。

最後白眼一翻,身體無力的癱到在牢籠內。

「死了嗎 ? 」

舞奈非常謹慎,並沒有直接解除牢籠,而是生成星華長茅往小女孩身上一次。

鮮紅的液體流出,小女孩的身體連動都不動。

「死透了。」

舞奈解除了牢籠,小女孩的屍體就這樣躺在地上,並沒有突然活過來。

這下騷動總算告一段落。

緊繃的情緒終於得到舒緩,視野右下角的倒計時也正好歸零。

啊。

意料之外的黑暗襲來,我就此失去了意識。



「這裡是哪裡 ? 」

半夢半醒的睜開眼睛,我試著搞清楚狀況。

眼前的場景好像非常熟悉,可是一半的視野都被擋住,有些難以辨別。

算了…

頭下枕著的東西既柔軟又溫暖,再睡一下好了。

「…」

再次醒來的時候,首先感受到的是有人在用手指撥弄我的頭髮。

手的主人動作非常輕柔,有些癢,但卻非常舒服,有種放鬆的感覺。

這裡是天堂吧…

很想繼續賴床,但這次我直接起身。

可就在我要起身的瞬間,我全身立刻傳來像是電擊般的疼痛,讓我只能乖乖不動。

「柳鋒大人 ? 」

我腦後這雙大腿的主人從正上方看著我。

似乎察覺到我的意圖,舞奈用星華包覆住我的後背,小心翼翼的把我托起身。

「早安…謝謝。」

「不會。」

「抱歉,又給你們添麻煩。」

我朝舞奈低頭。

失去意識後,能平安回到旅館,完全是托一人一貓的福。

還有這一整個的風波能平安畫下句點,也是多虧了她們的幫忙。

「沒關係的,能幫上柳鋒大人就是我最高興的事。」

舞奈輕輕一笑。

「可是──」

她的語氣忽然一變。

「柳鋒大人太勉強自己了啦 ! 」

舞奈用帶著責難的眼神看著我。

「那是沒有其他手段…」

「我知道柳鋒大人是逼不得已,可是還是不希望看到你變成這樣嘛。」

舞奈撇過頭,鼓起了臉頰。

「對不起。」

「唔…」

舞奈緊緊地盯著我。

不管我做什麼都不曾罵過我,我知道舞奈這幅模樣就是非常認真的在責備我。

但我不會覺得任何的不愉快。

因為不過她現在做出任何行為,眼神深處都帶著溫柔,明顯就只是單純的擔心而已。

責罵其他人的原因沒有太多例外,大多都是自身利益受到侵害,不然就是有人不依照自己心中所想的行動,十之八九都是以自己為出發點。

而舞奈則截然不同。

這種單純為對方著想的責備,我已經不知道多久沒遇過了。

所以和平時被無故責備時會產生惱火的情緒不同,現在我覺得非常窩心。

不過話是這麼說,這樣的舞奈還是有種魄力,讓我忍不住移開了眼神。

「我、我下次會注意的。」

「…」

不發一語,舞奈坐到了我身旁,把投靠到了我的肩膀上。

「該道歉的事我才對…是我太任性了。」

話鋒再度一轉,舞奈輕聲地跟道歉。

「是沒能保護好柳鋒大人的我不對。」

「才不會,舞奈能這樣為我操心,我覺得非常高興。」

剛好有身高差,我把頭也靠在了舞奈的頭頂上。

「喵!」

我身旁的棉被忽然開始扭動,接著被窩突然掀開。

「主人主人主人 ! 」

有隻貓,不對,更正,是有個人突然撲到了我的身上。

「小黑好擔心主人。」

如此說著的小黑緊緊的抱著我。

「我很好喔。」

