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Aviation】刀劍亂舞同人

天緒 | 2022-01-21 18:22:55 | 巴幣 10 | 人氣 50


#刀劍亂舞 #長船餐酒館系列

❦現代paro,私設有
❦調酒師山姥切長義&南海太郎朝尊
❦角色為個人解讀
❦未成年禁止喝酒


  夜晚偶而會勾起一絲感性。

  那也許是燈光的薰陶,得宜的明暗為場所調配出恬靜與高雅,襯著簡單鬆散、卻隱含憂鬱之意的藍調,總能將人的思緒勾向過往——比如十九世紀末,抑或是二十世紀初,那段夢想起飛的年代,蒙著斑斕而古雅的銅黃色調。

  當然,那段歷史之於吧檯二人的年紀來說尤須追溯,然而就沉斂的氣質而論,他們倒不顯得太過突兀。

  撐著下顎,凝望水杯蕩面的男子抬高眼睫,淡雅的淺色眸子漾起幾分若有所思,片刻,隨著玩味的笑意抿開唇角,他忽然緩聲說道:「『對人類而言,真理就是使他成為人的東西。』」

  擦拭著器皿的舉止微頓,站於吧檯內的銀髮青年顯然對他的話有所反應。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安東尼.聖修伯里)。」既語句來源的揭曉,烏亮的皮鞋尖旋過俐落的半弧,纖細的體態被量身訂製的制服包裹得端莊挺拔,連帶著回身的舉止都格外雍容倜儻,「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裡?——南海老師。」

  面對酒量糟糕卻出現在吧檯邊的大學教授,山姥切長義的不甚歡迎一覽無遺。

  「用這種態度對待客人可稱不上敬業喔,長義君。」自若地迎對冷漠的面色,南海太郎朝尊示意著攤開菜單,骨節分明的手指輕快地敲過光滑的紙面,「能為我來點飲品的介紹嗎?」

  沉默半晌,長義終於揚起待客用微笑,他毫不猶豫地翻到菜單的末頁,沉穩的嗓音動聽而流暢,煞像夜間低柔的電台廣播:「這裡是無酒精飲料的部分,咖啡和歐蕾的品項冷熱皆可;本店茶飲都是茶葉沖泡,幾乎都是熱的,不過今天這兩項有特製冷茶……果汁陳列的雖然不多,但只要您能提出來,大部分都能為您製作,若是想體驗酒品的感覺,我推薦您高純度檸檬汁,入喉的灼燒感會相當真實。」

  聞言,朝尊愉快地輕笑道:「哎呀,真是有個性的推薦呢。」

  勾著姣好的唇部,銀髮青年瞇彎毫無笑意的眉眼,柔和的語氣僅止於表象的親藹:「還是您要喝汽水呢?我會特別招待您一球淋滿糖霜的冰淇淋的,這是大部分的孩子都喜歡的口味喔,客人。」

  「那可真讓人心動啊。」不以為意地應和了對方的嘲諷,教授文學與哲理的男子縱容著心緒的一時興起,溫和地笑了笑,「——但是,在這個二十世紀的懷舊之夜,難得的、想來一點酒精的洗禮呢。」

  「……所以,才提到剛才那段話嗎?」收回被對方闔掩著推來的菜單,長義歛起虛偽的笑顏,亦不再流露出輕蔑的樣態。

  這種專屬於個人的思緒流動向來難以激起旁人的共鳴,然而當眼神交會的剎那,他竟能隱約意會到對方的心神所在——這回並非對酒量的試驗玩笑,南海太郎朝尊本就抱著喝酒的慾望造訪而至,那份契機可能僅是閱讀途中的感悟,縱然率性簡單,卻執著得足夠凜冽。

  畢竟,在無需思考的週末假日,於意識的混沌中沉浸著沒來由的感性、不失為一種獨身的雅緻。

  氣氛由現代的輕佻溯往二十世紀初,隨著記憶的回覽,男人的敘述聲柔柔地配合著瓶罐放上桌檯的響調,「是啊,它來自《Terre des hommes》(人類的大地),白天的時候回味過一次,忍不住就渴望起人際交流了。不出意料之外,長義君,這本書你是知道的。」

