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戴比特的身分猜測-傳承帶菌者與侵略者

Ataturk | 2020-12-13 01:33:43 | 巴幣 108 | 人氣 350

2.5.5 地獄界曼陀羅已經釋出,身為主線級的章節,開頭也帶出許多重要的情報。


根據靈子演算裝置的解析功能,希翁試圖追蹤異星之神的外在蹤跡,並認為祂已經離開大西洋異聞帶並前往南美異聞帶,然後停止了移動。

並且根據其時間差解析後,做出『在現在的白紙化環境繼續發展的情況下,無法觀測到從南美移動的未來』。

雖然【異星之神】是目前最有可能擔當終局反派的角色,作者卻給我們疑似其末路的敘述。

畢竟迦勒底的終極目標就是處理白紙化,這似乎可以理解成迦勒底將在南美擊敗異星之神。

這種推論是合理的,除非出現幾種請況:

白紙化得以解除,但【異星之神】卻沒有被擊敗。

白紙化得以解除,但終局反派不是【異星之神】,另有更深層的藏鏡人。

白紙化得以解除,但【異星之神】已經蛻變成某種全然不同的存在。

白紙化沒有解除,但終局反派不是【異星之神】,另有更深層的藏鏡人。

白紙化沒有解除,但【異星之神】已經蛻變成某種全然不同的存在。

老實說,任何情況都很有可能,但無論如何這個強大的神很有可能在南美遭遇極大的『變故』。

從使徒口中,我們得知【異星之神】為了更強的靈基而打起ORT的算盤;有趣的是,拉斯普京本來應該先行前往為祂準備,而如今神卻直接逕行抵達南美了。

【異星之神】對於使徒的強度有一定的信任,並將諸如『監視秘匿者(基里修塔利亞)』、『監視異聞帶之王』、『剷除迦勒底殘黨』、『調查並摧毀不列顛的光之槍』、『神降臨後服侍祂的執事』及『備置更強大的容器』等任務交給他們。

如此放心交給使徒,又何必匆忙前往南美呢?? 該不會是碰上什麼出乎意料的變故了吧!

南美異聞帶究竟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會成為最神秘的壓軸異聞帶?

我認為是因為南美的『降臨者性質』與『神代回歸』太過契合,而產生這種連『異星之神』也無法掌握的變數。

以下進入第一主題,『傳承帶菌者』

首先科普一下南美神代的設定。

6500萬年前,一顆大隕石帶來了某種未知存在,『它』附著在植物上演變成細菌體,並透過感染動物將其轉化為『神』,最終建立起文明。

在南美神代,這塊土地的神性是在『人與人之間』傳遞的存在,同時期不同地域可能出現複數相同性質的神明。

這種透過細菌傳遞神性的活祭儀式被稱為『傳承保菌』,在那時代應被視為至高無上的榮耀,就算是否定活祭儀式的羽蛇神也不會否定『傳承保菌』。

羅曼醫生直呼『這麼驚人的情報非常感謝女神大人!地球還真是相當深奧!』

連前身為所羅門王的醫生都不知道的情報,可見這個叢林神話體系有多麼特殊,這是相當重要的一件事。

但是我在意的是賢王吉爾伽美什對南美神代的看法。

魁札爾.科亞特爾...在人理燒卻的現在,南美的未來實際上是不可見的。

西曆後復甦的神話什麼,已經超出我的知識範圍了!』這句話相當重要。

在型月設定中,南美的神明擁有自己是降臨者的認知,所以果斷選擇停止活動返回密林的土地進入沉睡。

事實上,雖說南美的神明早在神代就失去蹤跡,但是神尚未消退,只是暫時停止活動而已。

這是與現今魔術世界認知完全相違背的現象,但正因為南美神代的本質是『降臨者』,地球的規則與時代變遷對祂們才會毫無意義。

大家可以思考一下同為『降臨者』的『亞特蘭提斯的機神』;當我們來到星間都市山脈時,就已經被告知祂們的神性如『真體』般穩固,也不會因為人類的信仰與否而遭到衰弱。

那泛人類史的希臘諸神為什麼會被消滅?

