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7 GP

【RPG公會】這位先生,你不覺得給女孩子取這種名字太敷衍了嗎?

作者:紅染憐華│2016-03-30 01:23:47│贊助:54│人氣:499



  「小東西似乎很喜歡這個呢?」酒紅髮色穿著西裝的男子,隔著玻璃鏡由外觀看著店家擺放於櫥櫃上的玩偶。

  他並不是沒有考慮過直接買下玩偶,只是每次帶著那被自己稱為小東西的小女孩經過這裡時,小女孩總是會輕輕拉著自己的衣袖,以比手畫腳的方式請求自己。

  希望能允許她在這邊留下數分鐘觀看,觀察那請求以及注目的模樣,還有笨拙又稚嫩的手腳協調只為了傳達出想法的可愛容顏,對他來說也是種樂趣。如果現在購買玩偶作為禮物送給那孩子,或許能讓她高興,但也會令自己從此失去這份樂趣。

  只要想起那副惹人憐愛的模樣就不禁讓人回味再三,但是要因此放棄呢?

  這令他多少陷入了苦惱與掙扎。

  為這種事情苦惱是第一次,他已經不再是受到束縛的機械,他可以做任何決定,所以他希望事情的結果是最能讓自己感到愉快的,或者結局至少是良好的。

  苦惱根源的這個孩子並不出自他的血胤,甚至跟他完全沒有關係,事實上他從很早以前就不存在著以血緣關係構築、連結的族裔,只是在一個極其偶然的情況下獲得這個孩子,不過這孩子本應作為他個人娛樂的鮮紅祭品。





  曾經,他想過去撕裂如此幼小的生命,一個幼小的存在如果不用相當細膩的手法,容易在動手沒有多久後死去,這麼做不符合他的期望。

  所以他考慮著要如何在盡可能長的時間內,舔拭著那猶如荊棘般不斷蔓延的害怕面容,飽嚐那份因為疼痛孕育而出的恐懼情緒,最後以刀刃劃下那愉快而每個犧牲品僅有一次的休止:「啪沙──」聆聽著那從血管噴發的溫熱而黏膩,使生命流動的鮮紅色暖流。

  即使只是回想,往昔親臨過的無數次殺伐境況,使得他能夠藉此輕易地憶起那溫熱黏膩感濺上肌膚、髮絲、衣袖之上無法讓人忘懷的感覺,嚎泣、哭喊、恐慌、驚懼得無法僅能顫抖無語地凝視反應,散發銀白光芒的刀刃刺入,附著詭異鮮紅色調的凶器抽出,這之間的變化僅只是轉瞬之間。

  醉心於凌虐之後的,扭曲的、無垢的、不帶虛假的,足以與最高雅的琉璃工藝相匹敵的顫懼,沉湎於那飽含著苦痛、驚惶、不知所措,超越人類情感所能承受的極限將要潰堤的瞬間。

  那正是他所想見到的、那正是他所想看到的、那正是他所想觀察到的,面對著死亡、面對著苦痛下人們會做出何種反應。


  成人經驗過太多事物,他們懂得去埋藏情感,去試著表現出自己擁有足夠的勇氣,相對之下孩子反而單純不做作得多了,而如此稚嫩的孩童一定得要用最細緻的手法殺死,他曾經如此思考著。

  但是,他最近開始放棄這樣的想法。

【我真的該這麼做嗎?】

  一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散發出個人氛圍,危險的、安全的、憤怒的、寧靜的,人們會隨著感受到的氣氛做出相應的反應,他依舊能夠想起當自己對小東西表現出殺意時,小東西對自己感到恐懼。

  好幾次都試著這麼做,曾讓她嚇得眼眶盈滿淚水、曾令她怕得自陰部流下黃濁的液體,沒有一次的反應不讓他感到愉快,所以不能讓她適應這種感覺,她會習慣於這種殺戮氛圍而不再恐懼,一定要盡早想出辦法,折磨、凌虐,要用最恰當的方式使她在最適合的時機展露出那只有一次的精神崩潰。

  這份情感曾經劇烈的無法壓抑。

『我要殺了她。』

  這份慾望強烈的一度使得他放棄細緻的處決。

  『拿把刀刃緩慢地從橫向鋸開她的嘴巴吧,那樣的笑容會如何(嘴角)上揚呢?』
  『以炙熱的鐵烙由前至後燒灼其腹部直至洞穿,那會有多麼慘絕的悲鳴呢?』
  『用融化的黃金灌入口中,嗅聞著那由內部被高溫燒煮的氣息吧。』

  無數次的欲求著,再一次、再一次,無數次的發出疑問與催促著:『為什麼不在這時放肆的盡情品嘗著。』

  這份殺戮渴望的極致是在那次結束委託回到居所時。

  當時的自己如此飢渴的尋求著,彷彿只有鼻腔中盈滿著人體血液混雜著油脂的腥臭氣息,握著劍刃的手感受到沾染著黏膩血漬產生的沉重感、濺上割下動脈後噴湧而出的溫暖液體的觸感,徹底地享受著因為死亡的逼近而真切無比呈現的情緒,唯有如此才能感到歡快、才能感到平靜。

