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黑道少女VS男子學園03》第二章 咫尺天涯的臥底(2)

唯伊說 | 2021-09-24 19:00:12 | 巴幣 2 | 人氣 22


  「你們找機會到他們的房裡,可能會有線索。」漠鷹下指示。

  「是。」兩人同時回應。

  以他們的交情,要到家裡玩不是問題,只是要看什麼理由較恰當。或許除了狙擊手的線索,還會有額外收穫。

  痕鷹想起什麼,視線直勾勾盯著他們,來回審視。

  「幹嘛?」這挑豬肉似的視線,令毅朗不舒服的蹙眉。

  「聽說寒晴對少毅朗有意思?」

  提及至此,毅朗猛然背脊發涼,極力否認,「才沒有!他都公開跟副會長告白了!」

  「跟副會長告白的是我們學生會幹部,一個跟寒晴名字很像的女生,當時寒晴是為了不讓那女生當眾出糗,才擔下來的。」痕鷹道。也是因為這件事,他對寒晴的評價再度上升。

  聞言,他們恍然大悟!

  難怪那天朝會時,他們在台上欲言又止,才在懷疑寒晴的智商,怎麼會有人挑這種方式告白,原來是這樣!

  這讓他們不禁又對寒晴刮目相看,犧牲自己當丑角,這臉可不是每個人都敢丟的!

  「所以寒晴其實還是對小朗有意思?」毅絕不顧自家老弟面孔扭曲,自顧自的推測。「是說,寒晴在一次聚餐上親了小朗。」

  一聽到孫兒獻出初吻,少爺爺驚訝的道,「已經進展到這種地步了?」

  兩位師長也震驚了,之前一直這麼反抗,為了任務竟然獻身了!

  看到其他人驚訝又好奇的目光,毅朗雞皮疙瘩四起,他們想的事絕對不可能發生!

  「那只是寒晴在惡作劇!他只有親臉!臉而已!我怎麼可能真的跟他怎樣!」毅朗奮力澄清,他的貞操完好無缺,初吻還沒給人!

 

  「我想也是,寒晴現在正在跟天日會長交往。」痕鷹只是不經意的道,卻引來他們詫異的神情。

  眾人目光無一不聚焦在痕鷹身上,極為不確定聽見了什麼。

  「你剛才說寒晴在跟誰交往?」毅絕眨著眼,他剛才絕對聽錯了。

  他們一副懷疑自己幻聽的神情,連漠鷹都難以置信聽到什麼。

  痕鷹平靜的重複,「今天我去天日會長的辦公室,撞見寒晴將雷御壓在沙發上,雷御也沒有解釋,還抱住了寒晴,所有人都看見了,你們全校第一的資優生也在場。」

  莫名的神發展讓他們腦袋轉不過來,那兩個八竿子打不著的人竟然配成一對?

  這怎麼可能!學生會長這種神聖的存在,怎麼可能會搭上寒晴!節奏怎麼突然加快了?誰來慢轉劇情解釋!

  王白石想不透他們是怎麼發展的,年輕人跳躍式的思維,他們老人家已經跟不上。漠鷹連評論都不想了,寒晴根本已經跳脫正常人框架。

  「天日學生會不是學校裡最龐大的勢力,唯一可以鎮壓校園惡勢力的組織嗎?」老人印象中,天日學生會權力非常大,掌管一切的學生會長更是握有實權。

  如果學生會靠向寒晴,那他們行動起來就更加麻煩了。

  「我跟雷御接觸過不少次,他是公私分明的人,為人耿直正派,他不是會護短的人。他和寒晴都是交友廣泛的人,他們有交集不意外,但是否在交往或有其他特殊關係,我要再調查。」

  身為成美會長,和天日會長自然有多次合作,痕鷹很欣賞雷御,他無論面對任何事,都是明理積極的處理,從來不會包庇自己人,出了什麼錯也絕不推卸,所有責任一肩扛下。

  他對他們之間原本就認識不意外,但總覺得兩人的關係不單純,直覺告訴他,他們不如表面見到的單純,有必要深入調查。

  「不管他們到底是什麼關係,今後學生會做出的決定,可能都會遭到質疑,尤其是跟寒晴扯上關係的人事物。這件事明天就會出現輿論,雷御最近也會不得安寧了。」

  「寒晴是怎麼搞的?竟然給學生會添這種麻煩!」毅朗絲毫不擔心寒晴受影響,反倒憂心學生會長,輿論肯定會對他造成壓力。

  「該不會是會長有把柄被他抓到,所以不得不聽從他的命令?」少毅絕怎樣想,都無法相信雷御是心甘情願接受寒晴。

  可是寒晴之前不是說沒經驗?那只是誆他們嗎?

  漠鷹思考了下,對著痕鷹道:「寒晴和天日會長到底是什麼關係,一定要調查清楚。這件事就交給你了。」

  「是。」痕鷹道。

 

  深夜裡,她們疲倦的回家,衣衫不整,看得出來不久前折騰了一番。

  「那兩個酒鬼,以後出去要禁她們酒!」寒晴一手握著後頸揉了揉,表情甚是無奈。

  「尤其是舞舞,每次喝醉就掛在別人身上。」

  剛才在店裡聊著聊著,那兩個女人不知道發什麼瘋開始拚酒,等她們察覺到不對勁時已經來不及,喝醉的女人是沒有理智可言,好不容易連哄帶騙,死拖活拉才將人帶出店裡,又費一番工夫將她們塞進車裡,還特別找來家裡身手靈敏的保鑣開車護送,以防那兩個傢伙把自己人當敵人幹掉。

  「明天她們肯定宿醉。」雷晴一點也不同情,今天喝成這樣,看她們明天怎麼上班。

  「大少爺、二少爺。」刀疤叔向迎面而來的兩人行禮。

  「嗨,刀疤叔。」寒晴打聲招呼,雷晴微點頭。

  「爸媽睡了嗎?」雷晴想拿今天得到的情報給母親看,不過她們離開夜店時就已經十一點,這時間他們可能休息了。

  「他們在房間,不清楚休息了沒。不過我有另一件事要報告。」刀疤叔說著說著,目光轉向寒晴,後者一愣,感覺不是什麼好消息。

  「什麼事?」

  「班長送假卡來了。」

  「喔。」習以為常,還以為是什麼事。

  「他在樓上。」

  「……蛤?」她聽到什麼?那傢伙在樓上?這時間不回家想幹嘛!

  「班長七點多來的時候,媚姐說你們和朋友出去玩,會很晚回家,不過班長說他可以等,所以媚姐就請他在大少爺的書房等。」

  臭老太婆,果然是她搞的鬼,分明想看戲!俊修也奇怪,就知道她會很晚回家還要等,假卡隨便請人拿給她不就好了?要不然明天去學校拿也可以,真不曉得他在想什麼!

  「那傢伙是笨蛋啊?等到這麼晚就為了送假卡。」

  感覺得出姐姐似乎又忘了重要的事,雷晴上樓前提醒,「他是想見妳。」

  雷晴一語點醒夢中人,剛才為了別的事煩心,都忘了今天俊修才向她告白……

  寒晴看著妹妹的背影。儘管她們無所不談,但很少聊到感情的問題,畢竟她們生活不需要這種東西。

  被告白她們都有過,通常不會多在意,也不會特別提,反正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怎麼這次感覺特別奇怪?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算了,現在想這些沒意義,還是趕快上樓,那傢伙還在書房等著。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