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想藍-終章 無邊的交響曲⑥

作者:橘みかん│2020-07-15 06:26:49│贊助:14│人氣:116
 
  艾魯達城內的打鬥在閃雷之中緩和,在露莎琳德的殞落中靜止。

  「──公主!」

  克莉絲汀露出了難得地驚慌失色,雖然她速至露莎琳德身旁,卻只能看著她睜著碧綠雙眼大口喘息,側腹帶著焦熱的傷口也不斷流出血液。

  薩德拉穿過那道靜止,又停在露莎琳德身前不敢再接近,正當克莉絲汀護著她警告著:「不許接近──」露莎琳德卻自己伸出手,疼痛及喘息的空間又讓她開不了口。

  正當薩德拉猶豫著要不要握住那隻手,王座上,傳來了乾硬無情地拍手聲。

  蒙查拉在原地發出略帶狂傲的低笑,愈加瘋狂。

  「──這真是傑作!」

  尤里西斯從未見過父王如此高興,他不由得一起揚起笑容,幾乎忘了自己最摯愛的兄長正感悲嘆。

  ──自己立了大功,一定是!

  賽比恩斯在趕至身邊的羅奈爾德攙扶下起身,同時其他人──包括克里斯多夫人等及曼士貝的將士們──亦有默契似的停止打鬥,一邊守護自己的王子,一邊等待下一步指示。

  「傑作?」賽比恩斯語帶怒氣,摀住肩頭的傷口,對王座前的蒙查拉問道:「是指姊弟互相殘殺嗎?」

  維因兄弟聽了各顯驚訝,唯克里斯多夫面不改色,盯看著座旁蒙查拉的臉色。克莉絲汀卻是發出疑問,低頭看看懷裡的公主,她勉強保有意識,只對眼前的薩德拉問一句:「是……真的嗎?」

  面前紅著眼眶的前未婚夫點點頭,卻沒有更多的言語。露莎琳德慘淡一笑,不知是疼痛還是另一種感觸讓她落下淚來。

  這麼一來,所有的不合理都能連得上了。

  「姊弟?說什麼傻話!這種女人跟本配不上我王兄!」

  尤里西斯罵道,他仍不明瞭箇中原由,事到如今依然是滿滿的鄙視。

  但薩德拉不像之前阻止尤里西斯的發言,只是默默拿出收藏在懷裡的存封,青草般碧綠的能量在存封中流動,如同她們姊弟的瞳孔顏色。

  露莎琳德認得出來,這正是那日她親手從服飾上扯下,退還給薩德拉的訂婚信物。

  「他的全部……都在這裡……」

  還沒來得及開口詢問,克莉絲汀先悟道:「法蘭克.馬丁森,九年前因犯下禁忌判刑,逃到曼士貝的罪犯。」

  克莉絲汀身為一名魔法研究院的研究員,對一些內部資訊稍有了解,更何況那件事在當年也是鬧得沸沸揚揚,一些長官當年還一直擔心,法蘭克會不會用自己的研究對祖國予以報復。

  聽聞這個名字,露莎琳德也了然於心,尚存薩德拉體溫的存封交到露莎琳德手上,這些年來一直背著「父王」偷偷找尋的「親人」就在這裡。即使「亨利王」要她接受母后及弟妹「被薩艾斯嘉」害死的事實,露莎琳德還是私下托人找尋,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透過薩德拉的耳際,露莎琳德看向依然被蒙在鼓裡裡的弟弟,自己的意識已經越來越薄弱,她只能對薩德拉露出慘白的一笑,道:「謝謝……你。」

  然後,對他身後的尤里西斯喚道:「路易,我終於……找到你了!」

  最後的一滴魔力混著鮮血壓破記憶存封,眼前的美人在滿足中嚥息。
 

  「若是哪一天這顆存封碎裂,原本的記憶會立即回到他的腦海,並且清晰無比。」
 

  被封印的記憶尋著魔力,流向原本的主人,強力的記憶流將尤里西斯推向石柱,流進腦中的記憶卻比重擊的後腦還要難受。

  在歐洛巴特與父母姊妹生活的記憶,與母后及妹妹一同出發至薩艾斯嘉的記憶,被脅持、在高聳的山邊醒來,目睹妹妹慘死,自己也被扔下山谷;再次醒來已在陰暗的地牢中,只有雙胞胎妹妹瑞琪兒的屍體睜著殘留恐懼的雙眼陪伴;最後,在懼怕和疼痛中,迎向另一段記憶。
 

