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PokeMon GO─語】第一章 關都步行者 之 28.  直面X尷尬

呆智 | 2021-09-16 21:02:43 | 巴幣 2 | 人氣 50


  「大木博士,抑或著是……」

  「大木老頭。」
  
  語畢,興許也是覺得在場大家都不笨,草叢開始一晃一晃了起來。

  但除了幽鳴,在場的人都對這個稱呼起了不同的反應。

  「大木博、博士?」哈利聞之色變,看臉色就能明白,他已經知道來者是誰了。

  「曾經的石英聯盟冠軍!」

  因為距離任務地點有些遠,任務解說人也就只有提過一下的名子,但強調了遇到只能強行放棄任務離開,不准進行戰鬥。

  畢竟排除了身為博士的名號外,大木博士也是個富有影響力的名子,目前的火箭隊可沒有能力隨便就處理一位有名又有聯盟正規職位的博士。

  更別說這位大木博士還是石英聯盟曾經的冠軍!

  石英聯盟就是神奇寶貝聯盟,每個地區都只會有一個的最高機構,當然關都這片區域的神奇寶貝聯盟在這個世界中也是超然的,畢竟是唯一一個統治兩個地域的神奇寶貝聯盟,分別是關都的石英聯盟和成都的成都聯盟。

  關都就是目前腳下的這塊土地,這座常盤森林也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小塊地方而已,而和成都唯一的區隔就是中間只隔著一座山,名為石英高原,所以這片地區最高統治機構的聯盟也叫做石英聯盟!

  況且,由於這樣城都地區與關都地區連在一起,所以城都地區的神奇寶貝聯盟與關都地區共用,就連兩方的四天王以及冠軍都是共用的。

  具體點也可以說是關都和成都的神奇寶貝聯盟,是名義上這塊區域的最高統治機構,石英聯盟!

  何為超然?那便是實力了。

  身為唯一的兩域統治者,除了因為兩個地域相連,如果不是因為實力超然,壓服兩域所有強者,那又如何稱為唯一呢?

  一個聯盟除了會擁有四大天王之外,還有一位實力超越他們的冠軍,每一任冠軍都是要擊敗四天王才能上位的,如此才能稱為冠軍。

  普通人都清楚這些了,更別說他們火箭隊了,天然與石英聯盟的敵對關係,連火箭隊裡不會識字的傢伙都能倒背如流!  

  況且,不管這老人目前強大與否,會來到這個森林基本反抗能力還是有的,畢竟也是曾經的石英聯盟冠軍!

  被察覺到行動又讓一位大人物對火箭隊產生惡感,那產生的連鎖反應也會讓火箭隊被擺在風尖浪口上,更別說被聯盟這個龐然大物發覺這次行動了!

  那時,火箭隊將從暗中行動被迫見光死!

  更別說聯盟為了證明自己沒有衰弱,產生的報復與針對絕對是火箭隊成立以來絕無僅有的!

  畢竟只要沒有觸碰到聯盟的根基和利益,這些在聯盟看來只是小打小鬧罷了,但是跟一位職位等同聯盟高官的博士有關?

  那便是另一回事了,更別說這樣做基本就是把聯盟這位自認是老大的傢伙啪啪打臉了。

  可丟臉又是另一回事,沒有人反應過來卻不會去報復的,那樣和示弱一樣的反應,只會讓更多其他組織找到機會出現。

  哈利失去了手上所有神奇寶貝的力量,連逃跑也沒有機會,指望幽鳴?

  別說笑了,他都對幽鳴如此態度了,可想而知又有哪個人會願意以德報怨來救他?

  況且救了,誰又是替罪羊,哈利心裡也清楚或許幽鳴逃跑了更好……

  等等,這位大木博士或許跟幽鳴有關係!我或許……

  不對,我被捉了,或許對幽鳴而言更好吧,畢竟我對幽鳴連點敬畏都沒有,甚至就到剛剛為止也仍舊在頂撞他。

  邊想哈利卻感覺手腳有些冰涼,連想溜走的想法都生不出來,或許心裡清楚這樣被捉住還能體面些吧?

