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戴比特的身分猜測-羅曼醫生給與未來的遺產

Ataturk | 2021-01-16 02:11:14

在即將遠赴大西洋異聞帶之前,迦勒底從空想樹的能量流動與異聞帶規模等眾多因素判斷,將攻克第五異聞帶視為最終的決戰局

跨越絕望的亞特蘭提斯並擊墜奧林帕斯諸神後,戰局並未隨著異聞帶的消滅而改善,反而有急轉直下的趨勢。


受肉的異星之神、反叛的不列顛異聞帶與遲遲無解的行星白紙化;說實話,撇開遊戲面的HE思考,至少在劇情面我難以看到有任何希望。


當然要放棄還太早了,魔神王曾經也看輕努力修復特異點的迦勒底,並直言除非抵達第七特異點,要不然連『出手的必要』都沒有。

同理可證,就算砍伐空想樹未必能解決行星白紙化,只要我們不停下來,一定能找到逆轉勝的契機和獲得重要的情報。


當然,潛在盟友的幫助也是很重要的。

在第一部時,迦勒底雖孤懸於人理燒卻之外,還是有得到梅林的接濟;囚於阿瓦隆的他會不時偷偷塞一些魔力資源給我們,這也算是羅曼醫生的一種人脈。

梅林是享受故事而不參與其中的觀星者,但出於對羅曼醫生的關心與對立香的敬意,他離開了囚禁塔並現身於巴比倫尼亞的戰鬥。

那麼第二部會不會有類似的潛在盟友?答案是有的,並且我猜有兩位。

首先,就是我們都知道的『迦勒底之人』-評價與觀察異聞帶居民的神秘人士。


一路上都在幫助異聞帶居民的他,在亞特蘭提斯終究出手救下立香,並以『離開異聞帶』為條件去換得基爾什塔利亞放過立香的條件。  

雖然被基爾什塔利亞認為沒有理由去幫助現在的迦勒底,他卻反問『有不這麼做的理嗎?』;就算擺著生硬冷酷的臉孔,仍心念著岌岌可危的迦勒底,也是他協助宮本武藏進入奧林匹斯,以作為擊倒卡歐斯的『底牌』。


關於他的真身應該也不用多說,他就是在終章消失的【人王蓋提亞】。


身分細節的考究這裡就不多談,我更想說說他決定幫助立香的契機,重點是這跟羅曼醫生息息相關。

在終章,看到所羅門王現身的那一瞬間,驚訝的蓋提亞卻不屑地表示這不過是『無能之王』的垂死掙扎罷了。



所羅門王卻靜靜說道

...生命乃是終結之物。生命乃是累積痛苦之巡禮。但這絕不是死與慚愧的故事。

蓋提亞,我積年的慚愧。由吾之遺骸誕生的野獸啊。現在正是我親手制裁汝之惡的時候了。
蓋提亞。讓我教導你最後的魔術吧。



所羅門王使用了寶具『訣別時刻以至,以此脫離世界』,自身也化作即將消逝的泡影;變回羅曼醫生的所羅門王,向陪伴一生的蓋提亞如此宣告。

蓋提亞,你的不死性已經成為過去。為了守護人類未來而被編織出來,卻選擇奪走人類未來的魔術式啊。你背棄了自己的職責,現在正是你償還這罪責的時候了。

憤怒的蓋提亞否定自己的職責,反問羅曼醫生『看完人類的一生有何有趣?』並將人的一生定義為『憎惡而絕望』的聚合物。

羅曼醫生只是靜靜地說道

你錯了啊,蓋提亞。萬物確實都不是永恆的。最後等待他們的只會是痛苦。

但這些,絕不會是什麼絕望。用有限的生命,面對死與斷絕的存在。明知會迎來終結,卻不停重複著分離與邂逅。

...輝煌燦爛,猶如星辰瞬間般剎那的旅途。這,名為愛與希望的故事。

我認為這也是羅曼醫生的溫柔與用心,比起『消滅』選擇了『開導』這位一生的夥伴;他並沒有居高臨下去貶低魔神王,醫生只是溫和地說出兩人最大的差別。

因為我,沒有可以憤怒的自由啊!曼醫生沒有否認自己的不足。

蓋提亞的確深愛著人類,卻因不理解人類而最終扭曲了自己的『愛』,生前的所羅門王也未能糾正這一扭曲;直到所羅門王化身為凡人,並真正體會到『浪漫』一詞的真諦,羅曼醫生才真正成為與『所羅門王』不同的『兩個人』。

