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想藍-各自的未來 《堡壘篇》

作者:橘みかん│2020-07-24 06:57:30│巴幣:14│人氣:135
各自的未來 《堡壘篇》
 

  布魯辛克曆875年,薩艾斯嘉仍處於和平之中,當時,人們以為這樣的和平直至生命終了,都不會結束。

  白玉鎮,乃傑克遜家族管轄的重鎮之一,屬北方外島,百年前發現貧瘠的砂土之下擁有質地良好的礦鐵,雖然不像喬瑟頓生產的晶礦富有龐大魔力、可賣給歐洛巴特製成存封等高經濟價值商品,用以建築及裝備製造卻也是軍事及建設上的重大突破。

  實際上,被稱為白玉鋼的礦材也是建造伊西頓跨河大橋的主要材料。

  傑克遜家至此代,卻只有兩個女兒可以繼承衣缽,長女瑪莉提絲是時年方十五,依規定要送上一名子女進城服務,男子訓練成戰士,女子訓練成女官。

  瑪莉提絲自幼學習禮儀,烹煮、泡茶、清潔整頓,在在感到壓力,不僅是為了家族名聲,也不忍尚且年幼的妹妹莉娜塔受到同樣對待。

  莉娜塔才四歲,就在這個純樸的礦山小鎮快樂生活就好,瑪莉提絲這麼希望著。

  雖然她們的母親體弱多病,父親亦忙於領地中奔走,勘察採集狀況, 兩姊妹於家中過得還算怡然自得,但等到瑪莉提絲十六歲,就要正式進城服務。

  瑪莉提絲在家中有一個人密室,研究毒物也是她學習中的一環,主要是將來進城要確保王室的飲食安全,若有萬一,也要會簡單的應急救治。但這項課題卻引發了瑪莉提絲的興趣,它不像學習的其餘事物那般無趣,些微的差距能害一條命,也能救一條命。

  一日她暫離了密室,回來卻看到莉娜塔站上小板凳,不但把她精心調製的毒藥攪得亂七八糟,一些單方也被她隨意混在一起,難以看出成份。

  「莉莉!」

  瑪莉提絲頭一次對莉娜塔發這麼大的脾氣,但才四歲的妹妹怎麼會了解,只是一直向母親哭訴:「人家就跟姊姊一樣在學習呀!為什麼要這樣生氣?」

  在母親的安撫下莉娜塔才在她懷裡哭著睡著,怎麼說也是自己粗心大意,臨時離開沒有鎖上門,就算問莉娜塔把哪些成份倒進去了,也問不出所以然。

  最後只好把那罐成份不明的毒藥封印起來,又在戰後帶著莉娜塔離開大宅時,為避免遭鎮民誤用,將所製藥品全數帶離。因緣際會之下加入了新月堡壘,才有餘裕再繼續那時的研究。
 

 

  新月堡壘正在進行新的規劃及整頓,這裡的地理位置相當隱蔽,出入口又蜿蜒崎嶇,做為反抗軍的基地再適合不過。但如今戰爭已經結束了,與王室的誤會也在乖舛之中解開,為恢復正常生活,大部分的堡壘勇士都選擇回歸家庭,或為重返森林做準備。