  哈利停止了思考。

  ……

  當然,除了凌亂中的哈利,還有個狀況外的人呢。

  「大木老頭?大木博士?」小語有些不在意的喃喃著,腦中卻還在震驚於之前幽鳴說的自我介紹。

  畢竟她沒辦法想像幽鳴這樣的人居然是個通緝犯,疑惑中還想多問幾句幽鳴為甚麼是通緝犯呢。

  「小語,那個就是妳的便宜爺爺,估計不放心妳才過來的。」小黑黑坐在小語肩膀無奈搖頭,可內心也對目前戲劇化的發展感興趣。

  「大木爺爺!?」小語驚呼一聲便腦袋一縮,才從幽鳴說自己是通緝犯的震驚中醒來。

  畢竟剛出來不久就變成這種情況,臉皮在厚都會有些臉紅,畢竟才大言不慚的覺得自己可以照顧自己。

  還是不到半天後就變成這種情況,小語確實臉紅了。

  更主要的,還是小語不想爺爺再擔心她了。

  不管在場人如何思考,草叢在晃動的數秒後,毫不意外的被一隻滿是皺紋卻毫無虛弱感的大手扒開,仔細一看那嚴肅的國字臉,果然是大木博士。

  花白的頭髮、波瀾不驚的國字臉,白袍上有些些汙漬,除了多了條腰帶和大手上的皮手套,看起來跟平時沒什麼兩樣,卻又多了三分之上的壓迫感。

  他臉上沒有表情,就靜靜掃視著在場的人、神奇寶貝,緩慢卻又壓抑。

  身上帶有傷痕的小多多、飛天螳螂,沒甚麼傷的夢幻、拉達、獨角蟲,以及剩下的三個人。

  哈利、幽鳴、小語,可嚴肅壓迫的目光卻在如小鹿般慌亂的小語身上改變了。

  但大木博士的目光雖不嚴肅,卻讓小語下意識想躲藏起來,這舉動讓老人嚴肅的目光稍微帶著笑意,場中壓迫感如風般消散。

  大木博士此刻的目光就如隨處可見的慈祥老人般溫暖,下一刻才視線逐漸轉移到身前,那離他最近卻毫無緊張感的身影上,就那麼靜靜地注視著數秒後,大木博士才終於開口。

  「好久不見,要不是你自我介紹我都想不到呀,幽鳴。」說完,大木博士打量起了幽鳴的外表道:「長大了,仍舊我行我素的,自分別後又過去了多少年了呀?」

  語氣一頓,大木博士注視著幽鳴那頭烏黑亮麗的長髮,也想起了剛剛看到的記憶,隨即嘆了口氣。

  「頭髮不修剪一下嗎,是因為還沒找到那個人?」大木博士好像對幽鳴有了一定的瞭解,開口便是一個除幽鳴外的人都聽不懂的話題,但說完這句眼神銳利了起來,目光好像要看透幽鳴一般。

  「更重要的是,你本性不壞,為何要參加火箭隊這種組織?」

  「因為火箭隊有力量。」

  「況且,許久不見,你這老頭仍舊是一樣的囉嗦呢。」幽鳴無謂的聳聳肩,無視那銳利的目光,沒有回答問題,「我已經長大了,我有權利為自己決定要做甚麼,以及想要做什麼。」

  頓了頓,幽鳴繼續面對老人那銳利的目光,幾秒後如敗下陣一般拉低帽沿蓋住了雙眼,下一句便冒了出來。

  「論對錯又如何。」  

  「還沒放棄?」大木博士開始皺眉道。

  「沒放棄又如何。」

  「不見了就是不見了。」望著平平淡淡的幽鳴,大木博士嘆了口氣。

  「消失了又如何。」

  大木博士注視著幽鳴,眼前卻突兀的閃過數年前的畫面,站在面前的不再是幽鳴,而是個比老人還要頑固,比小孩還要叛逆的傢伙。

  除了少了當時的一些急燥和天真,其實面前的幽鳴還是當年那個小孩。

  明明願意改變自己精進自己,卻又堅定、不聽勸的追尋著目標。

  但數年了,一個願意幫助幽鳴的人又豈會無聲無息離開?