為立香與瑪修的旅途所感動的羅曼醫生,也將這份感動與體悟傳承給蓋提亞去反思。

失去全能與不死性的魔神王終於理解人類,並化作真正的『人王』;三千年的積累雖早已付諸流水,他卻認為這短暫而美好的時光便是對自己最大的報酬。

與其蹉跎無窮的歲月朝著沒有人期待的虛空之星邁進,人的一生雖短暫的不自然,卻又有意思到難以置信...

主人啊,生命的喜悅!


再次出現在我們面前的人王已不如從前那般囂張跋扈,曾經蔑視人類的他卻願意替受疫情所苦的人類治療,或許他真的慢慢學會去欣賞人類。

披著羅曼醫生的外表並學習他的語氣,成為『人王』的蓋提亞已經嘗試用全新的角度去擁抱這個世界。

我認為可以期待『迦勒底之人』為了守護世界的高光時刻,畢竟從精神層面上來看,比起『魔王』更接近『主人公』就是蘑菇對他的評價。


至於第二位潛在盟友,我認為是戴比特.澤姆.沃伊德

當然,從劇情層面上考量隱匿者本來就有高機率成為盟友,但我這裡要提出的猜測『這男人從一開始就是迦勒底的盟友』並且『這也與羅曼醫生息息相關』。

以下包含許多我的臆測與廚放能量,會牽扯到羅曼醫生與舊迦勒底的部分請大家見諒;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請大家輕鬆觀看即可。

可以先看這兩篇文章,有助看懂我的臆測。

時間發生在某個周目的過去裡,戴比特已經不知道重置這段時空多少次了;一次次艱難地修復人理燒卻、一次次痛苦地失去同伴-又一次次的,慘敗於2018年的威脅。

命運之神彷彿在嘲弄人類一切的努力一般,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地獄永遠在那個精準的瞬間到來,這已經是完全束手無策的死局了。


戴比特雖然知曉未來,卻沒有可以解決的辦法;連可以傾訴的人都沒有,畢竟說出這種東西也只會使人混亂-除非,戴比特可以說出一個足以使人信服的證據。

於是,戴比特找到了羅曼醫生並說出了一切,關於輪迴的真相與既定的未來;為了取信於人,他也說出了關於羅曼醫生最大的秘密-關於醫生的『真實身分』與『王牌』。


羅曼醫生震驚之餘,也相信了戴比特的說辭;醫生拜託戴比特替他保守秘密,畢竟這個王牌只有在最後時刻攤牌才有效,在此之前醫生本不會跟任何人說的。

同時,醫生也對人理燒卻後的人類浩劫感到悲傷,但他仍肯定戴比特的努力並直言人類最終一定能夠克服難關。

羅曼醫生之所以確信人類在未來必能獲得勝利,是因為人類有『那個價值』。

人類的價值?』戴比特對此不解問道。

...嗯,戴比特君。不是由像你這樣出類拔萃的天才孤身一人拯救人類。而是某個平凡,但尤為直率的人,在周圍人的幫助下拯救世界-

這才是人類真正價值所在,才是表現人類真正價值的地方吧!所羅門王這麼相信,我也這麼認為。

為了消失的昨日,向著明日不斷前進,背負著愛與希望的某個人;羅曼醫生相信那個人擁有拯救世界的可能性。

兩人離別之際,或許是確定自己的命運,羅曼醫生向戴比特如此囑託-

那回頭見了。如果我不在了,之後可以拜託你嗎?戴比特君。

在此之後,素來獨來獨往的隱匿者意外邂逅了來自遠東的第48位御主,那個無論是魔術造詣或是基礎能力都十分普通的新人──藤丸立香


如果是在前幾周目,戴比特根本不會搭理眼前這個新人,但自從與羅曼醫生的對談後,他開始注意這位非A組成員。

更令人驚奇的是,縱使魔術造詣慘不忍睹,那個少年所展現的成長性令人難以忽視,在戴比特眼中這位少年有著『掌握天運的運氣』與『作出抉擇的決斷力』,這位少年也在與從者的相處上展現高度的親和力。

