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想藍-終章 無邊的交響曲③

作者:橘みかん│2020-03-19 08:30:24│贊助:20│人氣:125
 

  回鄉的途中滿是滄桑,當年跟著難民、傷兵一起逃出的記憶沾染斑駁,潛藏在眼前這片綠意盎然的樹林中。

  延途的村莊卻是寂寥,藏於森林後的村莊昇起幾許炊煙,一名瘦骨如柴的孩子抱著小堆木材,懷著疑惑直視。

  賽比恩斯放慢了馬匹的速度,正猶豫著要不要下馬,一名老者衝出樹林,一把抓著那孩子,斥道:「別走太遠,我不是說──」

  老者語意末盡,也訝於眼前這支突兀的軍隊,但他仍只是不敢至信地睜大雙眼,發紅的眼眶還沒開始氾濫,其後方樹林傳來粗魯地叫喚。

  「老頭跟死小子呢?不是說不要離太遠嗎!叫你撿柴不是去摘花啊!」

  那孩子嚇得抱不住手上木柴,只是緊緊依偎在老者身旁,老者也立即回應:「非常抱歉!我們馬上回去!」

  這情形讓賽比恩斯等人看在眼裡極其不悅,看來這些年,遺下的子民都在如此高壓統治下,時刻恐懼。但當羅奈爾德想先一步上前,又被艾爾文阻止,只輕輕搖了頭示意讓他先安靜。

  即使那些聲音漸遠,仍能聽到老者與士兵的談話。

  「真是非常抱歉,孩子看到王子殿下的隊伍行經,才會停下腳步。」

  「王子殿下?薩德拉殿下的隊伍不是先回去了?難道是尤里西斯殿下!那你們還不快回去,再給尤里西斯殿下看到我叫你們出來可就──」

  催促的細語逐漸消失在樹林後,克里斯多夫使了個眼色,讓隊伍繼續向前。

  遠離了十數米之後,隊伍才選了一處易躲藏的山岩區稍事休息,羅奈爾德忍不住問道:「剛才為什麼阻止我,老哥,咱們路過順便救了那村子的人不是更好?」

  「用點腦袋啊!」艾爾文哭笑不得地輕敲他的頭,望著那林中村方向,續道:「就算趕跑那些士兵又怎麼樣?我們不可能放一些兵力在這裡守住村民,也不知道這附近可有援軍。」

  「而且就算想讓他們先往大橋方向逃,橋已經斷了,團長他們又在趕製便道,這時若是曼士貝另外派人追上,困守橋後的人民就更危險了。」賽比恩斯接著說。

  「正是如此,現時刻不可能再分散兵力,莫要因小失大。──倒是殿下,」克里斯多夫續道,很快轉移了話題,在一旁這麼問:「通過前面那片林道,就是艾魯達城了,如今天色漸暗,是否要在此紮營一晚?」

  賽比恩斯抬頭看了看漸入夕陽的天空,混沌的紅依然在太陽之外翻滾。

  布魯辛克。

  ──現在這個世界到底是靠誰保護才能免於滅亡?

  只有這個時段,布魯辛克的天空才與「那個世界」的傍晚類似,他再看了看躺在草地上滾動的瓦布爾──顏承夜的肉身,他們也曾躺在育幼院附近的橋下,不聽勸地躺在草地上看夕陽。

  那時,思念著故鄉。

  如今如願歸來,卻又隔外想念那片天空,以及那片天空下的時刻點滴。

  賽比恩斯輕嘆口氣,閉下雙眼,將沈冀悠藏回記憶深處。再度睜開眼睛,紫晶色的瞳孔透出決心。

  「不,剩下的食糧無法久撐,我也擔心其它街城的情況,蒙查拉會引我們到艾魯達,或許也是想速戰速決。」

  聽了賽比恩斯所言,克里斯多夫不予回應,卻是看向了希亞萊娜,似乎無法確定這個決定是否正確。

  但是希亞萊娜卻調皮地攤了手,表示:「僅遵殿下意旨。」

  無論如何,賽比恩斯已經回歸,即便尚未即位,也是薩艾斯嘉的唯一繼承人。又或者希亞萊娜早知道什麼卻不肯說,猜測還在腦中翻滾,於樹下歇息的露莎琳德站起來斥道:「有什麼好猶豫的!你們王子不都下指示了。」

  未料到竟會被這驕傲公主斥責,克里斯多夫也不禁低下頭,露莎琳德帶著克莉絲汀步至他們前方,卻又稍稍嘟起小嘴輕聲道:「不過……我也想盡早得到我父王的消息就是了……」

  取得共識之後,在月亮升起前,他們再重新整理了隊伍,繼續往艾魯達前進。
 
 
  自從八年前王室敗逃北方之後,村子一直都有一隊曼士貝的兵隊看守。

  說是看守,實則奴役。原本是與艾魯達城有固定往來的村落,按理應該衣食無缺,八年前少數沒有跟上隊伍的人民,只能繼續在村裡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八年來不但斷援,只能跟看守村子的曼士貝兵分食,而那不過是每月送來食糧的五分之一。