我很想證明的抱抱她,可是我的雙手還在一個不聽使喚的狀況。

小黑沒有為此感到在意,只是不斷嗅著我的味道,用頭磨蹭我。

看這這傢伙撒嬌黏人的樣子,我忍不住覺得這傢伙只是看起來像貓,但骨子裡絕對是條狗。

「阿,小黑你又來了 ! 」

「?」

「柳鋒大人面前不能不穿衣服 ! 」

「可是小黑的衣服還沒做好。」

完全沒有考慮過變回貓,小黑用一副非常困擾的樣子回答舞奈。

「變回去 ! 」

「可是這樣小黑就不能跟主人說話了。」

小黑噘起了嘴。

「你忍耐一下嘛,你的衣服就快完成了。」

「不要 ! 」

「快點 ! 」

「不要 ! 」

舞奈和小黑兩個人彼此瞪著,誰都不肯退讓。

我彷彿可以看到她們中間激盪出的火花。

「那不然小黑至少披上棉被,著涼就不好了。」

我出聲緩頰。

舞奈似乎勉強可以接受這個提案,沒有再多說,拿起了棉被,用棉被包住小黑。

被包住的小黑剩一顆頭露在外面,加上呆萌的表情,格外可愛。

要不是現在渾身痠痛,我真想好好抱緊。

「話說柳鋒大人,究竟是發生了什麼 ?」

小黑乖乖地坐在我腿上後,舞奈向我發問。

「就是──」

我把事情的經過詳細的描述給了舞奈聽。

「欸,柳鋒大人看到我之後,就忽然被傳送走了 ? 」

「是的。」

「唔…可是我從柳鋒大人進廁所後,就沒看到柳鋒大人了。」

「會不會是那時候注意力都放在小黑身上,所以沒有注意到我 ? 」

「是小黑的錯…」

小黑低下頭,一副很沮喪的樣子。

「不是,如果柳鋒大人出現的話,我不可能沒發現。」

舞奈的話語中帶著絕對的確信。

「欸那…?」

「八成是有把柳鋒大人傳送走的人的同夥做的好事。」

「可大叔和小女孩的能力都不是可以辦到這件事的,意思是,他們還有同夥,而且還活著對吧?」

「對,所以柳鋒大人現在還不安全,必須趕快找到他們。」

說到這,舞奈的表情變得險惡。

「好的,可是要怎麼找 ? 」

「我可以用星華做出小女孩和大叔的人像,丟給公會長叫他找人就好。」

「好主意。」

「可是舞奈姊姊,公會長不是壞人嗎 ? 」

坐在我腿上的小黑,一臉天真地發問。

「沒錯,但他還是有利用的價值。」

「欸等等,發生了什麼?」

我跟不上兩人的對話。

公會長怎麼突然就變壞人了,明明不是還合作的蠻順利的嗎?

「在柳鋒大人被綁走的時候發生了一些事。」

舞奈開始解釋。

「公會長之前給過柳鋒大人一顆石頭。」

「對。」

「那顆石頭名義上是通訊用,但其實還附有定位的功能。」

「欸 ? 」

定位 ?

雖然我們幾乎可以算是直屬於公會長的冒險者小隊,但這種行為顯然已經超越應有的界線。

當初拿那顆石頭也只是為了方便連絡,但這麼看來公會長似乎別有居心。

「舞奈知道公會長這麼做的理由嗎 ? 」

「不知道,那時候一得到柳鋒大人的位置,沒多想就跑過去了。」

舞奈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雖然舞奈多次強調,我對她來說是很重要的存在。但聽到這種話的時候心裡還是會暖暖的。