只要稍加琢磨,這位少年便可以在人理修復之旅中大放異彩;然而在馬里斯比利的指揮下,人理修復基本上仍是以A組為核心的任務,難以有這種給予新人御主大展身手的機會。



觀察這位與瑪修.基列艾拉特和羅曼醫生關係友好的新人御主,讓戴比特產生一種孤注一擲的想法。

在這個周目中,人類仍難以挺過2018年的威脅,在世界的終焉之時,戴比特找到了尚未放棄的藤丸立香。

向著少年,戴比特講出了近似強求般、與理智的自己相衝突的妄語。

如果你有機會可以回去並扭轉一切;但是代價是要孤身一人的奮戰,那麼你會去嗎?
他問道。

少年答應以平凡之軀接下守護世界的重擔;在萬物覆滅的時候,戴比特帶著藤丸立香,雙雙以意識體的方式利用【靈子轉移】溯回到過去。

逆回時間軸,戴比特將少年的意識投放到2016年的藤丸立香,突如其來的意識重疊讓當時的立香陷入昏厥之中。


戴比特繼續向前,來到了那如噩夢般的搖籃、永遠的存檔點,只是這一次他打算從頭改變一切,打算作出前幾周目不曾做過的驚奇之舉。

西元2012年,戴比特趁著與馬里斯比利的預約會面時,舉槍逼迫他去關閉迦勒底亞斯;當然,老謀深算的馬里斯比利反而決定結束自己的生命。


頓時迦勒底上下群龍無首,而緊接著人理燒卻的危機令事態更雪上加霜。

來到西元2016年,戴比特刻意無視雷夫的暗算,並未舉發他在管制室的陰謀;轟然巨響,被剔除先發名單的新人御主與羅曼醫生來到燃燒的管制室,而七位A組成員已經沉入虛數空間中。


這一切都是個賭注,為了2018年的未來而做出的賭注。

在那被燒卻的一年,少年以一人未歸還的成績完成『人理修復』。

2018年12月27號,A組因為基爾什塔利亞與【異星之神】的交易全數復活。


2017年12月31號,行星白紙化襲來,七大異聞帶出現在地表,迦勒底成功脫逃並被彷徨海接納。

那男人(醫生)並沒有說錯,縱使早已失去了千里眼,他卻很明白人類具有的無限可能性;縱使前途仍然渺茫,對於戴比特而言,這已經是無數個輪迴以來,可以取得到的最好成果了。

那麼接下來要做的也很明確了-擊敗異星之神並且履行與那個男人的約定

那回頭見了。如果我不在了,之後可以拜託你嗎?戴比特君。


這就是名為戴比特的男人的生存意義。




很遺憾的,光是輪迴論目前都只是我的空談,我也無法證明戴比特是否和羅曼醫生真有交集。
但羅曼醫生與戴比特的假想對談也不是憑空捏造出來的,而是羅曼醫生曾與『另一人』的交談。

【時間發生在剛解決北美特異點,羅曼醫生稱讚立香進步神速】


【達文西提醒醫生是不是要和立香說出真相】

達文西:

但真的沒問題嗎?既然如此,你難道不應該對他詳細說明一下情況嗎?