  除了薩德拉或尤里西斯來視察時,配合士兵們演一場「有受到良善對待」的戲,才能久違的飽餐一頓。

  老人結束了一天的工作,看著月上樹稍,默默地關上不牢靠的木門,才終於軟下雙腿,老淚縱橫。

  「都是……真的啊!……是真的啊……殿下……」

  那是前晚的事。

  老人拖著疲憊的身子,才要躺回冰冷的床,房門卻被人打開,往門口望去,卻不是喝醉酒來鬧事的曼士貝兵,而是一個有著銀髮黑翼的女人。

  女人身後一名黑髮男性張著赤色龍翼,用赤紅眼瞳偏過頭瞥他一眼,默默無語。

  只見女人對他微微一笑,只用食指擋在唇前,用小得幾乎聽不到的聲音,如此述說:
「──近日內,薩艾斯嘉的血脈必勝,切勿打草驚蛇。」

  語畢隨即消失的兩人,讓老人以為只是自己的一場幻夢,直到這日傍晚,才見到與丹尼爾王同樣有著金髮紫瞳的年輕人行經,那隊伍之中還有那晚見到的女人和男性──雖然這時騎在馬匹上的他們背上沒有任何羽翼。

  老人一下明白了那天晚上女人的意思,他趕緊帶著孫子回到林中,並告訴守村的士兵是「王子殿下的隊伍行經」,怕被二位王子發現又如此對待人民,那士兵甚至不經查證,急著回去發落及假裝。

  「陛下……請保佑賽比恩斯殿下……一定要平安復國!」

  月下,老人在窗前如此跪地祈禱。
 


 
  艾魯達城下市鎮雖然經過簡單修復,仍殘留斷垣殘壁的痕跡,當初用來逃生的王城北面密門已被封死,城下西面側門及南面大門卻是敞開且守備鬆散,只有幾名喬瑟頓傭兵看守。

  先行歸來的曼士貝軍卻不見蹤影,若是進入城下會遭到何等圍剿,眾人光是想著就感到不寒而慄。

  究竟原本是自己所屬的城池,哪些地方可以藏人,即使是當時仍涉世未深的克里斯多夫和艾爾文也略知一二。

  艾魯達主城及其後方逃生密道雖然藏於樹林中,西側門及南大門為方便百姓商旅往來,向來除了於節慶時設下檢查,一般都是淨空周邊障礙,以利人民進出。

  因此城下圍牆外,大多為平原草地,如今薩艾斯嘉軍所在地點,不用城樓守衛遠望,就能清楚地看到其陣容。

  曾經令國人自豪的易守難攻,如今反而讓自己難以決策。

  如果吉魯克.維因將軍在此就好了。

  但在他們從斷橋前出發時,考慮到老將軍的身體狀況,又前次戰事中受了點傷,好說歹說,才以「萬一曼士貝趁團長他們修橋時派另一支軍隊攻過來,屆時南側無能人統禦」為由,讓他勉強留下。

  還以為來到無稜平原,便要馬上展開一場激戰,卻無論停留了多久,直至後方行軍抵達,也不見曼士貝方出來迎戰。

  「他們到底想怎麼樣啊?真的想把我們騙進城裡嗎?」隨著羅奈爾德近於咆哮的聲音結束,艾爾文卻是笑道:「我們知道的密道就那幾條,剛才看入口附近也都站了人,其他的可就要問老爸了!──不如我們再派人回去把老爸接來如何啊?」

  這明顯的玩笑話讓克里斯多夫睥睨一眼,隨即又無聲看向希亞萊娜,但她只是與迪斯緹亞乘於同一匹馬上,好整以暇。

  此時瓦布爾卻是展開了翅膀,上升到能看見城牆內的高度,牠可不想等待賽比恩斯的猶豫不決,即使知道這場最終戰帶給他多大的壓力。

  城外看起來毫無動靜,城內卻是停留了些許鬆散的兵隊,看那裝扮,以及各個身經百戰的滄桑樣,似乎大多是喬瑟頓的傭兵。

  「──喂!有人出來了!」瓦布爾如此提醒道。

  一名身材壯碩的中年男人身穿銀甲、披風,只帶了幾騎隨行傭兵一同奔出南面大門,賽比恩斯見狀,遂指示道:「克里斯、艾爾,你們跟我來,其他人留在原地。」
 

  來者是賽德里克王,喬瑟頓的傭兵王。

  雖是回應賽德里克王只帶幾騎前來的善意,如今喬瑟頓收取曼士貝大量財寶、為其打天下的事早不是傳聞,為此,賽比恩斯不帶上容易引起戰火的傳說──天人和龍魂,只帶上能助他全身而退的克里斯多夫和艾爾文。

