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2 GP

【RPG公會】魔女的庭院──阿拉德與凡妮莎

作者:寶爺│2016-01-17 22:03:04│贊助:44│人氣:318
※阿拉德與凡妮莎的對串,紅字是阿拉德,綠字是凡妮莎。感謝doris友情對串。

  為了集中精神練習魔法,阿拉德決定找一個安靜且沒有任何人打擾的場所。他扛著一本厚重的魔法書,走進了被茂密樹叢遮蔽的巷道。

  他已經連續觀察了一個多星期,確定了這個安靜且美麗的花園應該能成為他修練的秘密場所。原因不明,但這裡似乎是一棟被廢棄的豪宅,宅邸的規制似乎敘述著他曾經擁有一個富有品味的主人。或許也是因為跟自己的出生宅邸有些相似,在被荒廢的庭院之中,阿拉德能找回寧靜內心的氣息。他隨手擱置魔法書在生鏽且長滿蘚苔的桌椅上,他專心的凝聚手掌中的魔法,一邊計算著在課堂上老師教授的理論與咒式……#

  一股不協調的感覺瞬間掠過腦海。凡妮莎偏頭望向窗外,翻找的動作亦隨之停了下來。是魔力流動的氣息。小心翼翼地收回手,她從臥房的梳妝台前退開,窈窕的身形貼著斑駁的牆面步步挪移,謹慎地用胎卵清除自己留下的痕跡。

  在順利溜出大門後,她轉而來到雜草叢生的庭院外圍。熟練地展開對魔力的感知,她很快便捕捉到了阿拉德的所在地。巧妙地運用光影和環境的遮蔽性,她一邊觀察著阿拉德的動靜,一邊無聲地繞到他身後,緊接著猝不及防地逼近,將手中的匕首輕抵在他的脖頸前。

  「午安,公子。」溫雅的嗓音在耳畔悄然綻放,唇角勾起一抹愉快的弧度,她泰然自若地笑道:「不介意回答哀家幾個問題吧?」#

  冰冷掠上了脖頸,隨著在耳邊聽見的話語。一種出於生存的反射,阿拉德全身繃直,腦袋卻一片空白。明明已經確定這裡沒人才對的……是誰在背後……強盜?這裡的女主人?一股腦的疑問衝擊著阿拉德的思緒。過了半晌,沙啞的聲音從喉結輕觸著冰涼匕首的震動中緩緩回應出一個單字:「誰……?」#

  「……哀家是誰並不重要。」悠悠斂下眼睫,她藉由映照在匕首上的呈像,輕易地解讀著他的表情。右手維持著脅迫的姿勢,左手則試探地穿過他的腰間,深入斗篷搜身並預防對方有其他的動作,「你呢?能告訴哀家你的名字嗎?」#

  「……阿、拉德!阿拉德.康普拉!不要殺我!」阿拉德絲毫不敢亂動,只是一介魔法師學徒,阿拉德腦海中沒有半點脫逃的辦法,一想到若是對方輕輕地改變了匕首的角度,就要跟這個世界告別了,阿拉德趕緊回報了自己的姓氏……外加一句求饒。#

  「好孩子。」凡妮莎慷慨地給予讚賞,但銳利的刀鋒依然謹慎地貼合著阿拉德的肌膚,不因為他的示弱而有所鬆懈。畢竟在阿斯嘉特,改變容貌或隱藏實力的大有人在,即使是一名看似無害的少年也不能大意。

  簡單探過他腰間的手接著輕握住他的肩,並沿著手臂快速地向下滑,最終停留在他的手腕上。似乎沒有任何短劍或暗器……分出心神思考,她接著抬眸望了一眼擺在桌上的書籍,語氣輕鬆地詢問:「那麼,阿拉德公子在這裡做什麼呢?」#

  感覺到對方正在進行搜身般的行動,阿拉德的心中多了幾個臆測。這個時候想活命的話,或許誠實才是最上策。「我在這裡練習魔法……我以為這裡沒有人……所以在這裡專心練習。」感覺到尖銳刀鋒的存在,阿拉德仍然小心翼翼的講出每一句話,深怕每一句話都將成為遺言。# 

