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MyGO】迷子夢

八雲遙 | 2024-04-17 12:03:07 | 巴幣 1006 | 人氣 84

MyGO!!!!!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MyGO】迷子夢

  二十一歲的椎名立希為了參加姊姊的婚禮,久違的回到東京。在一場與海鈴的飯局中得知RiNG要歇業了。

  「……這樣啊。」立希停頓了一下才繼續將蛤蠣海鮮燉飯送入嘴中。

  「真無情呢,回去看看如何?」

  「事到如今?」

  「事到如今。」

  吃完飯後海鈴便拖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去趕車了,她們的團似乎要去參加國外的演出。本來昨夜就要啟程,聽到立希的邀約後硬是改了機票時間前來赴局。

  她們也沒聊太多,跟以前一樣。這樣子的飯局真的有特別來的必要嗎?還是搞不懂她。

  餐廳隔壁是一間書房,這是五年前沒有的,抱持著打發時間的心態踏入玻璃門,發現門口陳列著一批書,上頭寫著「芥川賞得主——高松燈!」「努力填補卻更加空洞的內心世界,孤獨少女的自白。」

  還有一連串不知道是誰的名人推薦。

  她楞楞看了一會,很快的又轉頭踏出店家,險些撞上來不及開啟的自動門。

  時間才兩點,立希不想回家,也不知道該去哪裡,能約出來的朋友更是剛剛準備飛出國了。只能漫無目的的挪動雙腿、等紅綠燈、過斑馬線,不知不覺停在了RiNG的店面前。

  看著跟印象中比起來陳舊了些的招牌,立希嘆了一口氣,走的也有些累了,喝點東西休息會吧。

  本來還有些戰兢會不會遇到熟人,但此刻櫃檯的人員都是生面孔,半是放心半是失落的點了一杯熱伯爵紅茶入座,打量店內的環境。

  只有一兩位看起來像是上班族的人正在對著筆電埋頭工作。店內的改變也不多,就是那些懸吊的植物換了種類,跟她離職前差不多,雖然她沒有在這個時刻上過班。

  遞出辭呈時,凜凜子很努力的挽留,但當初跟家裡預借買電子鼓的費用已經付清,也不用再訂閱作曲軟體的她真想不出來繼續留下來的理由和動機。

  喝了半杯紅茶,看了一下X的趨勢。平日下午的RiNG沒什麼客人——或許其他時段也沒什麼客人,否則也不會選擇歇業?起身看了布告欄,最顯眼的是一張「最後的LIVE!」,正在招募樂團來進行告別演出。大體還是跟以前沒什麼兩樣,各種樂團的宣傳跟徵人啟事,唯一的不同是數量少了些。

  大部分都是手寫再複印出來的,繽紛的POP字體努力塞滿太過空白的A4紙,能感覺到高中生們特有的青春活力。

  那個時候,為甚麼會這麼想要藉由音樂來吶喊呢?為甚麼要昭告天下自己的殘缺呢?

  立希忽然有股衝動,想要告訴這些後輩們,沒事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看,我現在還站在這裡——

  她猛然回神,搖搖頭,只有燈適合做這種事情。

  況且她們也不一定是充滿陰鬱,也許只是跟某人一樣想出風頭罷了。

  想到這裡便有些意興闌珊,回到座位上一口氣將紅茶喝光,上完廁所就回去吧。

  從洗手間出來時,卻剛好撞見一位擁有刺眼粉色長髮的女子走了過來。

  不會這麼巧吧?立希別開視線,內心苦澀,但對方在自己面前停下,總不能當作沒看到。

  「午安,愛……千早。」

  她不太確定自己還能不能喊對方的名字,保守地選了姓氏來稱呼。

  「妳好,請問……是Rikki——我是說立希的姊姊嗎?」對方裝模作樣的擺出禮貌的樣子。

  「哈啊?」立希忍不住轉頭看向她,跟記憶中相似的面孔——未免太過一致,簡直就像是凍齡在十五歲。

  千早愛音肩膀一縮,有些嚇到,隨即瞇起眼睛打量眼前人。

  「Rikki?但妳不是……而且怎麼感覺老了幾歲?」

  「是妳怎麼還一副十五歲的幼稚模樣吧?」立希有些被刺激到的回嘴。

  「可是,我們本來就十五歲不是嗎?」

  「哈啊?」「欸?」

  「妳撞到頭了嗎?我們都已經二十一歲了吧?」

  「Rikki終於因為熬夜太多天以至於出現幻覺了嗎?」愛音露出狐疑的表情。

  立希深吸一口氣,從牛仔褲中掏出皮夾,將駕照和大學學生證遞到愛音面前。

  「嗯……?」愛音懷疑的靠近打量,隨即恍然大悟。「我知道了!是整人大爆笑那種節目對吧?攝影機在哪裡呢?討厭啦人家今天的粧是為了上舞台準備的,不適合攝影的說……」

  立希無語地看著容光煥發,左顧右盼尋找不存在攝影機的愛音。繼續從口袋中掏出手機解鎖後遞給愛音。

  「我們用的是同款手機吧?這是兩年前發售的,對你來說應該是四年後的新機才對。」

  「嗚嗯……按照時間算確實四年後應該是這個型號名稱,軟體版本也大幅領先。但為甚麼還有瀏海啊?接孔居然變成TypeC了!四顆鏡頭好浮誇啊……耶!」

  立希一把將手機從正在自拍的愛音手上搶回來,無視「讓我看看畫質嘛!」的抗議直接塞回口袋。

  她也不是沒有懷疑自己被設計了的可能性,但她應當是走進了咖啡廳的廁所才對,此刻卻站在演出人員休息室的走廊上,氣溫也明顯不是冬天,身穿厚外套的她覺得挺熱,忍不住拉開了拉鍊。

