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點評《BanG Dream!》三季動畫:循序漸進,漸入佳境,登峰造極(下)

作者:綠葉小仙子│BanG Dream!第三季│2021-02-28 00:00:24│贊助:1,008│人氣:180
  《BanG Dream!》(以下簡稱BGD)第二季的結尾,秋秋對眾人Poppin'Party(以下簡稱PPP)吆喝「我會毀掉妳們的,給我做好覺悟吧!」,明顯是為了第三季的核心劇情「RAISE A SUILEN(以下簡稱RAS)正式組成」做鋪墊。不過第三季的核心劇情可不只是RAS的組成過程,放眼到當時第二季放送的現實時間線還有一個重點。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一日,武士道在日本武道館舉行為期三天『BanG Dream! 7th☆LIVE』的LIVE。」

  出演這場武道館LIVE的成員,不偏不倚地正是「PPP」、「Roselia(以下簡稱R團)」以及「RAS」三個樂團。因此我猜想,原於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二日宣布二零一九年十月放送第三季的消息,卻在二零一九年的三月二十八日宣布「新作劇場版動畫」於九月上映,然後將第三季延後至二零二零年一月放送,這場LIVE絕對佔據最大的原因。
  

  我會形容第三季為「登峰造極」,除了第三季最大的核心「武道館」是BGD企劃截至當時名符其實的登峰造極,動畫中用以昇華、襯托最後的第十三話「大女子樂團時代」武道館LIVE所有劇情更可以說是BGD「正篇動畫」的登峰造極。觀眾可以在劇情的發展感受角色的情緒與變化,可以在中途的LIVE感受到劇情與音樂的相輔相成,可以在最後的武道館感受樂團的魅力與三團團圓同台的感動──這些劇情的表現與情緒的波動我可以大膽斷言,第三季在BGD的正篇動畫不但具備歷史定位的意義,還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真正意義上的登峰造極。

  造就第三季登峰造極的劇情大致上可以分為「RAS」、「R團」、「PPP」、「動畫原創曲」以及「企劃意義的昇華」五個面向。以下就讓我來一一為各位讀者解析。



  
  一、RAS的組成過程。
  
  從現實面來說,RAS並不是一開始就是RAS,而是為了支援非真人樂團的三團「Afterglow(以下簡稱AG)」、「Pastel*Palettes(以下簡稱P&P)」、「Hello, Happy World!(以下簡稱HHW)」演出的背後樂團「THE THIRD(仮)」轉生。THE THIRD(仮)的成員由「Raychell(蕾的聲優)」、「夏芽(增姬的聲優)」、「倉知玲鳳(帕蕾歐的聲優)」以及PPP的大塚紗英(多惠的聲優)四位所組成。而後第一次LIVE小原莉子(六花的聲優)承接大塚紗英的主吉他手位置,第二次LIVE補上紡木吏佐(秋秋的聲優),RAS才算是正式組成。


  (一)六花的加入。
  
  在動畫面的表現,第二季劇組利用劇情「兩個樂團之間的掙扎」,讓多惠先行退出RAS,第三季才開始讓六花取代多惠。這樣將事件分開來處理,既不會操之過急,模糊當季的焦點,又能在各自的季有更多的篇幅去描寫角色的心境與成長。

  六花的加入過程可以細分為以下四個階段。
  ►受到秋秋的主動邀請。
  ►被秋秋拒絕。
  ►受到學姐鼓舞重新振作,放開自我,從而被秋秋認可為「暫時的吉他手」。
  ►再次受挫。憑藉團員鼓勵重新振作,才被秋秋認可為「正式的吉他手」。

  主動邀請的階段,整體主要的演出是用來搞笑的──帕蕾歐學狗的叫聲還有喘息聲真的是有夠生草──這邊就不特別多提。不過秋秋在肉店前面的真情流露,以及事後帕蕾歐的勸說,都是推動劇情的重點。

  被增姬撞見練習,直接被增姬抓到練習室。然而在演奏之後,秋秋打槍六花了。

  第二季,六花被PPP的LIVE感動得哭出來。第三季,六花受到PPP的LIVE的鼓舞,選擇向前奔跑去追逐夢想。只不過這次PPP的LIVE地點可不是私人的倉庫,歌曲與樂器也不是現成的。為了六花購買了新鍵盤與新鼓組呼應「Step by Step」;以「為六花加油」為主題寫新歌;在LIVE HOUSE眾人面前透過LIVE直接向六花打氣,整場LIVE彷彿只有PPP與六花的存在。

  六花再次回到錄音室,再次被秋秋拒絕。但是這次六花沒有膽怯,向秋秋表達「我想和RAS一起玩樂團」的意志非常堅定。

  演奏得太過專注,有其他人進入錄音室演奏還不知道。

  縱使只是「暫定」,最後仍然被秋秋認可。
  
  然而第四話MV畫面拍攝完成剩下錄音,六花又被秋秋否定。

  「那傢伙對音樂的熱情是貨真價實的。若妳真是拖油瓶的話,秋秋是不會讓妳加入RAS的。」
  
  在拉麵店被增姬鼓勵,兩人重新回到錄音室。此時的六花不再只是意志堅定,語氣非常平穩,眼神還能隱隱看見秋秋的影子。

  這個倒影是劇組的細節。還記得秋秋說過什麼嗎?秋秋要一個「只為我演奏」的吉他手。

  此時的六花正是只為秋秋演奏。秋秋明白這點,很快地重新開始錄音。結果正如同觀眾看到的,秋秋賦予了六花正式的名稱「Lock」。


  做為本季第一個劇情高潮,劇組在這個橋段下了許多細節上的功夫。礙於篇幅關係,只列舉我個人認為比較重要或是比較有意義的細節。


  1.兩次《R.I.O.T》的差別。

  六花第一次演奏《R.I.O.T》,劇組故意給了兩幕六花注意團員的分鏡。
  
  六花隨著團員的旋律,手指輕巧地彈著和弦,不特別去搶節奏。結束A段進入副歌,六花還覺得自己的輔助很好,露出了非常燦爛的笑容。然而結果就如同上面所說,「我不需要這種像是在迎合他人的演奏」。

  第二次,六花在獨自演奏的時候都是閉著眼。等到蕾唱歌才讓六花驚嚇一下,但是也就一下,很快又回到閉眼演奏的模式。
  
  觀眾可以明顯地聽到整段演奏,劇組故意強調吉他的音色。後續劇組更是給一段完整版才有的旋律,而且以更為強烈的音色演奏,展現六花放開自我演奏的狂野。


  2.兩次《EXPOSE ‘Burn out!!!’》的差別。

  全體試奏的時候,六花的吉他很急躁,像是想要趕快把曲子演奏完。被秋秋責難,重新振作來過的第二次,吉他的聲音明顯變得冷靜。然而這段的強調沒有跟《R.I.O.T》一樣,需要對音樂敏感或是使用工具才比較能辨別出差別。原本我想要用工具讓各位讀者看見差別,只是我研究了一個多小時還是研究不出「音軌分離」或是「左右聲道」要怎麼做到,只得作罷。
  
  當秋秋認為第一次演奏不好,要求重來一次。這時劇組特別帶了每個團員的表情鏡頭。
  (蕾在演奏的時候一直都是很沉穩的表情,所以這邊沒有特別放上來)

