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戴比特的身分猜測-無法感到悲傷的魔術師

Ataturk | 2021-07-03 02:12:11 | 巴幣 18 | 人氣 294

我分享過許多有關於戴比特的猜測,有部分猜測合理更多只是自我服務的同人創作。為了可看性,我都盡力保持在一定邏輯上做出分析,不要讓這些專欄流於空談。

因為目前這位角色有極少的戲份,對我來說最大的考驗反而是連接起我那些荒誕不經的猜測,並試圖用極少的資訊與極大的腦洞去還原一個只存在於奈須磨菇腦中的起源故事。這個過程有點像是考古學,我很有可能在過程中掉入自己挖的腦坑小丑竟是我自己
但既然已經當過那麼多回小丑,這次不如讓我繼續發揮想像力。
這次讓我來猜測戴比特會如何發揮傳承科所學這位天才又犯什麼錯才被時鐘塔趕出來呢


下面進入長文,這裡總結我會提出的六個猜測:
  1. 傳承科中保有蓋提亞與七十二魔神的紀錄
  2. 時鐘塔高層禁止魔術師解析所羅門王
  3. 神秘三大原則包含「不可解明神秘(現代魔術)的起源
  4. 戴比特是鑽研所羅門王並試圖重現其偉業的魔術師
  5. 戴比特重現的偉業指創造「人理修正式
  6. 戴比特透過「UO意識體」與「南美外星神明」重現「人理修正式




傳承科(布里西桑)中禁忌的禁忌
魔神柱桀派形容傳承科為「這顆星球中殘存著既非神性亦非神秘更非獲得肉體的惡魔的『傳承』所羅門的弟子之一布里西桑所掌管的禁忌中的禁忌。」
許多人認為傳承科的研究偏向外星人、克系邪神等存在於外宇宙的力量。為了縮小搜尋範圍,我們不如假設戴比特的研究是劇情中已經出現的要素。

BUPProgram338FGO考察】型月中的觀測者(Observer)&人理與織物(texture有啟發性。如果他的推測無誤,那不僅可以證明FGOCCC的聯繫,同時代表魔神王蓋提亞與異星之神是相同的物種彼此都來自外宇宙(高次元)
同時,型月的雷格蒙頓魔神並不是惡魔畢竟惡魔這個概念是在所羅門王所處年代之後很久才誕生的
這裡要注意一下,蓋提亞與七十二魔神是不同的存在。七十二魔神聽從蓋提亞(總括局)的指揮,而蓋提亞對生前的所羅門王絕對服從。

蓋提亞與七十二魔神既非這顆行星的神明也不是惡魔,傳承科是由所羅門王的弟子所設立的。布里西桑掌管的禁忌中的禁忌很可能包含老師的守護靈(蓋提亞),甚至可能是所羅門王生前親自就留下的紀錄




所羅門王/蓋提亞與現代魔術的因緣
所羅門王為什麼那麼重要?這就要講到現代魔術的起源了。
傳說在所羅門王的夢中出現了神,並向他降下神諭,「汝具備資格。說出你的願望。然願望必將實現」。
比起黃金與權力,所羅門更渴求智慧。神對此極為滿足。因為這個回答才是有資格到達「真正睿智」的證明。
所羅門醒來後,發現自己的雙手上戴著十個戒指。這就是被神承認的智者之證。之後被稱為所羅門的戒指,也是能使役天使與惡魔的魔術源泉。
所羅門僅接受了一次啟示,但他依靠該啟示,僅以人類之手就確立了現像操作術——也就是魔術


何謂「人類之手」?所羅門王做了什麼?
所羅門王創造人理修正式(後成為人理燒卻式)來更為有效推進正確的道理的系統(魔術基盤)。人理燒卻式(蓋提亞)也自稱為魔術師奠定魔術基盤的最初使魔

