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魔法異聞錄:第2季——Ch.6:兄弟 - 2

veemon | 2024-04-13 20:00:04 | 巴幣 20 | 人氣 69

連載中魔法異聞錄 第2季:心之魔法師
資料夾簡介
黑之巫師——一位暗黑魔法師正於魔法世界各地,偷取人的心靈。他的強大,連魔法世界本身也無法處理。 新的魔法師,即將掘起,面對由黑之巫師而來的危機。

       我們回到總統府的門口。剛才帶路的士兵,在前面帶著阿格拉和阿貝爾,我們則繼續跟在他們的後面。
 
       阿格拉轉頭,發現我們仍然跟著他。
 
       「你們仍在這裡?」阿格拉有點錯愕。
 
       「我們要告訴總統,你們已經安全回來了。」我回應。
 
       「哼!你們只是想見總統一面,對吧?你肯定想被賞賜什麼貴重的東西。」阿格拉擺出一副看不起人的樣子。
 
       「首先,我們已經見過你爸爸一面。然後,我們並不是為了被賞賜才來救你們,」越峯說道:「你知道你爸爸沒打算派人救你們嗎?我們不想見到你們有生命危險,所以才趕來救你們。」
 
       「切!你們的動機與我無關。再見。」阿格拉拖著阿貝爾的手,轉身就走。
 
       「喂!小子,我們始終救了你一命,你不用說謝謝的嗎?」卡比終於忍不住破口大罵。
 
       阿格拉再次轉身,盯著卡比。
 
       「向你們說謝謝?我們護送你們回到這裡,你們應該向我們說謝謝!」
 
       「即使你是總統的兒子,我還是要說:阿格拉,你很自大。你這樣的話,沒有人想待在你身邊。」莉娜也忍不住補一句。
 
       「自大嗎?哼。我才不管,」阿格拉不屑:「走吧,阿貝爾。」
 
       「是的,哥哥。」
 
       阿貝爾跟著哥哥回到總統府,留下我們。
 
       「可惡!我從來到沒有看過如此惡劣的人!」卡比仍不能消去剛才的憤怒。
 
       「唔……我總是覺得阿格拉有點不對勁,」光光皺眉頭:「我好像在某地方見過他……」
 
       「不。這是你的錯覺而已,」阿波羅回應:「我們還是快點回去見總統吧。」
 
       「是的。」
 
       我們進入總統府,尋找阿里多克總統。
 
*     *     *
 
       我們回到總統房,去見阿里多克總統,跟他說我們救了兩個兒子。老實說,我以為他會大聲罵我。但是,他沒有。
 
       「哈哈哈哈哈——我非常欣賞你們的勇氣。我從未見過有人敢公然違抗我意思的。」阿里多克哈哈大笑。
 
       「對不起。我剛才出於衝動,所以才無視你。」我抓頭。
 
       「你叫艾倫,對嗎?讓我好好記住你的名字。」阿里多克笑道。
 
       「拜託,不要。」我冒汗。
 
       「為什麼?我想你們當阿貝爾的老師,教他所有的魔法。」
 
       「嗚啊啊……仍然是如此固執……」阿波羅說道。
 
       「總統的好意,我們心領了。但是,我們最想做的,是回到我們的時空。」越峯回應。
 
       「回到你們的時間?唔……」阿里多克抓抓鬍子:「我不太確定可以如何幫你。」
 
       「你可以。只要你告訴我們,這裡有沒有元素寶石便可以了。」潘朵拉鮮有地踏前,主動發言。
 
       我想了想,明白潘朵拉的想法。
 
       「是!我們還有這個辦法。」我恍然大悟。
 
       「什麼辦法?」光光問。
 
       「在以前,我們曾經被送到未來去。我們回來的方法,就是使用三顆元素寶石的魔力,創造時空裂縫。」我為光光補資料。
 