  尤里西斯──路易士睜著碧綠雙眼,眼眶逐漸泛紅,張著嘴,與急促的呼吸緩緩發出叫聲。

  「──啊……啊──阿阿啊啊啊啊啊啊──」

  因為他是路易士,所以他才會如此純淨的魔法;因為他是路易士,所以他的身型才會與父兄不同;因為他是路易士,所以他才會知道聖尤尼斯的王室專用密道。

  面前最敬愛的姊姊已在自己狂傲的攻擊下,死於非命。

  幼時父王曾耳提面命,歐洛巴特王家有守護精靈,緊急時可召喚出來,可保他們一時無傷。但這術法只有一項禁忌,就是不能對親族使用,若是血族自相殘殺,精靈將會離他們而去。

  自己做了什麼?

  自己做了什麼!

  路易士崩潰著推開擋路的士兵,不論是哪一方,都已不知是敵是友。

  沒有人阻止,也沒有人敢阻止,士兵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見薩德拉跪在露莎琳德面前低聲啜泣,賽比恩斯掩不住悲憤,而王座前的蒙查拉確定取得勝利般的笑著。

  瘋狂的笑著。

  長年的計畫終於實行,世世代代的悲願終將達成!

  只是在場的人都不知道,聲稱要離開的布洛迪克王藏在王宮的一角,手裡拿著一本記事,靜靜的記下眼前發生的一切。
 

  「看啊!這就是汝等一族的命運!」蒙查拉指著賽比恩斯,憤恨難消似的,「將吾等先祖逼出國境,世世代代背負亂源的罪名,你們註定要為此付出代價,薩艾斯嘉原本的資源、邦交、傳說,所有的一切本該屬於我們!」

  「你這瘋子!看看殿下的眼睛,我國『傳說』只臣服於這對眼瞳之下,即使是現在,他們也在城外為殿下效力!而不是為你!」羅奈爾德忍不住回罵,這一次,無論是克里斯多夫或艾爾文,都沒有阻止他。

  但蒙查拉只是沉沉一笑,釋道:「那沒什麼好擔心的,我們祖先原本就是薩艾斯嘉王室分支,當年也不過是『瞳色』不對不能為王。但你們想想,同為薩艾斯嘉血脈,若是自稱『正統』的一族滅絕,無論是傳說亦或是人民,不都只能仰賴殘存的吾之一族!」

  克里斯多夫皺起眉,靜默不語。若是八年前,賽比恩斯沒被希亞萊娜救走,當時的情況必是凶多吉少,即使將民眾安置好,他們也必要再集合有志之士,為薩艾斯嘉王室一族報仇,即使那註定是以卵擊石。

  若不是當年古藍傳給他的那本無名記事,克里斯多夫也不會戰戰兢兢地製造賽比恩斯仍在城中的假象,才能達到安撫民心,以及欺騙外敵的效果。

  「你是說只要殿下不在人世,你們就可以順理成章的變成『傳說』認同的人嗎?簡直笑話!」艾爾文反駁道,要讓「傳說」承認的理由只有一個,那便是溫吉列爾注入於繼承者靈魂中的力量。

  「那可能不會是我,但必定會是我的子孫,我的孩子!」蒙查拉笑指跪地痛撫露莎琳德逐漸失去溫度的手的薩德拉,狂妄道:「看看那可憐的歐洛巴特,原本與我國合作就能迎接幸福美滿的將來,可她偏偏要跟你們一起反抗我,她可愛的弟弟將一輩子背負殺害親姊姊的罪名,這就是反抗我之一族的下場!」

  「是這樣嗎?」賽比恩斯隱忍著怒,說道:「那麼薩德拉殿下呢?你的孩子正因為你自私的獨斷傷痛不已,這就是你要給他的未來?」

  然而蒙查拉不為所動,仍是笑道:「哈──隨你怎麼說,我知道這『結局』,中間所發生的,不過是『過程』而已。」

  聽聞此言,克里斯多夫驚覺詭異,這樣的說法好像他手裡也有一本紀錄著過去和未來的歷史書。

  ──怎麼會呢?