  「……那是別人送我的。」輕淡地帶開引導上身的話題,長義忽視了省略在語句之中的前置,在材料準備得差不多後,他抬起眼睫,載浮於瞳面的情緒如同極北之海漂泊的浮冰,顯見得冷漠,「選一支經典調酒給你就可以了吧。」

  絮叨的感想在新穎詞彙出現之際停擺,朝尊登時被勾起了好奇,「經典調酒?」

  「是一個統稱,意指被世界默認了基礎材料的調酒。」青年簡單地解釋了名詞的基形,見對方仍睜著眼瞧望自己,便沉聲補充道:「雞尾酒的標準,是由二戰後成立的國際調酒師協會訂製的,因為基底和用量都差不多,所以這些調酒在世界各地喝起來的味道大同小異,我會從這裡面選一個給你。」

  「原來如此,那就交給你吧。」瞭然頷首,朝尊不再繼續追問下去。畢竟原先的思緒軌路尚未行至終點,中途換車對於學者來說可不是個優良行為,他思忖著銜回了先前的話題,「剛才我們說到哪?——啊,是了,飛行員的自傳。」

  酒液的香氣溢出旋開的瓶口,花與草浸染了哲理的恬謐。

  「在動盪的二十世紀,即便是再能創作的優美的手,終究得放上用以戰爭的工具。」再度將手肘支向桌面,朝尊感嘆地陳述著曾經的歷史,神情卻並未泛起絲毫一絲惆悵與緬懷,僅是授課一般的平靜,「你知道這位作家的結局嗎?」

  沒有回應,寶藍色的眸僅是淡淡地瞥過一回,又再度專注回手中的作業。異於店內另一名調酒師的隨和與輕快,山姥切長義的調製過程更為虔誠嚴謹,亦為顧客帶來一種得以傾訴的安寧。

  這是個香氣整合的過程。

  注入的基酒講究著精確的適量,柔順且無聲地淌進雪克杯中,青年掩緊頂蓋,令冰與酒與空氣得以安妥地封存在內,隨後,是韻律激昂的搖盪沙沙作響。

  隨著比例姣好的手臂逐漸緩歇,雪克杯被俐落地翻正,調酒師扭蓋朝著雞尾酒杯傾倒出典雅的淡紫色彩,綴上提前串好的醃漬櫻桃作結,代替了回答,遞至顧客手邊。

  「哎呀,這是?」細膩的酒香掠過鼻尖,朝尊卻僅聞得出花瓣與櫻桃的香氣,他明確地知道尚有其他氣味交融於色澤淡雅的酒面,造就了鮮明的芬芳與香甜。

  「先嚐過再說吧。」短暫的靜默終於被劃破,山姥切長義的聲音冷淡之餘,亦參雜了思量後的慎重與尊敬,「二十世紀是夢想被實踐的年代,人類在一九○一年首次航向天際,那時,正是這支調酒在各個酒館裡風行的時候。」

  慣性地喬穩眼鏡的位置,男人微微一笑,濃厚的氣息撲鼻而來,這次的飲用無疑是對理性來說的瘋狂行徑,他卻沒有絲毫猶豫。

  「記錄著這杯調酒配方的《Recipes for Mixed Drinks》出版在一九一一年,沒多久就頒布了禁酒令。」將垂落額前的銀髮挼回後方,青年筆直注視著舉杯啜飲的顧客,優美的嗓音好似配合著藍調的輕重而略顯起伏,「因此,它逐漸消失在人類的記憶裡,直到九十年後才被調酒考古家發現……就像二戰時期失蹤於飛航任務的安東尼.聖修伯里。」

  未能言明的味覺,煞像破開雲層後清晰的星海。

  適當的酸甜極大地潤飾了酒精的辣口,狂放的紫羅蘭交織著薰衣草和梅果的香氣,勾引出位居中段的橙皮味道,待一口過去,高雅的草本香氣仍彌留味蕾,徜徉唇齒遲遲不散。

  ——他們是受時代的人為因素而消弭的作家與酒。

  「……他的訊號在返程時消失在地中海上空,飛機的殘骸睽違了六十年才被找到。」晃蕩著明亮而美麗的酒面,朝尊抿下殘存的酒香,意外地沒有嚐出酒精的嗆澀,「啊啊,不可思議,這杯酒簡直像是能飲用的香水。」