  而新月堡壘,也將轉作新的練兵場,其原有設施及附近的奇特地型,作為訓練的場地是再適合不過了。

  瑪莉提絲久違地回到新月堡壘,卻是景物依舊,人事全非。

  瞭望高台下的小小墓碑,那是莉娜塔長眠之地。

  堡壘內部正在進行搬移作業,忙碌的呼喊聲包圍這塊寂靜。一旁道格拉斯及莎曼莎遠在十數尺外的樹下守望著,微風帶不來他們低訴的耳語,那氣氛卻凝結成風,吹出滿溢的沈重。

  「你們兩個躲在這裡偷懶啊!」菲力克斯拍去身上灰塵,額頭上的護目鏡換成了被汗水和污垢上色的頭巾。

  「早就完成了。」莎曼莎不滿起皺起眉,接著對他身後一同走來的蓮娜說道:「蓮娜辛苦了,看住這個懶鬼很累吧!精神上的。」

  「啊!妳知道幫大廚搬東西有多累嗎?」菲力克斯的反駁才剛開始,一旁道格拉斯便罵道:「安靜!」

  這距離和周遭的吵雜讓他們聽不到談話內容就已經夠讓人著急的了,菲力克斯還來添亂,道格拉斯也難得的發起怒來。

  「……什麼啦!這有什麼好擔心的,他們可是艾爾哥和瑪莉姊耶!不會有事的啦!」

  如果是通常的情況下,道格拉斯和莎曼莎還不至於這麼擔心,實際上,也是溫德爾請他們兩人忙完之後,抽空盯著他們,免得瑪莉提絲情緒過度,引發另一個遺憾。
 

  「──那種毒的發作很快,能馬上麻痺行動。」

  瑪莉提絲蹲下撫摸刻著「莉娜塔.傑克遜長眠於此」的墓碑,拍去了這幾日附在上頭的灰塵。

  「透過加快心跳的藥讓毒素加快流動,再勇猛的戰士也撐不了半天,其實我是知道的,那時艾爾你的行動再快,也救不了莉莉。」

  要說唯一慶幸的,大概就是莉娜塔的痛苦並沒有持續很久。

  艾爾文站在她身後,酸澀的痛楚自那時起就一直纏繞心頭,看著瑪莉提絲落寞的背影,只能勉強擠出一句:「對不起。」

  「其實我……也有錯。」

  瑪莉提絲閉目,任淚水滑下臉龐。

  「我那時……不要自作主張,在匕首上塗毒、意圖弒君的話,莉莉就只是受點傷而已……」

  交錯的錯誤編織成悲劇,誰也無法責怪誰。

  瑪莉提絲掩嘴而泣,另一手抵在墓碑上,緊緊握拳。

  「我還是……很難原諒你,莉莉是……我唯一的……家人啊!」

  話才說完,瑪莉提絲瞬間拔出祭祀在墓碑前的匕首,轉身抵向艾爾文的頸項,目光中透露出某種決意。

  「你曾中過我的毒兩次吧!如果……你能耐得住第三次,我……我們就原諒你。」

  如今,戰爭已經結束了,賽比恩斯也回來了,就算沒有他,克里斯多夫也能擔起責任,更何況還有對王子極其忠心的羅奈爾德,有他照顧王室和老爸,艾爾文覺得似乎已經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

  於是他,靜靜的閉上了眼。
 
 

  遠在樹下的道格拉斯等人看了,卻是嚇得臉色發青。

  「喂!」道格拉斯的一聲呼喊,引來了其他三人的注意,他慶幸沒有像莎曼莎一樣加入那對情侶間的閒聊。

  但是,當他們準備要衝上前阻止,瑪莉提絲卻將雙手繞上艾爾文的後頸,手上的匕首也因鬆手而掉落一旁。

  她的唇覆上他的唇,艾爾文嚇得睜大眼睛,道格拉斯等四人也驚訝得止住動作,菲力克斯更是瞥看羞得捧住雙頰的蓮娜,然後嘟起嘴想趁機效仿。

  這驚喜沒持續幾秒,卻又突見艾爾文將瑪莉提絲推開,聲音宏亮地罵道:「妳在幹什麼蠢事!」

  四人看得莫名其妙,艾爾文才走向倒在地上咳嗽啜泣瑪莉提絲幾步,自己也突然失去力氣般地向前癱倒。

  這下大事不妙,四人趕緊快步至二人身旁,只見瑪莉提絲辛苦說道:「這個毒……是以前莉莉……胡亂調配的,我也……沒有解藥──」

  話還沒說完,瑪莉提絲咳了幾下,吐出一口鮮血,一旁與莎曼莎一起照顧她的蓮娜也嚇得混身發抖。

  「這次……就看莉莉……原不原諒……我們……」

  「那麼妳……直接給我吃就好了,妳又何必……」

  看著嘴角尚在流淌鮮血的艾爾文,道格拉斯對還在驚慌失措的菲力克斯催道:「別杵在這,快進堡壘求援!」

  「哦……哦!」

  菲力克斯轉身離去,同時兩人也分別失去了意識。

  「艾爾!」「瑪莉姊!」
 

 

  從新月堡壘的瞭望高台可以清楚看見周邊動向,再怎麼警告或請求,莉娜塔都非要登上高台,親眼看見身邊的親朋好友平安歸來。

  瑪莉提絲如今身居同位,看到的卻只有無限的孤寂。

  「我在這裡……等待什麼人呢?我等的那個人……還會回來嗎?」

  一股悲傷輕撫過她髮稍,倏地了解了這個感受。

  「啊……這就是莉莉的感覺啊!一直以來……我們都以保護她為由,強迫她待在這樣的痛苦之中。」

  熱淚由眼眶流下,任風也吹不乾。

  這時,一個輕巧的溫暖從瑪莉提絲身後伸出手,環抱住她的腰,如此熟悉。

  「不要難過喔!瑪莉姊。」

  比印象中還要成熟一點點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瑪莉提絲提起顫抖的手,輕輕覆上那溫暖。