「那就等到時候順便問清楚吧。」

「好的。」

接下來,因為經過一整天的折騰,大家都累了,就沒有出門吃晚餐,而是叫了客房服務。

用完餐並梳洗過後,我們便直接上床睡覺。



隔天一早,我們就出發前往冒險者公會。

一進到公會,我就察覺到公會裡的人在看到我們的一瞬間,下意識的退後了好幾步。

雖然因為舞奈在第一次進公會時就給所有人一個下馬威,所以平時公會裡大家就不太會主動接近我們,但像今天這樣充滿著恐懼,避之唯恐不及的神色還是第一次看見。

理由肯定是昨天在找公會長的時候,發生了什麼吧…

我也沒有多問,跟著舞奈的腳步走上二樓,進了公會長的辦公室。

還真慘阿…

看到公會長原本應該長著手臂的地方空空如也,只剩帶著血的繃帶緊緊纏住,我忍不住在心中感嘆。

「你、你們要來幹嘛 ! 」

一直以來在我們面前都表現得十分沉穩的公會長,如今看到我們就冷汗直流,身體不斷地顫抖。

「這個。」

舞奈將星華做成的小女孩及大叔的頭的雕像,丟到了似乎是全新的桌上。

「你知道他們是誰嗎?」

「不知道。」

公會長很快地搖了搖頭。

「那發布委託,有任何消息都趕快告訴我。」

「好的,我立刻請人處理。」

失去雙臂的公會長在舞奈面前只能唯唯諾諾,完全抬不起頭。

在公會長叫人的沒多久之後,菲斯就跑了進來。

「菲斯,麻煩你去懸賞這兩個人的情報。」

公會長用頭指了指桌上的兩顆頭。

「好的…那請問還有我可以幫忙的嗎 ? 」

雖然能從菲斯的眼睛中讀出恐懼,她還是戰戰兢兢的開口,沒有逃跑。

「…」

舞奈搖了搖頭。

「我知道了,那我就先告退了。」

抱起桌上兩顆頭,菲斯離開了房間。

「應、應該沒有其他事了吧──」

在菲斯關上門的一瞬間,公會長立刻如此說道。

明顯他就是想要趕快將我們趕走,不想跟我們有更多的接觸。

但我們當然不可能離開,我們來這裡的第二個目的可還沒達成。

「我就直接問了,你追蹤我的位置要幹嘛 ? 」

不想跟公會長多費唇舌,我開門見山地詢問。

「這、這個…」

公會長不斷閃躲我的眼神,支支吾吾地答不上話。

「不說 ? 」

身旁的舞奈往前踏了一步。

公會長就像是被蛇盯上的青蛙,瑟瑟發抖。

「我說、我說 !」

公會長的額頭留下斗大的汗珠。

「那都是因為──」

依據公會長的答案,將會決定要不要請舞奈動手。

綁架我的神祕勢力,對我恨之入骨的女神。

我可吃不消再多一個敵人,整天過著擔心受到襲擊的生活。

我死盯著公會長的嘴巴,等著從裡面吐出來的字詞。

然而,當公會長講到最關鍵的地方時,他的眼睛忽然染上一片混濁。

接著他的身體開始詭異的抽動,嘴巴念念有詞的說些毫無邏輯的話。

最後,他的身體在一聲巨響過後,爆炸成無數的肉塊。

「…」

看著被星華擋下的肉塊,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依照著個情況來看,多半是有人在背後操控著公會長,為了封口所以讓他自爆。

那人多半對我不懷好意,不然也不會採取如此極端的方式也要守住秘密。

來到這個世界後,總是莫名其妙就被盯上,莫名其妙就被針對,就像所有人都想要我的這條狗命。

不對。

就算在先前的世界也是一樣。

以前班上那幫人的臉浮現再我的眼前。

總是找我麻煩,總是不計代價的想要讓我不好過。

彷彿我的痛苦就是那幫人快樂的泉源。

什麼阿這是。

一股焦躁、憤怒的情緒在我心中浮出。

憑什麼我必須承受這些 ?

然而正當我的情緒越來越糟糕時,從背後包圍住的柔軟,就像海綿一樣,吸走了所有我的不愉快,撫平了我的情緒。

「我會清理掉所有對柳鋒大人心懷不軌的臭蟲,所以柳鋒大人──」

舞奈走到我的面前,兩隻手指頭放上我的嘴角。

「還請繼續保持笑容喔。」

舞奈嫣然一笑。

沒有多想,我緊緊抱住了她,頭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多年來一直承受的委屈,都在這一刻潰堤。