  兩方於接近時緩下馬匹奔馳的速度,只停留在能聽到對話的距離。

  「好久不見了,賽德里克王。」賽比恩斯乘於馬匹上,溫潤敬道。

  然而賽德里克王卻是仔細打量著眼前長成的青年,已經不是當年淚眼婆娑跟著父王前來道歉的男孩,雖然薩艾斯嘉近年物資短缺,所著戰甲只能做簡單的防護,仍難掩與生俱來的翩翩英姿。

  望向賽比恩斯那對紫晶瞳孔,賽德里克王傲睨道:「我還以為是年輕的丹尼爾王活了過來,但他可比你威風多了!」

  賽比恩斯尚且低眉,艾爾文卻是難得地怒火直升,但也只是收起了從容地笑,緊握韁繩。克里斯多夫先向賽比恩斯點頭致意,才開口道:「恕我單刀直入,賽德里克王,您此次前來用意為何?」

  「我來取你們人頭立功!」

  賽德里克王臉上的灰白鬍子隨著他開口時微微抖動,看到艾爾文緊張得上前一步,克里斯多夫亦雙目緊盯,連賽比恩斯也皺起眉,這傭兵王卻滿意地哈哈大笑。

  「哈哈哈!別擔心,只是說笑。」舉手讓身後隨從也收歛了笑容,賽德里克王看了看他們身後的軍隊,曖昧不明地笑道:「天色晚了,你們是想進行一場夜戰,還是要費神在外紮營?」

  「蒙查拉王讓您來向我們打探嗎?」

  眼見賽德里克王輕扯韁繩,馬匹朝著賽比恩斯靠近,後者也讓馬匹步行,僅在雙方護衛間緩慢轉圈。

  然而賽德里克王再度扯了嘴角,卻是在馬匹行進途中舉起了他的愛用大斧,歷戰的痕跡在斧面劃出歲月,那鋒刃卻依然利得閃亮。就在艾爾文要舉起長槍,賽德里克王卻將斧頭往後一拋,讓副手接住它,才又空出那手表示自己沒帶其他兵器以示誠意,道:「不!我來請你們入城下休息。」

  「休息?我已經不是那年的十歲孩童了,陛下。」

  無論是帶領兵隊,亦或是自己入內,都是給了曼士貝甕中捉鱉的機會。

  「你可以帶你的護衛,甚至是『傳說』一起去。」賽德里克王聳聳肩,讓馬匹歸回自己的原位。

  「什麼?」賽比恩斯發出疑惑,面前賽德里克王則收起笑意,正色道:「他想見你。」
 


 
  大街上多是曼士貝的兵隊,以及喬瑟頓傭兵在升火、飲酒,其餘人家門戶緊閉,但依然能看到尋常百姓的生活痕跡。

  為防止被圍困城內,賽比恩斯只帶克里斯多夫及執意跟上的羅奈爾德入城,此外,艾爾文亦帶上一隊親訓精兵,並預計要守在艾魯達城門前,以防萬一,裡頭一有狀況,便入內保護賽比恩斯安全撤退。

  露莎琳德自然也帶著克莉絲汀跟了上去,與曼士貝有恩怨的,可不只賽比恩斯一人而已。

  但就在安排好一切之時,希亞萊娜卻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克里斯多夫按耐下怒氣如此問道。

  然而希亞萊娜卻低聲思索了一會兒,接著一臉調皮,招回迪斯緹亞飛上空中,道:「談判這種事就交給你們了,有股氣息我很在意,去去就回!」

  惹得克里斯多夫怒道:「別開玩笑了!要是需要撤出,除了妳還有誰能通知平原上的我軍入內相助?」

  在賽德里克王離去之後,他們開了個簡單的會議,臨時擬出戰略,打算若是真被困在城牆內,就讓能無視空間障礙的希亞萊娜及迪斯緹亞通知留守平原的自家軍隊,再者如今無法補充物資,消耗戰難成,現在卻被希亞萊娜的一個去去就回給打亂。

  但希亞萊娜卻指了在一旁打算跟兵隊一同在外,以留守為由、休息為實的瓦布爾,後者卻僅僅只能發出一聲厭惡,無法拒絕。

  莫可奈何,只好讓瓦布爾停駐城堡的外城樓上,令他若是發覺情況有變,立即通知平原的兵隊攻城。

 
  從外城樓可直望立於主城門上的兩座雕像,那是天人及龍魂──代表希亞萊娜和瓦布爾的雕像。

  瓦布爾環望外城牆內的情況,發現城內情形除了較為蕭條,擁有長久歷史的設備皆完好無缺,雖然艾魯達城那年的燒灼痕跡仍在,卻做了不少補強,甚至可說是盡可能的恢復原狀。

  盯看了一會兒,瓦布爾亦不解地皺起眉,隨後席地而坐,目睹賽德里克王迎賽比恩斯等人入城,艾爾文也依計帶領精兵在城門外待命。

  ──為什麼八年來,曼士貝軍不毀壞那兩尊雕像?

