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近衛騎兵隊之歌 ~爆發點~

哭九 | 2021-07-28 21:25:25 | 巴幣 2 | 人氣 35


紀元五 1014年 2月26日 晚間10點稍晚

  窗外正嘩啦地下著滂沱的雷雨,室內的結晶能源檯燈下,一頭暗紅色短髮的青年軍官正在剛剛完成的巡邏報告上簽屬自己的單位與姓名。
 
  雷托.列恩尼塔.德克瓦上校,現任皇家近衛騎兵隊總隊長。
 
  「完成了,安潔少尉,麻煩幫我送到陛下那邊去吧。」雷托一手將文件交給站在她身旁的副官,另一手在放下鋼筆後轉而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早已涼掉的黑咖啡,放鬆的喫了兩口。
 
  「總隊長,我不太明白……像我們這樣的部隊,每天交這些報告真的有必要嗎?」儘管安潔.里佐少尉有些遲疑,卻還是將這個憋在心裡許久的問題問出口了。
 
  皇家近衛騎兵隊,正式整編成立至今已經過去了八個年頭,從沒有真的上過戰場,得力於早就被架空的整個皇國體制,直屬於女皇陛下的近衛騎兵隊只能在這座皇城裡擔任巡邏隊。
 
  政令不出皇城,就像馬廄整備班的那些老兵們說的那樣,實際上皇家近衛騎兵隊的執法範圍最遠也就只能到達皇城郊外幾公里的區域裡,一旦進了其他親王或領主的領地裡,很多事情就會變得麻煩起來。
 
  儘管沒有真的上過戰場,但卻也是由有過沙場經驗的雷托擔任總教官好好訓練出來的,該有的能力還是不會缺乏的,起碼在對付擾亂治安的混混以及皇城附近出沒的盜匪時這群年輕士兵們可沒有手軟過。
 
  對於如今近衛騎兵隊的尷尬地位來說,基本上擔任的就是這座大城市的警備隊,巡邏報告的存在也是因此產生。
 
  「就我個人所知,陛下是會親自批閱這些報告的,所以你還是趕緊把報告拿到去皇宮那邊吧。」雷托微笑地說著,靦腆地看著安潔少尉,輕輕點了點頭「那麼就麻煩你了,完成報告的遞交之後你就可以交班了,維克托上尉應該已經到了。」
 
  「是。」安潔少尉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轉身快步離開了這間充滿著咖啡香味同時混雜著窗外傳來的淡淡雨味的辦公室。
 
  安潔少尉才剛剛離開,木製的房門便傳來「咚咚」兩聲輕快的敲擊聲。
 
  「請進。」雷托應答道。
 
  門外的人推開房門進到辦公室裡,見到放鬆地坐在椅子上的長官後便快速的行禮。
 
  「維克托,今天還是來得這麼早嗎,我本來是想讓安潔少尉去叫你的。」雷托拿著手裡的咖啡杯,輕輕嗅了嗅殘存的一點香味。
 
  「……報告總隊長,雨天待在隊舍裡太無聊了。」維克托.吉奧達諾上尉有些尷尬地想將話題搪塞過去,禮畢後便站到長官身邊。
 
  「看來是又和夏洛特吵架了,我看當初就不該把你們分在一間寢室裡。」
 
  維克托上尉彆扭的垂下頭,他總是沒有辦法處理好他與室友之間的關係,尤其是對方與自己的性格理念完全不合時。
 
  「我無意干涉你們兩人之間的私事,但我還是必須提醒你們,最好不要鬧到同袍之間能夠彼此動刀子的程度。」雷托語重心長地說著,看著眼前這位褐髮的年輕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總隊長,我……」維克托上尉本想回應軍官的勸告,但兩人都被窗外傳來的警鐘聲打斷了思緒。
 