「好乖好乖。」

一手環抱住我的脖子,舞奈另一手輕輕地撫摸著我的頭。

好香,好溫暖。

雖然舞奈比我矮,身軀也非常嬌小,但在這一刻,我從這位女孩身上得到了滿滿的安心感。

「喵  !」

小黑雖然無法開口說話,但也用自己毛茸茸的身體,不斷磨蹭著我,用另一種方式表達關心。

感受著他們的安慰,我的心情平復了下來。

「謝謝你們,最愛你們了。」



離開公會後,我們決定先去拜訪一下先前委託製作小黑衣服的裁縫店。

「你們來啦,小女孩的衣服已經做好囉。」

一進到店裡,身為店主的老奶奶就笑咪咪的說道。

「這麼快阿。」

我感到有些訝異。

原本只是抱著隨便的心態來看看,想不到竟然真的已經完成了。

「對阿,因為小女孩太可愛,靈感湧現,久違的熬夜了一把呢。」

老奶奶看著我肩膀上的小黑,表情就像看到自己的孫女一樣慈祥。

「喵 ! 」

聽到這個消息,小黑在我肩膀上站起,高興地搖起了尾巴。

「那就先來試穿吧。」

「喵 ! 」

老奶奶領著小黑和舞奈,消失到了門簾後面。

沒多久,簾子就被掀開。

跑出來的是,已經換上服裝,蹦蹦跳跳到我身旁的小黑。

「主人主人,你看 ! 」

小黑張開雙手,向我展示自己身上的服裝。

老奶奶幫她設計的服裝是一件以黑色為基調的洋裝,上頭以簡單的剪裁做修飾,沒有多餘的花俏設計。

毛茸茸的貓耳朵上還繫著金色的鈴鐺。

「很適合你喔。」

我把手放到小黑的頭上,摩娑了幾下。

這樣簡單的設計非常符合小黑天真無邪,純樸的特質。

才和小黑相處一點點時間就能精準掌握小黑,並做出最符合她的設計,只能說薑還是老的辣。

「嘿嘿。」

小黑本人似乎也非常中意,露出了軟綿綿的笑容。

「欸,舞奈呢 ? 」

從剛剛小黑出來到現在,一直都沒有見到舞奈和老奶奶的身影。

如果說是小黑太過興奮自己先跑出來,這還能理解,可是過了這麼久兩人都還沒出現,這就有些奇怪了。

「舞奈 ? 」

我來到簾子前,輕輕地呼喚。

「柳、柳鋒大人 ? 」

舞奈立刻做出回應。

不過不知為何,從簾子另一側傳出的聲音,顯得有些動搖。

「有什麼事嗎 ?」

「沒、沒有。」

舞奈迅速地拉開簾子,走了出來。

「沒事嗎 ? 那就好。」

「這種青澀的感覺…小夥子你要好好珍惜她喔。」

站在舞奈身後的老奶奶,用看透一切的表情,和藹的囑咐我。

對奶奶為何突出此言,我有些摸不著頭緒。

不過這種純純的善意還是讓我十分感激。

「嗯,我一定會用全力讓她幸福的。」

付完錢後,我們離開了服飾店。

老奶奶原先不願意收我們錢,最後在我百般說服下才妥協,收取了衣服的材料費。

這世界還是有好人的。

不過從剛剛開始,舞奈就像藏著什麼,一隻手挽著我,另一隻手始終藏在我看不到的地方。

舞奈從來沒有對我隱瞞過任何事,在這種情況下說我不在意那肯定是假的。

「主人主人,小黑想要吃那個 ! 」

小黑拉了拉我的手,把我的注意力從舞奈身上拉走。

她指的是擺在路邊的小吃。

那是一種用切開的條狀麵包,將炙燒肉片和蔬菜夾在其中,最後淋上酸甜醬汁的食物。

有點類似原先世界的潛艇堡。

看著有點懷念。

距離午餐還有一段時間,我沒有多想,就把錢交給了小黑。

小黑用雙手接過錢後,就開心的跑到了攤位面前。

「老闆叔叔,我要買一個 ! 」

身高只勉強高過攤位的小黑,努力踮起腳尖讓老闆看到自己。

看著只有眼睛露出來,卻還是盡力想跟自己買食物的小黑,老闆忍俊不住,揚起了嘴角。

「小妹妹,只有你一個人嗎 ? 」

「沒有~主人和舞奈姊姊在那邊 ! 」

小黑轉過身,指了指柳鋒他們的位置。

「主人 ? 」

這個詞在這麼小的孩子口中說出,老闆感到有些訝異。

( 不對,只是小孩子玩的扮家家酒吧。)

