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黑道少女VS男子學園03》第一章 無法回應的戀情(2)

唯伊說 | 2021-09-21 18:07:24 | 巴幣 2 | 人氣 37


  昏暗吵雜的舞廳,充滿戴著各種面具的俊男美女,今天是一周一次的面具派對。

  光芒四射的燈光替現場製造了神祕氛圍,在這混淆視聽的地方,大家可以隱藏身分盡情歡樂,面具的阻隔激起人類對未知事物的興奮感。

  今天主打的是真人不露相,只要進來就必須戴著面具,這一天總是特別多人。

  夜店的角落,兩個穿著火辣的女人與兩個青少年看似在喝酒聊天。

  「KA調的比較對味。」舞舞乾了一杯酒後下結論。雖然之後天獄找的人也不賴,不過還是與KA有段差距。

  「廢話,KA的等級可不是隨便找一個人就可以代替。」小葉子豪邁的飲酒,來這種地方就是要好好放鬆。

  「這樣喝很傷身體。」雷晴擰眉,奪走兩個女人手中的酒瓶,不小心灑了些出來。

  「不准喝了。」

  雷晴很死腦筋,說不讓她們喝,就絕對不會再讓她們碰半滴。好在雷晴來之前,她們已經豪飲幾瓶。

  「那我改喝飲料行吧。」舞舞拿起一旁的柳橙汁搖著。

  舞舞吸了幾口後放下瓶子,「其實我一直很在意。」

  小葉子也有注意到,某個聒噪的人竟然已經沉默一小時,說什麼都不大有反應,肯定發生什麼事了。

  「你在擔心御他們嗎?」小葉子猜測,一天的時間已經夠將消息傳遍全校,完全成為目前最火紅的八卦。

  「你們太不小心,竟然會被其他人撞見。不過那成美的也太囂張了,竟然隨便闖會長室。」

  「現在說什麼都是多餘,如果當時他們不這樣做,現在就是小晴被退學,別忘了學生會是不可違逆的。」舞舞雙手環胸,這件事的確很棘手,雷御很可能因為這次的事而失去學生會長的頭銜。


  或許哥哥的事很麻煩,但雷晴直覺,是其他事讓姐姐煩心。

  「妳不用擔心啦,他們也不是好惹的,一定會有辦法應對。」舞舞安慰的道。

  「如果他們連擺平這點事的本事都沒有,就沒有資格當天獄的繼承人。」寒晴淡漠的道,她從頭到尾都沒有替哥哥們擔心過。

  起初她不想和哥哥們扯上關係,是不想增加不必要的危險,既然現在木已成舟,那就不需要顧忌,她早就不在乎他們要怎麼處理,這同時可以測出哥哥們面對突發狀況的應變能力。

  「不然妳在失神什麼?」小葉子挑眉,不明白除了這件事,她還能煩惱什麼?

  這敏感問題,令寒晴不自覺移開視線,神情也變得怪異,她的反應頓時讓她們好奇。

  她不知該從何說起,這種事讓她們知道,一定也會很驚訝!

  「是跟歐俊修有關?」雷晴問。

  點到關鍵字,寒晴驚訝的看向妹妹,「妳怎麼知道?」

  她們見狀,恍然大悟的點點頭,原來是這樣啊!

  小葉子叉了個雞塊送入口中,用著稀鬆平常的語氣道:「俊修弟弟告白啦?」

  「現在才告白嗎?我以為早就說了!」舞舞趁大家不注意,開了瓶葡萄酒,邊喝邊道。

  「大概是一直錯過時機。」雷晴彷彿早預料到,一點意外的感覺都沒有。

  看著她們平靜的語氣,一副閒話家常的樣子,絲毫沒有半點驚訝神情,這更讓寒晴錯愕,為什麼她們可以這麼冷靜!

  「你們不訝異嗎?歐俊修喜歡的人是……」寒晴說到後頭自動消音,這種事太難說出口了。實在佩服那傢伙的勇氣,他到底是如何平心靜氣說出這些害羞的話?

  「一直都是妳,不是嗎?」小葉子不以為意,邊吃番茄邊道。

  「這又不是什麼新消息,驚訝什麼啊?」舞舞從水果盤中挑了一顆蘋果。

  這下換寒晴震驚了,她們早就知道了?為什麼?什麼時候知道的?從誰那知道的?

 

  見到姐姐遲鈍的一面,雷晴不知道該從什麼地方解釋起,事實上不需要別人說,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

  小葉子不可思議的瞅著寒晴,想確定對方是裝傻還是真傻,「妳真的不知道?」

  「知道什麼?」寒晴滿臉困惑。

  舞舞噴出口中的蘋果,她一直以為寒晴只是不想理對方,沒想到是真的不知道!

  「妳開玩笑吧?他都做這麼明顯了!」舞舞不自覺飆高音調。

  「到底是什麼啦?」她們你一言我一語,寒晴根本搞不懂意思,俊修到底做過什麼?

  兩個女人一副看到奇葩的表情,不可置信的搖頭,不僅是對寒晴的遲鈍不敢恭維,同時也替俊修默哀。

  雷晴把她覺得不尋常的地方說出來,「一般很少會有普通朋友每天晚上通電話。」

  「他只是在盯我做功課和看書。」寒晴不覺得有什麼奇怪。

  「他會幫妳寫筆記、寫聯絡簿,妳忘記帶功課他會親自送來、翹課也會幫妳送假卡。」

  有腦袋的人都判斷的出來,這已經不是一般同學愛,根本是戀愛!

  「他只是在執行身為班長的職責,而且他也會幫晴兒送假卡和功課。」

  「這只是想找妳的藉口。」證據就是俊修每次不管什麼原因來,找的都是姐姐。

  「如果他只是盡職責,那這班長已經不屬於人類,根本是神,要擺起來供奉!」小葉子忍不住翻白眼吐槽,最好有班長服務這麼周到!

  「妳一向很精明,怎麼這種事特別遲鈍?」舞舞道。原來她也有遲鈍的地方,而且非常誇張。

  寒晴一直以為,因為她們是超級不良少年,而俊修又是學生會幹部加班長,有責任要管住她們,所做的每件事都只是因為職責。

  不過現在想想,光是有事沒事打電話這點,就不尋常。

 

  難道……俊修是認真的?

  如果是認真的,那就麻煩了,寒晴眉頭緊蹙,「我該怎麼拒絕?」

  此話一出,她們愣了下,舞舞不解的問,「幹嘛拒絕?」

  「對啊,那不是妳的菜嗎?」小葉子道。

  「反正你們情投意合,直接在一起就好啦!」舞舞理所當然的道。既然互相喜歡,為什麼不能在一起?

  「其他人那邊管他們去死,誰敢胡言亂語我做了他們。」小葉子折了折纖細的手指,十足女流氓姿態。

  她們是哪隻眼看到她和俊修情投意合?再怎麼看他們都像仇人吧!

  「誰喜歡那傢伙啊!」寒晴立刻否決,她對那傢伙一點興趣都沒有!況且哪能說在一起就在一起,她們以為這是扮家家酒嗎?

  「妳啊。」兩人異口同聲,語氣毫不遲疑。

  「……」瞧她們篤定的模樣,她們到底哪來的根據這麼認為?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