恐怕是14000年前的白色巨人摧毀了祂們的真體,導致機神不得不與地中海一帶的土著神明進行融合,並隨之歸化於地球體系。

基里修塔利亞說過:『希臘神代的結束是因為被人民遺忘』,這也是衰退的機神最終的末路。

但提早選擇沉睡的南美神明恐怕躲過這場浩劫,歷經無數歲月洗禮,土地上一代代的文明興起而毀滅,神明仍靜靜沉睡在南美的大地裡...。

直到2017年12月31號,行星白紙化抹去泛人類史,七大異聞帶降臨地表。


南美神明是否會受到『行星白紙化』影響不得而知,這裡我假設『降臨者』的本質讓祂們幸免於難。

但危機並未解除,正好有一個空想樹落到祂們的頭上,南美異聞帶身為侵略者開始侵奪這塊土地。

南美神明有個很可愛的設定,當祂們陷入沉睡時,也夢見人類的發展。

人類是雖然現在還不行,但在遙遠的未來,通過自律與相互競爭。能夠數量繁盛、遍佈世界以及富裕繁榮的種族。

祂們是一邊夢著這些一邊進入沉睡的外來種族。

功成不必在我』、『千萬年後在地球上笑著的不必是我們』,要帶領地球人走向繁榮的未必要是南美神明,這是祂們的體悟。

數千萬年再度醒來時,或許神明所熟悉的文明與事物已經消失殆盡,但是那寄託於未來的光景與和人類的重逢仍使祂們興奮不已。

但『異星之神』完全打亂了祂們的美夢,行星白紙化滅絕了全人類,七個空想樹又把『注定破滅的七個世界』強行安插到地表上。

這種踐踏南美神明意志的行為,的確有可能完全激怒這群本來不問世事的天外來客,泛人類史的諸神可能為了糾正而提早甦醒。

但是現狀相當嚴峻,南美的神性是依靠『容器』而得以確認存在,在全人類都已經消滅的當下又到哪找到優秀的『容器』呢?

或許南美神明真的找到一個完美的『容器』,並順利寄宿其中。

而那個『容器』就是南美秘匿者-戴比特.澤姆.沃伊德。


為什麼我會認為戴比特有可能是一位『傳承保菌者』?

首先,魁札爾.科亞特爾口中提到的『傳承保菌』的確像是在埋一個伏筆。

除此之外,達芬奇曾經說過:『每當有未知的傳承保菌者突然出現的時候,普遍(關於神代)』的說法說不定就會被整個推翻。

許多人推測FGO會出現一名『傳承保菌者』,配合二部『神代回歸』的主題也正好契合。

南美傳遞神性的方式是透過『傳承保菌』儀式,是一種活祭儀式。

正因為神代是難以實測與實證的年代,大多數魔術師只能透過考古去勉強還原其模樣,而『異聞史過濾現象』可能是現代人少數目睹神代的機會。

戴比特身為『傳承保菌者』的同時也會揭露一個重大的事實,那就是南美神代並未消退的驚人真相。

這個男人以前從屬『傳承科』,是被認為研究『這顆行星中,殘存著既非神性亦非神秘,更非獲得肉體的惡魔的傳承』-也就是對於『降臨者』的研究。

如果對於地球上的『降臨者』做過詳細調查,戴比特的確有可能比其他人更快掌握到南美神代的核心。

從角色塑造來看,最後登場的戴比特不論是在迦勒底職員、秘匿者或柯楊斯卡婭的口中都享有極高的評價,要如何呼應這種期待需要作者的塑造。

或許有人會認為『傳承保菌者』已經是他作出現過的元素,雖然很厲害卻也不到令人眼睛一亮,但事實恐怕不是如此。

一般來說,『傳承保菌』在魔術意義上未必是活祭儀式,比較像是一種特殊的魔術風格。

伝承保菌者Gods Holder

費拉加家(フラガ,Flaga)從神話時代開始留傳到現在,與魔術迴路不同的魔術特性。與其說是血統遺傳,不如說是世世代代以病原體為傳播方式刻劃在自家的血中。

從奈須老師的發言推察,神話時代的神秘說可以以病毒的方式傳到現在。巴捷特就是根據這個特性來製作出「斬剜的戰神之劍(Fragarach)」(俗稱逆光劍)