  不是有難言之隱,便是永遠消失了。

  特別是在那段回憶中感受的那些,雖然所有人物都像是模糊不清的馬賽克一般,看不見表情聲音又滿是雜音,此刻比起曾經更能理解幽鳴追尋這人的理由。

  那人對幽鳴的無私幫助和語中的溺愛,是個人都聽得出來。

  可是明知道這些,大木博士內心仍舊不想直白的說出這些猜測,不管是對一個如此堅定向目標邁步而行的人,也不管是面對當初的小鬼還是現在的幽鳴。

  畢竟身為一個博士,在找到答案前蓋棺定論可不是他該做的,況且……

  幽鳴也算是大木博士曾經的學生之一,他相信幽鳴在找到答案前,想必也不會放棄任何機會。

  就是一種難得一見的堅韌,讓大木博士當初認可了幽鳴,可內心有多堅韌追尋虛無飄渺的答案也會變成一種折磨。

  可是大木博士瞭解歸瞭解,但該有的提醒還是要說的,不會聽也無所謂。
  
  「裝睡的人叫不醒……」大木博士刻意頓了頓,目光仿佛注視著幽鳴的內心,意有所指的道:「一個刻意消失的人是找不到的,也許你要用盡一輩子。」

  「所以我才需要妥協。」幽鳴平淡的回應著,食指隨即將帽沿彈開,那眼神回復平淡卻又帶著一絲火光,鬼斯通不知何時浮出了影子,『桀哈哈』的大笑著對幽鳴滿臉的幸災樂禍,但壓力仍如潮流一般急湧而來!

  「即使說了這麼多,過程仍舊還是得靠蠻力呀。」大木博士感受著壓力臉色沒有絲毫變化,雙目仍然盯著幽鳴那平靜卻帶著洶湧火花的目光,以他數十年的人生閱歷而言,如何不知那句話重重踩到了幽鳴的底線。

  說謊不對,但不說謊沒人會喜歡聽。

  實話沒錯,可說實話卻會惹人厭煩。

  想到這些,感嘆有時候做人還不如唯心,在意自己就好了。

  大木博士嘆了口氣,僅一口氣的時間,他的背影便多了一隻類似妖精外表的類人形神奇寶貝,牠的嘴巴部分與腹部,和翅膀一些部分是米色的,其餘部分都是紅色,兩對纖細的手和一雙腳。

  身高僅一米四左右靜靜飄浮在空中,但仔細觀察翅膀便發現它明明在擺動著、卻無聲且無息,紅色背殼上閃爍著如繁星般的花紋,藍色複眼緊盯著鬼斯通,腦中發狂般的警報讓牠滿是如臨大敵的謹慎,纖細的四手兩腳卻能讓人感受到緊繃,可想而知鬼斯通給它的壓力有多大!

  森林中的壓迫感開始瘋狂高漲!

  直到……

  【安瓢蟲,繁星神奇寶貝,蟲、飛行系,夜空中星光閃爍時,牠會一邊灑著閃亮的粉末,一邊翩翩飛過。】

  【據說安瓢蟲會大量居住在空氣清新,可以看到很多星星的地方,之所以這樣做是為了要把星光轉化為能量。】

  【用4隻手臂揮拳戰鬥。一拳的威力並不怎麼樣,但依靠出拳數取勝,配合上速度能如流星般眼花撩亂。】

  或許因為這是大木博士本身就有的神奇寶貝,所以早已觀察很久的資料瘋狂被圖鑑說出來,當然這令在場的人都是一楞,說明還細分成了三段,急湧的壓迫感早已化為無形。

  「這、這不是靜音圖案!小黑黑你騙我!這是擴音呀!」

  兩人的目光如機械般轉向某人,盯著小手慌忙正想藏好圖鑑,小腦袋卻轉頭看著肩膀空處陷入莫名爭吵的小小身影。

  兩人的目光都帶著不同情緒,幽鳴眼中又氣又笑的,嘴角失守的笑容,難得的怒火、興致全沒了。

  大木博士一臉無奈,可本來嚴肅的國字臉卻開始笑了起來,難得多了幾分慈愛。

  這一剎那,兩人的心靈或許達成了共識。

  當事人當然感受到了兩人目光的情緒,望向肩膀的小語一楞,隨即臉紅的看向兩人尷尬一笑,扭捏的擺動著身體,小心翼翼的對兩人眨眨眼。

  「對、對不起……?」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