雖說需要保密的事情不少,但你的話,幾乎都是些詐欺類的秘密喔。從常識上來考慮,一旦說出你與前所長的事,我覺得你應該會被立香討厭喔

【醫生強調『王牌』保密的重要性】


達文西:

既然醫生如此判斷,我也會幫你保密的。

羅曼醫生:

感謝妳這麼做。並非我不信任立香,只是唯獨這件事我無可奈何。

【羅曼醫生面有難色,露出愧疚的神情】


羅曼醫生:

因為我是很過分的人類,沒有把最重要的事情告訴立香。但是我還是很慶幸他能夠來迦勒底。不是以魔術師,而是普通的人類。

...嗯,達文西醬。不是由像你這樣出類拔萃的天才孤身一人拯救人類。而是像他這樣平凡,但尤為直率的人,在周圍人的幫助下拯救世界-

這才是人類真正價值所在,才是表現人類真正價值的地方吧!所羅門王這麼相信。我也這麼認為。
達文西:

『不過,這樣好嗎?再這樣下去,你又要放棄這份自由了啊。

【羅曼醫生面露傷感,但緊接著浮現一抹微笑】


羅曼醫生:

十年了啊,真是轉瞬即逝。但無所謂,因為還有立香在。

只要他成為優秀的御主,那我的存在也就有意義了。這就是我做為人類獲得的最大存在意義,作為我活到現在的自由贏得的回報,已經足夠了。

羅曼醫生:

快要開作戰會議了。我先去管制室啦。那回頭見了。如果我不在了,之後可都交給你了喔。達文西。

沒錯,這些話其實是羅曼醫生跟達文西說的,但說起來達文西和戴比特的確有相似之處。
達文西親口評價過戴比特

他是天才雲集的A組唯一的不明點...或者該說...是危險人物吧。馬里斯比利對他的能力讚不絕口。我也認為他是個罕見的人物。

能得到我承認的天才,那怕在我生前也只有一兩人而已;戴比特就是屬於這一類異常者。

很明顯的,在所有隱匿者中戴比特享有最高的評價,達文西將其視為當代少有的『絕世天才』,足以得到『人類領域的萬能天才』她本人的認可。

在決戰大西洋前,達文西又將戴比特譽為『把做不到的事情做完為止的天才類型』;雖說魔術層面上的絕對天才是基爾什塔利亞,戴比特仍擁有『某種才能』讓他與基爾什塔利亞相比不會趨於劣勢。

另外,在隱匿者中達文西對於戴比特尤為忌憚,至今原因不明;除了因為戴比特自身的實力外,我好奇是不是有其他原因。

達文西作為羅曼醫生的『前同事』,基本上一直都是『最理解醫生的人』,當『迦勒底之人』消失後,回到艦上的我們會發現達文西明顯心不在焉;無論她在擔心什麼,至少現場她也沒有說出來。



我猜測,達文西對戴比特的那份『忌憚』是因為『羅曼醫生』的緣故。

醫生與戴比特的約定本來不過是留在那個男人心中的秘密,畢竟在時空周目的重置下,『現在的羅曼醫生』早已不是『與戴比特約定好的羅曼醫生』。

達文西感覺到的忌憚正是因為戴比特正在依循『某個囑託』行動。

雖說那份出自『羅曼醫生』的『囑託』所以可能讓她感到熟悉,但在『這個世界』本應該是『不曾出現的事情』;恐怕也只有敏銳如達文西可以察覺到這種違和感吧!

同為我所預測的『潛在盟友』,戴比特與人王的確也存在著共通點。

首先無論是曾貴為所羅門王召喚式(代理人)的人王或所屬學科與所羅門王密切相關的戴比特,他們既然都是所羅門王的關係人,去聽從羅曼醫生的指示可以算是義務。

當羅曼醫生在時間神殿放棄自己的願望時,也取回自己的千里眼;在他的眼中,他看到了立香的勝利與人理燒卻的終結,只是-他也不可能忽略繼之而來的威脅。

2018年以後的威脅只會更多,以基爾什塔利亞為首的隱匿者、異聞帶勢力、使徒與異星之神都是威脅泛人類史的敵人,羅曼醫生會考慮留下後手相當正常。




當然,與馬里斯比利所長息息相關的羅曼醫生不可能對天體科的秘密視若無睹,這兩位『後手』也可以視作牽制黑幕(天體科)的『淺在盟友』。

這兩位也早已分別在主線充當『天降神兵』,拯救迦勒底於危難之中。

戴比特在第四異聞帶的第十一節登場、人王在第五異聞帶的第十一節登場,要說是作者的特別心思也不會太牽強。


當然他們的行動邏輯不太像是幫助迦勒底到底的形式,戴比特的本意是要關心鴉郎的安危,至少表面上來看他拯救迦勒底不過是順手為之。

但我認為『盟友』與『夥伴』的差異就在於『個人立場的異同』;人王的立場是『考核異聞帶居民的生存方式』,幫助迦勒底雖不需要理由,卻仍算是違背立場的『過失』了。

為了彌補『過失』,人王也是以『條件交換』的方式讓基爾什塔利亞放迦勒底一條生路;他也沒有上船加入迦勒底一夥人。(當然除了立場外還有不可信之人的問題)

