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紫川同人《我有嘉賓》下 ~ 慶祝!GP 數滿 1100

空澗飛湍 | 2021-11-27 14:20:56 | 巴幣 1128 | 人氣 102

連載中我有嘉賓 (紫川同人,短篇)
資料夾簡介
接續網路小說《紫川》第十章第六節「談判完成」的改寫,嚮往一個不一樣的故事發展 ~


慶祝!GP 數滿 1100 ~
感謝給我 GP 的朋友們!^^
Thank you very much ~

今天放紫川同人《我有嘉賓》下篇 ~ ^^

~~~~~~~~~~~~~~~~~~~~~~~~~~~~~~~~~~~~~~~~~~~~~~~~

前言:
讀網路小說十年左右,
其中,網路小說中,最喜歡《瑯琊榜》、《紫川》,
網路小說角色中,最愛《杯雪》裡的駱寒、《紫川》裡的帝林。

曾寫人物介紹:
《網路小說中我最喜歡的人物──駱寒》

《網路小說中我最喜歡的人物──帝林》

帝林的結局,讓我抑鬱難平,氣得幾欲吐血。
因此,寫了同人《我有嘉賓》,憧憬一個不同的故事發展 ~

~~~~~~~~~~~~~~~~~~~~~~~~~~~~~~~~~~~~~~~~~~~~~~~~

故事背景 & 《我有嘉賓》(上) 在此

《我有嘉賓》(中) 在此

以下是《我有嘉賓》(下)  ~

~~~~~~~~~~~~~~~~~~~~~~~~~~~~~~~~~~~~~~~~~~~~~~~~

十日,斯特林、紫川秀率領殘餘的中央軍、秀字營,在雲淺雪的陪同、護衛下,離開帕伊城,向瓦倫城前進。
十五日,今西、哥普拉與此時的瓦倫守將林冰有一段短暫的對話。

哥普拉冷硬地道:“三萬四千七百五十一名監察廳兵士出城,武器、盔甲、馬匹缺一不可。現在還差了一些數量,勞林副統領為我們備下。”
林冰搖頭,曰:“兩位說笑了。瓦倫城中物資拮据,兩位不會不知。”
哥普拉哼了一聲。

今西有禮地微笑:“與魔族對戰,瓦倫城是重中之重,先前不足的物資在這兩個月內早已補齊。想是林副統領軍務繁忙,尚未有暇顧及至此。正巧,下官做了粗略統計,這裡給林長官唸唸?”
林冰皺了皺眉,道:“那些軍需是要用在戰場上,對抗魔族的。”她自然知道軍需早齊了,但是…。

今西笑笑,曰:“我們監察廳正是要出城面對魔族。或者,近日有別支軍隊要出城嗎?”
林冰語塞:“沒有別支軍隊要出城,只不過…。”
今西露出驚訝之色:“莫非林副統領期盼我們三萬多人赤手空拳地對戰魔族的百萬大軍?”

林冰沉默──紫川參星是將監察廳作為戰犯送出給魔族殺,不是讓他們去血戰疆場。這點大家心知肚明,偏偏難以宣之於口。最終,她道:“國難當頭,一切都是迫不得已,為了紫川存亡,這…也是無奈之舉。你們的犧牲,昭昭忠烈之心、堂堂忠勇之名,必長留史冊。”

今西輕蔑地勾了勾嘴角:“無奈之舉、長留史冊?呵。我們配合地好好出城去,軍需糧草該給足吧。”
林冰皺眉問:“如今之勢,你們要軍需糧草做什麼?”
哥普拉道:“你問一支出城面對敵人的軍隊,要軍需做什麼?”
林冰有些尷尬,但仍謹慎地盯著二人。

今西沉下臉來,肅然道:“總有人要給帝林大人報仇吧。我們需要戰力。”
林冰猶豫再三,最終道:“對不住兩位。紫川家族危急存亡之際,不能做此無謂的消耗。但也請兩位放心,只要斯特林大人回來,必然 …... 或許有一日,我們會反攻魔族。”帶著歉意,但目中堅定,難以動搖。她對紫川家族的忠心勝過一切。