  增姬樂在其中,非常享受演奏的過程。

  帕蕾歐非常平靜,然後抬起頭若有所思。

  根據前面的站位分鏡可以得知帕蕾歐抬頭的視線是看向六花。這邊可以解讀為「帕蕾歐感覺到六花不太對勁,有些擔心六花」。

  六花的表情非常壓抑。像是努力地將慌張與緊張壓下,想要把演奏表現得好。
  「我只是想像上次一樣,試著全力盡情地去彈彈看。」

  也因此在六花被秋秋責難,增姬立刻發現到問題,產生後續在銀河拉麵店的劇情。


  3.兩次「立刻給我過來」的差別。

  在第四話的開始與最後,秋秋打了兩次電話給六花,電話開頭都是「立刻給我過來!朝日六花!」。不過如果觀眾仔細聆聽,秋秋兩次說這句話的語氣都不同。開始是「期待」的語氣,代表秋秋對六花寄予厚望;最後則是「喜悅」的語氣,代表秋秋正式認可六花,準備要帶著這支全新的樂團前進。
  

  4.傳承,而非取代。
  
  當我看到這幕,我不得不說劇組的細心。六花的加入不是「取代」多惠,而是「傳承」多惠的吉他手位置。這樣的情感連結不但對於觀眾很重要,對於被傳承與傳承的團員更是重要。對於觀眾而言,被傳承的團員沒有被取代,只是換了個意義存在於團體;對於被傳承的團員而言,自己沒有被團體拋棄,只是換了個方式存在於團體;對於傳承的團員而言,承接前輩的位置代表前輩對於自己的信任與期待,同時也是被新團體認可與接納的象徵。


  至於後續六花在加入RAS後的成長,不難發現六花的性格其實還是有些軟弱。不過六花在危難的時刻不但變得更能主動地站出來,站出來的行動更不再只是有勇無謀。這部分由於表現得太過淺顯易懂,在此我也就不額外花篇幅多提了。




  (二)秋秋的加入。

  「動畫裡的秋秋不是RAS的創始人嗎?為什麼還要說秋秋『加入』?」
  有些讀者看到我下的小標題可能會產生這樣的疑問。的確,動畫裡的秋秋是RAS的創始人,理應不該用「加入」一詞。然而隨著劇情的走向,觀眾會發現秋秋其實是最後一個「正式」加入RAS的團員。因為秋秋一直以來把將自己定位成「樂團的製作人」,直到帕蕾歐事件結束才讓自己成為「樂團的其中一個成員」。

  秋秋的經紀人行為。
  ►為了打倒PPP與R團才想要招兵買馬創立RAS。創立RAS的本身就是製作人行為。
  ►對外、對內不斷強調「我的樂團」、「我是製作人」。
  ►除了樂團演奏的必要互動,不參與額外的樂團團員活動。
  ►與團員的互動僅限樂團。對團員樂團之外的事物漠不關心。
  ►以「利益」的角度看待樂團。
  ►限制團員的人際發展。
  ►管理團員的行程。

  「自己強迫別人來又在那邊sorry。」
  「垃圾秋秋。抓來再拒絕,真是任性。」
  「還敢秋阿屁孩。」
  「控制狂喔?」
  「難怪遊戲還沒出這團。」
  「中共秋笑死。」
  「不期待小屁孩洗白。」
  「爽。在鬧啊死矮子。」
  「給你鬧了兩季還不夠玩嗎?」
  「我沒有對秋秋掉好感啊,因為本來就沒好感。」
  「BGD唯一討厭的角色就只有chuchu了。」

  對於一些觀眾來說,前期秋秋的印象可謂「要有多黑就有多黑」。然而套句《只有神知道的世界》的男主角桂木桂馬的台詞「在遊戲裡,討厭和喜歡是能夠轉換的。只要能越過那些惹人厭的事件,就一定能促進發展」,秋秋從第二季開始累積負面印象,等到事件的醞釀而爆發,迅速地營造氣氛讓人猝不及防地迎來下一波高潮,最後一瞬間收回全部的情緒回到平緩。觀眾能夠清楚秋秋每一個事件當下的處境與心境,劇本再毫不拖泥帶水地將角色的過去交代清楚,讓觀眾對秋秋的印象直接大翻轉。

  十四歲就會寫歌。作曲與作詞都是自己包辦。
  
  十四歲就懂得如何安排舞台演出。安排舞台演出的職務簡單來說就是「舞台監督」,不論是團員的站位、道具、器材、燈光、音效等等任何舞台上的相關事務,都是由舞台監督來決定。
  (如果讀者還是不清楚什麼是舞台監督,可以回顧BGD第二季第二話)

  十四歲就能自己執導一部MV。

  十四歲,不但自詡「製作人」,製作屬於自己的名片,更是從不同管道挑選人才。親自到不同的地方一個人一個人拜訪,用鐵打的音樂實力與製作音樂的熱情讓人信服。

  十四歲,第一次創立樂團,樂團的第一場演唱會就引來音樂論壇高度的關注。

  額外插個話。為了這邊的素材回去第二季,突然發現第九話開頭秋秋給友希那Live邀請函有個彩蛋:友希那把邀請函還給秋秋,信封卻自己帶走。不久前的分鏡才放一張友希那的貓耳裝,過了幾分鐘劇情又表明「友希那想要開貓咪咖啡廳」,暗示友希那喜歡貓咪。這時就能解釋為什麼友希那要拿走貓咪形狀的信封了。

  十四歲,樂團才創立沒多久就能在業界人士高度關注,象徵社會地位的「dub」Live House舉辦首場的主辦演唱會。

  十四歲,時隔四個月,帶領樂團再次舉辦主辦LIVE。根據有咲所言,這次的觀眾比上次的主辦演唱會還要更多。
  (這次的邀請函寫著4th,我對於前三次的解讀為「首次演唱會」,「首次主辦演唱會」,以及一開始應徵吉他手的劇情,蕾向秋秋提問「妳打算一直用電子錄製的吉他辦演唱會嗎」,可能包含「因為再次辦了演唱會,所以蕾才會提出這樣的疑問」的意思)

  十四歲,創立的樂團第一次參加比賽就進入決賽,更甚踏上武道館。


  然而這些超乎同齡年紀,看似輝煌無比的成果,背後隱藏著秋秋不欲人知的辛酸。

  出身古典樂器名門,秋秋的母親對秋秋的要求嚴苛,這是可想而知的。

  只是秋秋不擅長演奏古典樂器。

  雖然設定沒有明說,但是我敢大膽猜測珠手家只有秋秋一個獨生女。母親對秋秋百般呵護,即使秋秋表現得不好也是不斷誇讚。在物質上不斷滿足秋秋在物質上的需求,即使秋秋自己沒有特別提出來,也會主動為秋秋添購。這些「溺愛」的行為,在獨生子女最容易看見。
  (其實以現實面來講還有所謂「父母偏心」的狀況。只是如果秋秋的角色設定是有其他的兄弟姊妹,往好處想秋秋的性格不可能會如此「保護自己」,單純只是角色設定上的失敗。往壞處想則是秋秋把兄弟姊妹的親情與資源全部搶走,那麼秋秋這個角色注定宣告死亡,被觀眾──包含我──黑爆了。畢竟自己的成功是建立在搶奪兄弟姊妹的所有,這是要被人唾棄的。當然歷史上有著像是李世民「玄武門之變」這般義賊廖添丁的存在,但這在我看來只是例外中的例外)

  這樣的成長過程使得秋秋活在母親的陰影,對於自己產生自卑。一方面自己沒能達到母親的期待,一方面想要透過不同的方式來獲得母親的期待。導致秋秋在成長的過程為了保護自卑的自己,性格在非意識之下自動地將「消極負面」轉為「極端負面」。平常的情緒很穩定,但是遇到事情不如自己的意思,情緒就會變得不穩定;因為不擅長與人互動與溝通,轉而全心全意地專注於事情;對於結果的過分執著;對於事情的完成是極為強烈地追求最好的完美;想要控制他人,讓他人依照自己的想法行動,都是極端負面的典型例子。