  克里斯多夫習慣性地撫摸胸口,但古藍所傳的那本記事如今鎖在卡克蘭城的密箱中,以防萬一,此次出征並未帶出。
 

  戰況因露莎琳德的犧牲而停滯不前,即使薩艾斯嘉側如今在人數上有壓倒性的優勢,這樣的結果仍令人難以高呼勝利。

  誠如蒙查拉所妄言,這次的對戰,即使勝出,也留有難以抹滅的遺憾。

  眼下薩德拉戰意全失,賽比恩斯正想著要如何收拾這樣的殘局,宮殿正中央的空間便起了變化,帶有魔法氣息的黑色旋渦憑空出現,他們知道,這是「傳說」要出現的徵兆。

  果不其然希亞萊娜從旋渦中拍著霧氣般的黑翼緩緩現身,然而環顧大廳戰況卻見到這場面的她亦愕然。

  「露……露西?」

  她降至地面,迪斯提亞也於其後幻化人型,表情中仍看不出一絲情感。克莉絲汀見狀也只是起身拭淚,跪坐在地的希亞萊娜撫摸著露莎琳德的臉龐,已然失去了生命氣息,像個等身人偶般的安眠。

  「她的時間……停止了!」希亞萊娜不可至信,千算萬算,也算不到如此結局。忽地,她無預警地使出「紀錄者」的能力,剛才發生的事情如同幻影般的無聲重現,引起眾人一陣嘩然。

  「怎麼會這樣……我明明要妳別站上前線的……」斗大的淚珠從她臉龐流下,現在的希亞萊娜就像是個失去摯友的女孩。

  這時,前方傳來蒙查拉的聲音:「為何會如此,我來告訴妳吧!這是因為薩艾斯嘉註定滅亡,而你們最終只能聽命我兒!」

  蒙查拉語聲落地,希亞萊娜卻猛然一瞪,狂傲如他也驚退半步,只見希亞萊娜命道:「迪斯,將空間阻隔。」

  迪斯提亞亦稍為訝道:「什麼……妳想……但被『他們』發現到的話──」

  「快!否則會將所有人都牽涉進來。」

  見她如此堅持,迪斯提亞只好順從,一個約二立方公尺的半透明空間將希亞萊娜和露莎琳德封閉起來,克莉絲汀急問:「小晴小姐,妳想做什麼?」

  原本守在露莎琳德身旁的薩德拉也被這空間推開,與其他人一樣,他只能靜觀眼前即將發生的事情。

  方格內的時間流因逆轉如起狂嵐,原本平躺在地的露莎琳德憑空飛起,身上的傷口逐漸恢復,唯獨雙目依舊緊閉。希亞萊娜只能在破碎的混沌中,尋找她的意識……
 

 

  「──露西──」

  在漆黑的混沌中,露莎琳德似能聽見呼喚她的聲音。

  前方的黑暗緩緩出現星光,那光源愈加擴大,從中現身的,是淋達王后。

  「母后!」

  露莎琳德想要前進,卻動彈不得,眼前的母后容顏如記憶中那般溫柔,露莎琳德思親之情尚未湧現。這時,淋達王后的身影又起了變化──

  「公主殿下──」

  「潔米?」

  貼身侍女的笑容依舊,虛長她幾歲的潔米就像姊姊一樣,對露莎琳德順從寵愛。沒多久,那身影又幻化成克莉絲汀。

  「公主。」克莉絲汀堅定地看著她,眼中流露的忠誠不亞於潔米。

  「啊……」露莎琳德發出疑惑,這是夢嗎?然後,眼前的身型又變成了另一個模樣。

  「──欸!我還沒跟妳道謝吧──」

  眼前的青少年臉上帶著靦腆,令露莎琳德不禁紅了眼眶,只見眼前的他繼續說道:「謝謝妳陪我到處找冀悠,妳雖然討厭了點,但還是個值得交的朋友。」

  這是他們在凱貝特時,出發前往瓦布爾遺跡前顏承夜難得的人話,卻又在將貓給交她看管之後,天人永隔。

  「你最好的朋友已經振作起來了,我也找到了弟弟,那我可以……過去你那邊了嗎?」露莎琳德伸出手,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好牽掛,她相信剩下的事情,克莉絲汀和柳丹晴會幫她處理好。

