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戴比特的身分猜測-隻身一人的人理之途

Ataturk | 2020-10-28 15:58:14 | 巴幣 1024 | 人氣 494

追求鳥語花香的凍土帝國

倖存諸神黃昏的女神庭園

心懷永世安寧的唯一真人

墮入輪迴邊獄的蓮臺淨土

渴望神話復權的星間方舟


以上是我們已經或即將踏足的異聞帶,所謂【不應存在的If】;每個世界都因為不同原因而展現出與泛人類史截然不同的姿態。

從劇情面上來考量,異聞帶的一切自然是我們【不共戴天的敵人】;當然,這裡面並不包含仇恨,只是彼此自然無法共存;究竟如何看待異聞帶的生存權與居民的人權?這也是FGO的第二部帶給玩家的重要議題。

我曾經與很多玩家一樣,把異聞帶視為【人類矮小而缺乏可能性的世界】,並認為再美好的樂園不過是包裹毒藥的糖衣,直到我看到這段話。

在阿特拉斯的世界樹前,主角告訴基里修塔利亞其破神計畫『本質上與異星之神是相同的』,畢竟都是打算放棄了泛人類史。

有感於此,基里修塔利亞如此告訴我們--


如此說是錯的,雖然多嘴,但讓我以年長的御主的身分給你的忠告吧。

經歷過五個異聞帶的你們應該理解到,泛人類史與異聞帶本質上是相同的東西,它們朝向同一方向前進。人類的統治、地球的活用…換句話說,便是世界的存續

異星之神不同,對祂而言,人類與地球都無所謂。』

基里修塔利亞請我們思考【地球白紙化】真正的契機,正如同魔神王貫穿三千年的【人理燒卻】本質上並不是【毀滅人類】的計畫。

只是從結果上變成這樣,【異星之神也是如此。』

基里修塔利亞相當明確的點出【異星之神】與【異聞帶之王】和【秘匿者】的不同,如果說後兩者某種程度上會因為想守護異聞帶而合作,前者便是動機與目的完全不明,即是完全無視這個宙域的神。


那麼接下來就是違和感了,因為仔細分析看過的五位【異聞帶之王】,有一位在行動邏輯與行為上明顯與【異星之神】比較類似。

那就是吞噬全印度神性的神之阿周那。


我個人以為印度異聞帶是個留下不少謎團的異聞帶。

首先,劇情並未明白表示神之阿周那如何取得如此多的神性,並且也沒有解釋分歧點的時間,只有留下那神秘的??11900;並且根據設定集中,神之阿周那是來自遙遠未來的存在。

第二個問題,那就是並未解釋蘆屋道滿如此沉迷於印度的原因。

或許有人認為蘆屋道滿本來就喜歡到異聞帶作亂,然而他在七大異世界中只選擇印度,並不惜扮作卑微且奉承的奴僕一定有其道理與行動邏輯;事實上,在來到更繁華且強大的奧林匹斯後,他便脫去那恭敬的外衣,並絲毫不掩飾他對眾機神的不屑與對【異星之神】的崇拜。

最後的問題,也是我們今天的主題,為什麼作者要安排戴比特在印度露面。

今天要進入正題前,我們先來看看神之阿周那與異星之神的比較。

作為厭倦摩訶婆羅多大戰的神之阿周那,他決定以神的力量去達到完美而不存邪惡的世界。


蘆屋道滿稱神之阿周那為『正確到堪稱暴力

當【異星之神】降臨的時候,她自稱為『是為了斬斷這顆行星的邪惡而來


事實上,基里修塔利亞也如此評價【異星神】為『正確之神


神之阿周那在蘆屋道滿的教導下,搶走佩佩的從者,並召喚人類史的英靈並灌入異聞帶神靈的力量作為【護世神將】。


異星之神被認為召喚人類史的英靈,並調整他們的靈基座為【使徒】。


在這裡我要提前說出我之後文章的主題,那就是我認為【異星之神】與馬里斯比利與互相合作、戶打算盤的關係。(某種程度上來說類似基里修塔利亞與宙斯)