  因為被友希那否定自己的「製作人能力」,所以決定自己創立一個樂團,利用比賽來向友希那證明自己。然而創立樂團的原因其實更多來自於母親。即使自己沒有演奏樂器的天分,只要能向母親證明自己的「音樂才華」,當一個在樂團背後默默付出的製作人也無妨。
  (順道一提,武士道創辦人木谷高明在我看來也是想要證明自己的一個例子。木谷高明一開始創立公司Broccoli,卻因為經營不善而被迫離開。為了要證明自己的能力再次創辦新的公司Bushiroad)

  也因此,秋秋在意識到自己衝動的言語傷害到他人,為自己的錯誤道歉令人感動。

  這個微笑的意義不只代表著秋秋承認了R團的勝利,從「在意勝負」的心態解放,更是代表「秋秋真正意義上地加入了RAS」──樂團不是拿來證明自己的存在,也不是為了在比賽中取勝,而是團員們開開心心地一起演奏樂器的團體。此時此刻,秋秋就是RAS樂團的其中一位成員。


  至於秋秋的「二度拒絕六花」橋段,我相信有些觀眾有看懂劇組這樣安排的細節,也相對地有些觀眾沒看懂劇組的安排,因而在不理解的情況下對秋秋印象不好。所以在這一節的最後,我想為這兩次的橋段做一個劇情的解釋。

  第一次秋秋的拒絕,是因為六花「迎合他人的演奏」。
  第二次秋秋的拒絕,是因為六花「只有一個人的演奏」。

  這兩次的拒絕有著不同的意思。第一次是秋秋面試六花,秋秋想要看的是「六花的個人實力」。如同秋秋自己所言「讓他隨心所欲大鬧一番」,我猜測要加入RAS的前提,除了要有底子的實力,還要有「演奏上的狂氣」。增姬正因為「狂犬」才會被秋秋招入麾下;秋秋對蕾說「歌唱力太厲害了」。蕾的歌聲是那麼成熟與低沉,那磁性的聲音彷彿隱隱透著傲視群雄的氣息;秋秋對令王那表示「不要彈得那麼安全」,要令王那的彈琴風格不要像是個中規中矩
的模範生。而且當初秋秋看到六花的影片,正是被六花那桀驁不遜的氣場所吸引。也因此當秋秋看到六花的表現與想像中的不同,秋秋拒絕了六花。而後續在六花表現出自己的狂氣,才讓六花加入RAS做為暫時的吉他手。
  第二次是六花在演奏的時候太過暴衝,秋秋出聲打斷。這裡秋秋想要看到的是「RAS的六花」。如同後來秋秋自行解答「如果只有一個個的畫面的話是沒辦法做為MV的。把整體巧妙的加以組合就能將之完成。樂團也是一樣的」。秋秋想要的是「一個樂團」,而不是「五個團員」。

  「這些我們都知道啊!但是秋秋錯在『沒有主動說明』!」
  
  我看到有些觀眾覺得「如果秋秋有好好跟六花講他的要求,根本不會發生這些事」。然而秋秋沒有明講除了只是單純的「劇情需要」,我覺得就角色與劇情上的設定細節,秋秋沒有明講也是正常的事。
  ►因為家庭背景的關係,秋秋變得以自我為中心。從動畫可以看見秋秋的對話幾乎都是秋秋單方面的意思,很少有雙向的「溝通」對話。
  ►同樣也是家庭背景的關係,秋秋在向他人表達自己的想法的時候總是會先以自己的角度出發。不會同理他人,站在他人的角度思考。毫不顧慮對方的情緒,直接且草率地表達自己的想法,讓他人容易對於秋秋的想法感到反感。
  (由此我個人可以大膽推測。雖然秋秋說不去學校是因為「修完學分,去學校只是浪費時間」,不過秋秋不去學校的原因更有可能是因為「在學校無法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
  ►加上秋秋對於尋找吉他手的急躁以及對於六花的寄望,讓秋秋忘記六花不像蕾與增姬那樣是直接有現成成績的專業樂手。面試六花的時候應該要像當初面試帕蕾歐那樣,在對方演奏後提出自己的想法。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七日,官方在推特上傳的秋秋生日賀圖彷彿說著秋秋的成長:打碎過去乖僻的自己,以桀驁不馴的姿態繼續向前。




  與現實事件連結的兩位團員已經介紹完畢。接下來講述劇組如何在動畫中表現原來的三人,讓整體不成熟的RAS變得成熟。


  (三)帕蕾歐的情感。

  從第二季開始,帕蕾歐的角色性格設定(礙於篇幅不再多做角色設定的介紹)一直表現得非常成熟穩定。劇組想要像秋秋一樣走傳統的角色成長路線──從角色的缺點下手──做出觀眾的反差是沒辦法了。

  「事件的衝突,能不能做出觀眾的反差?」
  「能。衝突代表著一個新事件的起點。」
  「角色的過去,能不能做出觀眾的反差?」
  「能。過去代表著一個舊事件的結束。」
  「『事件的衝突』加上『角色的過去』,能不能做出一個全新的觀眾反差?」

  不知道讀者看完這一段對白有沒有覺得很熟悉?這一招不偏不倚就是第一季拿來描述沙綾的方式。
  我覺得劇組在計畫帕蕾歐的描述,他們很清楚「帕蕾歐缺少的不是角色的成長,而是情感的真實」。從第二季開始帕蕾歐就被觀眾拿來與秋秋對比。同樣的年齡,帕蕾歐的性格活潑外向;同樣的年齡,帕蕾歐的表現成熟穩重。秋秋你看看人家帕蕾歐,對外多有禮貌,對內多照顧你,多麼關心團員……這些近乎完美的表現,背後也如同秋秋有著不忍訴說的過去,更不用說早在第二季就埋下伏筆。只是「講述過去」並不是想講就講,必須要用利用適當時機發的事件做為切入點,從而帶入角色的情感進行說明。

  導火線在第九話的最後「排名被R團超過去,在PPP的三人被要求立刻集合」。只看到這邊的觀眾會對於這次事件的理解為「秋秋與蕾和增姬的爆發」,完全不會想到這裡不只是整體劇情的轉折,更是為了描述帕蕾歐所開啟的前哨。

  伴隨著一道尖銳刺耳的音效,帕蕾歐像是不可置信地睜大眼睛「欸?」了一聲。這個過程雖然只有短短的五秒鐘,但是我相信有將情感投入到動畫的觀眾,沒有一個是不被震撼到的。

  這裡的橋段,劇組除了目的為「講述帕蕾歐的過去」,還順帶補充完令王那的家庭狀況與學校生活。截至第三季結束,RAS全員的家庭狀況皆以公開,學校生活只剩下蕾和秋秋沒有公開。

  從十一話的家門、送給PPP的商品袋子與自己的口述可以得知令王那的父母是在做自營海鮮乾貨的生意。再從唯一一幕的家庭照與媽媽的字條可以得知令王那的住家只是用於休息睡覺的地方,真正的工作地點是在別的位置。

  個性文靜,認真。班長與手工藝社副社長。運動很強,成績很好,長得很漂亮,又很溫柔。同學們給予令王那極高的好評,然而在女校,這些評價的總結叫做「帥氣」,與令王那內心的代表形容詞「可愛」相去甚遠。
  (與隔壁R團追求著「帥氣」卻被增姬認為「可愛」的亞子相呼應。這裡我想順便提供給讀者一個思想層面的思考:很多人的內心會基於各式各樣不同的理由產生出一個『心目中』的自己,並且為此努力追求。然而很多人會感覺事實總是事與願違,進而對自己感到難過失望。不過只要自己對這個心目中的自己有了明確的定義,毫無迷惘地相信這個定義,並且在行動上實際地為之做出具體的努力,那麼自己只是沒有意識到,自己其實早就已經成為了那個『心目中』的自己)