  但還沒碰觸到那懷念的身影,眼前的影像又逐漸模糊、變形,這次,張著潔白羽翼的希亞萊娜一臉緊張地出現。

  「露西!」

  正確來說,那是一個跟現在的柳丹晴,也就是他們所稱的希亞萊娜同樣氣息的女人,但那形象卻年長許多。

  「小……晴?」

  露莎琳德伸出的手懸在半空,周圍也飄落著發光的潔白羽毛,她幾乎可以想像到面前的好友要說什麼。

  「露西,聽我說──」希亞萊娜急道,露莎琳德卻打斷她,搖搖頭,並說:「我能做的都做了,在這世上,已經沒有什麼遺憾。我知道潔米被賜死的真相,拆穿巴澤爾叔叔的陰謀,也找到了路易。」

  說著,露莎琳德的身影逐漸透明,希亞萊娜更加著急,勸道:「不行!露西,不要這麼快放棄!對……妳不是還沒找到亨利王嗎?」

  「是啊……」露莎琳德低眉道:「但我知道你們會幫我找到的,可以的話,幫我給路易帶一句話,『父王和歐洛巴特的將來,就交給你了』,我已經……累了──」

  伊人的身形愈加透明,要是連活下去的意識都失去,救回失去靈魂的身體也是枉然。

  「還有啊……其實我也知道,妳已經不是妳,他也……不再是他了──」

  一道清淚滑下臉龐,那容顏也與身影一同逐漸消失──
 

 

  時間的衝擊突破半透明的立方體,但迪斯提亞仍努力將受害範圍縮到最小,只是垂直噴發的光柱衝破上方屋頂瓦壁,上頭開了一個洞,光柱直衝天際,鄰近國家亦可看見,被那光束照射到的部分像是時間錯亂,有的恢復成沙土,有的染上時間的斑駁,掉落的磚石讓他們有如置身危樓。

  「殿下!」羅奈爾德趕緊護住賽比恩斯,眾人也退了好幾步,要是失敗,恐怕會與那立方體中的二人,一同被埋在廢墟之中。

  連原本在城外打得難分軒輊的吉魯克及賽德里克王也驚訝得停下對峙,城裡一定是發生了什麼,吉魯克明顯走了心,賽德里克王喘著氣,鎮定道:「──你進去吧!」

  「什麼?」吉魯克一時難以理解,這個以戰為生的傭兵王,竟會放過這次的對決。

  「你現在整個心思都在裡面,就算贏了,我也勝之不武。」

  賽德里克王打直了那把長斧槍,站立原位續道:「若有機會,我再親自登門討教。」

  「──萬分感激。」

  吉魯克並沒有考慮太久,他轉身奔進艾魯達,賽德里克王才放鬆身體,幾乎要靠那把長斧槍支撐,才能艱難地站立著。

  「……混蛋,我當時要是不耍點手段,怎麼可能輕鬆擊倒你呢?」

  再休息了一會兒,賽德里克王轉身,騎上綁在樹下的愛馬,那孤單離去的身影,人們卻都無暇注意。

  他亦不知曉,再戰的約定,這輩子都無法實現了。
 

  城裡的情況也差之不遠,所有人都為這場景震懾,包括了賽比恩斯,這情況他也無從得知要如何相助,但看迪斯提亞的表情,事態似乎極為險峻,所幸無論是蒙查拉或是曼士貝的餘兵,都沒有繼續攻擊的打算。

