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近衛騎兵隊之歌 ~起點~

哭九 | 2021-07-26 22:33:33 | 巴幣 1002 | 人氣 49


  用大理石打造研磨而成的地板上,一條寬而長的紅毯從台階上的皇座延伸到整個議事廳的巨大木門之前,鑲在兩側的金邊纖細而精緻。

  兩旁站滿了文武百官,文官們穿著正式的裝束,武將們則是全套的暗藍色軍禮服,整齊的排列在台階之前,等待著皇座上的年輕女性開口說話。

  階梯之前佇立著一位身穿騎兵軍裝的近衛,他是這座議事廳中唯一一位被允許配戴軍刀的人,同時也是維護皇座安全的存在。

  皇座上,金黃色的秀髮綁成精緻的樣式,一襲淺藍色的綢緞禮服,華美的蕾絲滾邊,以及女性端正且靦腆而又不失威儀的面容。

  那名年輕女性的身後,一面巨幅的旗幟懸掛在議事廳挑高的大理石牆上,是象徵著整個南方大陸的統治者,七人會議的領導者,皇國的最高權威,藍底金色雙頭鷹。

  雖然很想這麼說。

  但這些都只是虛有其表的假象,這位年輕女性,或者該說是這位皇國的年輕女皇,只不過是被架空權力的傀儡,是七人會議的橡皮圖章,是政令不出皇城的囚徒,金色的籠中鳥。

  「眾卿無須多禮,今日最重要的議案,是要針對即將按往例舉行的七人會議……」輕啟朱唇,女皇銀鈴般悅耳的聲音在本來靜謐無聲的議事廳裡迴盪,卻被人無禮的打斷了。

  「恕我直言,索菲亞陛下,今年的七人會議恐怕是很難舉行了。」從文官的隊伍裡走上前來到台階前,身材肥胖的夏爾•森特穆親王說道,他的言語裡沒有任何對女皇的尊敬。

  現實便是如此,哪怕是七人會議中的任何一位派出代理人來都有可能的隨意打斷女皇的發言,這才是這個皇國如今最真的真實。

  「請原諒夏爾親王的失禮,敬愛的女皇陛下。」一旁的魁梧男子也站了出來,在森特穆親王的身旁向索菲亞行禮,他正是七人會議中的另一位要人,威廉•喬瑟親王。

  「但也正如夏爾親王所言,此次的七人會議,我們兩人與彌特爾親王皆不會參與。」

  禮畢後,威廉親王拉著夏爾親王一同向後退了一步。

  「這點二位不必擔心,七人會議將會正常舉行。」台階上的索菲亞站起身,堅定的說道。

  此話一出,台階之下便開始傳來窸窣的言語聲。

  「開什麼玩笑!妳知道妳在說什麼嗎!」夏爾親王激動的吼道,憤怒的情緒讓他圓滾滾的身軀溢出汗水。

  「敢問陛下真的清楚自己在說什麼嗎……?」威廉親王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從他的笑容裡隱約可以看到一些惱火。

  難道妳還搞不清楚自己做為一個傀儡的身份嗎?基本上就是這樣的意思,其實所有人都明白,七人會議之所以稱做七人會議是有道理的,哪怕少了一人,那都不能叫做七人會議。

  「先皇的最後一道詔令,我想二位應該不會不記得了才是,難道是想違逆與先皇的約定嗎?」索菲亞聽上去沒有在發怒,只是淡淡的質問著,一旁的侍從捧著一個開啟的緞面盒子,裡頭放的是先皇所簽署的詔令,以及代表七人會議同意的紅章。

  過去的皇國,並沒有由女性繼承皇位的先例,這是只有一個寶貝獨生女的先皇,為了讓索菲亞能夠登上皇座,同時也是為了保住拉斯赫塔家族的皇位,付出了錢財、政治權力以及土地等等他所能夠付出的一切換來的……七人會議的同意。

  如今,卻又有三位親王不願承認這份詔令。

  「別說傻話了!你這個自作主張的提線木偶!」夏爾親王大力擺動他臃腫的身軀,憤怒的想要衝上台階,伸出雙手張牙舞爪地狂奔。

  突然間,一道白光閃過眼前,夏爾親王感覺到頸部一陣冰冷,嚇得停下了腳步。

  「無禮之徒,要不是親王的身份救了你,現在這把軍刀的刀鋒已經鑲進你的脖子裡了。」暗紅色頭髮的近衛伸長手臂,把軍刀的刀背架在夏爾親王的脖子上。

  夏爾親王鬆了一口氣,全身脫力的向後倒,啪地一聲癱坐在紅色的地毯上。

  『骯髒的獵犬』

  蔑視的看著眼前的近衛,夏爾親王狼狽的站起身。

  「可以了,雷托。」索菲亞命令她的近衛退回台階前。

  「也好,我倒要看看沒了我們幾個,妳要怎麼舉行七人會議,妳就好好享受這最後一陣子安逸的日子吧,尊貴的女皇陛下。」夏爾親王沒好氣的說,剛剛那一下他摔得很重,只能被威廉親王攙扶著一瘸一拐的轉身離開議事廳。

  議事廳裡又回到了最初的靜默當中,文武官員們只能尷尬的看著台階上的索菲亞,以及將軍刀收進刀鞘中的雷托。

  「那麼繼續進行下一個議案的討論。」不理會方才緊張的氛圍,索菲亞開口繼續開始議程。

  一些無關緊要的議案,與其說是議案,不如說是皇城周邊民眾生活大小事件相關的討論。

  政令不出皇城。

  儘管索菲亞努力做好一切力所能及的事情,卻沒能改變的事實。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