同時根據雷夫教授所言,冠位指定(Grand Order也是人理燒卻式(蓋提亞)所製定的規則(詛咒)。
魔術師家系代代相傳的起源指令被規定了“必須這樣”的需要絕對遵守的教誨、魔術師為使用魔術而賴以維繫的魔術基盤,這兩者代表魔術的絕對歷史與意義。


雖然根據2015年的時鐘塔所述:(這方面的矛盾我就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在西曆以前延續至今的家系所有的最初命令。
在魔術世界中擁有最崇高血統的戒律。
在一族滅絕前為了使命犧牲奉獻,如同詛咒絕對嚴守的尊嚴。
那就是冠位指定ーーー被稱為Grand Order的東西。
簡單來說就是那名魔術師在起家時,神明所給予的義務


羅曼的隱瞞(保護)
所羅門王與蓋提亞可謂一切的起源,他們應該被同等的推崇。弔詭的是,現代魔術師只記得魔術王的功名。他們不只不知道蓋提亞的存在,更否定雷格蒙頓魔神的存在

羅曼醫生曾經多次談起雷格蒙頓魔神,當時還不確定幕後黑手就是所羅門王(蓋提亞),醫生自然也有所保留。即使如此,羅曼的言行仍有詭異之處
前往第三特異點前
@瑪修
……請問,羅曼醫生。說起七十二柱魔神,那個……
@羅曼醫生
對,能聯想到的只有一種可能。是指某位古代國王所使役的使魔吧?
@達·芬奇
沒錯!古以色列的國王,同時也是魔術世界中最偉大、最優秀的召喚術士!
@達·芬奇
他所使役的使魔們正是那廣為人們所知的七十二柱魔神!
@羅曼醫生
另外,請不要做出不負責任的發言。還沒有任何準確的情報呢。
@羅曼醫生
再說七十二柱魔神本來就是虛構的實際上並不存在什麼魔神
@羅曼醫生
最新的看法來說,他們只不過是被分成七十二種用途的使魔而已吧
@達·芬奇
嗯。因為他們分工非常明確,所以也有人說他們是天使的起源。


前往第四特異點前
@瑪修
……如果所羅門王是被什麼人使役的從者的話,就另當別論了。對吧?
@達·芬奇
沒錯沒錯。像立香一樣,把所羅門召喚到自己的時代當使魔就行了。
@達·芬奇
這樣一來,連“七十二柱魔神”也能收入自己的麾下。
@羅曼醫生
不過嘛,這種推測的前提條件是名為七十二柱魔神的使魔確實存在
@羅曼醫生
而且,我不認為所羅門王會做這種助紂為虐的事。

在第四特異點,迦勒底團隊直面所羅門王(蓋提亞)的死亡威脅。羅曼醫生此後也不再堅持魔神並不存在,但是我們這裡先不忽視他前後不一的說法。
羅曼醫生是「所羅門王許願後的新生命」又怎麼會說出「七十二魔神不存在」這種話。排除作者邏輯死去的可能性(雖然不是不可能),我認為醫生先前是考量許多條件後刻意隱瞞真相。直到確定人理燒確的黑幕就是所羅門王(蓋提亞),權衡利害得失下他才據實以告。

研究所羅門王是時鐘塔的一大禁忌】這是我的猜測


時鐘塔的禁忌與謊言
「禁忌」可以阻止人們探究真相,「謊言」可以澆熄人們的好奇心。時鐘塔高層刻意隱匿蓋提亞的存在與否定雷蒙蓋頓魔神的真實性。久而久之,現代魔術師都認為雷蒙蓋頓魔神只是七十二個分工精細的使魔
他們只知道魔術之祖的偉業,他們對於背後的原理一概不知。他們也不被允許知道更多。

這時就要說到魔術世界有三大原則
第一原則:『神秘理應隱匿』。由此形成了魔術師(無論是否隸屬協會)把秘密洩露給一般人的話就會受到來自協會的懲罰這麼一種規定。餘下兩條未明。
我猜測『不可探究神秘(魔術)的起源』(或類似原則)應該也是三大原則之一。