  「……練習魔法?」意味深長地重複著阿拉德的解釋,她微微挑起眉,視線再次落向那本厚重的書籍,仔細地打量起來。在一陣短暫的沉默之後,她突然瞇起雙眼,興味盎然地命令道:「既然如此,就請公子繼續剛才的練習吧。」#

  「在這之前,這東西……」阿拉德指著脖子上架著的銳利物。現在他已經嚇得渾身冷汗。對方似乎能夠溝通……但警報仍未解除。#

  「無須在意這種細節。」聞言,凡妮莎僅是似笑非笑地否決了他的提議,但也好心地釋出一點善意,稍微將刀鋒挪開幾吋的距離,讓他不至於連說話都可能被劃傷,「專心。」#

  「沒有放我離開這裡的選項嗎?」阿拉德感覺對方似乎正在為難自己,小心翼翼的發言著。他的小腦袋瓜不能理解對方為何要這樣請他繼續練習。雖然很想大罵一句:「怎麼可能在這種狀況下專心嘛!」但阿拉德還是知道要愛惜生命的。#

  「啊、只有這個不行喔。」戲謔地露出一抹甜美的笑容,凡妮莎隨即傾身向前,溫軟的肌膚隔著漆黑的禮裝輕貼在阿拉德的背後,左手也安撫似地覆上他的手背,唯有冰涼的匕首仍警告地懸在原處,「請別試圖逃跑……當個乖孩子會是最好的選擇。」#

  感覺到了對方的溫度,阿拉德肢體顯得更加僵直緊張,阿拉德試著調整自己的呼吸,他望著對方露出的唯一部位,左手,思考著自己該如何選擇。

  對方若是能無聲無息的靠近在背後並且抵上劍刃,或許即使掙扎或是試圖交戰,輸的機率似乎遠高於贏……阿拉德安靜的調整呼吸,做出了判斷。他再度將精神集中在雙手上,念誦召喚火焰的咒文。阿拉德的手掌中魔法的密度越來越密集,最後小小的火苗在空中憑空竄出,在手掌間漂浮著。但這樣的成果和真正成功的火球術比起來還差上一截。#

  映照在眸底的火焰活潑地躍動,凡妮莎探出指尖,戴著蕾絲手套的纖指描摹般地在火焰的邊緣滑過,勾起幾縷輕煙似的氣流。儘管魔力的連結還不夠穩定,但意外的……非常純粹。

  --是個不可多得的好材料。紅唇微啟,她回憶著數秒前的經歷,將阿拉德剛才唸過的咒語重複一次,平穩而俐落地逐字朗誦,並刻意放慢了速度,以確保對方能夠清楚地接收。

  「第二段的發音,按照我的方式再試一次。」在示範完後,她淡淡地拋出指令,同時將停在半空的匕首向後拉近,使肌膚與刀刃相觸的地方被壓出一條危險的痕跡。

  「另外,你只有三次機會,請好好把握喔。」左手搭在阿拉德的肩上,她愉快地宣佈自己的決定,絲毫不在意對方究竟會做何感想。#

  再次感覺到匕首的存在時,阿拉德驚恐的睜大了雙眼。死亡的恐懼再度襲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剛才對方每一個音節,卻深深烙印在腦海上。

  『魔女。』阿拉德聯想到了這個單字。隨著聯想,站在身後的人隨即被賦予了陰險恐怖妖婦的模樣。像是傳說中,美麗動人卻夾著危險與死亡的海妖。阿拉德為自己當下的處境做了這樣的判讀。

  但已經沒時間思考該怎麼對付了……明知道接下一步即使成為了乖孩子也不會嘗到甜頭,阿拉德像是著了魔一樣。或許是死亡的恐懼刺激了阿拉德的生存的能力。他再次張開口,流暢的將『魔女』的咒文完美的模仿了一遍。
  
  生存的火焰。

  在阿拉德的手掌中,竄出了光亮巨大的火焰,阿拉德從未施展過如此的火球術。和印象中紅色火焰的形象而不同的是,阿拉德的火焰偏白亮。因為緊張而忽冷忽熱的身體,像是被火焰點燃一樣。這就是魔法啊,阿拉德讚嘆著。# 

  「別鬆懈了。」在阿拉德因為施展出不同以往的火球術而分心時,凡妮莎隨即冷聲提醒,握在手中的匕首向後挪動,想藉由施加在脖頸上的痛感重新拉回他的注意力。「集中精神,將周圍的火元素繼續吸引過來。」