今西綻出一個甜美的笑容,曰:“危急存亡之際啊!我們共體時艱,協助練兵。監察廳與林長官您的守城軍這兩日來一場軍事演練,您覺得如何?”
林冰驚疑,皺眉問:“你什麼意思?”

今西依舊笑地和煦:“練兵啊。只是這場演練,可能會激烈些,死些人。死的也不多,只要一方全滅,就可結束。您的那些新兵,很多還沒見過戰場吧?”
林冰驚怒:“你的意思是要與我開戰?”

今西微笑著,道:“自從紫川總長給了那個回覆,帝林大人的仇人,可不僅僅是魔族。”
林冰難以置信地道:“你把紫川家族當作了仇人?”
今西笑道:“答對了,可惜沒有獎品。如果我們無法向魔族復仇,便只有找紫川了。您考慮吧。”
林冰大怒:“國難當頭,你,你竟敢這樣要脅我?”

今西笑笑:“不知您說的是哪個國?是三百年前被紫川叛了的光明帝國,還是紫川參星已登基稱帝,開創了紫川國?”
“你!”林冰瞪著今西,臉一陣紅一陣白,胸口起伏不已。最終,轉向哥普拉問道:“這是你們監察廳的意思?”

哥普拉道:“不錯。”
林冰深吸一口氣問:“你們要多少?”
哥普拉從懷中取出一張紙,交給林冰,道:“這是清單。”
林冰接過清單,越看越怒:“要這麼多?!”

今西訝然道:“這都是消耗品,當然需要備用的。況且,難道你們用的上?”
林冰怒視二人:“監察長帝林大人為國捐軀,也是為保這家山社稷。你們如今這般作為,他在天之靈會以你們為恥的。你們若真是對帝林大人忠心,便應以紫川為重。否則誤了國事,豈不是連累監察長大人亦成為紫川罪人?”

哥普拉怒道:“胡說!”
今西正色,曰:“林長官慎言。未見到屍首,我們不放棄希望。關於帝林大人的心意,大人為紫川遇險,紫川參星卻將夫人賣給魔族洩憤。大人會贊同我們的做法。”

林冰咬牙道:“你們要的數量太大,我無論如何,不能答應。我手上的兵力八倍於你,不要逼我動手。同樣是死,還要落得個亂臣賊子的臭名。”
今西露出一個輕蔑的笑容,曰:“監察廳精兵豈是你的新兵能比?即便你最終獲勝,又需多久?一個分裂內亂的瓦倫城,相信魔族會甚感興趣。”

林冰目露兇意,手按劍柄,抽出吋許後止住,似心中在做劇烈鬥爭。哥普拉亦按上劍柄,踏前半步與其對峙。
最終,林冰取出一面令牌扔給哥普拉,冷冷地道:“庫房的手令。”轉身離開,只留下森寒如冰的一句話:“如若瓦倫城有何閃失,你們萬死莫贖。”

###

十八日,中央軍、秀字營進入瓦倫關。於此稍早,魔族公主卡丹獲釋,與瓦倫城外的魔族前鋒軍會合。

“似乎有些不對勁。”入城一會後,紫川秀喃喃。
“什麼地方不對勁?”斯特林有些恍惚地問。他不知自己剛錯過了卡丹,只覺心中空落,彷若正失去著什麼。
“不知道。…只覺得…一些人的表情似乎有些怪。”紫川秀道。

“嗯,…的確”斯特林回憶著:“當我們問林冰長官魔族要求了什麼,她欲言又止,含糊其辭。而且她彷彿不太願意與我們對視。她的副將似乎也迴避著我們的目光。是怎麼回事?是發生了什麼?”
“太難猜了,我放棄。”紫川秀聳聳肩“如果大哥在這,一定知道是怎麼回事。大哥先回帝都了吧?我們回到帝都再問他就是。”

“嗯,回帝都再問他。監察廳的兵,也都隨大哥回帝都了吧。…都回帝都了嗎?”斯特林忽起了些微不明的不安。

###

瓦倫城外,黃沙漫天。
青天與黃土相接之處,是一望無盡的魔族。
監察廳兵士身著黑甲,迎向前方。