  就算克里斯多夫想試著幫忙,尚未出手,迪斯提亞便阻止道:「別出手,你只會讓情況變得更糟!」

  「到底是什麼情況啊?」羅奈爾德小聲抱怨道,一旁艾爾文也只能苦笑回:「管他什麼情況,記得我們的任務是保護殿下安危就是了!」

  「那還用說嗎?」

  維因兄弟一人一句,在賽比恩斯耳裡聽來,卻是遙遠的聲音。

  「──契約者,請幫忙希亞姊姊。」

  維拉妮卡的聲音傳達至他腦中,賽比恩斯靜靜聆聽,之後,決絕道:「我知道了。──羅恩,退下。」

  「殿下?」

  羅奈爾德被他推開,賽比恩斯獨自上前,至立方體前與迪斯提亞對視,後者明白什麼似的點點頭。

  所有人都不知他們有何打算,只能在原位觀看,其中更有怕死的曼士貝兵趁機逃出城。蒙查拉卻不以為意,只是輕聲緩道:「哼……無論你們做什麼都沒有用的……」

  只見賽比恩斯站在立方體前,舉起自己的手臂於胸前,而後毫不猶豫地以傳國寶劍在手臂上劃出一道長痕,由下臂至手腕,是時鮮血直流。

  「殿下!您在做什麼啊?」羅奈爾德急問,才要上前又被賽比恩斯命道:「退下!」

  滴下的血液於落地之前違反法則似的浮至空中,寶劍中的紫色寶石和賽比恩斯的眼瞳散發同樣異光,那血液亦形成絲線般隨著光柱捲上天際,在維拉妮卡和迪斯提亞的相助下,光柱逐漸縮小,立方體又回復成一個獨立的空間。
 

 

  「對不起,露西,就算妳不同意,我們的計劃也需要妳。」

  希亞萊娜感知到維拉妮卡調和出的各種力量,那是一道最接近溫吉列爾初始之力的溫暖光芒。

  「妳的時間已經停止了,所以我的時間分給妳。」

  四股力量溶合為一,將快要消失的露莎琳德包覆,一陣連周圍沒有魔力的人們都能感知的波紋發出靜寂鼓動,同時眼前的立方體如碎冰般的破裂、消溶,跪在露莎琳德身旁的希亞萊娜同時失去意識,其身後的迪斯提亞也在同時消散,變回她地下的影子。

  向後倒地之前,克里斯多夫即時接住她,剩下的士兵們竊竊私語,那幾乎是薩艾斯嘉的人馬,反觀曼士貝,除了蒙查拉和薩德拉,只剩卡爾和賽門等忠心大將。

  此時吉魯克才帶著瓦布爾和部份新月堡壘勇士衝進謁見大廳,但眼前的情況如一早結束般靜止,眾人滿是疑問,又無處可問,只有瓦布爾挨向布洛迪克躲藏的角落,問道:「所以,你躲在這裡幹嘛?」

  布洛迪克發出尷尬又不失禮節的笑聲,回道:「哎呀,失禮了。」只是默默收起那本筆記,似乎不打算解釋什麼。

  瓦布爾咋舌一聲,接著走向克里斯多夫,把失去意識的希亞萊娜抱起,對正讓羅奈爾德包紮手臂傷口的賽比恩斯說道:「我先帶希亞回城,剩下的,你自己解決。有正統繼承者的自覺的話,這點能耐還有吧?我們未來的王。」

  伸展的翅膀噴濺著肉身的鮮血,瓦布爾拍著翅膀離開了艾魯達城,地下的伊人亦發出微微聲息。

  「公主!」克莉絲汀驚喜上前,露莎琳德雖然虛弱,卻睜開了雙眼,她伸手向那漸遠的身影,卻纖弱到連一句話都無法訴說。
 

  看著露莎琳德被攙扶到角落休息,薩德拉才稍事寬心,但如今他要擔心的不是這個,而是如何與其父一同撤出。

  「別太得意忘形,我說過,這一切不過是過程,你薩艾斯嘉終有一日,還是會敗在我兒手下。」直至此時,蒙查拉仍不改傲慢,看那自信滿滿的模樣,再加上他前言後語的推測,克里斯多夫難得於心中燃起不安。