  看著在居所迎接自己回來的女孩,這份殘虐的欲求幾乎無法遏止般地湧現。

  在無他人阻礙的環境下要出手宰殺眼前這女孩是如此的輕鬆,只需要一刀從下往上切開腹部任其失血死亡,但是這種方法會讓樂趣很快消失『不能夠允許!』他在心中如此的阻止著自身。

  看看那女孩,恐懼自己如同飢餓之凶梟注視著獵物的眼神,隨著由自己散發出的殺戮氣息而顫抖的幼小軀體,害怕得連握著手上的鉛筆都落下來,從眼框中逐漸浮現的淚水,明確的感覺到她都快哭出來的模樣,還是勇敢的邁著小小的步伐地抱著自己。

【歡迎回來】
  是這樣的意思嗎?看著那嚇到的模樣勉強擠出的幾句話的口型,多少能夠看出意思。

  她雖然感到害怕,但是看到他返回居所還是上前歡迎著他,並牽著他的手要拉他一起進去,他應允了這份請求,只因為在門廊動手不太合適。

  『真是糟糕,這小鬼已經逐漸適應了。』她已經沒有作為樂趣存在的價值了。

  但是看著桌子上完全冷卻且未動過分毫的兩人份料理時(似乎是這孩子請保母做兩人份的)。
  「你還沒有吃嗎?」,從肚子發出的可愛咕嚕聲頓時讓他明白,這女孩是想等著自己回到家中一同享用。現在,已經九點,她知道今天是我回來的日子,而這女孩什麼都沒吃就為了等自己回家,有飯吃還不吃這女孩還真是笨呢。

  【因為,叔叔餓,一起。】笨拙不能成為句子的單字,體貼的詞彙讓他思考著。

  好笨的女孩啊。

  突然,不想對這女孩下手了。

  知道那孩子即使恐懼卻依舊關心著自己,不知道為什麼這讓他多少感到愉快。即使這仍然無法改變他的渴望,他最終還是在當晚深夜殺死一個遊蕩於街頭的落單者。

  他將死者的雙頰以刀刃劃成大大的微笑符號,似乎是在暗喻著他的心情愉快。雖然那位死者並不是被俐落的一刀擊斃,而是在承受著極端痛苦的狀況下斷氣。





  他在櫥窗前回想著。

  就像自己突然不想殺死那小東西,現在浮現出很想看到小東西開心的模樣的心情。


  隔天,酒紅髮色的男人帶著女孩經過這座店家。

  當女孩滿懷期待的請求男子在此停留,看見櫥窗裡那令女孩喜愛的玩偶消失蹤影時,失望的模樣著實讓他感到些許的過意不去,然而卻依舊裝作若無其事地詢問:「怎麼了嗎?」

【不見了。】

  那是有氣無力的以鉛筆寫在筆記本上字跡──這無法言語的女孩唯一與人溝通的方式──:短短的單詞配上那副失望的模樣與比手畫腳,那是自己從沒有在女孩身上見過的模樣,的確新鮮但也讓他感到有些疼惜著。

  但是他不打算讓女孩落寞這麼久,看到那模樣使他認為即使多一秒也難以忍受。

  「小東西,來吧。」所以逕直牽著女孩的手進入店內,早已經看過女孩與男人無數次的店主在見到男人進門後立刻取出一個包裹,「來吧,小女孩拆開來看看,你爸爸幫你準備什麼樣的禮物吧。」

  突如其來的發展使小東西停頓了一下才望著禮物、店主與男人,眼神朝三個方向來回看了好幾次,【小東西 禮物。】尚未明白如何書寫詞彙的幼小生命,以簡短的單詞寫出疑惑。

  「對,是給你的,快點看看你爸爸幫你買了什麼。」期盼著小東西高興模樣而選好適宜觀察角度的普希蘭茨、知道禮物內容而以溫和語氣催促著的店主、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是慢慢拆著禮物的小東西,以及從禮物盒中取出,也就是小女孩一直很喜歡的玩偶。

  那其實是個玩偶造型的背包,圓滾滾的咖啡色布偶形狀,純樸的布偶表情讓小東西喜歡著。就算布偶出現在面前,女孩還是不敢相信的凝望著,過了段時間才楞楞地寫著筆記本:【給 小東西?】,「對啊,這是就你爸爸特別幫你準備的禮物,喜不喜歡啊?」普希蘭茨則是用左手掩著口唇轉頭看向一旁,掩飾著那份充盈於整個面部帶有幾分玩味的曖昧笑意,