前方,是生?是死?

即使身上有甲,手中有刃,但此境一戰,再精銳的部隊,都將被覆滅。如同溪流終將淹沒於大海。
差別只在於,血戰,能翻起多少波濤,染紅多少海水。
兩方距離逐漸拉近,魔族兵緩緩聚攏、合圍,阻斷了黑甲兵的歸路,隔絕了瓦倫城方向的目光,也切斷了監察廳與紫川家族最後的聯繫。

面對數十萬魔族兵,三萬多監察廳將士列了隊形、背靠著背,並挺直了脊梁,昂著頭,目中透著凶狠光芒,殺氣沖天。他們做好搏命、戰死,並在戰死前多拉幾個墊背的打算。
但此時靜悄悄地,誰也沒有先行動作。
魔族並未放箭,也未衝近攻擊,反由後方像潮水一般向兩旁分開,讓出通道,低頭侍立,鴉雀無聲。

通道處,一頎長的人影,背著光,騎著馬,緩緩進前。
那人略一側頭,陽光灑在面上,極致的俊美秀麗,也掩不住如劍出鞘的逼人鋒芒,正是帝林。

哥普拉忽急衝向前,今西、沙布羅、白廈緊隨在後,領著眾人,奔至帝林身前,一齊單膝跪倒,喊道:“大人!”
帝林微微一笑,如冰雪初融,春回大地,寒意無聲無息地消散。他下馬,望著眼前部屬,輕聲道:“見到你們,我很高興。”

哥普拉眼中大顆的淚水落下,他低頭哽咽道:“願追隨大人。”
“願追隨大人!”監察廳眾人齊聲喊道。

###

三月三十日,中央軍、秀字營回到帝都。

斯特林、紫川秀前往總長府,向總長紫川參星覆命。預料中的責問與懲處沒有到來,獲得的卻是紫川參星激動的歡迎與溫和的慰問。一旁的總統領羅明海亦對二人噓寒問暖,甚至熱情洋溢到彷彿見著了親人。

走出總長府,紫川秀疑惑地道:“羅明海那老頭今日吃錯藥了嗎?雖然不用割地,但畢竟是個敗仗。他與我們向無往來,就算是再體恤將領士卒,也不用表現地像我是他失散多年的親兒子吧。”羅明海與帝林之間有著滅門血仇,平日見到斯、秀,羅明海縱使不仇視,也是冷淡疏離,今日委實令人驚異。

斯特林隱藏著沉重的負疚心情,微笑了下,道:“別這麼說,羅明海也是忠於紫川的中流砥柱。他和大哥之間的仇怨 …... 是造化弄人,天意如此。”
紫川秀小聲咕噥:“那仇怨,如果紫川參星是天,那還真是天意。”

斯特林問:“你剛說什麼?”
紫川秀搖頭道:“沒什麼。”小聲嘀咕“說了你也不會信。”又問:“對了,怎麼還沒見大哥?”
斜後方一個女聲淡淡地道:“你們問帝林大人嗎?見不到了。”

兩人一驚回身,斯特林急問:“是哥珊幕僚長?監察長帝林怎麼了?為什麼你說見不到了?”他們在回程的路上聽聞哥珊新獲任命為幕僚長,但此時哥珊穿的不是幕僚長的服飾,或許因為現在不是上班時間?紫川秀更發現,不同於以往永遠的一個公事包,哥珊今日手上竟多提了一個袋子。

哥珊冷冷答:“不敢當幕僚長三字。我已經辭職了,現在正捲舖蓋回家呢。至於監察長大人,還沒人告訴你們吧?”
紫川秀起了不好的預感,也忙問:“發生了什麼事?”
哥珊看著兩人,忽嘆了口氣,道:“事情是這樣的, ...…。”

十多分鐘後,斯特林面無血色,手指微微顫抖,紫川秀亦是一臉呆滯,失魂落魄。斯特林驀地躍起,道:“我們快去追!”拔足要奔。
這時,斜裡衝出三十多名禁衛軍,擋住兩人去路。

斯特林怒道:“讓路。”
其中一名禁衛軍上前行禮,道:“斯特林大人,總長殿下要見您。”
斯特林一愣之間,已聞得紫川參星的聲音從總長府門口傳來:“斯特林,我的孩子!”

斯特林快步到紫川參星面前,單膝跪下,流淚道:“求您收回成命!我大哥帝林往年征戰,和魔族仇深似海,不能將他們交給魔族啊!”