  但見賽比恩斯正色回道:「是嗎?但是蒙查拉王,還請您看清四周。」

  薩德拉依然站在階梯下,守在蒙查拉王身邊的只剩卡爾和賽門二將,除了班森.布朗,其餘士兵都趁剛才那場混亂逃離。蒙查拉當初精心設計的圍剿策略,如今卻讓自己身陷險境。

  「呿!可真會說大話,殿下,不用跟他說那麼多,請下令將這幫人捕獲,擇日行刑,以祭先王先后在天之靈。」

  跟著堡壘勇士一同前來的傑歐憤恨難平,這些年來國際間的混亂,其罪魁禍首就在眼前。只有吉魯克以老友身份向他勸道:「好了,傑歐,就讓殿下自己決定。」

  傑歐暗嘖一聲,雖不悅卻只能遵從。然而賽比恩斯還沒能下決定,站在他面前的薩德拉便出聲喝止。

  「慢著!」

  薩德拉睜著尚未退紅的雙眼,移動腳步至賽比恩斯前幾步,舉起手中的劍道:「想結束這場戰爭,就與我正正當當的比一場。就只有你,和我。」

  看著薩德拉眼中散發出的決心,賽比恩斯也深感佩服,回道:「我同意。」

  同時,也實現上回他們再戰的約定。

  聽到賽比恩斯這麼說,羅奈爾德急道:「殿下!這不公平啊!您身上還有傷,而且……這裡誰能做公正的判定人啊!」

  雖說是比一場,但這樣的場合只能是生死決戰,在負傷的情況下,要贏得勝利實屬困難。更何況兩方人馬都有各自立場,無論選誰來,確實都難以服人。

  「啊──這樣的話,要是二位能信得過在下,由我來為二位裁判。」布洛迪克臉上依然帶著不變的紳士笑容,賽比恩斯和薩德拉互看一眼,隨即道:「可以。」「我同意。」
 

  蒙查拉在王座旁難掩興奮,他始終認為自己的兒子能取得勝利,離最終的成功終於只剩一步。班森守在最前面,如有萬一他也能助薩德拉一臂之力,畢竟勝者為王,誰還理他如何得來。

  卡爾和賽門依然在蒙查拉兩旁戒備,看似萬無一失的守備,卻獨露了──
 

  士兵們被下令退後,他們圍成一圈,只有賽比恩斯和薩德拉二人在中央,布洛迪克稍近一些,看四周無人妨礙,才點點頭,道:「那麼,請二位開始吧!」

  薩德拉雙手持劍,下壓重心,賽比恩斯卻因為左手有傷,那剛包紮好的傷口還微微滲血,在場無人不擔心。

  雙方緩步移動,找尋著彼此的漏洞,先衝擊過去的是薩德拉,一記橫砍迅雷不及掩耳,仍被賽比恩斯即時舉劍擋住。趁著薩德拉被自己的砍擊重心左移,賽比恩斯收住受傷的左手,僅以右手持劍向前刺擊,卻被對方以些微差距躲過,只削下了他幾根髮絲。

  鬆開右手的薩德拉並未再重新握回去,他蹲低了身子將劍拋向左手,接著隨起身托劍,以他的劍末挑向賽比恩斯的劍脊,使後者重心後傾,賽比恩斯也不得不被逼得後退。

  未得喘息,二人向前,劍刃於空氣中數度相交,激起微微火光,再度分開時,那酸麻感已傳至整隻手臂,彼此的呼吸頻率也明顯不同。但無論是哪方,都依然目光如炬。

  他們重新調整態勢,薩德拉轉了轉右手,似在活絡筋骨,待彼此持劍相指,同時上前,兩把劍又再度交纏。

  薩德拉將劍轉九十度,以揮擊欲令對手受到敲擊延伸而來的麻痺感,但賽比恩斯放低重心,以受傷的左手為擋,雖然稍有疼痛,仍踏穩腳步,最後,一撩一弸,薩德拉手上的劍因拿不住而拋飛出去,士兵們發出驚叫,只離他們兩公尺遠的劍身上還能看到裂痕,這場對決,終於有了結果。
 

  「到此為止──那邊那位也最好別輕舉妄動。」

  布洛迪克如此警告正想出手的班森,但後者低沉一聲並未理會,才剛上前兩步,薩德拉卻自行阻止道:「住手!」

  「還在天真什麼!只要殺了他,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了!」蒙查拉怒罵道,克里斯多夫也和維因兄弟立即上前保護他們的王子,羅奈爾德擔心問道:「殿下,您沒事吧?」並再檢查他左手臂上的傷口。