  女孩抱著玩偶,心懷感謝地看著普希蘭茨,然後發自內心的抱著男子表達出感謝。

  他看出來那幾個詞彙的口型,謝謝叔叔,然而叔叔這個詞彙卻讓他感到有些討厭起來。爸爸反而讓人覺得感覺好多了,但比起從其他人那裡聽見,他更想從小東西身上看到。

  他在心中這麼企盼著這一天,如果小東西願意叫他爸爸的一天。




  時間點是斑斑(普希蘭茨)收養小東西(後來才被正式命名為愛妲)的時間,愛妲的存在改變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普希蘭茨自此即使殺人全家亦不再對小孩下手,倘若是他在埃蘭沙赫爾時期,對於反叛者的行動一向是包含婦孺孩童的全城屠滅,標準的鎮暴鎮暴,越鎮越暴的類型,還好有他的兄弟制止他。

  感謝紅祐願意撥出時間,幫忙閱讀找出可以修正改進之處,某些缺點身為作者果然沒辦法去發現呢,我有幾個地方出現錯字和贅詞都是麻煩紅祐挑出來的(掩面)。

  然後是從TM太太那裡獲得的揹著玩偶造型背包,穿上黑色褲襪的超可愛小女孩愛妲(感謝TM太太把我家愛妲畫得超可愛,所以我一定要炫耀女兒)。


  後記: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就把斑斑(普希蘭茨)想成會利用各種事件來觀察愛妲模樣,並以此為樂的父親,不過對他來講還是高興的愛妲最讓他感到愉快,因為初次品嘗超好吃的甜點所露出的幸福模樣、滿足於剛曬好棉被的好聞味道的陶醉模樣,全神貫注於塗鴉高興地將成品拿給斑斑欣賞想要分享快樂的模樣,愛妲各種各樣的情緒對他來講已經成為精神食糧了。

  現在想想我當初為什麼會把愛妲取名為小東西,怎麼想都不合理啊,還是因為當時只想得到瓜蒂瑪拉、愛爾蘭、西伯利亞這類名字的緣故呢?算了,反正都是幾年前的事了,我自己也想不起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4295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0 篇留言

旅者
這讓我想起火鳳燎原裡面呂布的女兒,正好也叫小東西OwO

03-30 01:28

紅染憐華
我可以保證跟火鳳燎原的小東西沒有關係,我超討厭呂布這種見利忘義的人啊wwwwww03-30 01:29
旅者
偶知道,小東西是小東西,愛妲是愛妲
愛妲揹書包真是可愛>W<)

03-30 01:33

紅染憐華
我家世界觀裡面不可動搖的定律:我家女兒超可愛
超感謝TM願意畫愛妲,成品讓我相當喜歡。03-30 01:37
痛飲狂歌
所以是一個病嬌養出另一個病嬌的故事(慢著好像有那裡不對
不過那個店長神助攻(?)
然後愛妲沒黑(?)的時候好可愛

03-30 09:09

紅染憐華
視人命如草芥的冷血殺人狂養出可超愛女兒的故事wwww
普希蘭茨不是病嬌,但是會越來越疼女兒。
畢竟店主是已經知道禮物要送給愛妲,也樂於見到商品賣出,
只是沒想到普希蘭茨不是愛妲的父親(這個時間點還沒把她當女兒。)
http://i.imgur.com/kva64zm.png
「欸嘿──」不涉及到逆攻斑斑的情況下的愛妲就是個可愛女孩03-30 12:00
創造
你家女兒超可愛(?

03-30 09:13

紅染憐華
謝謝,居然連創創都承認愛妲比創創的凜音可愛這點(X,wwwww03-30 12:03
創造
等一下這沒有比較級啊www

03-30 12:06

紅染憐華
http://i.imgur.com/7voE5JZ.png
對,我故意的wwwww03-30 12:08
創造
染染,壞

03-30 12:09

紅染憐華
http://i.imgur.com/NkqqbXB.png
創創,聽話,說愛妲超可愛(語氣模仿【如果早知道男生也會被性侵】的杰哥)03-30 12:11
創造
杰哥不要www
好啦,愛妲超可愛(?

03-30 12:13

月影暗夜
看到後面笑出來了www不過本人比較容易想到的是國名什麼的....(不

03-30 15:39

紅染憐華
希伯莉雅是好名字喔(故意打成西伯利亞)wwww
好像是很久以前的某次歪串提到用國名當名字,不過我沒用w03-30 15:41
月影暗夜
嗚嗚已經被P社給調教完畢了(誤

03-30 15:45

紅染憐華
拿eu3來舉例就是沒有用羅德島的聖約翰騎士團征服西班牙之前
都不算調教完畢(重點錯誤w03-30 15:48
王叔叔
第一個分隔線後的第一段我覺得有些不知所云,並沒有真正配合到之後幾段的敘述。即是沒有那一段的話,似乎不會怎樣,但卻又不能真的沒有,應修改,感覺有些硬要。而血腥層面的敘述似乎過多了,有點尷尬…應該需要一些能顯露背景的對談來增加張力。

06-10 19:3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7喜歡★g00700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行灯袴黑子... 後一篇:先生,請不要誤會,我不是...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s950238克勞蒂亞
親愛的朋友來看看我寫的「假如我是一隻貓」快進來我的小屋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6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