  柔順而清新的口感彷如春季的凝縮,自香濃的馥郁到俏皮的酸甜,甚至帶有一點烘烤過的杏仁味,整支酒就像一盤精緻的甜點,優雅之餘,亦帶有繁複的層次感。

  「——經典調酒之一,『Aviation』(飛行)。」不再藏掖調酒的名稱,長義分別將還未歸位的瓶罐擺上顧客能夠視及的高台,沉歛而自信的笑顏亦如完成一項藝術品後所顏表的滿足,「用同為Aviation風味的琴酒作為草本的鋪陳,主要口感是瑪拉斯卡櫻桃釀製後的濃厚酸甜,香氣則由真正使用紫羅蘭萃製的香甜酒為主調,它們的味道就是一種相輔相成的平衡。」

  語畢,他得意地瞇彎眉眼,手背虛掩起勾揚的薄唇,「呵,當它重回檯面之際,人們想必也帶著和你一樣的表情吧,南海老師。」

  山姥切長義對調酒的選擇並非隨意為之。

  「哎呀……」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顯露的情緒,男人不禁用指腹摩挲過唇角的笑意,抿下殘存的酒香,他點了點頭,柔聲說起被傾聽的喜悅:「是啊,你很認真地在聽我說話呢,真令人高興。」

  要知道,在步調快速的現代,鮮少人願意佇足原地思考細微入常、抑或是無關緊要的哲理與玄問。

  「——!」反駁的話語轉瞬湧上咽喉,青年卻愣是無法在哲理教授面前吐出不合邏輯的隻字片語,面色霎時泛起彆扭的薄紅,他咬牙撇過頭,「……這只是敬業精神而已。」

  幾聲輕笑過去,男人垂眼凝向手中的酒杯,袖珍的鮮紅櫻桃斜斜地浸沒在酒液之中,一瞬間——僅是短暫的錯覺——他看見飛機墜入倒映著昏紫晚霞的海面,卻沒能看清那架飛機是否完好無缺,抑或是一束燦紅的火焰。

  「安東尼.聖修伯里經歷過的墜機意外,都清晰地記錄在文字裡頭,唯獨最後的殞落原因卻曖昧不明。」溫暖的尾韻沿著神經醺入意識,朝尊彎著虛垂的手腕,抵住越亦昏沉的腦袋,「究竟、是返程途中被擊墜的,還是自行選擇了大地呢,仍舊是未解的問題……」

  那位同時展露了純真、透徹與熱情的作家,是否攜手與他所創造的小王子一同離開了地球,是現實的殘酷與文學的浪漫之間容許的解讀範圍。

  並未隨對方在未知中無盡揣測,長義俯身將酒瓶歸位,驀然想起重要的事項,趕緊仰首提醒道:「對了,這杯酒精濃度很高,別喝太快……」

  『咚!』

  提醒似乎來得太遲。

  瞪視著醉倒的南海太郎朝尊,銀髮青年無奈地掏出手機,向能夠將他接回住處的友人發送了訊息。

  紫羅蘭的香氣瀰繞在二十世紀的氛圍間,那是為表慶祝而風行的優雅氣息。

  暫且替男人調暗其中一盞吧檯燈光,山姥切長義吁出沉浸於哲理中的短嘆,隨後,是一抹調侃的笑意勾現嘴角。

  「……嘛,去進行一場哲學飛行吧,南海老師。」

  

  『你終於睡著了,
   你的意識引退了,
   但當你再度清醒,它將從你那被蹂躪、瓦解、凍焦的軀殼中重獲新生,它將再度主宰你的身體。
   於是,身體不再只是個優良的工具,身體不再只是為人服務的僕役,優良的工具裡將綻放出驕傲的花朵。

   而你,你懂得如何描述這朵花。』

     ——《Terre des hommes》
        《Wind, Sand and Stars》
               《風沙星辰》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