  「沒事,他──」賽比恩斯心情複雜,小聲道:「他並沒有攻擊我的左手。」

  如果薩德拉以獲勝為目的,光是以賽比恩斯的新傷口猛攻,就能有更大機會獲勝,但他卻沒有這麼做。

  相反的,薩德拉之後以右手持劍,最後的交擊中卻連武器也拿不住,賽比恩斯心想或許是他根本舊傷未癒。

  薩德拉藉要班森扶他,反拉住他不讓他自由行動,並說道:「我認輸,我會帶餘下士兵退出艾魯達。」

  「哈!你以為你們佔領的只有艾魯達嗎?混蛋!」

  「閉嘴,羅恩。」

  羅奈爾德忍不住大罵,又在其父的么喝中閉上嘴巴。無可厚非,羅奈爾德這八年來為找賽比恩斯,親眼看到被遺留在原地、無法逃離的人民是受到何種對待,說是次等人,更像是奴隸。

  賽比恩斯看了看角落,露莎琳德依然要讓克莉絲汀攙扶才能勉強站立,他思索了一會兒,續道:「退出我國境內,並交出亨利王。」

  「……我會交出亨利王,但整軍退出並非易事,給我們一點時間──
 

  全場的人們專注於他倆的談判,沒人注意,包括卡爾和賽門,蒙查拉正怒喊著:「別想我們答應你任何條件,待我軍重整軍勢,你薩艾斯嘉一族,必──」

  氣勢逼人的聲音突被截斷,轉為一聲悶嘆,當眾人注目,路易士已抽出貫穿蒙查拉心臟的劍,又順著背脊再下砍一劍。

  蒙查拉鮮血四溢,身後由他親自調教的少年,那碧綠眼瞳靜靜地散發出仇恨。

  ──面對敵人絕不能心慈手軟。

  自尤里西斯喚他父王起,蒙查拉都是這麼教導他的。
 

  「那個時候,他可能已經不是一個無力的小男孩,仇恨會促使他做出什麼事,屆時殿下……你得承受那個結果!」
 

  法蘭克最後的警告成了真實,亦成了薩德拉最無法承受的現實。

  「──父王!」
 

  布魯辛克曆885年,蒙查拉.曼士貝亡,薩曼戰爭正式結束。
 

 
劇情連結:
  • 露莎琳德將訂婚存封退還給薩德拉請參考11-4
  • 法蘭克故事相關請參考兄弟〈下〉
  • 路易士在記憶被封印之前的故事請參考兄弟〈上〉
  • 之前提到尤里西斯知道聖尤尼斯的王室專用秘道請參考11-6
  • 當初希亞和龍魂扇動曼士貝使其造反請參考外傳⑵-4
  • 溫吉列爾與薩艾斯嘉王室的約定請參考遙遠的約定
  • 露西與承夜的回憶在9-4的最後出發前(不過沒描寫出來)。
  • 承夜暫時把小白貓交給露西請參考9-5
  • 薩德拉右臂的舊傷請參考11-4
 
參考資料:
 

 
  呃呃……字數大爆發,快衝上九千字

  然後其實邊寫邊改了很多東西,所以這節看不懂是正常的。

  例如希亞要露西別站上前線,等全部寫完之後我才會在修稿時加上去。

  最後兩人的打鬥我第一次用無嘴砲方式描寫,單純的打鬥果然有難度,查的資料又好像比較接近中式。

  接下來是結局篇,大概會分成四小節。

  不是HE真是對不起,不要寄刀片給我呀(X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4958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2 篇留言

大漠蒼鼠
賣完小說後退休可以開刀片專賣店XDD

07-15 07:59

橘みかん
不~~~~~(囧07-15 12:02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07-15 12:04

橘みかん
呀~謝謝小管家(*´ω`*)07-15 12: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這是錯誤示範... 後一篇:一些抱怨與夢記(友限)...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3677654不知在嫉妒什麼的
如果只有罵髒話才能抵禦攻擊意圖,那就只好罵髒話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