相同道理,戴比特的立場是『奉基爾什塔利亞為首、培育各自異聞帶的隱匿者』,對他來說無論『干涉他人的異聞帶』或『幫助敵人(迦勒底殘黨)』都是『立場上的過失』。

如果『立場』相同,那麼加入迦勒底自然可行,但既然各有各的『立場』,那麼想要直接援助迦勒底是不可能的,至少要換個方式間接地幫助他們才行,這很可能是戴比特的行動邏輯。

但既然說到行動邏輯,戴比特在隱匿者當中也是單樹一格,開會也是說不來就不來,恐怕沒有隱匿者可以掌握這個男人。


鴉郎說過只有他、卡多克與奧菲莉亞算是為基爾什塔利亞賣命。

芥雛子不關心人類史,貝里爾與戴比特則各有目的。

在早先貝里爾還會假意聽從基爾什塔利亞指示去『砍伐空想樹並銷毀英國異聞帶』,但我懷疑戴比特從頭到尾就對任何人都愛理不理了。

畢竟從一開始戴比特就不聽命於馬里斯比利所長了,自然也沒有跟隨其大弟子的理由。

基爾什塔利亞雖然有接受自己理念被否定的雅量,但他本質上仍是天體科的傳人;只要還是馬里斯比利所長的擁護者,他終究是戴比特的敵人。




基爾什塔利亞被立香擊敗的當下,曾在心中感嘆立香不愧是『醫生培育出的御主』;目睹『迦勒底之人』現身的立香與馬修也因為回憶起醫生的種種而落淚。

我相信羅曼醫生在第二部的劇情只會加重,如果未來提到馬里斯比利所長的理想就不可能忽略羅曼醫生(所羅門王)的立場,而且冬木特異點如今看起來仍充滿伏筆。

FGO第七章動畫的特別篇曾描寫過醫生與馬里斯比利所長的關係,這兩人的確像是朋友一般,直到因為瑪修的未來兩人才產生分歧。


認為瑪修只要充當觸媒便行的馬里斯比利所長VS在乎瑪修的幸福與人權的醫生

在白紙化地球上,兩人分別信任的隱匿者延續著這場關乎地球未來的戰鬥。

屬於馬里斯比利所長派基爾什塔利亞VS屬於醫生派戴比特

這也算是某種意義上的代理人戰爭吧!


描寫戴比特與羅曼醫生的約定,可以加深描寫這兩人的深層特質。

羅曼醫生在第一部的形象是溫柔的指揮官瑪修的再生父母,直到終章揭露出『所羅門王』的『真實身分』才會有明顯的反轉感。


戴比特在第二部的形象是冷酷的天才最強的隱匿者(敵人);設想如果兩人早有預謀去對付人理再編豈不也是種反轉感?


看似溫柔膽小的羅曼醫生有著『運籌帷幄』的『理性思考』、看似『不理解他人也不被他人理解』的戴比特有著『相信他人』的『浪漫情懷』。

看似完全相反的兩人為了同個目標相互信任、相互合作;這也可以凸顯羅曼醫生的智慧與手腕。

他從一開始就看清局勢的走向,並為了守護世界培育出平凡而堅強的御主立香)與善良而強大的亞從者瑪修)。

因為預期到立香與瑪修的成長或覺悟尚且不足,另外找來兩個強大的『後手』去牽制住可能失控的局面。

這才是符合『所羅門王』實力的羅曼醫生吧!



前路漫漫,這場賭上地球存亡的大戰也愈來愈撲朔迷離了。
173 巴幣: 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