  「這下信了吧。」

  「姑且也只能相信了呢……但相信了又如何呢?Rikki有甚麼關於未來的事情要警告我嗎?還是說反過來,我不小心穿越到未來了?」

  「這……倒是沒有。應該是我穿越了,因為從冬天變成了夏天。」

  雖然的確是很離奇的場面,但她可沒有想要拯救世界或是某個人的任務,真要有的話她也沒信心能做到。

  「哼嗯……」愛音抱胸思考。「那就是Rikki有甚麼在這個年代未了的心願,不知不覺穿越囉?蠻常見的主題呢。考慮到時空悖論和蝴蝶效應的麻煩性,應該不會是取代現在的Rikki上台表演這種事情吧?不對,如果把命定說考慮進來,就因為Rikki取代了現在的Rikki導致遺憾發生,最終六年後的Rikki才進行了穿越——」

  「等一下,不要隨便把別人的人生當成科幻小說來思考,妳在寫閱讀測驗不成?」立希腦袋都快暈了,現在的立希六年後成為了她,而她現在在這裡,那到底誰才是現在的立希?

  「我很認真在思考耶!說起來指望一個高中生幫妳解決事情,Rikki不會害羞嗎?」

  「我又沒拜託妳。」

  「說起來,也該告訴我未來世界有甚麼值得投資了吧?我會好好分Rikki一杯羹的。」愛音似乎覺得分析不出個所以然,開始用玩笑的語氣。

  「不是剛剛還在說甚麼時空悖論、蝴蝶效應嗎?」雖然一點進展都沒有,但和這傢伙拌嘴的確讓立希緩和了身在異境的緊張感,甚至有點懷念。

  「不然至少告訴我MyGO!!!!!舉辦全國巡演了沒?」

  「沒聽過的樂團。」

  「啊……」

  夏日的空氣凝結在她們周圍,灼熱而濕黏,卻讓口腔乾燥無比。

  雖然方才已經隱隱察覺,但愛音此刻的反應讓她確信了。沒看過的服裝、演出人員的空間、跟「現在的自己」態度親暱的樣子。

  這是她們沒有分崩離析的世界。

  「一、一直站著也不是辦法,我們買個飲料坐著聊天吧!」愛音一手指著貼牆而放的長椅跟自動販賣機。「我請客喔,畢竟當地人該請客吧?還是該說當時人?」

  「哪有成年人讓高中生請客的道理。」立希白了一眼。取出紙鈔抹平投入販賣機中,買了兩罐罐裝拿鐵,拿取零錢的時候才想到如果是這六年間生產的紙鈔,會不會害下一個經手的人被當成拿偽鈔?

  甩甩頭拋開這個疑問,和愛音一起捧著飲料隔著一些距離坐下。

  「一直叫Rikki感覺很混淆,既然是大的Rikki,那就叫大希(Okkii)好了。」

  「我都快忘記妳的命名品味有多讓人煩心了。還有不要再講冷笑話避免尷尬了,我已經是成年人,也過去這麼久了,不會在意的。」

  「從剛剛開始就一直成年人成年人的,二十一歲不是都還沒從大學畢業嘛?」

  「至少也比小六歲的高一生強吧?」

  「高中生可是有無窮潛力的喔!」

  兩人又圍繞著無聊的小事鬥嘴一陣子,愛音忽然笑了出來。

  「哈啊?」

  「果然就算過了六年,大希還是Rikki呢。」

  「妳是想說我毫無成長嗎?」

  「妳明明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愛音雙手捧著鋁罐喝了一口,踏著黑色長靴的雙腳晃了兩下。

  立希沉默,捧著飲料低頭。

  其實當初就知道了。

  這傢伙,雖然讓人火大。但,並不是個討厭的人。

  最討人厭的,是擅自做出決定,使得樂團徹底崩壞的自己。

  喝了一口飲料,明明不是美式,為何如此苦澀呢?

  「愛音,我……」

  如果是現在的愛音的話,一定可以原諒自己吧?

  「啊——Stop、Stop。」愛音兩根食指打X。「我不需要Rikki的兩次道歉,太多了!」

  「哈啊?妳把別人的心情當成——」

  「相對的,無論如何我都想聽到Rikki的一次道歉。」

  「——妳這傢伙,真的很讓人火大耶。」立希瞪著愛音,氣到笑了出來。

  「嘿嘿!」愛音得意的眨了眨眼,拿出手機一看後臉色一變,慌張地站起身。「糟糕!出來太久Rikki生氣了!我得回去了。」

  「妳知道嗎,燈在我的世界得了芥川賞喔。」

  「欸!真的嗎?好想聽!」愛音驚呼,隨即又被不斷震動的手機拉回神。「Rikki好壞喔!」

  立希用溫柔的目光送別這個聒噪的高中生,身邊有這樣吵鬧的一個人,這裡的燈肯定不會獲得芥川賞吧。

  這樣就好。

  「這位客人,不好意思……」

  立希睜開眼,自己趴倒在桌子上,不認識的店員困擾的看著她,周圍依然是那客人寥寥無幾的咖啡廳。她慌張的道歉後快步離開了RiNG,抓了抓頭回想剛剛的夢。

  是觸景傷情嗎?

  她猶豫地打開手機,一張沒品味的自拍照跳了出來。立希露出笑容,開始翻找通訊錄。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