  代表太陽的光球逐漸滅去光芒,而另一道柔和白光,將夜晚降臨。

  維拉妮卡依然忠實著自己的職責,只待他們「尋回」溫吉列爾。

  熟知不只城外,賽比恩斯等人進入城中,裡面依舊乾淨莊嚴,一點也不像被攻陷過的城堡。

  他們一路警戒,城內士兵的視線雖然刺人,仍是安然抵達謁見大廳,蒙查拉理所當然似地穩坐在王座上,那張原是丹尼爾王,也本要傳承給賽比恩斯的位上。

  「歡迎,候你多時了,賽比恩斯王子。或者我要說……初次見面?」

  蒙查拉毫不掩飾那份迫不及待,一旁,薩德拉靜立於父親身邊,看著與眾人一同進入的露莎琳德,心中無限感慨。

  但露莎琳德與賽比恩斯如今是同仇敵愾,她眼中散發的憤恨不亞於他人。

  「是的,初次見面,很抱歉八年前推辭了您的『盛情邀請』,蒙查拉王。」

  對於賽比恩斯的回應,蒙查拉發出了低沉的笑,他坐直了身體,兩手放在王座的扶手上,得意言道:「看看這個王宮!我盡可能地把他恢復原狀,畢竟是布魯辛克前就存在的歷史古城,若因爭戰而有所毀損,就太可惜了。」

  「少假惺惺!你這個侵略者──」

  「羅恩!」

  羅奈爾德的怒罵聲被賽比恩斯擋下,只能壓下退後。克里斯多夫卻是環視了周遭,略帶懷念,最後將目光放在王座後的國徽上。

  「確實恢復良好……只是放錯了國徽。」

  曼士貝的國徽與薩艾斯嘉類似,深紫色的寶珠後相交著兩把劍,左右繪著紅色與白色月牙,與薩艾斯嘉的「紫水晶、天人、龍魂」相似,卻更帶霸氣,實際上,數百年來亦有多個小國滅於這面旗幟下,使其逐漸壯大。

  蒙查拉再度扯開了笑容,續道:「我無意與你們繼續爭論,據回報,你們應該暫時無法撤退、也無從補給,才會將就前來,不是嗎?」

  「不!我本有意前來,」賽比恩斯回:「──要回原本屬於我的一切!」

  蒙查拉聽聞,卻是單手掩面大聲笑了出來,迴盪在長廊下的笑聲甚至傳至一樓城門口,艾爾文與精兵互視,卻不敢輕舉妄動。
 

  「──你的一切。」蒙查拉忍不住重覆,接著站起身來,神情中依舊滿是輕視,「好吧!」他緩緩走下王座,並且說道:「實際上,我有件禮物要給你,賽比恩斯王子,但是,在此之前我想先跟你要一樣東西。」

  「什麼?」

  一旁羅奈爾德往前站了一步,只差一點拔出劍來,就連克里斯多夫手中的存封戒指都發出了微微光芒。

  但蒙查拉收起笑容,定睛道:
 

  「──貴國的『傳說』。」
 

 

  布魯斯愕然,臉上失去了平日的從容。

  一個張著模糊黑翼、銀白髮絲隨風搖曳的女性飄浮在山顛之外,他與他的兵隊所無法觸及。

  「協助者啊!一件事要你幫忙。」她說。

 
劇情連結:
 
參考資料:
 

 
  其實,我最近在看施公奇案。(自首)

  華視太佛心了啊,把完整的影片全放上來了(轉圈圈(倒

  還是以前的古裝八點檔合我胃口(噗
 

  回正題,這節我邊寫,大綱也一直改,賽德里克王差一點被我忘了,他的戲份還是臨時加上去的(賽德里克:哪泥!?)。

  然後其實本節預定大綱還有一半,但……還是只好再多延一節了,至於結局,可能要像之前說的依人物配對分開寫OTZ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217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大漠蒼鼠
而傳說會延續下去~

03-19 09:20

橘みかん
そして伝説になる(說書臉03-19 17:2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電腦回來了ヽ(✿゚▽゚)... 後一篇:橘言橘語:當仇恨被深植人...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ook851221所有的巴友
幫點個,拜託嚕~ https://prj.gamer.com.tw/2020/atelier-online/index.php?u=Ym9vazg1MTIyMQ--&i=4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