  即使播放次數少得可憐,自己仍是抱著「崇拜偶像的可愛」的心態不斷地在影音平台上傳自己的cover,因此因緣際會被秋秋挖掘。帥氣的令王那猶如灰姑娘變身成自己心目中可愛的「帕蕾歐」。秋秋成為了令王那的光明,帕蕾歐的單膝下跪象徵對於秋秋的尊敬與服從,「不管發生什麼事,都會一直一直陪在妳身邊」──然而維持帕蕾歐的形象與信念就因為主人的一句話瞬間分崩離析。

  正所謂「解鈴還需繫鈴人」。秋秋一出現,一跌倒,令王那就立刻回歸帕蕾歐了。


  做為事件核心的段落,本話整體的細節劇組做得相當到位。在令王那被六花與增姬看到,先是畏縮,然後避開眼神緩緩說出「請不要看我」,最後閉上眼轉身就跑;令王那的跑步速度明顯比六花還快;令王那知道自己跑不過機車改往橋上跑,增姬的機車有做出急煞的轉彎動作;六花兩度說出「帕蕾歐小姐」不予理會,增姬一說出令王那本名立刻露出詫異的神情;說服的過程只要講到自己內心深處的想法,身體就會有所反應;令王那講到「帕蕾歐已經失去存在的意義」,增姬先是呆滯了三秒才做出放棄的表情等等……不過會讓我想要打出這麼多細節,是因為我看到很多觀眾認為「六花與增姬根本沒有說服帕蕾歐」。帕蕾歐會被說服,都是因為秋秋到場,還不小心自摔引起令王那心疼。
  
  我們來看看六花與增姬在開始說服帕蕾歐之前做了什麼事。
  ►逼問原本不願意透露半點資訊的秋秋。即使獲得的情報量很少,仍舊得到了情報。
  ►增姬不發一語,直接帶上六花騎著死亡銀河號衝去秋秋說的地區。這個距離以台灣粗略換算,大概是台北到苗栗,高雄到雲林。
  ►進行地毯式搜索。要知道秋秋給的地區資訊只給到「三級行政區」。用台灣比喻就像是台中市大甲區、桃園市中壢區。要不是帕蕾歐住的地方是鄉下以及六花的提醒,要在這麼大的區域──鴨川市的大小差不多等於台灣的嘉義縣──毫無目標地找到一個人真的是大海撈針。
  ►見到學生就問。即使劇組縮小範圍,讓RAS一次就命中令王那就讀的學校,我相信要大多數的人如此挨家挨戶地見到一個學生就問一次是多麼不容易的事。
  ►增姬智商壓制,用死亡銀河號把帕蕾歐逼到必須走死路。
  ►增姬與六花以不同的方式削弱帕蕾歐的心牆。增姬採用「可愛同伴攻略」,六花採用第二季帕蕾歐對多惠使用的「和我們一起組樂團會覺得不開心嗎」攻略。
  (細節:不同的兩人,兩邊一樣的問題,兩邊一樣都是「それは……」的回覆)
  
  即使不說六花與增姬這些努力,就單純說秋秋。一開始秋秋獨自面對「尋找帕蕾歐」這件事,他做了什麼事?
  ►打好幾通電話。
  沒了。
  沒了!
  沒有直接的尋找動作就算了,身為肇事者還不把肇事原因說出來。團員詢問人到哪去了就只是一句「如果他沒來的話我就放電子錄製的」。被團員責難就直接自己走人,回到家躲起來。平常口口聲聲說自己是RAS的製作人,遇到危難事件卻不見以往意氣風發的製作人風範。

  「如果沒有六花與增姬先去打前鋒,如果沒有蕾當著秋秋的面把難聽的話全部攤開來,把秋秋帶到現場,秋秋怎麼能行動得起來,怎麼能說出如此情感飽滿的道歉?」

  因此要說秋秋是說服帕蕾歐回歸的重點,我可不認同。帕蕾歐能夠回歸RAS,在場的五個人都是一樣等分的功勞──是的,包含令王那自己。令王那即使翹團也沒有拋棄RAS,令王那的心中仍然保存著對於RAS的愛。
  

  在觀眾的眼裡,原本的帕蕾歐就已經深愛著RAS。只是經過這次的事件,帕蕾歐連同令王那的份一起愛著RAS。觀眾可以明顯感受到令王那原本做為平凡人的身分開始對於RAS有著真實的情感。令王那不再只是切換帕蕾歐的原版人格,令王那也是RAS的一份子。


  最後來講這個橋段我發現的三個細節的缺失。

  蕾的右手抓著多惠給的糖果。這個分鏡我相信不用我多說,讀者也知道意義在哪。
  
  不過蕾的手掌從進來等候室就是垂直放下,沒有「抓握」的動作。等到其他三人走了,下一個分鏡星星糖果就出現在手上。背景沒有音效,只有蕾微微的嘆氣聲。請問這糖果是怎麼突然在手上的?

  蕾和秋秋,你們兩個怎麼知道他們三個人的位置?

  秋秋跌倒時是「臉著地」,為什麼秋秋的臉沒有任何跌倒的痕跡?




  (四)增姬的性格。

  增姬如同帕蕾歐,角色性格設定一直表現得非常成熟穩定,也不需要走傳統的角色成長路線。只不過增姬與帕蕾歐不同,增姬的家庭背景很順遂,沒有「負面的過去」可以讓觀眾產生情感的真實。這樣的前提下,劇組要如何做出增姬的全新觀眾反差?

  「以既有的角色性格設定為基礎,擴充並且增強印象。」

  劇組在第三季的增姬使用的是「強化」的描述技巧。利用事件強化原有的性格,增加並且加深觀眾對於角色的印象。除了讓觀眾對於本來就有印象的性格更為深刻,還會產生「原來這個角色還有這樣的一面!」的新印象。


  第二季的增姬性格綜觀來說有兩個:鮮明的「直率」與隱晦的「可愛」。

  第三季仍然延續著直率的性格。有話直說,不會拐彎抹角,非常有自己的個性。

  這樣的性格在第九話有了層次上的轉變。不再只是單純地順從話題的有話直說,而是打從事件上剛烈的態度。

  被秋秋拍掉手心,直接擺出蔑視的表情。

  第十話面對秋秋先後兩次的消極態度,語氣不再平緩。
  
  第二次更是對秋秋激烈地大聲了起來。

  至於第二季觀眾所知的可愛僅限於「物品」。在第三季,劇組利用劇情的間隙透露增姬「喜歡可愛的東西」:第二季知道的汎用兔,以及新增的「少女漫畫」。


  除了喜歡可愛物品的可愛,劇組還順帶表達增姬性格上的可愛。這是第二季觀眾所不知道的一面。

  平時直率的增姬難得表現出慌張的一面。這是反差萌的可愛。

  覺得無地自容而羞愧著臉。這是少女的可愛。

  雖然看上去有些笨拙,但還是很努力地表達自己內心直率的想法。這是增姬的可愛。


  劇組以「直率」為基礎,運用劇情的起伏表現出增姬在性格上的不同面相,讓整體的角色設定變得更為立體與真實。觀眾能夠更為深入地認識增姬,並且打從內心感受到增姬「最直接」的情感──如此保有自我的直率,對待他人卻能夠毫不保留地溫柔──為之動容,我想就是劇組在第三季想要傳達給觀眾的意思了。


  最後講個小細節。增姬在聽到令王那說「帕蕾歐已經失去他存在的意義了」,劇組讓增姬維持三秒鐘「疑惑」的表情才換成「可惡……難道沒有辦法了嗎……」的表情。在觀眾眼裡,觀眾知道為什麼帕蕾歐會這樣說。但是增姬根本不知道令王那跟秋秋發生什麼事,也因此增姬聽到令王那這番話只會有「我不知道你在講什麼但我又不好意思問」的想法。