我猜測關於英靈召喚的手段,是馬里斯比利教導異星之神的。

在神之阿周那造成的諸多輪迴中,佩佩提心吊膽的一日算一日的撐過每一天;縱使無比厭惡神之阿周那的作法,在完美之神的力量下也不得不屈服。

直到後來遇到迦勒底,並利用【虛數潛航】來躲避天地創變,才成為扳倒神之阿周那的轉機。

當然,迦勒底一直難以結識同伴,因為神的力量甚至可以消除掉不信神的民眾。

神之阿周那不會去注意那些螻蟻,所以反抗者前期是存在的;直到後來被蘆屋道滿提醒後去主動消除反抗軍。

佩佩曾經暗自思付過他對這異聞帶的看法。

『自從馬嘶被奪走以後,我已經體驗過不少次爭鬥時的終結了。』

『我和那些沉浸於無價值的祈禱中的百姓一般,只能束手無策被包覆於創世之光中...。』

『只要沒被神視為失敗的存在,別說是痛楚連物理上的衝擊都沒有。』

『等回過神來,舞台背景的大道具都換成新的背景...就像這一樣的感覺。』

『雖不知道其他百姓如何看待。但我承認,至少對我來說,那是叫人不悅到想吐的事情。』

『這次躲在世界的裏側來迴避光芒本身。本來以為我也許會產生些許不同的情感,但意外地。』

『什麼都沒變。親眼看見這個「新的一輪的世界」時,我所感受的和至今一樣。』

『厭惡和不悅。換句話就是「生理上無法接受」』

『看來我比想像中,還更不能接受那個神的樣子。』

『阿,明明那麼完美。這裡,真是叫人不愉快的世界。』

有趣的是,吉娜可生動的使用『遊戲的數據修改與存檔』來描述印度的近況;而主角也感嘆這是除了『目的』以外都視為無價值的做法。

福爾摩斯認為印度異聞帶尚未完成,比起【異聞帶】更像是【特異點】。

因為這個世界尚未達到它究極的型態。而是仍定期創造『被輸入了在正史中不可能有的數據的世界』。

人理之所以剪定印度,是不承認這種改變世界的方法論與方向性本身。

如果要說違和感,我最先注意到的是前文講述神之阿周那與異星之神的相似性。

不過接下來,戴比特本人出現在這個章節,救下陷入危難的佩佩;並對於迎擊完美之神一事上給出自己的建議。

我認為這裡是作者在替這名神秘的秘匿者的角色塑造埋下伏筆,他所說過的話都和他的遭遇與性格息息相關。

進入今天的正題,我認為戴比特也是個『正在輪迴』的角色。

在許久之前,就有不少人做出類似猜測,這裏我會講述我的個人想法與推斷。

沒有內心獨白的角色要看出他在輪迴相當困難,所以接下來的文章有極大部分的臆測與強行連接。

我個人認為戴比特並不是被動被牽扯入輪迴,而是自身擁有可以輪迴的能力。

他的能力相當於遊戲中的Save/Load大法,但我不認為他有自由穿梭時空的能力,畢竟那過於破格;他的能力應該與【最佳靈子轉移適性】息息相關。

我猜測他的能力是將意識化成靈子,並溯回時間軸回到某個時間點的『戴比特』身上,並且可以自行發動且不需要靈子演算器的輔助;某種程度上與奧爾嘉瑪麗所長在冬木特異點的境遇相當類似。(或與Re0系列的菜月昴類似)

為了講述整個猜測,我將對戴比特的背景故事做出猜想。

戴比特的前身是開頭序章的神秘人 大衛.青本,那位依循內心的疑惑與超常的精神力抵達51區的平凡倖存者。


接下來是我會提前說出我之後會作出的猜測。

我認為大衛是活在地球擬似模型-迦勒底亞斯人,以他的視角看到的浩劫都是發生在那遙遠的異星(另一個地球上)。


事實上,在兩個地球的物語中,我提到過倖存者與迦勒底遇到的宇宙侵略看似相同,實則大相逕挺。

大衛.青本=戴比特.澤姆.沃伊德

2016掉落到新墨西哥州的外星人=奧爾嘉瑪麗所長(根據特番)

在51區舉槍伏擊的神秘人=馬里斯比利所長


在2017年12月31號包覆『地球』的樹膜=降臨地球的異星之神(不同地球)