  她一邊觀察著魔力的作用,一邊施力輕扣住阿拉德的肩膀,提供一股穩定的力量,「在達到哀家的標準前都不准停下……不想死的話,就更認真點吧。」#

  隨著脖子上的緊縮,阿拉德又將全部精神專注在手中匯集的火焰。阿拉德望著那股火焰,將全心全意投注在上頭。

  瞬間,火焰變成了火炬,火焰的範圍已經覆蓋過阿拉德的雙手,擴張到整個胸口。或許是因為過於專注或著是因為咽喉上頭還有更疼痛的尖刃抵著,阿拉德並沒有感覺到火焰的灼熱。白熾的強光或許是受到了凡妮莎的穩定,雖然光曝在整個廢棄的庭院裡綻開,但阿拉德卻能清楚看到前方。

  除了火焰之外,阿拉德已經什麼都無法想。但隨著火焰不斷地擴張,生存的慾望也在胸口中爆發開來。

  「我還不能死。」
  
  這句話,從阿拉德的口中流出。# 

  「控制好範圍,否則你的雙手就要廢了。」對於阿拉德的覺悟,凡妮莎仍舊表現出一副不冷不熱的態度。失去雙手的魔法師就猶如一隻折翼的鳥,即使活著也沒有太大的意義。

  細微的泉能頓時自她的掌心溢出,沿著阿拉德的手臂迅速延伸,在火焰的邊緣展開一層透明的阻隔,把它所造成的傷害減至最低,同時不讓範圍繼續向外擴散。

  「現在,試著把魔力向內擠壓,將火焰的體積縮小。」#

  聽見了『魔女』的提醒,阿拉德從失去自我的境界中清醒過來,瞬間,他能感受到魔女正在默默地引導他。

  他正視自己憑藉著生存的慾望而召喚出的巨大火炬,他企圖控制這團火炬,專注到他已經忘了有匕首正在左右他的生命。失控的白焰像是呼應著阿拉德的情緒,在激情擴張與伸展之後迅速冷靜並且收縮成一團精密的白色火焰的光球。與一般法師召喚出的火球不同的是,相較起單純火焰元素的火球,阿拉德召喚出的火球,似乎融進了施術者靈魂的顏色。雖然濃縮成一團光球,但任何有經驗的施術者,都能曉得這是一個強大且致命的火球,因為這是施術者孤注一擲的魔法火焰,已經超越了阿拉德在課堂時學習的範疇了。

  阿拉德緊盯著自己召喚出來的火球,因為高溫造成的白熾讓花園不斷的閃耀著。雖然跟魔法書上敘述的火球術略有出入,但這已經是渾身解數召喚出的火球了……#

  「做得很好。」見阿拉德已經能夠穩定地控制魔力,凡妮莎於是散去了輔助用的泉能,對他的施法能力給予肯定。親密地將下頷輕靠在他的後肩,她重新架好匕首,引導他一同側身面向那棟破舊的宅邸。

  「接下來……把火球丟過去吧。」笑意盈盈地下指令,她的語氣彷彿正在說一件稀鬆平常的事。#

  「!」阿拉德看著破舊的宅邸,對身後女性的發言感到詫異。廢墟宅邸,雖然說或許已經是被捨棄的地方了,但阿拉德並不想做出破壞的行為。或許是出於對『過去』的尊重,阿拉德錯愕的盯著宅邸,嘴裡回覆道:「辦不到……」# 

  「……辦不到嗎?」她考慮似地停頓了數秒,藍紫色的眼瞳沉靜地凝望著前方,半晌才又再度揚起笑容。「那就去死吧?」右手突然向後收攏,抵住脖頸的刀鋒迅速地陷入肌膚之中--#

  「不!」感覺到刀鋒的存在,阿拉德反射的騰出右手企圖想抓住對方持刀的手臂。

  生與死彷彿只在一瞬之間。#

  不同於預期的結果,儘管匕首確實插入了阿拉德的脖子裡,但溫熱的血液並沒有濺出,他也沒有感覺到任何一絲疼痛。化為能量形式的刀身毫無阻礙地嵌入血肉之中,然而兩者卻像是處在相異的空間,只是形影交錯重疊在一起,產生了斬斷的錯覺。

  在一陣緊張的寂靜之後,凡妮莎隨即歡快地笑出聲來。毫不掩飾的愉悅從阿拉德的後肩傳開,猶如隨風搖曳的鈴鐺花,敲響出悠揚而空靈的曲調。

  明明手上拿著致命的火球,關鍵時刻卻只是用手阻攔嗎?