  (五)引領樂團的蕾。

  如果要說帕蕾歐的劇情是意外引爆的地雷,那麼蕾的劇情就是醞釀熟成的美酒。


  蕾的最初變化徵兆是第六話得知秋秋向R團挑釁對邦,對此感到不妥。只不過蕾將這個想法藏在在心中,沒有具體說出來。

  以五十一票的微小差距贏了R團,可是蕾與增姬並沒有覺得開心。增姬是因為這場比賽只是單純地激起自己的競爭心態,並且想要看看自己的實力到哪裡,並不是為了要打倒對手而參加──注意增姬先前的用詞,增姬沒有「贊成」,而是「有興趣」。因此當秋秋贏了比賽卻在嘲諷友希那,增姬的表情很明顯地不滿。

  蕾則是在第七話一開始的慶功宴顯出落寞的神情。在後來與R團莉莎的對話透露表層的想法,為之後的劇情埋下伏筆,直至第十話才真相大白:蕾的內心是迷惘的。一方面順著秋秋的邀約進入RAS,想要看自己能夠到達多少秋秋所認可的高度。說得簡單點,蕾只是把秋秋與樂團當成一台「考驗唱歌與貝斯功力的機器」;一方面是在與團員的LIVE、拍MV以及觀看他團的LIVE,與他團互動的過程,漸漸感受到「樂團的熱情」與「團員的友情」。

  「所謂的樂團就是『閃閃發光又怦然心動」。」
  「主唱是星星。當陷入一片黑暗,覺得自己好像快要失去方向的時候,只要抬頭仰望,它必定會高掛在那,成為自己的指標……蕾選擇的道路,就會成為RAS的道路。」

  經過PPP的主唱香澄與好友多惠的開導,在帕蕾歐事件爆發後決定正視自己的內心,向如同暴君般存在的秋秋攤牌。

  「我打算捨棄這一切。不再繼續裝成熟的互動,也不再當個言聽計從的主唱。我認為從今以後為了RAS好,有必要的時候該爭吵就爭吵吧……我想要守護RAS。」

  在這之前的蕾,不管是招募吉他手也好,六花事件也好,R團對邦也好,臉上完全不見笑容,從來沒有主動出過自己的想法與意見。到了第九話最後的秋秋爆發也只是看著大家離開錄音室,自己愣在原地,無能為力地低下頭。此時此刻的蕾一邊正視著內心的自己,一邊鼓勵並拉起無助的秋秋。正式成為了每個樂團的每位主唱,那顆引領著樂團前進的星星。

  在團員介紹的部分,第二季與第三季都是由秋秋來做介紹。只不過第三季有別於第二季,在介紹的最後,蕾向觀眾介紹了「DJ秋秋」。這個動作不只象徵著秋秋融入RAS,正式成為RAS樂團的一員,更是代表蕾不再只是秋秋的演奏機器,而是RAS的精神領導。



  
  RAS到最後能夠正式成立,除了團員間為彼此付出的努力,在意彼此與樂團的心,樂團前輩們的事件牽線可以說是功不可沒。這些事件不只是單純幫助RAS正式成立,另一個重大的意義在於幫助RAS拉近兩個現實樂團的關係,融入BanG Dream」企劃的大家庭──看看第八話就知道。蕾與莉莎、有咲、香澄的互動,增姬到後面更是直接ネタ」《BanG Dream! Girls Band Party!☆PICO》第八話,加入既有成員的鼓手大會,可見劇組之用心。

  「把情感與慾望隱藏起來的五人,等待時機成熟的時刻,正是拉起帷幕的時候。」




  二、即使繞了遠路,也還是向夢想逐步踏實前進的R團。

  由於劇組在動畫中沒有著墨R團的組成過程,導致有些觀眾對於R團的印象停留在第二季「實力高強的樂團」,對於第三季講述R團內心戲的部分完全不懂或是沒有太深的感受。因此我在這一節的解析方式比較特別,我會利用手遊提到的劇情搭配著劇情講解。

  第一話的友希那原本拒絕參加「BanG Dream」女性樂團挑戰賽,但是第二話與秋秋偶然的對話,讓友希那改變心意,決定參加比賽。原因是「因為很相像」。

  什麼東西很相像?那就是「追求樂團的態度」以及「帶有目的性的創立樂團」。

  手遊R團第一章劇情「決不妥協的完美樂團」。友希那是這麼說。

  友希那當初想要創立樂團的原因,正是第三季觀眾看見的「FUTURE WORLD FES.」(以下簡稱FES)。與秋秋創立RAS是為了打倒R團相似,友希那創立R團只是為了要在FES比賽出演。

  FES是一個選秀比賽。樂團最少要有三個團員,業餘樂團與出道樂團都可以報名。通過海選就能在FES大會上出演。

  友希那為什麼那麼執著FES?因為友希那想要代替父親完成他沒能完成的心願。

  在第四屆FES,也就是R團參加的第一年,R團被刷掉了。被刷掉的原因說得很好聽。評審表示R團在短時間之內組成就能表現出在這屆樂團當中接近頂尖的實力,只是評審想要看到R團以「優勝」而非「入選」的身分參加FES演出。換句話說就是評審希望R團變得更為成熟才在眾人面前嶄露頭角,而不是初生之犢不畏虎。
  

  今年的R團原本打算全心全意地準備捲土重來的第五屆FES,然而因為秋秋的關係決定要出席BGD比賽。於是之後R團的核心劇情觀眾不難想像,也就是「RAS與R團的對邦」。

  莉莎與紗夜對於友希那答應秋秋對邦感到意外,不過都是尊重友希那的決定。只是在聽到友希那將對邦的日子挑在「Over The Future」(以下簡稱OTF)之前,紗夜很是不解。劇組為此特別給了兩個紗夜的分鏡特寫,強調紗夜的內心對於這個決定很不滿。

  在之後的團練,紗夜直截了當地表明了自己的想法。
  「為什麼要接受對決,將FES擱在一邊?這些對R團來講真的是有必要的嗎?」
  這裡的這些不只是指這次的對邦,還包括最一開始提到的BGD比賽。當初友希那決定參加BGD比賽的時候,反抗聲最大的就是紗夜。
  
  有些觀眾看到這可能會覺得「紗夜有必要這麼在意嗎?」,但是對於紗夜來說,參加FES是他的所有。會想要組樂團,會想要接受友希那的邀請,都是為了在FES出演。

  在日菜的帶領之下,紗夜與秋秋進行了直接對話。經過秋秋一番帶有挑釁意味的對話,紗夜重新振作起來參加練習。只是R團輸了對邦,紗夜因此認為自己的練習量不足。在之後的練習不斷勉強自己,最終發燒了。

  這個鏡頭不得不說劇組真的是細節。維持了八秒鐘左右,用以呼應紗夜與友希那之間的尷尬。

  一方面友希那不知道要講什麼;一方面紗夜之前對於友希那的態度很衝,現在因為發燒導致自己的處境變得弱勢──樂團因為他不能團練,而且還是在OTF之前──自然會覺得內疚而變得扭捏。

  順道一提,不知道是作畫失誤還是劇組沒有注意到細節,一般人在普通情況一分鐘平均會眨十五至二十次眼,在專注情況會減少一半左右的次數。然而友希那在開始聽紗夜講話的時候,足足二十五秒左右都沒有眨過一次眼。


  友希那聽完紗夜的想法,自己才娓娓道來為什麼自己要接受秋秋的對邦:為了讓R團到達更高的地方,必須跳出自己的舒適圈,與其他人、其他樂團互動。這樣才能看見R團的不同之處,進而維持或修改。