  突然,門外也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隨後便是對木門的一陣猛烈敲擊。
 
  「報告雷托總隊長,警急事態。」傳令兵慌張地喊道。
 
  「說。」雷托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
 
  「城南的難民營大火,是暴動!暴民們在城南聚眾滋事!」
 
  窗外閃過一道電光,突然間雷聲大作。
 
  「……」消息太過突然,雷托與維克托都沒有能夠來得及做出反應,傳令兵便繼續說下去了。
 
  「正在巡邏的夏洛特少校已經趕往現場了,需要下令騎兵隊出動嗎?」
 
 
  皇城南部廣場大道,一旁的難民營正是大火與騷亂的起點。
 
  「近衛騎兵隊!你們這些傢伙果然和暴民們是一夥的!可惡的外來種!快點放開我!」身穿著大紅色西裝的肥胖中年男子被繩索緊緊的捆住,坐倒在石磚鋪成的道路上狼狽地對著眼前的軍官咆哮。
 
  那名軍官一頭金色的幹練短髮,騎兵軍帽的帽簷壓得很低,讓他臉上的表情顯得很兇悍。
 
  「我建議你好好睜開眼睛看看這上頭的紋章,再好好說話。」軍官抓住手臂上的袖章,上頭有著雙刀與長槍交疊的紋章,那正是皇國著名的服役貴族歐爾達家族的紋章。
 
  「歐爾達……!」男人被紋章的主人嚇得啞口無言。
 
  夏洛特.哈拉利特.歐爾達少校,皇家近衛騎兵隊第三大隊的大隊長,近衛騎兵隊中少數為皇國本土出身的「異類」。
 
  數年前,前任皇帝將湧入皇城的大量難民中的年輕人強制徵用並且整編為直屬於皇帝本人的騎兵部隊,正式如今的皇家近衛騎兵隊,但隨著難民與市民之間的矛盾日益增加,騎兵隊的存在也越發尷尬。而夏洛特這樣本土服役貴族的出身則是騎兵隊當中少有的,卻也免不了被捲入這尷尬立場的矛盾中。
 
  「大隊長,難民和市民還在聚集,請問接下來該如何處置?」看著眼前混亂的人群,站在夏洛特身旁的副官問道。
 
  身後由破敗建材推築而成的難民營早已陷入熊熊火海,其中還有人正在逃離或是翻找僅存的家當,眼前是被騎兵隊分隔在道路兩旁的不同隊伍,分別是從皇國西部新領地逃難而來的難民,以及皇城本地的市民,如今正在因為對彼此的仇視而謾罵叫囂。
 
  在兩股不同的人群中,市民們那絕不友善的視線正死死盯著率領騎兵隊的夏洛特。
 
  「喂,你們憑甚麼把席恩先生這樣五花大綁!引發騷亂的可是那邊那些難民啊!」市民當中有人站出來對夏洛特喊道,隨後又有人跟著附和。
 
  「騎兵隊執法,你們這些無關人等不需要過問。」夏洛特伸手拉了拉軍帽的帽簷,態度兇狠的對那幾個出頭的市民說道,眼神中滿是不耐。
 
  「你們果然是幫著那些外來者吧!一群叛徒!」市民的人群當中又有人喊道,當中還混雜著一些粗魯的咒罵和叫喊,群眾越來越多,同時也開始有些失控的跡象。
 
  人數不多的騎兵隊退到夏洛特周遭,而正在對峙的兩股人群卻開始激烈的碰撞推擠,當中已經有人用武器相互攻擊,場面已經完全失控。
 
  看著眼前越發混亂的場景,夏洛特拉緊綁在手臂上的袖章,稍微向前站了幾步,從腰間的皮革腰帶裡拔出靠結晶能源驅動的小型手槍,高高舉起。
 
  「碰!」隨著突如其來的巨響衝天,皇城南方的廣場頓時間陷入寧靜。
 
  「騎兵隊第三大隊,依法維持皇城治安,允許開火。」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