紫川參星撫著斯特林的頭,垂淚道:“帝林自願出使魔族,奈何身份洩漏。魔族大軍之中,如何救的了他?痛失賢才,我亦十分惋惜。你放心,我會將帝林的衣冠塚設在聖靈殿的。”

斯特林顫聲道:“衣冠塚…連屍身也沒有嗎?不行,讓我去找他!”起身欲行。
紫川參星厲喝:“到魔族,去找死嗎?”見斯特林未回頭,又喊:“只怕早被魔族分屍了,你又去哪找?”
斯特林身子一震,呆了片刻,道:“就算大哥已經…,起碼要把秀佳嫂子救回來。嫂子他們走幾日了?我現在去追!”

紫川參星哽咽道:“此刻已出瓦倫關了,來不及了。一切都是天意。”
斯特林喃喃道:“出了瓦倫關也得追。”邁步便走。
紫川參星道:“你站住!你要置紫川社稷於不顧嗎?”
斯特林遲疑了下,道:“待末將回來,再向殿下您請罪。”

紫川參星忽“啊!”了一聲,向前便倒。周圍眾人驚呼:“總長殿下昏倒了。”
斯特林大驚,回頭搶上,扶住紫川參星。
紫川參星抓住斯特林的手腕,雙目緊閉,只似囈語般喚著“斯特林…。”
周遭一片人仰馬翻。斯特林亦是自責。

眾人將紫川參星抬入屋內、請醫問藥。紫川參星始終閉著眼,抓著斯特林的手也從沒放鬆過。
斯特林陪著紫川參星,心中焦急,但也不敢將手扯出,遂轉頭看向進屋後站在角落的紫川秀。
紫川秀向斯特林遞個眼色,點了下頭悄悄走出屋子。

一出屋,屋外站著俏生生地、梨花帶雨的紫川寧。
紫川寧眼中放出光彩,嬌喚:“阿秀哥哥,你終於回來了!我 …... 我日日想著你。”張開雙臂,向紫川秀奔來。

###

三月三十一日

瓦倫城門再次打開,走出一支近十萬人、多由老弱婦孺組成的簡陋車隊。其中絕大部分是人族,卻由少數魔族監視著。領頭的魔族,是一個多月前去往紫川交換文書的魔族使者。車隊之後則跟隨了原留守在帝都的七千多監察廳士兵。

車隊徐徐往前,待離城兩百米,領頭魔族的神態忽地一變,由囂張傲慢轉變為恭敬謹慎。
再行三百米,便見黑壓壓的三隊軍士候在山坡前。一面黑色的旗幟揮了揮,中間的那隊軍士向前迎來,另兩隊原地停佇。領著車隊的魔族使者吁了口氣,催馬向前迎去。

“羽林軍副將,伊傑‧坦斯卡,向軍師大人覆命。”魔族使者停在那隊軍士的隊伍前。
帝林由隊伍中趨馬而出。
魔族使者伊傑躬身行禮,帝林點頭還禮。

伊傑道:“稟軍師,夫人在車中,毫髮無損,只是旅途有些疲累。實情,已在途中簡略地私下稟報夫人。”
帝林道:“一路辛苦了。謝謝你。”

伊傑卸下重擔,心中大定,行了一禮,退到一邊。他對帝林軍師雖感好奇,但深懷懼意,不斷告誡自己:“要恭敬謹慎、謹小慎微。無論眼前這人看起來再怎麼斯文俊美,別忘了他可是殺神族、殺人族都不眨眼的惡魔帝林”。

帝林望向車隊,不待伊傑指明,便一眼認出了林秀佳乘坐的車子,林秀佳也正撩起車簾,向他望來。
四目相投。

帝林不知自己是如何上前、如何下馬,當他發現時,自己已立在車邊,小心翼翼地擁住林秀佳。他輕輕地道:“秀佳,對不起,讓妳受驚了。我發誓不會有下一次。”
林秀佳在帝林懷裡蹭了蹭,有些哽咽地曰:“你在就好。”
帝林微微將林秀佳摟地緊了些,道:“你放心,我永遠在。”

兩人靜靜地相擁在一起。
“當時事發倉促,我僅來得及替你帶了這個。”林秀佳從懷中取出一張照片交給帝林。
是帝林平時放在書房桌上的三人合照──照片中,是二十一歲的帝林和當時的斯特林、紫川秀。

###

四月三日

魔神皇卡特下達旨令,分批撤軍,全軍離開遠東。