事實上,Strange Fake 系列中也有出現過改良南美菌種,並透過接種細菌來增加魔術迴路的家族。

這裡我做出猜測,說不定現存所有『傳承保菌者』的原型就是南美的活祭儀式;只是隨著時間與時代劣化,本來是傳承神性的神聖儀式,退化成傳承神秘與魔術的家族密儀。

戴比特接觸的自然是最原始、最純粹的『傳承保菌』-將自身轉化為神的無上之法。

這裡我先將目光轉向基里修塔利亞。


基里修塔利亞使用的是占星術的起源-迦勒底人一族的秘傳,人為連接起天體作為自身的迴路,從而將整個銀河化作人類史最大的魔術迴路,並利用天之外(宇宙)的魔力去操弄天體,引發諸如行星轟等星之奇蹟,

這本來是天體科魔術的原貌。卻因消費文明與時代變遷被認為是『紙上空談』,直到抵達宇宙觀相符的大西洋異聞帶才完美實現天體科(阿尼姆斯菲亞)的魔術理論。

那是比擬為神、甚至神以上的神秘,基里修塔利亞擁有的力量甚至被認為超越機神,以一人之身完成擊潰從者的魔術體系。

這就是『將可以做到的事情做到最好的天才』。

那戴比特又是怎麼回事?這裡我作出推測。


戴比特進入傳承科後,掌握了關於南美神代『降臨者』的本質與運作模式,並開發自己作為『容器』的『完美適性』。

然而這些知識本來是無用的,畢竟現今地球的南美神明早已沉睡了;但是『異星之神』的侵略、『空想樹』的紮根與『行星白紙化』讓這些外來存在甦醒了。

南美神明亟需一位『容器』來發揮自身的實力,負責南美的戴比特正好是最合適的人選不過。
想要糾正一切』的秘匿者與『渴望復興泛人類史』的南美神明一拍即合,戴比特成為新一任的『傳承保菌者』寄宿了南美神性。

而且這不是一兩柱神性,既然眼前只有一位『容器』,戴比特的體內自然寄宿了所有細菌體,也就是『統合了全南美神性的男人』。


如果是平常人,恐怕不能承受這種考驗,但戴比特的『完美適性』完成這個挑戰;此時此刻,戴比特以一人之身完成『西曆後的神話復甦』。

這就是『將不可能的任務完成的天才』。

神代的結束與舊紋理的消逝息息相關,『麥哲倫空想樹』捲回人之紋理並創造真以太的能力足夠改變整個星球。

正因如此,秘匿者的目標本來是用『空想樹』完成『神代回歸』,創造『嶄新而古老、人神共存的世界』-也就是利用神進行『人理編篡』。

對目標可能不同的戴比特而言,『神代回歸』只是他的『手段』而非『目的』,這也是他的過人之處。

吸收全泛人類史神性的戴比特接著進入了南美異聞帶,異聞深度達到A++的『特例中的特例的人類史』。

借用B站UP主-雨果HUGO的推測,南美異聞帶是恐龍存活並建立起文明的奇幻世界。


既然不是由人類而是恐龍稱霸這個世界,很有可能異聞帶的神明也並未陷入沉睡,而是寄身於這些泰坦巨獸成為怪物般的南美眾神。

曾經有人好奇在南美會不會看到當地神明,我的猜測是『會』,但這也產生一個問題?

北歐的異聞帶之王是一位正統的舊神,她曾經表明過英國與南美是『毫無討論的意義』。

在斯卡蒂的眼中,就算是化為『終末裝置』的神之阿周那恐怕都要好些,這不禁讓我好奇問題究竟出在哪裡。

我們試著從斯卡蒂的角度出發,身為善神的她以『保護人類』為優先宗旨,但那也只能是『神』所為,不可假以他手。

所以她願意與構築不滅方舟的機神們合作,但無論是僭越人神之別的始皇帝或明顯爆走的神之阿周那就令她不悅了。

不信神的『野蠻不列顛』自然也不會受到斯卡蒂的青睞,那麼存在諸神的南美不被納入考慮原因應該在於『統治子民的方式與作風』。

與『溫柔、善良』的北歐異聞帶相比,南美異聞帶過於殘虐無道,擁有神的土地竟然出現此種人間地獄,自然受到斯卡蒂的排斥。

野蠻而原始是戴比特對自己領土的評價,他也疑似在當地展開『如流水作業般的殺傷行為』,其殘忍程度恐怕不亞於貝利爾的『狩獵之癖』。

根據目前戴比特的塑造,我傾向他沒有如貝利爾般屠戮的癖好與對人類的憎恨,那麼異聞帶的慘況或許不是他所為,而是異聞帶之王的統治...?