左邊是迦勒底亞斯裡的身分,右邊是在地球上的身分。

我猜測異星之神之所以自居【寄宿於虛空之星】,正是因為祂趁迦勒底的陷落之時寄宿其中,或許當時迦勒底的過負荷正是因為如此。


當然,祂本身應是遙遠宇宙的存在,只是在馬里斯比利的穿針引線下來到了地球並進入迦勒底亞斯中。

異星之神進入迦勒底亞斯後也引發一場行星白紙化,並將『地球人』近乎屠殺殆盡。

幸運逃脫的『戴比特』為了拯救自己的世界並擊倒異星之神,開始了自己的旅程;他進入了傳承科,並與院長合謀作出被逐出的假象

他得到馬里斯比利的青睞被召入迦勒底中,憑藉過人才幹得以獲選A組,得以進入『秘匿者』組織。

本來想伺機揪出天體科的秘密的戴比特,先一步迎接的竟是西元2015發生的人理燒卻的前兆-迦勒底亞斯的燈火消失;半年後,西元2016年,聯合國核可第一次的靈子轉移實驗,迦勒底決定前往2004年冬木特異點;身為間諜的戴比特自然也要前往,並繼續留意阿尼姆斯───。


在魔神王手下的陰謀下,全體工作人員與御主在管制室遭炸彈伏擊。

戴比特第一周目,結束。

在那蒙昧不明的黑暗與火光滔天的赤紅中,戴比特應該悟出了利用【靈子轉移】將自己的意識溯回時間軸的方法。

拋棄了已經一半沉入虛數空間的肉體,他用殘存的力量展開靈子轉移。

眼睛猛然睜開,眼前是熟悉的迦勒底──『過去而尚未被破壞的迦勒底』;利用已經接近魔法的神秘,他成為了有著未來記憶的現在人。

戴比特第二周目,開始。

這次他首先舉發了雷夫的野心,並拆除了管制室的炸彈,卻不能阻止這已經化為異形的怪物;但總算迦勒底一行人能展開修復人理的旅途。

在馬里斯比利英明的指揮下,攻破特異點的行動如火如荼的展開;但豐厚的戰果必須用人命來換來,本來48位御主在一次次的危機中快速折損,而A組七人也在一次次不得以的大危機中強行動用『大令咒』,以自身的性命為代價來換取人理修復之途的繼續。

在時間神殿大戰中,寥寥可數的御主在羅馬尼.阿基曼的『底牌』下成功戰勝魔神王,完成『人理修復』的壯舉。


世界平安迎接來2017年,正當迦勒底上下想利用這段時間來修養生息時,緊接而來的亞種特異點逼得這群已是傷痕累累的眾人再度疲於奔命。

而為了完成任務,又有數名A組成員永遠離開了他們。

2017年12月31日,彷彿為了嘲弄這群人的無力與脆弱,行星白紙化襲來;全迦勒底陣亡。


戴比特第二周目,結束。

第三度睜開雙眼,戴比特發誓不會再犯上一輪的錯誤;他決定以【至少守護全部A組】為目標,絕對不要再次迎來2018年的覆滅。

第三度的人理之途,明明是已經度過的危機,卻也是毫不輕鬆;在馬里斯比利英勇的帶領下,全迦勒底仍努力排除所有特異點抵達時間神殿,卻仍舊是以眾A組的性命為代價求得。

接下來,一切宛如噩夢的重演,在羅馬尼.阿基曼的『底牌』下險勝的迦勒底,在接下來的一年無法得到喘息的機會。


2017年12月31號,行星白紙化再次消滅了全迦勒底人員的性命。


戴比特第三周目結束。

第四周目 開始/結束

第五周目 開始/結束

第六周目 開始/結束

...直到數字大到連理性的他都麻木了。

試過所有的辦法,甚至曾經將一切的重擔都扛在自己身上,縱使戴比特是天縱英才,他也無法在七個特異點中救下所有的人;而他所屬的A組,也一定會為了大局考量而奉上自己的性命。

在多次的周目下,戴比特已經理解自己無法抵禦2018年的威脅,那是與『人理燒卻』性質截然不同的危機,一場無論他怎麼作都無法度過的劫難。

他能想到的,只有在危機發生前盡力留住A組其餘成員的性命,然而魔神王也不是可以保留實力的對手;要在這僅僅隔一年不到的兩場大戰役中保存實力根本是天方夜譚。

事已至此,他也看出了馬里斯比利與2018的危機有著莫大嫌疑,但面對【人理燒卻】時迦勒底卻不能失去這位重要的指揮官;他不得不承認,這個不可信的男人的確為了守護人理盡上自己的一切。