因為七十二魔神的話題涉及三大原則迦勒底說到底也是時鐘塔旗下的魔術機關。羅曼醫生談及所羅門王的核心秘密會不利這裡的職員,他才會保密有關於自己生前的秘密。當然後來確定真兇就是所羅門王(蓋提亞),醫生也把三大原則丟一邊了,畢竟事情有輕重緩急

從時鐘塔高層(上時代的魔術師)的角度來看,『禁止探究神秘(魔術)起源』與『禁止研究所羅門王』是同件事情。如過要說其原因,那就是魔術的起源必須保持神秘而超然,所羅門王只能是魔術師崇拜的偶像而非可以被追求的目標。
魔術這門藝術並不歡迎刨根究底,『掠奪公』艾爾梅洛二世的「鑑識眼」才會受到同業的忌憚。歷史悠久的時鐘塔自然不希望有人戳破自己的神祕面紗。

時鐘塔高層(上時代的魔術師)的權威與榮耀都建立在當今的魔道體系,放任後輩追求祖師爺的腳步是有風險的。如果真的有後人重現魔術王的偉業,那麼三千年來積累的歷史與意義將被挑戰甚至化為虛無。
魔術師會自律隱匿神秘,時鐘塔的魔術師也都乖乖遵守規則不去研究所羅門王。偏偏某位不長眼的魔術師窩在傳承科開始做起禁忌的研究。


戴比特在研究並試圖重現魔術王的偉業』這是我提出的猜測。



公然抗命的戴比特與他的下場
就算是異端的傳承科都不能容忍他的研究,因為他如果拿出成果就是對魔術世界整體的褻瀆。所以戴比特被傳承科(時鐘塔)趕了出來。
傳承科的浪子失去資源與資金,他的魔術師生涯應該被中斷並抑鬱而終,甚至被高層的走狗早一步奪去性命或人身自由。

更進一步猜測,戴比特可能不是第一個觸犯這類禁忌的魔術師。通常這些人都會被殺掉或是「封印指定」(封印指定以“保護”之名,拘禁,捕捉擁有稀世才能或觸犯禁忌的魔術師,將之監禁一生)。

但是因冬木聖杯戰爭的發生所羅門王的召喚,這些突發事件讓時鐘塔院長看中他的才華,並委以他前往南極、刺探天體科黑幕的任務,所以他的處份才被降為「放逐」。 (詳情看這裡:這裡



他來到人理保障機構-迦勒底,被神秘餘香繚繞的南極雪山可以阻隔時鐘塔的威脅;戴比特在這裡繼續他的研究與「任務」。




戴比特重現偉業的理由與過程
戴比特要重現的『魔術王的偉業』指的是奠定魔術基盤並創造人類可用的魔術,換句話說就是創造「人理修正式」=人理燒卻式蓋提亞+七十二魔神
戴比特要創造「人理修正式」的理由也很明確。這裡假設戴比特對於異星之神的侵襲早就有所戒備,如果蓋提亞與異星之神真的是同族,隱匿者可能在鑽研這些存在時力求更上一層樓或不慎走火入魔。更何況「人理修正式」應該是可以用來對付世界末日的力量。

所羅門王找到一個高次元的「全能的天生超越者」,並驅使祂作為「統括局」去統帥七十二魔神雷格蒙頓魔神是由人類精神活動的扭曲而生,本質上是不需要肉體的高階知性體。被人類設定成擁有超越人類的能力且甘願侍奉人類。

所羅門王將「蓋提亞七十二魔神」改造成人理修正式,再將這個得到全能的視野與力量的個體與自己同調,由此得到絕對忠誠且絕對強大的守護靈最初使魔


那麼戴比特要怎麼重現以上過程,下面會結合我的大量臆測。

關於戴比特的身分,看這裡:關於鋼之大地的猜想
被槍擊重傷的藍書先生,被好心的Type Venus意識體附身搭救;成為共生體的大衛化名為戴比特並展開他的旅程。 (Daybit Sem Void)→(Symbiote David)
戴比特與UO的意識體完美同調,他已經有了自己的「統括局」。