       「啊,我也明白了!我們已經有雷電寶石和光明寶石,只要再有一顆就可以了。」納魯西斯充滿希望。
 
       「等等。你們有元素寶石?」阿里多克瞪大眼睛。
 
       「嗯。」
 
       我和莉娜,分別拿出自己的元素寶石,給阿里多克看。阿里多克看得炯炯有神。
 
       「真的啊。是貨真價實的元素寶石。」阿里多克的瞳孔內,有兩顆元素寶石的倒影。
 
       「那麼,你知道這裡有沒有元素寶石嗎?」潘朵拉再問一次。
 
       阿里多克再抓鬍子,認真在想。
 
       「唔……好像真的有。」
 
       「真的嗎?在哪裡?」艾爾很興奮。
 
       「碰!」
 
       突然,房門被用力打開,有兩個人走了進來。
 
       是阿格拉和阿貝爾。
 
       「父親,你下的最新命令是什麼意思?為什麼我不可以跟著阿貝爾,幫助他學習魔法?」阿格拉的叫聲,打斷我們的對話。
 
       「阿格拉,你應該很清楚,你根本沒有使用魔法的能力。他根本不可能在你身上學到什麼!」阿里多克怒盯他。
 
       「你說謊!我會教阿貝爾使用魔法!我會幫助他成為最厲害的魔法師!」
 
       「他完全不需要你的幫助!你還是花點時間好好思考一下,你可以如何貢獻這工業王國吧。」
 
       「那你告訴我,我可以做什麼去貢獻這國家?」
 
       「你是不是要我把一切都跟你說得一清二楚?答案應該是由你找出來的!這就是哈美倫人的生存方式!」
 
       「笨蛋父親!來,阿貝爾。我們去學魔法。」
 
       全程靜默的阿貝爾,被阿格拉拖走了。
 
       阿里多克坐在王座上,搖頭嘆息。
 
       「唉……我竟然要你們目睹這場面,真的對不起。」
 
       整個氣氛突然變得凝重了。
 
       「啊。我們剛才說到你們需要的元素寶石,」總統回到了我們剛才談論的話題:「有一顆元素寶石正封印於一處名為幽靈谷的地方。」
 
       「幽……幽靈谷?」艾爾有點害怕。
 
       「沒錯,」總統點頭:「幽靈谷在這國家的北方,距離約三十多公里。幽靈谷的盡頭,正正就是封印著其中一顆元素寶石的地方。同時,你們都會在那裡找到一枝傳說中的魔法棒。那就是晨曦之光。」
 
       「晨曦之光?天使國第一任國王所使用的最強魔法棒,在幽靈谷內?」小雪驚訝。
 
       「全對。你們向晨曦之光證明你們的實力,然後你們便可以使用它,去解開元素寶石的封印。但是,你們要小心。幽靈谷充滿著不同的魔怪和惡靈,一個不小心的話,那裡將會是你們的墓地。」
 
       「總統,請你放心。我們一定會把那元素寶石和晨曦之光得到手的。」我回應。
 
       「剛才出去的時候,已經接近深夜了。那麼,我們今天先找客棧休息一天。我們準備完畢後才出發吧。」卡比提議。
 
       「若果你們要住宿一天,我可以安排房間給你們。畢竟,你們救了我的兒子。」總統道。
 
       「真的可以?太好了。」莉娜微笑,感到期待。
 
       「但是我有一個條件……」總統補句
 
       「請問是什麼?」越峯問。
 
       「請你們教阿貝爾少許魔法吧。」
 
       我們無奈了。
 
       「唉……太固執了……」阿波羅嘆氣。
 
*     *     *
 
       我們九人,連同卡比,按總統府管家的安排,被分配房間,二人一組。我、光光和卡比住同一間,莉娜和小雪兩位女士同住一間,潘朵拉則主動要求獨自住,越峯、艾爾、納魯西斯和阿波羅四位,則自己分掉最後的兩間。
 