  她是該稱讚他的善良,亦或是調侃他腦袋打結反應不過來呢?收回了銀製匕首,凡妮莎接著朝後退了幾步,高挑的鞋跟踩在略為潮濕的土壤上,纖瘦的身形半掩入茂密的雜草中。「恭喜?」她微歪過頭,蕾絲紗帽下的臉龐透出顯而易見的戲謔。#

  隨著斬斷的錯覺在腦海中軋然而起,阿拉德頓時間嚇得蒼白。而火焰則在一瞬間從手中爆散開來。少年四肢癱軟跪在草地上,滿臉只留下驚愕與空白。他張大眼睛看著眼前的一切,從過度驚嚇之中逐漸的回神。

  『活下來了……』他雙手扶在草地上,指甲緊緊掐陷進土壤之中,微小的痛覺讓他知道自己僥倖的從魔女的手中生存下來了。全身已經浸透了汗水的他,趕緊踉蹌地回過頭,轉身望向那個恐懼的來源--那位身穿黑色華服的美麗女性,半張臉能隱隱約約的被看見。

  「魔女……」他不禁開口說出,夾帶著恐懼與讚嘆。雖然很想立刻拔腿逃出這個庭院,但是剛才的施法消耗的能量以及經歷了死亡的極度驚嚇讓阿拉德的雙腿不聽使喚,只能讓他抬頭仰望著那名女子。#

  「還好嗎?」欣賞著阿拉德的反應,凡妮莎有些憐憫地加深了唇畔的笑容,神情更顯一絲惡意。她緩緩蹲下身子,然後朝他伸出右手,覆著手套的掌心向上,像是要提供他支持般,嬌美的容顏頃刻換上一抹親切的淺笑。#

  對方一伸出手的瞬間,阿拉德著實嚇了一跳,又再度往後退縮,拒絕了魔女那雙纖細的玉手。「別……別靠過來!」對方的舉動打斷了阿拉德對魔女美麗臉孔的凝視,阿拉德尷尬的不斷的退後,直到靠到了庭院中廢棄的桌椅的一角。他努力地靠著自己的毅力爬了起來,然後警戒的看著對面的女子。

  帶著恐懼以及憤怒……以及某些複雜的情緒,阿拉德惡狠狠的盯著對方。

  「妳究竟是誰……?」他問道。#

  「你說呢?」將問題反拋了回去,凡妮莎似笑非笑地轉而用手撐著下頷,青藍色的長髮隨著姿勢的改變垂落至胸前,半掩住暴露於空氣中的白皙肌膚。

  「用不著躲得那麼遠,你已經學會能保護自己的火球術了,不是嗎?」自動忽略了方才的驚險過程,她輕巧地陳述著事實,網狀紗帽下的雙眼無辜地輕眨,彷彿帶著幾分討好的意味。#

  阿拉德出神的望著這樣罕見美貌的女子,和魔女的印象似乎有些不同。詫異著與剛才的行為完全判若兩人的發言,阿拉德皺起眉毛認真凝視著對方。

  「妳有什麼目的……我不懂……」

  望著這個女子彷彿會讓思考打結--或者說是本身這名女性的種種作為就讓人思考打結,阿拉德已經完全摸不著頭緒,面對無辜眨眼的女子,阿拉德稍微卸下了心防。他放鬆四肢,坐在草地上仰望著女子。#

  愉快地勾起嘴角,沒有回答阿拉德的疑問,她只是徐緩地站起身,抬手將滑順的髮絲撥到肩後,並簡單地打理過身上的服飾。

  「這麼快就對哀家卸下心防,不怕等等又被用刀架住脖子嗎?」戲謔地吐出充滿矛盾的話語,指腹輕拂過艷麗的紅唇,凡妮莎難以捉摸地望了他一眼,然後毫無預警地轉身離去,「下次可要挑個好地方練習魔法喔。」#

