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印度神話同人系列-達剎約尼的父母(189)

Cynthea | 2024-02-11 14:07:46 | 巴幣 0 | 人氣 402


  「聽說雪山國王那裡,也派人來向薩蒂求婚?」普拉蘇提夫人與達剎生主在自家臥房中談話,達剎生主還在看那些數不清的卷軸,裡面都是凡胎界的大小事。

  他邊放下一卷,邊回答妻子的話:「雪山國王有個剛成年的王子,是個踏實的好青年,品性高尚,是個好人選。」

  「那薩蒂豈不是要住到雪山?要見上一面,其實也不難……」普拉蘇提夫人輕輕把披風蓋到丈夫背上,兩人相視一笑,達剎生主拍拍她的手背。

  「我會要求我們的女婿,必須在這裡住上百年。若百年之後,薩蒂還在……到時再說吧,我不會讓薩蒂再離開我們。」達剎生主要妻子放寬心。

  可是普拉蘇提夫人還是略感緊張:「怎麼會有人,想要我們的珍寶不幸呢?她原本是這樣的完美又幸福,摩訶大天為了要自己續命,竟然要自私地奪走她……」

  「祂就是這樣無法無天的神,目無綱紀,我永遠不會忘記,當初祂『殺梵』的惡行,使得大梵天再也不能將完整的『吠陀經』傳現於世,正法與真理因祂的過錯而永遠不能完美。」達剎生主額上出現深深的皺紋,他的眼神變得銳利而凝重,回想起當初:天地崩壞,他乃梵父心生子,最直接感受到梵天的痛楚,他趕到梵界,只看到摩訶大天不發一言地離開,梵父從五首大神只剩下「四首」,摩訶大天竟砍去梵天的頭,無論是怎樣的理由,都不能讓他原諒「殺梵」的惡行。

  「即使『吠陀』在現世不完整,它仍藏於『虛』,我要讓『福祉』降世於人世,只要『虛相之主』能降世,那缺失的『吠陀』也能隨之現世……本來,該是如此的,他多年來,精心培養「虛相之主」的肉胎化身-他的女兒薩蒂。期望她有一天,能奉獻自己給那羅延(毗濕奴),佔在世間的保護者這邊……

  可是摩訶大天又出現,再次對世間福祉進行破壞!

  他自然看得出來,現在薩蒂的天性明顯靠向摩訶大天,她受到大天的蠱惑,她的智慧不足以讓她抵抗大天的狡猾。

  薩蒂這一世的培養不能全白費,他要爭取「薩蒂」再為「薩蒂」,正如他能不斷輪迴為「達剎」一樣。

  普拉蘇提夫人在前不久,才聽丈夫坦白薩蒂的身世,她相信了丈夫全部的話,說:「所以,薩蒂現在身上背負的惡業,也是摩訶大天使她沾上的?我可憐的孩子,竟遭到如此不公,她的靈魂永遠不得安寧。」

  「祂自覺殺梵惡業難以承重,需要薩蒂的力量,所以祂讓薩蒂也犯下罪,這樣她才會依賴她……薩蒂在長期的折磨中,竟然也忘了,那羅延才是一切的救贖,她不能再接觸關於大天的任何事。」夫妻倆達成共識。

  「摩訶大天是怪異的棄絕者,祂的苦行也許能推延惡業的懲罰;祂不會想擁有任何家庭,祂要拉上薩蒂陪祂一同過上苦行的生活。」達剎生主說。

  「我們不能讓薩蒂去過那種日子,我們要讓薩蒂盡快進入俗世的幸福,讓她這世得解脫,這是父母的責任。」普拉蘇提夫人堅定了眼神,她說她會擔起教育女兒為人妻的工作,還有未來為人母的事,她會讓她想起,一個女人她該有的人生該是什麼樣子。

  「雪山國王,是個好親家。」達剎生主頭微一傾,似乎想起來之前與雪山國王相見的場景,是個面目慈善的好君主,他留下很好的印象,他抽出了一卷畫,打開一看後,滿意地一笑,並對妻子說:「讓薩蒂看看雪山國王的兒子畫像吧,是個面目俊秀的好孩子。」

  普拉蘇提夫人從丈夫手上接過畫卷,看了畫像後,也滿意這位可能的女婿。

  凡胎界最尊貴的夫妻,終於訂下了他們珍寶的「招婿之日」。

  自從回到家後,薩蒂再也沒有出現「異常」過,身心也都沒有被那些惡業的折磨,一切彷彿回到從前,她還是那個無憂無慮的達剎約尼。

  「濕婆…… 」偶爾,她還是會在夢裡見到摩訶大天,但祂永遠被黑暗籠罩,頭上掛著彎月,是月神的銀色光芒,在黑暗之中顯得格外耀眼。

  他們沒有對話,薩蒂想要跟祂說話,可是濕婆會在她開口前,就背對向她,似乎拒絕聽她解釋。

     可是今天,她再一次夢到祂,就算祂依然背對向她,然而她這次卻無論如何都要說下去:「你在生氣嗎?因為我沒能說服父母諒解你……濕婆,你回到凱拉什了嗎?」
 
  「我決定要走入婚姻了,按著父母的期望,我將過完尋常的一生……對不起,這個『薩蒂』也讓你失望了,我實在無法做出讓他們傷心難過的事。」薩蒂憋在心中很久的話,終於敢說出口,因為明天,她就要在父親的宮殿裡進行招婿了。
 
  一切都由父母費心安排妥當,她只能聽從。

  惟一能讓她作主的,就是她可以自己選擇最後的決定,父母讓她自己擇婿,從在場的賓客之中。
 
  「我看了他們每個人的畫像,都是我母親挑選過,她認為最好的人選……」她嘆了一口氣,對著濕婆的背影看了又看。

  祂還是背對著,沒有任何回應。
 
  「如果今天,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該也是最後一次……明天,我便會把花環放到新郎脖上,我將是他人之妻,且仍是那羅延之忠誠信徒,不能再隨意與你見面了,即使是夢中相會也不行。……你說,為什麼我會夢見你呢?是不是我心裡充滿愧疚,才會一直想見你?」薩蒂邊說邊流下淚,她用絲帕抹去滴下的淚,始終都沒有走近對方的勇氣。

  她抬頭望著漆黑的上方,想阻止眼淚再流下。
 
  彎月的銀光開始閃爍,薩蒂把握機會,想在最後一次,用心看著如幻影般的景象,去好好記住,這個在她生命中烙下深刻印象的人。
 
  「永別了,摩訶大天。」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