  友希那這樣的想法在手遊第五十二期活動「夏天波光閃爍的水之國」就有提到類似的想法。

  在動畫的表現,雖然人氣比拚輸了,對邦投票輸了,但還是有許多觀眾支持著R團。

  R團平常只在CiRCLE舉辦LIVE。這次到別人的地盤闖,勢必會遇到陌生、不認識R團的觀眾。R團如何擴大自己在CiRCLE之外的名氣,讓未知的觀眾認識到自己。如何面對未知的觀眾,去向未知的觀眾介紹R團,都是以實力自居的R團需要去學習的事情。

  但是「宣傳自己」這樣的事情與R團的風格不符。所以到了OTF,看動畫的觀眾看見了R團的風格:不做花俏的宣傳,用實力去吸引觀眾,並且感謝觀眾的支持。在這之前的所有LIVE,R團可是不曾有任何一次向台下的觀眾表現除了LIVE以外的動作。

  「LOUDER象徵著向上的決心,FIRE BIRD象徵著審視的重生。」
  被紗夜一再否定的雙R對邦,友希那不但沒有忘記R團的初衷「R團的音樂在任何時刻都要展現完美的樣貌」──明知沒有多少的時間,卻仍要練習先攻與後攻的兩組曲目──還要用這場對邦告訴紗夜「R團所站上的每個舞台都是有意義的」。

  
  第七話結束的同時也宣告著R團的核心劇情結束。劇組利用短短兩話讓純看動畫的觀眾了解到R團對於「追求音樂的熱忱」以及「追求自我的高度」的精神,不得不說真的是乾淨俐落。不過為什麼劇組要在RAS與武道館為主題的第三季特別挪用兩話來描述R團?在之後將近半年的時間,武士道給出了答案──動畫版的R團只是為了二零二一年,也就是今年準備上映的劇場版《BanG Dream! Episode of Roselia》做鋪墊。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日,武士道發表了三部劇場版製作決定的消息。分別為《BanG Dream! FILM LIVE 2nd Stage》《BanG Dream! Poppin'Dream!》以及《BanG Dream! Episode of Roselia》

  其中R團劇場版又分為《I:約束》和《II:Song I am.》兩個章節。武士道在去年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宣布《I:約束》於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上映,然後在同年的十二月一日釋出《I:約束》的廣告。



  「重要的不是被爆雷的結果,而是描述爆雷的過程。」
  這是我個人對於「爆雷」的看法。我不會在意爆雷,我只會在意過程。如同第三季觀眾都知道RAS會成立,三個真人樂團都會上武道館,但我就是要親眼看見RAS是如何成立,三個真人樂團要如何一起上武道館。
  為什麼我會提到爆雷?因為R團劇場版的兩個章節,命名皆是對應手遊活動釋出的歌曲。八十一期活動「崇高的薔薇 -與花同行-」,活動曲「約束」;一百零五期活動「NOBLE・ROSE –歌唱的巔峰–」,活動曲「Song I am.」。因此觀眾能夠從手遊劇情知悉劇場版屆時的核心劇情,前者活動為莉莎「單人角色核心」的劇情,後者活動為R團出演FES的劇情。只是這兩者之間還有一個用以講述「R團以優勝身分成功踏上FES舞台」的過程,八十九期活動「NOBLE・ROSE-幽暗的指引者-」,活動曲「“UNIONS”Road」,武士道沒有把它列為其中一個劇場版的章節,在我看來就是劇場版的看點。觀眾可以好好期待武士道要如何將「過程」編入劇場版,如何將原有的三個劇情濃縮成兩個劇情。




  一如既往地在最後講一些這個橋段的細節。


  1.日菜的敲門聲。

  第二季第七話,日菜連敲門都沒敲,直接闖進紗夜的房間。紗夜嚴肅地唸了日菜「我跟你說過多少次,進來之前要敲門嗎?」。

  第三季第六話,日菜匆促地敲門。紗夜雖然也是唸了日菜「敲門要小聲一點」,不過語氣相較上一次平緩。

  第三季第七話的開頭,日菜有好好地敲門。然而紗夜太過專心,沒有聽見日菜的聲音。

  第三季第七話的結尾,睡眼惺忪的日菜沒有敲門就開門。這時的紗夜雖然也是認真地練習,但是一來紗夜有注意到日菜的開門與呼喚,二來紗夜沒有帶有任何責難的語氣責備日菜沒有敲門,只是平淡地向日菜說「你忘了敲門」這件事。


  2.AG與R團的互動。

  第二季的AG與R團互動只有在第一話短短幾句帶有衝突意味的台詞,之後再也沒有任何樂團上的交集。然而到了第三季第七話,觀眾可以看到AG在R團的核心劇情佔據舉足輕重的地位。這樣的轉變對於一些純看動畫的觀眾可能不是很能理解:為什麼AG與R團之間會有劇情?


  要說起AG與R團的淵源,首先要從手遊的主線劇情開始。
  
  第一季第四話,五個彼此陌生的樂團集合於CiRCLE要向彼此做自我介紹。然而友希那帶有挑釁的話引來蘭的不滿。

  同樣是第一季的第六話,AG與R團的初次共同練習充滿著濃厚的火藥味。

  不過透過演奏,兩邊的氣氛緩和了起來。
  
  經過一番溝通,兩邊了解到彼此為什麼會有火藥味:兩邊都覺得自己的演奏最好。從此AG──說得嚴格點只有蘭──視R團為「競爭對手」。

  透過一連串的活動劇情,AG與R團的團員關係變得相當友好。直到第六十期活動「自豪且不退色的餘暉」,因為蘭的誤會,意外造成兩團對邦的局面。不過因為這次的活動,AG與R團的關係不但不再只是團員層面上的友好,樂團層面更是將彼此視為「互相影響,彼此激勵」的勁敵。

  因此蘭在最後才會詢問友希那「不會就這樣結束的對吧」。心中不希望自己的勁敵因為一次比賽的失利而受挫,從此一蹶不振。


  3.超級暴飲暴食套餐。

  R團輸掉與RAS對邦,在家庭餐廳開了檢討會,吃了「超級暴飲暴食套餐」。這份套餐也是有來由的。

  在R團第一次參加FES海選被刷掉之後到了家庭餐廳。原先只是亞子向紗夜與友希那提議點「超級暴飲暴食套餐」,莉莎見兩人都沒講話,順勢說了「那就五個人都點一樣的」。於是以動畫的解釋,只要R團在比賽失利,就會去家庭餐廳點五人份的「超級暴飲暴食套餐」開檢討會。




  三、日本高校少女樂團PPP。

  因為劇組PPP已經花了兩季在描述PPP的成立與成長,所以第三季PPP的表現可以說是如同預期的「結果(雙關)」──第三話體現了「學姐」的成熟;第九話面對學姐「R團」再一次的嚴肅,毫不遲疑地回答「可以!」,並且以行動表現;第十二話得到學姐「R團」直接的承認,與R團站在同樣但不同面向的高度。觀眾一路看下來的感動我相信不必我多提,心理已經自然意會,理應上我不用額外花篇幅去撰寫PPP。然而劇組在第五話的操作讓我驚訝又讚嘆不已,讓我必須拉一個節特別講述。

  第四話末段,劇組播放MV的時間點讓觀眾猝不及防。六花想起今天是播放MV的日子,定格一秒,下一秒畫面一黑,MV的音樂與畫面直接響起,毫不讓觀眾有心理準備的時間,承受RAS MV帶來的震撼。畫面精緻,運鏡流暢,特效滿點。強烈的電音震撼著聽眾的靈魂,蕾的低沉與秋秋的高傲聲線完美地襯托了充滿狂氣的歌詞,讓整首歌曲的氣勢顯得更加磅礡,聽了直呼振奮人心,大呼過癮。