       雖然是客人房,但裝修依然得體,至少不像外面的,管子和齒輪暴露在外。房間分開兩張獨立床,另有一張梳妝台,與一般酒店房差不多,只差沒有獨立洗手間,需要到外面去。
 
       「嗚啊啊,床很彈很舒服。」卡比在床上跳,當成彈彈床來玩,樂在其中。
 
       「嗯!」光光坐上去,彈了幾下,表現出小孩子的形象。
 
       我看得會心微笑。我們組隊只是一星期多,但每次緊張關頭的時候,我都差點忘記他只是一位十三歲的孩子。他現在快樂的形象,或許才是他最真實的一面。
 
       我坐在另一張床上:「光光,跟我們一起一段時間,感覺如何?」
 
       光光想了一下。
 
       「我覺得很有趣。跟你們一起,總會遇到很特別的事情。而且,你們很厲害。你們對付章魚爸爸的戰鬥,我到今天仍然歷歷在目。」
 
       光光,眼睛內冒現仰慕的反光。這是他打從心底的回答。
 
       事實上,他上星期在蘇蒂安納的表現,反而才是真正的厲害。
 
       「今天第一次遇上潘朵拉,覺得她怎樣?」我問他。
 
       他向後微傾一點。
 
       「她……她有點恐怖。」
 
       「明白的。」我點頭。
 
       「但我覺得她是善良的人,只是不喜歡說太多話而已。」光光補充。
 
       「我想不到你會用善良去形容她。她的第一印象,至少不會令人覺得她是善良……」我有點意外。
 
       「啊,不對嗎?」
 
       「不是不是。」我苦笑。
 
       「耶——」
 
       卡比在床上彈跳時的幼稚叫聲,打斷我倆的交流。
 
       「卡比,你會不會覺得自己太過享受這張床了?」我無奈地問。
 
       「人生甚少有機會享受如此有彈力的床,當然要跳幾下啦。耶——」卡比繼續享受。
 
       卡比,展現出令人意外的一面了。
 
       「不,阿貝爾!再來一次!」
 
       窗外,傳來了叫聲。
 
       我和光光透過窗戶看看。窗外,正好面向一座小花園,而花園內,阿格拉正在教阿貝爾用魔法。已經差不多到深夜了,但阿格拉的聲量還是很大。
 
       女士們在洗澡中,距離她們出來還有一點時間。下去叫他們小聲一點再回來,可能就剛好就能去洗澡。
 
       「我下去看他們搞什麼。」我說道。
 
       「我陪你,」光光回應:「卡比,看門口。」
 
       「可以啊。耶——」
 
       我們關門的時候,仍能聽到卡比在玩的叫聲。
 
       我們沿走廊走,下樓梯,來到小花園。阿格拉背向我們,在嚴厲地教授阿貝爾。
 
       「已經差不多到深夜了。你們可以靜一點嗎?」我請求阿格拉。
 
       阿格拉轉頭,一目睹我們,便馬上擺出不耐煩的臉。
 
       「為什麼?怎樣說都好,我才是這裡的主人公。我想怎樣就怎樣。」
 
       「為什麼你就不可以少一點自大?你知道你很討人厭嗎?」我反問。
 
       「哼。」阿格拉沒打算回答我的問題。
 
       「哥哥,或許我們真的要靜一點。」阿貝爾不好意思地說。
 
       「住口!」阿格拉一口叫停他。
 
       「阿格拉,你看來很在乎阿貝爾。」光光評論。
 
       「當然啦!他是我的弟弟!」
 
       「其實……如果你想教他用魔法,為什麼你不用魔法向他示範一次?」
 
       「我有我的方法教他,不需要你教我如何教他。」阿格拉有點激動。
 
       我們四人之間,彌漫了幾秒的沉默。
 
       然後,光光開口,問了我也想問的問題。
 
       「阿格拉……你是不是不會用魔法?」
 
       「嗚……」
 
       阿格拉露出受傷的表情,似乎被說中了。
 
       「你不會魔法……但你在教人用魔法?」我歪頭。
 
       阿格拉突然神色大變,不知從身上哪裡拔出機械槍,指向我。
 
       「嘩嘩嘩!等等!冷靜點!」我看到他的槍,馬上驚慌失措。
 
       「阿格拉!你在做什麼?」光光也大感害怕。
 
       「你們說話太多,是時候閉嘴!」阿格拉的眼神很冰冷。
 
       「哥哥,不!」
 
       阿貝爾掉下他手上的魔杖,衝過去抱住阿格拉。
 
       「什麼?阿貝爾,你……」阿格拉對阿貝爾的行為,感到意外。
 
       「求你不要射他們。他們是客人。我不想看到你出事。」阿貝爾說道。
 
       阿格拉掙扎幾下,但最後,他輕嘆一聲,反了反眼,好像放棄了。
 
       「好了好了。我不射他們了。放開我吧。」
 
       阿格拉保證後,阿貝爾放開手,我們也鬆一口氣。
 
       「阿貝爾,你很累嗎?」阿格拉問。
 
       阿貝爾點點頭。
 
       「那今天就到此為止。明天再來吧。」
 
       「是的,哥哥。」
 
       阿格拉轉身離開,仍舊沒有放我們在眼內,阿貝爾則跟在後面,跟班似的。
 
       「這個阿貝爾,與成為總統的阿貝爾很不一樣。中間發生了什麼事?」待二人離開小花園後,我才說出我心中的疑問。
 
       「但我更好奇阿格拉後來去了哪裡,」光光在思考:「在我們的時間,阿格拉並不在阿貝爾身邊,而且阿格拉看來很重視他。」
 
       「發生什麼事也好,大概也不關我們的事,」我回應:「我們回去,看看莉娜她們澡完了沒有。」
 
       「嗯。」
 
       我們轉身,準備回到樓上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