中午,在帝林臨時的書房中,今西道:「大人,內情司的弟兄們已備好,隨時可以出發。」
帝林點頭,曰:「三小時後動身。」

他望了眼西方,要離開紫川了。兩年前,自己率領手下軍士攻入魔族境內,作為敵人,為魔族帶來了慘重的傷亡與損失,並立下兇殘可怖的赫赫威名。真是沒想到,兩年後,自己會以完全不同的身份前往。

自接到林秀佳後,帝林投入魔族之事不再是僅限少數幾人知道的機密。昨日,魔神皇大開席宴,親自鄭重地向魔族貴族與高階軍官介紹帝林軍師。想到那些不可思議、驚慌失措的表情,帝林笑了笑。
“不過,這些消息也快傳到紫川了吧”他眼神微微黯下,看向桌上的照片。

今西順著帝林的目光看去,猶豫了下,道:“稟告大人,有件事,屬下向您請罪。在離開瓦倫城的三天前,屬下與紫川的林冰副統領翻臉了。”
帝林微笑,曰:“哥普拉都告訴我了。與紫川參星這個仇,我會報。和紫川,早晚要翻臉。你做的很好。”

今西放鬆了下來,欣喜道:“謝大人。”
帝林曰:“那紙文書,你的判斷正確。你很不錯。”
他高興自己有個才華橫溢的忠心屬下,加以培養,可以委予更大的責任。雖知道對方與自己一般野心勃勃,但是那又如何,只要對方絕對忠誠,那就行了。有忠誠與才華,自己自然會給他舞台,這時野心就僅是雄心。

今西甚喜,靦腆一笑,道:“未盡之處,還請大人指點。”
帝林溫和地看著他,曰:“指點算不上,但是作為知情人,可以告訴你一個內幕。”
今西雙眼亮了亮,很是期待。

帝林道:“那紙文書,同時也是一個試探和賭約。”
今西恍然:“試探,是對紫川參星的試探。”問:“那賭約?”
帝林曰:“如果紫川參星能頂著壓力和誘惑,護住拙荊和你們,卡特陛下就答應原先的議和條件,並且完好無傷地讓我回去。”

對著今西驚訝的目光,帝林輕嘆,道:“卡特陛下贏了。”雖然他早料到現在的結果,但是原本心底有個渺茫的希望──希望自己這回“難能可貴”地預料錯了。
今西從驚訝中回過神來,快速地道:“大人也沒輸。”

看著今西有些急切的表情,帝林笑了,曰:“怎麼,替我不服氣?”
今西扁嘴,偏頭思索,目光流過魔神皇讓人送來的香茶、流過花紋精緻的桌腳。想了會,他道:“屬下到這裡雖然才半個月,但是感覺大人在魔族比在紫川好。卡特陛下對大人很重視、禮遇。離開紫川是好事。大人沒有輸。”

帝林微微笑著,輕輕地道:“不錯,離開紫川是好事。不用再向廢物稱臣,我十分歡喜。”
聞得帝林歡喜,今西甚喜,又想:“果然,大人不會輸!”不由笑開了嘴。
今西忽笑地更加開心,小聲嘀咕:“紫川參星可輸慘了。”因為大人說,這個仇他會報。就只是,不知大人將會如何報、報到什麼程度。今西下意識地瞧向桌上的合照。

“你先去休息吧,晚些可要趕路。”帝林曰。
“是,大人。您 …... 屬下告退。”今西答,他本想勸帝林放下那兩個兄弟,但話到口邊,又自己吞了回去。

今西退出後,帝林拿起合照,照片中──斯特林對著他微笑,紫川秀扮著鬼臉。他凝視半晌,沉默無語,最後珍重地將其收入懷中。

~~~~~~~~~~~~~~~~~~~~~~~~~~~~~~~~~~~~~~~~~~~~~~

若想閱讀文中角色的簡介,可參考以下。^^

《紫川小評》

《紫川小評──續之魔族篇》

《紫川小評──續之帝林部將篇》

《紫川小評──續之紫川臣屬篇》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