多次的輪迴下,戴比特已經經歷過比起常人多出好幾倍的人生,而那些或是恐怖、或是絕望的回憶,因為他的『超憶症』而刻骨銘心。

一次次看到夥伴在面前喪命、一次次在未知的威脅下失去性命,漸漸地,那個本就理性的青年變得更加冷酷、甚至被認為像是失去人性的機器人一般;他的內心只剩下當初的那個疑問-【為什麼?】──那個在許久以前支撐他前往51區的信念。


他的一切的行為準則只為了生存,而他的眼中只有【狩獵2018年的侵略者】這個目標。

或許是因為本人的氣場,連在A組都受到敬畏的戴比特,在其他尋常御主眼中更是如鬼神般的存在,在迦勒底除了佩佩與基里修塔利亞以外,根本就沒有人膽敢接近他。


就在這時,素來獨來獨往的他意外邂逅了來自遠東的第48位御主,那個無論是魔術造詣或是基礎能力都十分普通的新人──藤丸立香。


如果是在前幾周目,戴比特根本不會搭理眼前這個新人,但在這次的因緣巧合下,他驚訝發現竟然還有位願意與他正常交流溝通的非A組成員。

更令人驚奇的是,縱使魔術造詣慘不忍睹,那個少年所展現的成長性令人難以忽視,在戴比特眼中這位少年有著『掌握天運的運氣』與『作出抉擇的決斷力』,並且這位少年在與從者的相處上也比其他御主要和睦許多。

只要稍加琢磨,這位少年便可以在人理修復之旅中大放異彩;然而在馬里斯比利的指揮下,人理修復基本上仍是以A組為核心的任務,難以有這種給予新人御主大展身手的機會。

這位與瑪修.基列艾拉特和羅曼醫生關係友好的新人御主,讓戴比特產生一種素來理性的他難以浮現的想法與想要放手一搏的挑戰。

在這個周目中,人類仍難以挺過2018年的威脅,在世界的終焉之時,戴比特找到了尚未放棄的藤丸立香。

向著少年,戴比特講出了近似強求般、與理智的自己相衝突的妄語。
如果,你有機會可以回去並扭轉一切;但是代價是要孤身一人的奮戰,那麼你會去嗎?
戴比特問道。

少年答應了,願意以平凡之軀接下守護世界的重擔;在萬物覆滅的時候,戴比特帶著藤丸立香,雙雙以意識體的方式利用【靈子轉移】溯回到過去。

逆回時間軸,戴比特將少年的意識投放到2016年的藤丸立香,突如其來的意識重疊讓當時的立香陷入昏厥之中。


戴比特繼續向前,來到了那如噩夢般的搖籃、永遠的存檔點,只是這一次他打算從頭改變一切,打算作出前幾周目不曾做過的驚奇之舉。

西元2012年,戴比特趁著與馬里斯比利的會面時,舉槍逼迫他去關閉迦勒底亞斯;當然,老謀深算的馬里斯比利反而決定結束自己的生命。


頓時迦勒底上下群龍無首,而緊接著人理燒卻的危機令事態更雪上加霜。

來到西元2016年,戴比特刻意無視雷夫的暗算,並未舉發他在管制室的陰謀;轟然巨響,被剔除先發名單的新人御主與羅曼醫生來到燃燒的管制室,而七位A組成員已經沉入虛數空間中。


這一切都是個賭注,為了2018年的未來而做出的賭注。

在那被燒卻的一年,少年以一人未歸還的成績完成『人理修復』。

2018年12月27號,A組因為與【異星之神】的交易全數復活。


2018年12月31號,行星白紙化襲來,七大異聞帶出現在地表,迦勒底成功脫逃並被彷徨海接納。


縱使前途仍然渺茫,對於戴比特而言,這已經是無數個輪迴以來,可以取得到的最好成果了。

以上是我猜測戴比特有可能的背景故事,基本上我是認為他自始至終都作為異星之神的敵人在行動。

奈須蘑菇在訪談強調戴比特無法應付2018年以降的威脅,這也被我考慮到。

如果故事真是如此,那麼或許有人會質疑戴比特應該有更好的辦法來處理這個問題,畢竟他有可以『重新來過』的機會。

但以下幾點會大大阻攔他的行動:

南極地處偏僻,迦勒底又是被魔術結界屏障的秘密組織;柯楊斯卡婭也曾抱怨過光是到訪就花了將近半年的時光,請外援恐怕不切實際。


迦勒底是由君主所建的機關,並受到聯合國承認,一個被放逐的魔術師很難憑正當行動阻止迦勒底。

迦勒底的職員(包含羅曼醫生和達芬奇)基本上都信任馬里斯比利,戴比特難以說服任何人。

包括戴比特自己都持有大令咒,變相成為除掉秘匿者的道具;恐怕是馬里斯比利用來除掉【異星之神】潛在敵人的機制。


魔神王的手下-雷夫也虎視眈眈,不能被他發現自己已經察覺到他的意圖。

以下是我找出幾個可能支持『輪迴假說』的證據。

在討論北歐異聞帶的消亡時,戴比特對於藤丸立香給出如此評價:『這個嘛,厲害到令人傻眼的程度。』

給出那麼高的評價,如果只是應對並未認真的使徒與切除俄羅斯異聞帶與北歐異聞帶似乎有點言過其實了。


在印度異聞帶聊到神之阿周那的存在方式時,戴比特這麼說了。

為何不能贊同雖然存在方式很特殊但他的理論看來沒有破綻。』

雖說兩者輪迴的原理大相逕挺,這兩者雖未曾碰面過,彼此仍存在著一種古怪的認同感。


在被問到如何對抗完美之神時,戴比特如此回答了佩佩。

和完美之神對抗是白費力氣的你應該換個戰鬥方式雖說在白白如也的事物中無法抽取東西但如果是在飽和的事物中肯定能夠抽出些什麼東西。』

這可能是戴比特無數次面對未知威脅的心得,在前幾次周回中,殘弱不堪的迦勒底只會被無情擊倒;但如今秘匿者各據一方異聞帶,迦勒底也成功得到彷徨海的援助,再也不是沒有勝算的局面了。

在大西洋異聞帶,基里修塔利亞不只一次提到他眼中的藤丸立香。
『我聽說了,時間神殿的戰鬥...』

『【渾身泥濘,拚盡全力,執拗地站起來】如果她像是那樣戰鬥,我也會有危險。』

『在亞特蘭提斯的戰鬥,你們未盡全力。至少,這不同於我聽說的你們。』

『【不論對手多麼強大都不放棄,吞下絕望然後毅然起立
不消除恐懼、不忘記探索、不捨棄希望───而且,不懷疑自己。】
背負著人類的未來,戰鬥到底,這樣的御主還存在著。】』

『....啊阿,真令人心朝澎湃。你們終於和我的印象對應起來了。果真就如同戴比特所言,現在的你,正是我必須面對最大的敵人。』

有某人告訴了基里修塔利亞,立香在時間神殿的戰鬥,讓基里修塔利亞信服並承認立香的貢獻,這很有可能是同為秘匿者的戴比特與基里修塔利亞共享過這段回憶。


這種假設給人戴比特老謀深算的感覺,但事實上他本來就心念於秘匿者,只是不會直接表達出他的關懷;戴比特面對與迦勒底聯手的佩佩,他也會先確認佩佩並未背叛秘匿者們。

在設定集中,戴比特被認為是秘匿者的【影之支配者】;不像是基里修塔利亞明面上給予眾人指揮,他則是在暗處調整並把握所有人的命運。

或許不近人情、可能也不會被理解,但戴比特仍會貫徹到底──
畢竟那是屬於他自己的,隻身一人的人理之途。

最後來說說新主題曲『躍動』的有趣畫面。


七位秘匿者,前三後四的站立著。(前死後生的暗示)

與其他五位眼睛炯炯有神、自帶高光相比,戴比特與佩佩的眼神是黯淡的。

佩佩一直自嘲是被命運背叛的小丑,只會一事無成的死去;而戴比特現在看來也不會是個故事美滿的人,當故事帶到這兩人的友情與佩佩的背景故事時,或許也會出現虐心的一幕吧。

創作回應

WuTinFeng
2016年外星人的墜落地點不是墨西哥,而是美國的新墨西哥州,少寫一字差很多。
2020-11-08 23:15:04
Ataturk
感謝提醒~~
2020-11-08 23:58:5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