不,我認為戴比特一手促成南美的煉獄。

以下進入第二主題,『動盪不安的南美與諸神之戰』

目前關卡透露關於南美的消息太少,我只能用前面章節來推敲內容。

之前我猜測戴比特擁有『統合全南美神性的傳承帶菌者』這種逆天的身分,那是因為印度已經出現一名『統合印度所有神性的異聞帶之王』。


或許只是我的錯覺,但我認為作者安排戴比特在印度首次露面,不只是要強調他和佩佩的感情,那只是表面資訊,還有更深的伏筆。

戴比特是話不多的男人,但他給予佩佩擊倒完美之神的建議,並在言行中透露對神之阿周那古怪的認同感。

我曾以此為線索,寫出『隻身一人的人理之途』與『逆光下的戴比特』。

或許印度異聞帶還有更多可以推敲的細節也說不定。

印度異聞帶的的敵側方為一超四強,身為絕對之神的阿周那為核心,旁邊跟著四位注入印度神性的護世神將。

神之阿周那擔當異聞帶之王的同時,也是負責『伽樂季』的角色-在爭鬥時的當下結束這一輪回。

四位神將也相當有趣,只有馬嘶是當地從者,其餘都是灌入印度神性的外國英靈。


這裡我作出大膽推測,南美異聞帶也是一超四強的局勢。

身為『統合全神性的人類』的戴比特成為異聞帶的核心,他的主體是統治第五太陽紀的維齊洛波奇特利。



其餘四柱主神是其他太陽紀的統治者-

特斯卡特利波卡、

魁札爾科亞特爾、

特拉洛克、

查爾丘特里魁。

由泛人類史的人類成為該異聞帶的最高戰力相當驚人,但反轉之處不只於此。

因為『由空想樹創造的異聞帶神明』與『復甦的泛人類史神明』要和平共處是不可能的,畢竟之間已經間隔6500萬年的差距。

在南美異聞帶可能上演一場諸神大戰,兩派相同起源的神明為了守護各自的世界而戰。

戴比特自然站在『泛人類史』這邊,而且他還有一位非常恐怖的盟友。

那就是他的冠位從者,上古惡神-特斯卡特利波卡。

根據該從者在印度的言行與設定集的伏筆,許多人已經猜出祂是特斯卡特利波卡了,這裡就先不贅述推測原因。

南美神話的主神作為冠位從者登場相當驚艷,但這種召喚的特例說不定也有跡可循。

在外傳《來自異聞帶》中,芥雛子曾經詢問過戴比特怎麼鎖定召喚對象。


戴比特回答道重點在觸媒,只要找對觸媒,理論上可以召喚任何你想要的從者。

既然回答這個答案,代表戴比特應該也準備了相應的觸媒;雖然冠位從者是由世界召喚的特殊存在,但在準備對應觸媒的情況下的確可以有所影響召喚對象。

就像在奧林匹斯召喚 GrandLancer 神祖羅穆陸斯時,在場雷電系英靈與羅馬英靈舊至關重要。

同理可證,戴比特可能用『自身統合的全神性為觸媒』,召喚特斯卡特利波卡作為冠位從者。

泛人類史的維齊洛波奇特利與特斯卡特利波卡對抗其餘異聞帶神明,雖然人數具劣勢,但戰力上恐怕是輾壓的局勢。

首先戴比特是『統合全神性的絕對之神』,而特斯卡特利波卡是被稱為『四方為敵者』的南美最強惡神,自身都擁有可以抗衡整個南美神代的力量。

這兩人也沒有需要保護的對象,反倒是異聞帶諸神要顧及到當地居民的安危,這點又顯得了異聞帶方的弱勢。

戴比特口中『流水作業般的殺傷行為』,正是描述這場大戰的慘況,一人一從者如割草般擊潰異聞帶的眾神,大肆屠戮異聞帶居民並摧毀異聞帶文明。

以往異聞帶之王都是異聞帶方的最強者,而泛人類史的迦勒底或反抗王的居民都只能閃躲隱藏、暗自累積力量。

但在南美異聞帶完全相反,異聞帶方是家破人亡的難民與被淘汰的善神,泛人類史方是最強惡神與全能的新神。

在強弱完全顛倒的情況下,已經搞不清誰才是侵略者?誰才是受害者?