關於「傳承帶菌者」,看這裡:傳承帶菌者與南美侵略者
戴比特進入傳承科後,掌握了關於南美神代『降臨者』的本質與『傳承帶菌』的運作模式,並結合自己研究所羅門王的人理修正式的製作流程。他得到成為『完美適性的容器』的方法。
因為『異星之神』的侵略、『空想樹』的紮根與『行星白紙化』讓這些南美神明甦醒了。南美神明亟需一位『容器』來發揮自身的實力,負責南美的戴比特正好是最合適的人選不過。
戴比特成為新一任的『傳承保菌者』寄宿了南美神明。而且這不是一兩柱神性,既然眼前只有一位『容器』,戴比特的體內自然寄宿了所有細菌體,也就是『統合了全南美神性的男人』。

戴比特利用「統括局」去管轄所有的南美神性,通過明確的職責分工去定義每個神性;這等同盤踞於所羅門王體內的七十二架空魔神每個都有自己的職責。
魔術師最後將「UO意識體與外星細菌」改造成自己的「人理修正式」,並由此得到比肩所羅門王生前(嚴格上來說是蓋提亞)的全知全能的力量。

所羅門王是最偉大的召喚術師術。王與被稱為「72柱魔神」的靈屬存在對話,令其作為強有力的使魔而確立的,正是不辱魔術之王名號的召喚術。
雖無法以英靈召喚或通常的使魔召喚召喚出來,但只要有七十二柱的魔神存在就能夠隨意地在現世召喚。將之稱為「將在所羅門王內部巢居的"架空魔神"們投射於外界的變換器」能更加易於理解。


戴比特體內的南美神明也可以經過他的召喚在現世顯現,戴比特的從者出現在印度異聞帶也是因為如此。玉藻維琪的確只願意攜帶隱匿者,可是戴比特的從者平常住在他的體內從南美前來時的確只有隱匿者他自己一人


魔神王派遣那麼多魔神柱來騷擾迦勒底,戴比特也可以同時召喚多名南美神明來充當手下。沒有派遣的神明也可以充當隱匿者施展神明權能補充包。


蓋提亞與七十二魔神&戴比特與南美神祇;老闆與員工
如果要做個有趣的對照,魔神王麾下有「特使的五柱」並以巴力為代表,巴力也是目前唯一有和魔神王對話的雷格蒙頓魔神;戴比特麾下可能有「五尊太陽神」並以特斯卡特利波卡(印度異聞帶出現的冠位從者)為代表。


另一個有趣的細節,戴比特算是目前態度最高傲的御主。在隱匿者中他是少數不是用「朋友」、「理解者」或「協力者」的平等姿態與從者交流。 (奧菲莉亞與齊格魯德(偽)是相反意義的上對下、貝利爾目前也是摩根女皇的未婚夫)


不要衝得太靠前了。這裡不是你的土地。沒人對你說過不要在旅途中亂喝生水嗎? 』冷靜的隱匿者是很認真在訓斥他的冠位從者抑止力最強大的武器)。
很難以以想像立香用這種口吻訓斥山中老翁,更何況那個特斯卡特利波卡就乖乖聽從禦主的喝斥收手了。
這對主從關係絕對不是一般的御主與從者,煙霧鏡(從者)的順從性高到嚇人。這反而暗示兩人之間的地位是更不對等的狀態

同樣在時間神殿的對話中,魔神王對待巴力(或其他七十二魔神)也很難說上尊重
@魔神巴力
那就賜予吾等窺覺星使用光帶的權限。將英靈一掃而盡。
@所羅門(蓋提亞)
何須如此著急。真不像你的風格啊,巴力。你這樣也算是七十二柱魔神嗎
@魔神巴力
但是,吾等也難以忍受死的痛苦。末端之死也是會影響玉座的吧?
@所羅門
這是你們的問題。只要我:所羅門還在,七十二柱魔神就是不滅的。
@所羅門
就算因為死亡的痛苦導致幾柱消滅也會立刻補充新的柱子