店主如此猜測。

畢竟身為奴隸最標誌性的象徵,項圈,並沒有在女孩身上看見。

「怎麼了,小黑不可以買嗎 ? 」

看到老闆遲遲沒有動作,淚水浮上了小黑的眼眶。

她很想吃,想吃得不得了。

會不會是自己做錯了什麼,所以老闆不願意賣。

「嗚…對不起。」

小黑的眼眶變的濕潤,眼神無比無辜。

「阿,沒有啦 ! 馬上做給你。」

看到小黑這幅模樣,老闆立刻心軟,其他的思緒都被拋到九霄雲外,立刻著手準備小黑的餐點。

老闆準備餐點的期間,小黑把手放在攤位上,睜大著眼睛,好奇地看著老闆的動作。

再老闆俐落的手法下,食物很快就製作完畢。

「來,小妹妹,這是你的。」

老闆將食物遞給小黑。

「謝謝 ! 」

小黑接過。

不過拿到手上的時候,他發現了不對勁。

「老闆叔叔,這裡多了一個 ! 」

語畢,小黑就要把多的那份還給老闆。

「那是請你們吃的喔。」

「阿,真的嗎 ?」

「對。」

「謝謝叔叔 ! 」

小黑臉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小黑離開後,我的注意力又重新回到舞奈身上。

舞奈遮遮掩掩的樣子,徹底激起了我的好奇心。

「怎、怎麼了?」

似乎察覺到我的視線,舞奈眼神躲閃著如此詢問。

「我只是想知道舞奈手上拿著的是什麼。」

「!」

舞奈身體瞬間一暫,一副被抓到了的模樣。

「欸,是不能說的嗎 ? 」

「唔…說不出口…」

撇過頭的舞奈,臉頰染上了紅暈,聲音細如蚊蚋地說道。

說不出口 ?

舞奈有哪件事會對我說不出口 ?

好奇心還在熊熊燃燒,我開始猜測起來。

是在離開裁縫店之後才這樣。阿,說到這,她似乎和老奶奶單獨說了點話。

所以說,一定是跟衣──

「不許猜 ! 」

紅著臉,舞奈有些激動的說道。

「欸 ? 」

被看穿了。

女人直覺很準這件事果然不是憑空捏造的。

舞奈這麼激動的反應實在很少見,算是看到了稀奇的一幕。

「就算是柳鋒大人,我也不會說的。」

舞奈小聲地嘀咕。

「主人,我回來了 !」

就在這時,小黑充滿活力的聲音在我旁邊響起。

「這個 !」

小黑將手上兩份小吃其中一份遞給舞奈。

「這是給我的 ?」

看到小黑後立馬恢復正常的舞奈,似乎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重複確認了一次。

「嗯 !」

小黑點了點頭。

「那柳鋒大人──」

「主人,阿~」

小黑身長雙手,把手中的小吃遞到了我的嘴巴前面。

「阿,謝謝。」

我打算接過,可是小黑拿的死緊,完全不放開手。

「主人張開嘴巴 !」

「你要餵我 ?」

「嗯 !」

我從小黑的回答中感受不到半點遲疑。

「我可以自己吃。」

「明明都讓舞奈姐姐餵的 !」

小黑不滿的噘起嘴。

「那、那是…」

「小黑,你就不要為難柳鋒大人了。」

一旁的舞奈幫腔說到。

好感動,舞奈果然是善解人意的好女孩。

我用感激的眼神看像舞奈。

接著後者就朝我遞出了手中的小吃。

「柳鋒大人,請張開嘴巴吧。」

抱歉,請讓我收回前言。

現在路上很多人都在看著我們。

要讓我在這種眾目睽睽的情況下接受餵食 ?

這是甚麼羞恥play,我才不會屈服 !

「不,謝謝你們,你們自己吃就好了,我不餓。」

我嚴正地拒絕了她們的好意。

「主人…」

「柳鋒大人…」

小黑和舞奈收起小吃,垂下了視線,渾身盡是失落的氛圍,看得我非常心疼。

不要這樣啊,這招太奸詐了啦!