  第五話,香澄像是第二季第一話,看到RAS MV就說也要拍MV。然而PPP在請教過P&P與六花如何拍MV,初版的感想只有「慘不忍睹」可以形容,尷尬感我個人認為比第一季的小星星有過之無不及。所幸「官方吐槽,最為致命」,不用等到觀眾尷尬到想要關視窗,角色就先幫觀眾吐槽好了。

  後來PPP在公園一番嬉鬧,里美突然想到一個點子:把團員所有喜歡的東西都納入PPP的MV。接著香澄提出「讓大家一起出現」的提議,找了所有認識的人提供素材,拍攝新的橋段。於是在里美與有咲的努力,做出了屬於PPP的MV。


  「如此慷慨激昂的RAS MV,後頭卻立刻接陽春到不行的PPP MV?」
  連續兩話的MV播放自然是劇組刻意的安排。還記得第六話提到的「先攻與後攻的不同」嗎?先攻用以襯托後攻的壓軸。套用在這裡,劇組以RAS精湛的MV技術讓觀眾驚嘆,再以RAS MV的激昂為映襯PPP MV 的「青春」。
  雖然說青春有很多很多種形式,數量多得甚至可以說「有多少個人就有多少種青春」,不過在社會中普遍人擁有,最容易產生共鳴感的青春則是以「單純」、「自然」、「青澀」、「活力」與「朋友」所組成的的「友情」。因此當觀眾先是看到運用金錢與科技做出來的炫目MV,背後卻是內心尚未合而為一、各自分散的五個人,而後看到沒有大量的專業工作人員,只有五個女子高中生尋求周遭的資源,其中兩個女子高中生徹夜努力做出做為對比的陽春MV,即使沒有華麗的特效,畫面只是用照片拼貼與影片湊合,心中對此充滿了感動。

  這個MV彷彿過去的濃縮,這些照片承載著各式各樣的過去。這些照片不只是製作MV的冰山一角,還是所有人在過去發生的冰山一角。不論過去發生了多少喜怒哀樂,所有人都是累積著過去生活在當下,因為過去的累積造就了現在的自己。

  MV當中的素材包含絕大多數的第一季與第二季動畫,以及一些新繪製與拍攝的圖片與影片。其中這張非常有意思,是手遊第一期活動「SAKURA*BLOOMING PARTY!」的第一張活動卡重新繪製。
  



  「與我相遇的每個人都閃閃發光著,讓我怦然心動。當我回過神來,比那個時候變得還要更大更大的星之鼓動──原來就是大家。」
  在第十二話結尾,劇組讓明日香來一記首尾呼應,問了香澄「什麼是閃閃發光又怦然心動」。香澄一邊說著,畫面一邊回顧。第一季,以香澄為中心,號召到四個人一起組成PPP。第二季,五個人共同經歷了許多事情,還與諸多人互動。第三季,五個人為了前往武道館一起努力。這些畫面包括PPP MV看在觀眾眼裡,內心的動容絕對難以言喻──做為BGD企劃開山鼻祖大前輩聲優愛美(戶山香澄役),BGD企劃開山鼻祖大前輩樂團PPP,不是「很不容易」四個字這麼簡單就能形容。




  四、動畫原創曲。

  BGD動畫從第二季開始加入「動畫原創曲」的元素,使用的音樂不再只有手遊。音樂不但不再為了迎合劇情──先有音樂再有劇情──而存在,更使得動畫變成宣傳的媒介,讓更多觀眾喜歡「原創曲」。以下迅速盤點、評論第三季出現的原創曲。
  (「UNSTOPPABLE」只被用作背景音樂,在此不列為「動畫原創曲」之一)


  1.Step×Step!。

  這首歌是PPP為了鼓舞六花朝著夢想踏出去所寫的歌曲。就第一首扣除OP、ED,出現於劇情的原創曲而言,這對我很是震撼。當時的我初見這段LIVE,看完竟是重播無數次,然後感動得泛出淚。

  「這首歌是PPP為了很重要的朋友而寫下的。」
  「即使有著許多的煩惱,但想做的事就放手去做吧。這首歌蘊含著希望能讓他這麼想的心意。」
  「今天我們會五個人一起唱。」

  在開始LIVE之前,PPP向觀眾訴說新歌的創作動機。不過在這之前更重要的是「PPP的五人『並列著站立』演奏」。

  等到香澄說出新歌歌名,不等觀眾反應,PPP五人雙腳同調地踏步,呼應歌名「Step By Step」。歌詞除了滿滿鼓舞的元素,其中「Lock on」、「 Lock dream」的Lock以及「そのシュシュを外してみせて」(把那髮圈給卸下吧)直接挑明這首歌寫給六花「如果靠自己無法前行,那就由我們在背後支持著你前進」。這時觀眾才知道,沙綾去樂器店拜託在樂器店打工的G&G「鵜澤莉依」學姐,有咲賣掉盆栽千曲川,就是為了取得新樂器,方便演奏時身體的活動。

  比起正式演奏,演奏者無視陣形一字排開,加上身體的舞動能夠給觀眾更大、更直接的感受。這樣「並列著站立演奏」的發想並不是從動畫才開始,早在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二日BGD第五場LIVE「BanG Dream! 5th☆LIVE」PPP出場的第一天就有了紀錄。

  如果人們都能不以外表、成績、金錢、地位等等社會利益去看待一個人的夢想,或是在一個人失落的時候不斷加諸負面的用詞,只是用如此單純的精神去支持身邊的人,我相信整體社會的和諧會提升許多。


  2.EXPOSE 'Burn out!!!'。

  這首歌有別於以往的所有動畫原創曲,是RAS也是BGD動畫的第一支MV。對於歌曲與MV的感想在剛剛的PPP小節就提過了,這一節就來提MV的劇情表現。
  (其實OP「イニシャル」對我來講也算是一支MV。只不過劇情沒有直接提及,我也就不特別把它列入MV的範圍)

  MV的五個人各自被關在玻璃裡。每個玻璃只有自己一個人,象徵「RAS表面上已經組成了一個樂團,實際上卻是分散的五個人」。彼此的內心有著各自的困擾、想法與隔閡,沒有融為一體。
  
  這裡的玻璃除了顧名思義的「玻璃」意思,還能藉由MV表現的「倒映」畫面引申出「鏡子」意思。RAS劇情三大核心角色「帕蕾歐」、「秋秋」與「蕾」,劇組在後面皆有鏡子的意象。

  秋秋表現鏡子意象的方式不像蕾與帕蕾歐那樣利用鏡子倒映的手法,而是秋秋待的空間本身就是「鏡子」。象徵秋秋「將自己封閉在陰暗的空間,不願意面對自我,也不輕易向他人敞開心房」。

  「Listen with attention Let's ブチ壊して」
  五個人舉起手槍,由蕾做為代表射破玻璃。畫面一轉,全體換成全新的服裝,象徵「RAS的困境會由蕾來打破僵局」。這一瞬間,RAS便揮別過去表面的假象,以同樣的名字重新生成新的樂團。
  
  「何もかも 今すぐ曝け出せ」(EVERYBODY)
  「獣みたく叫べよ You can change your world」
  「僕たちの歌で Welcome to US 」
  「Let it go…Let it go…Let it go…」
  然而蕾改變現況的前提,是蕾必須面對過去那個孤身隻影,不打算加入任何樂團,只做支援樂手的自己,然後邀請他一同前行,正視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如此才能將自己真正的想法如同野獸般大喊,讓大家也將自己內心的想法一同大喊出來。
  