戴比特面臨的挑戰;從零開始的魔術系統
人理修正式」是在戴比特抵達異聞帶才完成;印度的戰鬥可說是「人理修正式」離開領土的處女戰。不同土地的環境因素術式展開需要的調整對隱匿者而言也是個挑戰。

就算當時最大威脅(異聞帶之王)已經離開;隱匿者還是要求從者不要離自己太遠並且見好就收。戴比特要達到所羅門王蓋提亞的水平想必還需要一段時間的磨合與訓練
相比之下,基爾什塔利亞將占星術的起源魔術用得駕輕就熟。這是因為那些秘術本來就是天體科的傳承,再加上魔術綜合實力本來就是隊長更勝一籌。現代地球不適合天體科的傳承,基爾什塔利亞至少有位君主願意為其傾囊相授。

相比之下,如果「人理修正式」三千年來可能沒有個正式的傳承,戴比特還要先費心還原這個魔術,再苦心去掌握它。我認為這聽起來更像是「不可能的任務」。
戴比特沒有一位可以教導他的老師,各位可以想像成去面對三千年來沒有人破解的難題。他只能自己準備教材並自己著手解題。


達芬奇與戴比特;磨菇的小伏筆
所羅門王是最偉大的魔術師,萬能的達芬奇也自嘆不如的神域天才;要去解析魔術王的魔術(神秘)並進行重現難如登天。
然而達芬奇評價戴比特為「將不可能的事情完成的天才類型」,她也認為這位隱匿者的確是罕見的人物(能得到她承認的天才在達芬奇生前也不過一兩位而已
磨菇藉由達芬奇之口給予如此的高評價,總要拿出些東西來回應我們這些粉絲的期待。




基爾什與戴比特;被崇拜的天才(人類)與被唾棄的天才(人類)
序章時有提過A組的隊長綜合魔術實力為第一,當時大部分玩家認為立香已經習慣從者之間的高強度戰鬥,人類魔術師的水平恐怕難翻起什麼浪花。
沒想到基爾什塔利亞的魔術塑造堪稱強大而完美;占星術起源的神秘足以召喚威力直達對星寶具的行星轟(隕石之雨)、以術者為中心的行星合足以帶給全球事象變革(將現存人類的靈魂提升至「神明」的高度)。

時鐘塔的至寶』、『人外』、『規格外的天才』、『可以復興衰退魔術基盤的明日之星』、『單人可以創造第十三科』『沃戴姆家史上最大魔術迴路的天才』『受星辰家護的孩子』,以上都是旁人給予基爾什塔利亞的讚賞;隊長就是一名光輝而出眾的天才


異常者』、『不明點』、『危險人物』、『不受他人理解也不願理解他人』以上是旁人給戴比特貼上的標籤;引用妙蓮寺的自嘲,戴比特是那種『缺乏與他人成為夥伴的天運並只能與同類為伍的人』。比起備受時鐘塔三大派系期待的基爾什塔利亞,被掃地出門的戴比特與幹贓活餬口的鴉郎才是同類人。

如果戴比特真的還原出「魔術的起源」,那麼他很有可能創造出「與三千年來的魔術迥異的系統」一併將魔術協會(特指時鐘塔)的地位與榮耀歸於虛無。縱使他是天縱英才,在時鐘塔眼中卻是「魔術史上的災難」、「褻瀆先賢功績的賊人」。別說是對他抱有期待了,簡直是眼不見為淨。