「好啦,我吃,所以不要再露出那樣的表情了。」

我終究還是妥協了。

兩人開心地餵食我完畢後,口袋中先前由菲斯交給我,新的用來聯絡用的通訊石發出了震動。

我將其拿出了口袋。

「已經有那兩人的消息了,詳情的部分等你們來的時候再由我詳細報告。」

菲斯傳來了這樣的訊息。

「走吧,我們去公會。」



來到公會後,走進大廳,裡面是有些紛亂的狀態。

職員在裡面四面奔走,冒險者也顯得有些心浮氣躁。

畢竟公會失去了運作的核心人物,會有這樣的景象也是非常正常。

不過狀況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好,可能是有因應的措施。

一看到我們之後,菲斯就到我們面前領我們到二樓,一處確保隱私的會談室。

會談室的空間並沒有特別大,中間是一張長方形的桌子,兩側是看起來頗為舒適的沙發。

聽菲斯說這裡有特別施加隔音魔法,裡面的內容絕對不會被傳出去。

「請坐吧。」

菲斯指示我們坐在一側,等我們都就坐之後,到了我們對面。

甫一坐穩,菲斯立刻開口。

「從剛剛開始我就想問了,這個可愛的小女孩是誰 ?」

菲斯眼睛閃閃發亮的問道。

「小黑是小黑喔 !」

「是之前柳鋒先生肩膀上的生物 ?」

張大了嘴巴,菲斯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

「對 !」

「果然柳鋒先生身上都是一堆驚奇的事呢…」

「哈哈。」

「不說這些,我要切入正題了。」

菲斯一改先前還算開朗的態度,臉色變得嚴肅且凝重。

「先前你請我調查的那兩個人,是直屬帝國皇帝的特殊部隊──棘的成員。」

「啥 ?」

太過震驚,我發出自己聽來都顯得有些蠢的聲音。

「你沒聽錯,有帝國前來的商人認出了他們,我與時常往返帝國與這裡的公會人員確認後,也得到相同的答覆。」

「…」

帝國 ?

女神對我動手情有可原,畢竟那女人非常討厭我,誓要置我於死地。

但帝國又是哪招,我記得我可從來沒招惹過相關人士。

「舞奈,你清楚這個『棘』的相關資訊嗎 ?」

完全不了解對方的來頭,我只能詢問原先住在這個世界的舞奈。

「我之前很少在那個地區活動,不清楚。」

坐在我身旁的舞奈搖了搖頭。

「這部分就由我介紹吧。」

菲斯毛遂自薦。

「欸,你知道 ?」

「別看我這樣,我消息還是很靈通的。」

菲斯頭上的兔耳驕傲地抖動著。

怎麼樣,怎麼樣,我很厲害吧,快稱讚我 !

菲斯渾身散發出這樣的氛圍。

「嗤。」

旁邊的舞奈發出了極為不屑的聲音。

「唔唔唔唔唔,舞奈小姐你這態度是什麼意思 ! 」

「只是看到笨蛋的正常反應而已。」

「好過分 ! 」

「…」

「唔,算了啦 ! 」

菲斯有些自暴自棄的開始講解。

「棘與帝國其他由將軍率領的軍人不同,是直接聽命於皇帝的特殊分隊。」

「這隻分隊裡面聚集著從帝國內各處集結而來的高手,各個都是能以一敵千,甚至敵萬的怪物。」

「棘裡面也有另外的分類方式,其中會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是『陽棘』,而從不公開露面的是『陰棘』。」

「因為害怕其他國家掌握自身國力的底細,所以通常來說身居『陰棘』的會比『陽棘』的實力來的更高些。」

「而舞奈早上給我看的,正是曾經和皇帝一同出席重要場合,充當護衛的『陽棘』的其中兩位。」

「嗯,我了解了。」

所以說,基本就可以確定是皇帝對我有某種尚未清楚的意圖。

畢竟那是他才能調動的人員。

不過其中有幾個部分讓我感到些許的違和感。

首先,做這種背地裡、見不得人的勾當,理應派出的不是『陰棘』的人嗎,怎麼會是這種人盡皆知的傢伙。

第二,他們的意圖非常不明確。

一開始大叔雖然抓住我,卻沒有要置我於死地的意思,只是把我運往某個地方。

後來卻又直接對我動粗。

這種反覆且沒有邏輯的行為讓我非常困惑。

「舞奈,你有想法嗎 ?」

「沒有,可是我覺得這件事似乎沒有表面上的那麼簡單…很多奇怪的地方。」

「我也這麼覺得,所以,我們就去帝都一趟吧。」

「「欸 ! ?」」

舞奈和菲斯露出了驚訝地表請。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三人對我露出疑惑的表情。

阿。忘記她們聽不懂先前世界的詞語了。

就讓我看看皇帝的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吧。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