當我們抵達南美異聞帶,我們可能會看到一場一面倒的大戰,強者橫掃戰局、無往不利,而弱者只能不斷退讓與隱忍。

在這個異聞帶,『泛人類史』才是邪惡的侵略者。

諷刺的是『泛人類史的阿茲特克文明』正是被侵略者毀滅的古文明,而我們眼前正是一場不遜於當年的人間煉獄,這一切宛如地獄重演一般。

當然,戴比特也不是毫無理由作出如此行徑,他的確有明確的目的。

這一切都跟『幻視膨脹太陽的祭壇』有關,這可能是他的底牌。

在北歐異聞帶曾經有埋過『存在以神為祭品的大儀式』的伏筆,而阿茲特克神話中即使是神也可以作為祭品。

戴比特可能以『狩獵異聞帶神明』為目的來湊齊儀式所欠缺的神明。

獵殺異聞帶的神明,帶到祭壇來抽取寄宿其中的神性,而屠戮居民與破壞文明只是順手為之的雜事罷了,正好可以逼出潛伏的神明。

也無怪乎特斯卡特利波卡會與戴比特搭檔,畢竟『生為供奉之物、死為吞噬之物』正是那位惡神的準則,在神話中特斯卡特利波卡也是最沉迷活祭的神明。

這裡我更猜測戴比特可能想召喚『自己的異星之神』,那很有可能是身為南美神話體系大源的存在。

可能有人認為將『異星之神』交給ORT對付即可,甚至我所推測沉睡在南美的Type.Venus應該都可以成為戰力。



但我認為將戰鬥交給『究極單獨種』不是明智之舉,將拯救泛人類史的任務託付給這些『異星的侵略者』,就像是期望『卡俄斯』擊敗『異星之神』一般。


最終的結果都會是以毀滅星球為代價擊敗『異星之神』。

戴比特應該會希望召喚『破滅與新生』的『神』,祂可以被控制、可以擊敗『異星之神』又可以復甦泛人類史。

光是用想的都感到這種神可遇不可求,所以他才要精心準備召喚儀式,而不是隨便喚醒『異星的侵略者』就妄圖與『異星之神』開戰。

在南美異聞帶中,戴比特的首要之急是撲滅異聞帶勢力與確保召喚儀式的順利進行,對付迦勒底反倒真是次要的了。

如果迦勒底不出手妨礙祂的計畫,他也省得去對付我們花費心力,可能他也認為迦勒底已經沒有與他對立的理由。

但是我們還是站到他的對面,因為就算淪為『世界的破壞者』,我們也不會選擇非人性的那條路。


在戴比特眼中,異聞帶的一切都是可以抽取的資源;如果是為了復甦泛人類史,殺光異聞帶的生靈都是『合理的選擇』。

或許藤丸立香會被認為是偽善,畢竟一路過來已經破壞許多的異聞帶,但我們絕不是想帶給異聞帶居民絕望與恐懼。

用生命激勵我們戰鬥的年輕雅嘎

稍稍開始期待長大的北歐少女

望著明月而吟詩的中國少年

在夢境中回憶起父親的印度女孩

為了那一瞬間成長而喜極而泣的破神同盟

至少,我們想帶給他們正確的結束,而不是成為被泛人類史踐踏的亡魂。

賭上這點信念的差異,我們必將和最強的秘匿者一戰。

創作回應

サラダ
七十二魔神其實並非惡魔喔 而是魔術師 https://forum.gamer.com.tw/C.php?bsn=26742&snA=71665&tnum=3
2021-08-27 20:52:53
Ataturk
感謝提醒,關於所羅門與七十二魔神的部分,我認為也隱含傳承科的伏筆!
2021-08-27 21:21:40
Ataturk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196602我的這篇有提到
2021-08-27 21:21:5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