  一提到刀,阿拉德打了一個寒顫,看到無法捉摸的女人就這樣轉身離去,雖然內心很想知道對方究竟為何做出這樣一連串矛盾的行為,但阿拉德心想自己果然是誤入了不該闖入的地點。他低頭,緩緩的支撐起自己的身體,搖擺的站了起來。

  「抱歉,擅自闖入了妳的花園。我不會再來了……」雖然只是臆測,但阿拉德心中無法忍受整件事情是自己的過錯而引起的,他選擇了先開口表示歉意。

  阿拉德站直身體,望向被遺棄的書本,思考著是否要往前走然後帶走它。面對變化多端的『魔女』,阿拉德在花園之中漸感壓力,深怕一個舉動,會冒犯到這個庭院的女主人。#

  前行的腳步陡然停下。這個猜測簡直錯得離譜了,充其量,她也只是一名小偷罷了。回身淡淡地迎上對方的視線,彷彿這時才真正將他放在眼底,沉靜而默然地打量著阿拉德。

  「……過來。」簡短的命令打破了凝滯的氛圍,凡妮莎平靜地說道,再次朝他伸出了手,示意他靠近。#

  阿拉德望著對方的臉龐。他的目光再往下移動,望著『魔女』向他伸出的手。在停頓了半晌後,阿拉德頭低下,默不作聲。似乎是拒絕了的意思。#

  做出這種事情,會被討厭也是理所當然的吧?她自嘲地笑了笑。遠離與拒絕才是最普遍的反應……但就算如此,她也不打算改變自己的任性。若無其事地收回手,她沒再多說什麼,僅是轉身繼續挪動腳步,身影隨著時間逐漸隱入茂密的雜草中。#

  聽到腳步聲,阿拉德抬起頭,看到女子的身影漸去,阿拉德忍不住鼓起胸口,朝著前方大喊。
  「妳的行為--雖然完全搞不清楚!但還是得謝妳,那樣的火球術,我是第一次看見。」阿拉德看著手掌,他還能感受到先前火炬殘留的溫度。阿拉德認真地望著手掌,用著堅定的口吻說道:

  「我會變得更強的,魔女……再會了。」#

  聞言,她有些遲疑地頓了頓腳步,顯然對他的話語感到十分意外。還以為被徹底討厭了呢……無論有何考量,又或只是單純的天真,對她這麼溫柔的話,可是會令她變本加厲的喔?

  難以察覺地加深了唇角的笑痕,她悠緩地垂下眼眸,再度邁開步伐,漆黑的倩影最終消失在庭院的一角。

  --再會了,阿拉德。#

插圖後補,
欠doris大大一個人情了,這完全是菜逼八對串培訓營w
大概是花快一星期左右的時間,大家閒暇之餘對串的。
m(_ _ )m 感謝看到這邊的你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7579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7 篇留言

艾茵‧埃特納
有阿拉德有太太必須秒讚秒踩頭香

01-17 22:05

寶爺
(阿拉德被踩頭 (?
我覺得這樣慢慢的對串還滿愜意的XD 好像找到自己合適的方式了
謝謝讚~m( _ _ )m01-17 22:17
蘇雪
竟、竟然是凡妮莎!已羨慕(欸)

01-17 22:08

寶爺
哈哈哈竟然XDDDDD 01-17 22:17
黑い影
好久沒互動的DD太太,羨慕祭妒恨(?

01-17 22:12

寶爺
阿拉德仇恨值+1 
這個仇恨值是用他命根子換來的XD01-17 22:19
小小蔡(Dean)
阿拉德養成計畫,始動(X

01-17 22:19

寶爺
差點被斬首(尿褲子01-17 22:30
創造
那就是喜歡一對一囉XD

01-17 22:23

寶爺
大概XDDD 可能腳色少一點 比較好掌握 01-17 22:30
Aria
QQ沒想到這邊居然有Doris大大的遺珠 太感謝ㄌQQ

04-09 19:08

寶爺
= = 我立刻設隱藏 04-09 19:11
Joy
跟風

04-09 19:16

寶爺

04-09 19: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2喜歡★twobao123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阿拉德第一... 後一篇:【TRPG設定】伊爾摩莎...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ennyeds巴哈朋友們
新的插畫作品完成囉~!這次畫了"初音未來" 歡迎大家來我的小屋看看哦!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