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近衛騎兵隊之歌 ~轉折點~

哭九 | 2021-07-30 20:07:35 | 巴幣 2 | 人氣 75


紀元五 1014年 2月26日 晚間11點初

  廣場南方的難民營正在被衝天的烈焰吞噬,廣場上的人群瘋狂的推擠逃離,明明這些市民們剛剛還氣勢洶洶的包圍住近衛騎兵隊,但現在卻只能抱頭鼠竄。
  
  輕輕用手掌捂在自己的胸前,夏洛特深深吸了口氣讓原先急促的呼吸緩了下來。脫下軍帽用手掌隨意的把金色的短髮梳理了一下,夜空下他的金髮因為大火造成的灰燼而不再像往常那樣能夠完美的反射火光。
  
  「幸好我有先逮住你……」戴好軍帽,夏洛特伸手拍了拍坐倒在一旁目睹了一切的實業家胡安.伯利塔.席恩光禿的頭頂。
  
  漫天灰燼把夏洛特的暗藍色軍裝都蒙上一層灰濛濛的黯淡色彩,面對終於消散的人群和破敗的現場,他輕輕撫摸著自己的馬兒,收好手槍和軍刀。
  
  看著眼前的斷垣殘壁以及倒地的群眾,分不清最初到底是哪方先開始的暴亂,但最終卻在夏洛特的近衛騎兵隊第三大隊的手上被鎮壓下來。
  
  明明是自己下達的命令,但夏洛特似乎有些勉強的承受住了現場的情況。
  
  要是在現場指揮隊伍的是那個死腦筋的總隊長,對平民開火這種激進的決策肯定是下達不了的。仔細想想,要是維克托那個傢伙也在這裡的話,搞不好也會為了這件事而和自己大聲爭執。
  既然如此,想要完成維持治安的任務,只能由他來發號施令了。
  應該是這樣才對,明明對他來說本該是毫無負擔的一個指令,不知為何如今夏洛特的心情卻有些難以平復。
  
  這些難民為了自己的權益試圖與壓迫他們的實業家抗爭,而平民們卻因為這些外來者奪去了他們的工作而憤恨不已,同樣是為了生存的權益而產生的爭鬥與傷害,而引發這場鎮壓的迫害與流血的理由又是什麼呢?
  「近衛騎兵隊的職責應該是要保護好弱者嗎……」小聲的喃喃自語,話音輕得沒人能夠聽清,就好像連夏洛特自己都聽不見一樣。
  終於不再擁擠的廣場與大道之上,遠遠就能看到一隊騎兵人馬向著自己疾馳而來,夏洛特嘆了口氣,準備面對他早已預料到的一切。
  暴亂與鎮壓之後留下的是一地的殘破不堪,散落在廣場與大道上的被市民當作武器的各種工具,以及打鬥後所留下的斑斑血跡,讓老舊的石磚道路帶上了一絲苦難與不祥的氣息。
  騷亂之後趕到的近衛騎兵隊在雷托的命令下展開對於現場傷亡者的救治工作,並隨之對幾近被大火燒成灰燼的難民營做最後的搶救工作。
  火焰焚燒難民營造成的濃煙與灰燼還在廣場上飄揚,雷托駕馬帶著自己的隊伍與廣場中央夏洛特所帶領的第三大隊會合。
  「是你下令對市民開火的嗎,夏洛特少校?」緊皺眉頭,馬背上的雷托收起手上的軍刀,向面前風塵僕僕的軍官問道,能從他的語氣中聽出多少帶了一點無奈與悲憤。
  「總隊長,這是當下為了維護皇城的秩序而做出的決策。」夏洛特行了一個軍禮,好像他並不認為這樣的作法有任何問題。
  「夏洛特,你難道不認為向手無寸鐵的弱者動手是一種可恥的行為嗎?」雷托本有些猶豫,在他眼中皇城裡的百姓是應當被保護的對象,儘管作為維護皇城治安的存在,他也從未想過有一天必須對市民動手。
  「且不提造成這次問題的元兇,這些拿著武器四處攻擊難民的人早已不能當作一般民眾看待。」夏洛特太明白這位長官的個性了,他緩緩走到雷托面前伸出雙手。
  「如若總隊長認為屬下這次的現場決策有問題,將我逮捕入罪便是,但請千萬別縱放了好不容易才抓住的犯嫌。」說完,夏洛特又看了一眼腳邊的胡安。
  若是依照皇家近衛騎兵隊的規定來行使執法權力,對市民開火這樣的決策必須由雷托這位總隊長來下達指令才行,夏洛特這次的行動屬於越權,雷托完全有足夠的理由將夏洛特逮捕。
  「你該慶幸沒有民眾真的死在騎兵隊的槍口下。」面對夏洛特語氣中的這種理所當然,雷托感到有些無力,他揮了揮右手向身後跟著的副官下達指示。「維克托,你來幫夏洛特少校上銬吧。」
  「……是。」維克托走上前去替夏洛特伸出的雙手加上鐐銬,但雷托也感覺出他的眼神和語氣中有些異樣。
  「怎麼了,維克托上尉?」嘆了口氣,雷托問道。
  「屬下認為……在維護治安這件事上夏洛特少校並沒有做錯,同時他也及早抓住造成這一切的犯嫌了,是不是……」維克托一邊推著夏洛特前進,一邊回答雷托的問題。
  維克托的反應倒是讓夏洛特有些始料未及,他本以為這個天天與自己做對的小夥子會因為這件事而與自己吵得不可開交。
  「失態了……程序上夏洛特沒有按照應遵行的規定行動,還是必須讓他接受懲戒,但既然已經確實逮捕了元兇,我不會為難他的。」雷托揉了揉自己的眉間,儘管一切的狀況都讓他感到無奈與乏力,但做為總隊長方才的話確實沒有顧及是非因果,是他身為長官的失態。
  看著維克托將夏洛特推上馬背,雷托伸手指揮大隊人馬,讓人把一旁的胡安也帶上,騎兵隊本隊返回總部,其餘人員在現場繼續進行善後的工作以及難民的後續安置。
  回程的道路上出奇的靜謐,騎兵隊的所有人都不發一語,街道因為方才發生的暴亂與鎮壓而鴉雀無聲。
  過了許久,雷托才像是終於想好了該說什麼一樣開口。
  「維克托、夏洛特,之後對犯嫌的審訊由你們兩人負責。」抓緊手中的韁繩,雷托雖然一如往常的下達著命令,但卻難掩有心事的樣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