  「我在這裡過得非常快樂喔!大家都對我很好很好。」

  「嗯……太好了──」

  瑪莉提絲忍不住心中的酸楚,莉娜塔所追求的,一直都不是家族名譽、揚名立萬,而是跟最喜歡的人們開心過日子。

  「而且啊──人家今天好開心喔!」

  就像平常一樣,兩姊妹相依著,談天說地。

  「喔?有什麼好事啊?」

  如夢似幻,又近真實,但她知道這一定是夢,瑪莉提絲暗自希望,這個夢可以不要醒。

  身後的娃兒發出調皮的笑聲,環抱的小手抱得更緊了,可以感受到她仍像幼時一樣,把臉埋在瑪莉提絲背後左右蹭蹭,老說姊姊的味道真好聞。

  「嘿嘿……因為啊……今天姊姊跟艾爾哥親親了呢!」

  瑪莉提絲愣了一愣,然後才驚慌想起今天的自己所為。

  「人家最喜歡的瑪莉姊跟最疼人家的艾爾哥……人家真的好高興喔!」

  「等……等一下!莉莉──」

  瑪莉提絲羞得滿臉通紅,脫開環抱她的那雙手,但她才轉身,身後卻不見人影。

  只有莉娜塔帶著笑意的聲音從空中傳來:「瑪莉姊,妳跟艾爾哥一定要幸福喔──」

  布魯辛克如熱濤一般翻滾的天空閃著光亮,那天空越來越遠──
 

 

  睜開眼便聞到堡壘中最熟悉的氣味,艾爾文一向亂來,與那斯文的外表不符,從前跟著新月表演團出任務時,總像不要命似的達成所有任務。

  也因為如此,才會這麼快取得堡壘眾人的信任。

  艾爾文急著起身,看了看其他床位,瑪莉提絲就在他的對床,但醫務室內並沒有其他人,他趕緊下床,來到瑪莉提絲床前,看到她依然輕輕吐息,才安心地跪坐下來。

  「為什麼要這麼傻,我一個人贖罪,不就夠了嗎?」

  他沒有發現,瑪莉提絲因這動靜也醒了過來,悠悠回道:「……看來莉莉,一開始就沒有責怪我們呢……」

  莉娜塔胡亂調配的毒藥經過時間的蒸餾,藥性減輕許多,頂多造成他們喉頭的黏膜受損,只要再調養幾日,便可恢復健康。

  加上莉娜塔由衷相信艾爾文不會傷害拉詩蒂,這女孩也許從一開始就沒責怪過任何人。

  瑪莉提絲坐起身,凝視著艾爾文,問道:「艾爾,將來我們無法再為王室服務了,你願不願意和我一起在這裡陪伴莉莉?」

  「……當然。」

  互視的雙眸越來越近,在閉上眼之前雙唇再度相映,這一次,是輕巧的纏綿。
 

  在門外原本要入內探訪的眾人,安靜的關上門。

  勒斯示意眾人離遠一些,才清了清喉嚨,小聲說道:「好吧,看來現在不適合探病,我們還是把時間留給他們吧!」

  「真是……嚇死人了!艾爾也是、瑪莉也是。」溫德爾還是免不了一陣抱怨,要不是他事先叫道格拉斯和莎曼莎看住他們倆,現在可沒這麼輕鬆。

  「瑪莉說這個毒是以前莉莉亂配的吧?也許是運氣好,毒性被中和掉了。」溫德爾身邊的女性如此說道,只見身旁的他仍抱臂怨道:「就算這樣也很危險啊!又不是大廚做的菜,時間放久了就會變質什麼的這麼簡單──」

  「好!停止。」女性在溫德爾面前拍了下手,抑制住他的滔滔不絕,然後拉起他的手繼續說:「整理才一半而已呢!我家老爸說菲力克斯做事不牢靠,要你這未來女婿過去幫忙。」

  「等……安妮!」

  勒斯看了呵呵笑著,看來以後他跟赫爾曼會是好親家呢!接著對還留在原地的眾人說:「好了,沒事了,大家回去繼續忙吧──菲力!你和蓮娜也是。」

  菲力克斯才把蓮娜纏在牆角,嘟起嘴想繼續剛才沒能成功的接吻,還以為這次事情又告吹,蓮娜卻突然踮起腳尖,輕輕在他唇上一吻,像隻小鳥輕啄。

  在蓮娜掩著紅臉跑開之後,他才像個木頭一樣直直倒下。
 

  虛驚一場的事件在眾人遠離的歡騰下落幕,莎曼莎手上拿著一個木盒,她與道格拉斯回到莉娜塔的墓前,於墓前再挖一個洞,打開確認裡面放著兩把一樣的匕首,再將木盒埋進洞裡。

  「全都是好消息啊!跟師父報告一聲吧?」道格拉斯說道,一旁莎曼莎也輕輕點頭。

  高台上,一隻箭射向疾玥之森,在那上面的人影雙手緊握,席地相依。
 

  之後森林的重建規劃順利進行,吉爾農村亦保留了下來,在伊西頓跨河大橋重建完成後,部分族人也選擇繼續在那裡生活。

  數十年後,艾爾文及瑪莉提絲夫婦藉告老還鄉,回到新月堡壘任管理職,長伴莉娜塔左右。
 

 
劇情連結:

  等等!說好的悲劇呢?怎麼好像撒糖不用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593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大漠倉鼠
看來也是個可喜可賀的結局~

07-24 07:57

橘みかん
結局當然要從輕鬆的開始~07-24 08:0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一些抱怨與夢記(友限)... 後一篇:中場休息,談談鄰居...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on626262喜歡御姐的各位
小屋新增又大又香的天女獸繪圖創作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5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