  結果如同觀眾所看到的:蕾打破了秋秋的玻璃,將秋秋拉出「鏡子」。核心的三人在火車上分享內心的想法,彼此之間不再有距離。




  五、企劃意義的昇華:角色與真實Live緊緊相連!次世代的Girls Band Project。

  「動畫的原創曲還有很多首,怎麼第四節就這樣結束了?」
  因為剩下的原創曲,我想要搭配這最後一節一起講。

  第三季之所以能夠達到真正意義上的登峰造極,正是因為凝聚了以上四個元素,讓起頭艱難、從零開始的「企劃」提升到現今放眼世界、無比璀璨的境界。
  ►BGD企劃始祖「愛美」。
  ►正式給予「BanG Dream!」的企劃命名解釋。
  ►現實三大樂團對於未來的展望。
  ►與現實呼應的「前進武道館」。
  ►與第二季的開頭首尾呼應的「大女子樂團時代」。
  
  
  3.イニシャル。
  
  在還沒看到第十二話之前,OP就只是單純的OP。單看歌詞只能知道這首歌在寫「香澄創立PPP的心路歷程」。只不過看到第十二話,這首歌的意義就不只如此了。劇組透過秋秋直截了當地說「香澄是Initiator」這件事,在觀眾的眼裡不只是表達秋秋有所成長,更多的是「愛美」是BGD企劃始祖的言外之意,以及後輩對企劃始祖表示尊敬與感謝的象徵──沒有愛美,就沒有PPP。沒有PPP的努力得來的成功,就不會有後續的所有樂團。
  (礙於篇幅關係,在此不再多提企劃的創始過程。想要知道細節的讀者請往第一季動畫評BGD萌娘百科之事件年表移步)


  4.夢を撃ち抜く瞬間に!。

  在第一話提到「BanG Dream」的時候,香澄開玩笑地用手指當作槍,用「Dream」當作子彈,朝著沙綾「BanG」地開槍。然而在第十二話,友希那看著海報喃喃自語地說著BanG Dream,射穿夢想」,香澄的語氣很明顯地與第一話截然不同。
  「『踏上武道館』不再是夢想,他們真的做到了。」

  如果說剛剛的イニシャル是「香澄創立PPP的心路歷程」,那麼這首就是「PPP的心路歷程」。歌詞「青い空にYes!BanG!Dream!」,正是PPP的第一首原創曲「Yes! BanG_Dream!」。雖然我不是當事人,但是我敢確信現實的PPP團員在PPP創立之時也如同動畫的PPP一樣,對於武道館覺得是遙不可及的夢想,也希望自己有一天真的能夠站上武道館,為此每天持續地踏實努力,並且為自己真正站上武道館的時候而感動。

  「BanG Dream! 夢を撃ち抜け。」
  中文直譯「射穿夢想」。在當初那個二次元偶像企劃當道的年代,武士道──或是說木谷高明──卻端出在當時完全不被看好的「二次元與三次元連結的樂團」企劃。我想武士道除了「BanG」取自樂團的英文諧音「band」,還期許這個如同癡人說夢的夢想企劃能夠突破所有人的想像,在未來一鳴(槍)驚人。
  
  
  接下來的三首動畫原創曲分別代表三個樂團對於未來的展望。


  5.ミライトレイン。

  「走り続ける Train 線路は未来へと続く」
  「この夢の先まで 一緒に進んで行こうね」
  
  由PPP開著名為「BanG Dream」的列車,載著所有在月台等候的觀眾,一同行駛在名為「未來」的路線,直到抵達「夢想」的終點站。說得簡單點,直到BGD企劃完結,PPP都會讓所有關注自己的觀眾「キラキラドキドキ」,隨時歡迎新的觀眾中途上車。
  

  6.Beautiful Birthday。
  
  「世界はあなたを待ってた」
  「過去すら染め上げて」
  「もうそこに影はない」
  「叫ぶ 感謝と Bless your Birthday」

  同樣的歌詞,卻是表現不同的意境。在第十一話演奏的「Beautiful Birthday」,是為了慶祝秋秋的生日,感謝秋秋帶來的所有,以及象徵RAS的重生。不過這裡的「Beautiful Birthday」不再只是為了秋秋一人而唱,而是團員間感謝彼此的存在,並且對著世界吶喊「RAS的重生」,告訴世界「此時此刻,就是RAISE A SUILEN(拉起帷幕)的時候」。

  順帶一提,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至十九日,RAS舉辦了為期五天的「We are RAISE A SUILEN~BanG Dream! The Stage」舞台劇演出。其中一幕重現了圓陣的劇情,不得不說真的非常貫徹BGD企劃的宗旨。


  7.Avant-garde HISTORY。

  「軌跡全て意味があったと知れたから」

  R團在開始LIVE之前,友希那向觀眾說了「透過參加這一場大會,我得到了很重要的東西」。這句話對於來武道館聽LIVE的現場觀眾而言不會理解其中的涵義,然而對於第四面牆、上帝視角的觀眾卻明白「很重要的東西」是什麼。

  「即使中途繞了遠路,導致比預期更晚達到目標,這些中途卻幫助R團看見原先無法得知的事情,讓R團得以到達更高的地方。」
  「R團所站上的每個舞台都是有意義的。只要站上舞台,要做的就是『全力以赴』。」

  「乗り越えた先の景色を 美しいと知るからこそ 前を向いて進めるの 永遠に」
  從過去的事件領悟,帶著這樣的覺悟繼續前行。縱使當下遇到再怎麼樣的困難,當下的情緒再怎麼辛酸悲傷,只要知道跨越過去就有美麗的景色,就能夠永遠地朝著前方邁進。



  
  武士道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從零開始摸索,不斷地做中學,創立了第一個真人樂團PPP。
  時隔一年,由於有了PPP的經驗,在打造第二個真人樂團R團的時候較為得心應手。一開始就找好五個團員,一亮相就是一個樂團,一出場就能做出高水準的演出。並且看準手機市場做出手遊,連帶推出三個非真人樂團擴大BGD陣容。
  最後,也許是基於PPP「舞台演出」與R團「事前準備」經驗的周全計畫,也許是因緣際會,也許是順手推舟,武士道同樣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一邊籌備背後樂團成員,一邊讓背後樂團進行支援演出。等到集齊所有成員,開始為所有成員量身打造二次元形象。等待時機成熟,直接將背後樂團升格為BGD企劃的一員,第三個真人樂團RAS就此誕生。
  雖然觀眾無法明白真人樂團實際的成立與成長過程,不過武士道藉由三季動畫,以另外一種形式詮釋三個真人樂團踏上武道館的過程,讓觀眾得以透過動畫看著角色們經過每次的事件讓自己有所成長,逐步踏實地朝著夢想前進,最終呼應現實射穿了夢想,心裡與角色們有所共鳴,情緒能夠有所動容。
  
  在武道館,身為「イニシャル」的香澄帶領大家合唱「夢を撃ち抜く瞬間に!」,一方面證明企劃的成功,「大女子樂團時代」來臨,一方面就像我前面所說的:沒有香澄(愛美),就沒有PPP;沒有PPP的努力得來的成功,就不會有後續的所有樂團。

  三個真人樂團將BGD企劃帶到一個巔峰的高度:一個企劃的三個團體不但同時踏上武道館,還刷新了「最快登上武道館的女子樂團和聲優組合」的紀錄,這是前所未聞的事情。不過從ED最後一幕的畫面可以推測,武士道最終的願景是「BGD企劃的所有成員都能一起站上武道館」。縱使這個畫面在目前的當下被視作不可能,然而誰又能知道這一刻在未來會不會真的到來,武士道會不會再帶給關注BGD企劃的人們一個驚喜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8253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BanG Dream!第三季

留言共 1 篇留言

皮克西斯.日進
六花女兒

03-12 16:4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asddanny1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宜蘭住宿分享:逸仙泉旅宿... 後一篇:點評《BanG Drea...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teven051225所有人
校園小說《小角落觀察研究社》第十三篇更新囉!歡迎各位前來觀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