不過話說回來,所羅門王是「注定成為王的非人類」、「被大衛王獻給神明的孩子」。就算戴比特還原了「相同的偉業」,他也不會是那位被神承認並授予十戒的王者。
所羅門王的能力(力量)是神授予的,他是擁有『神意』與『王命』的「賢王」;相對的戴比特是依循「私心」再演魔術王的神蹟。他不過是另一個「非人」的魔術師,只不過是怪物中比較厲害的一位。


羅曼與戴比特;學習浪漫的人類與失去人性的人類
鑽研所羅門王並試圖重現其偉業」的戴比特來到迦勒底,他與羅曼醫生的邂逅是命運的必然(作者的惡趣味)。羅曼做為「所羅門王做為普通人重生後的新生命」不知會對眼前這位「粉絲」有何看法。
不過我猜測羅曼醫生會尊重所有生命的選擇,畢竟他是不會將過度的「憐憫」施加在他人身上。不過他應該也會有點遺憾,因為他最清楚成為「那種東西」並不好受。
我以前提過羅曼醫生與戴比特的身高體重數據幾乎相同,後者身上也有許多牽扯老所長(所羅門王的御主)或傳承科(所羅門王弟子的學科)的伏筆。
白袍的醫療部門負責人與黑風衣的隱匿者是兩種相反的形象色剛好暗示兩人正好相反的角色曲線




缺乏人性的冷徹的青年』、『無口無感情無表情的三無人類』和『由於過於缺乏人性常常被稱為像是機器人一樣』是周遭人對戴比特的評價。
蓋提亞也指責生前的所羅門王為「冷酷無情的王」,幾句對話中不難看出蓋提亞對主人的鄙夷與厭惡。
@蓋提亞
你什麼都感受不到嗎? 不打算糾正這悲劇嗎?”
@所羅門
"並不會。因為神是勸戒人的存在, 王只是負責整理人的存在啊。"
@所羅門
"他人的悲傷並不會給我帶來損失。 人類都是會這樣判斷的生物。"
@蓋提亞
怎能忍受這等道理:話語怎能允許這等條理:規矩
@蓋提亞
而且說什麼實現願望! ?那個男人怎麼可能會有願望
@蓋提亞
異端冷酷殘忍無情身為我原型的男人怎麼可能有與普通人無異的願望
@Dr.羅曼
……被你這麼說,我還是挺受打擊的。你是不是過分討厭我了吧。

我認為戴比特在創造「人理修正式」的同時也改造自己的精神。 「人理修正式」是要與自身同調的術式,理想的精神模型要貼近所羅門王的「無」屬性
當同調完成,戴比特也失去大半人類的感性人性)。他再也無法如常人去思考與生活,甚至會做出理性到近乎冷血的發言

@妙蓮寺鴉郎
儘管我沒資格這麼說。但你們不會為奧菲莉亞的死感到悲傷嗎
@基爾什塔利亞
. . . . . . .
@戴比特
是啊
@戴比特
儘管我將心思耗費在奧菲莉亞這個人身上的時間加起來還不到一天──
@戴比特
. . .不過我還是要這種程度的惋惜感

無法感到悲傷的魔術師某種意義上也讓人不寒而慄。



總結
戴比特作為魔術師可能稱得上「全知全能」(型月不知道打臉這個詞幾次了),可是他遠遠稱不上完美的人類。完美意味著「生命完成宇宙所有給予的課題」,全人類史也只有兩位賢人達到這種境界;然而他們一位離開宇宙、另一位抵達完全相反的「終點」。

戴比特的正式劇情與我臆測的版本大概天差地遠,畢竟沒有人能掌握磨菇的腦洞。之後如果主線沒有太大的「驚喜」,我會再撰寫我對於「所羅門王」、「藤丸立香」、「基爾什塔利亞」與「戴比特」這四位的看法與針對他們的個人故事的心得總結。

創作回應

晨曉繼承者
這冷酷型男的真面目只能等到明年才能得知了呢~
2021-09-08 09:29:56
Ataturk
沒錯,讓人很期待 [e1] [e1]
2021-09-08 11:13:2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