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專題』剪子哥說網遊Episode.8——那些互看不順眼的競品(中)

我是阿堡☆剪刀是筆名 | 2023-12-13 07:57:08 | 巴幣 4 | 人氣 77

  大家好,我是剪刀。

  書接上回,連一刻也沒有為魔獸世界的死亡哀悼,立刻趕到戰場的是「MOBA一詞的締造者」——英雄聯盟,再開始輸出攻擊性之前一如既往的要來先疊個甲,說網遊最近的這幾篇文章之所以會寫,主要是有那麼幾個廢物點心,一天天跳臉嘲諷玩其他競品的玩家,電子遊戲如果啥都要講究個根正苗紅只玩所謂「純正血統」的遊戲的話,那我們可能一輩子都玩不到一些遊戲(更何況在我眼裡你們玩的那些遊戲也沒說有多麼正統),像是沒有暗黑破壞神就玩不到各種暗黑like的遊戲、沒有惡魔城月下夜想曲的輝煌就不可能創造出百花齊放的銀河惡魔城類遊戲、沒有德軍總部的成功可能也就看不見後續的所有FPS的百家爭鳴、沒有各種MMORPG當開路先鋒也就沒有「世界第一」的魔獸世界能玩,因此雖然我不強求一定要玩最純正血統的遊戲,而且可能還有很多玩家跟我一樣,明知類似的兩款遊戲在類型上真的相差無幾,但就是不會當個終極鐵桿去只玩一款遊戲,更不會因此站在一款遊戲的粉絲群體中去抨擊相關的其他競品,可是如果今天我跟你說有這麼一款遊戲,從他們公司內部的始祖遊戲設計師跟宣傳團隊的推廣再到因為這些言論而被挑起對立的玩家,進而導致此時此刻我得寫好幾篇文章來好好問候這群族譜上缺斤少兩的擬人生物的話,那麼我們為什麼要忍氣吞聲的給他們跳臉呢?所以,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小弟我就用我拙劣的表達方式來給這些王八羔子的玻璃心上上強度吧。

  身為曾經的「民雄打野最後希望」(也就是住在民雄鄉或戶籍地在民雄鄉所有玩英雄聯盟的JG玩家都死光了才會輪到我的那種希望),我也是在當年因為TPA奪冠而被國中同學從魔獸信長拉攏去玩英雄聯盟的玩家,有鑑於我最早接觸到的Dota-like遊戲就是魔獸三國以及魔獸信長,雖然無論英雄聯盟還是三國跟信長我玩得有夠爛,但還是得到了一個「撿尾刀王」的綽號,再到後來精簡成「剪刀」那也都是後話了,只不過當時的英雄聯盟我更常玩的並不是召喚峽谷這張地圖,而是地圖上一共有五個水晶的佔領模式「水晶之痕」,由於不強調擊殺對手反而強調佔領水晶為主的遊戲玩法,使得我這種雷包玩家也能體驗遊戲獲勝的樂趣,在敵人沒注意到的時候偷跑去佔領敵人的水晶可以說是最有樂趣的一件事,由於在接觸英雄聯盟前後我另一款童年時期最喜歡的遊戲——CSO也有推出一個類似的機甲爭霸模式,因為底層玩法相近而成為我那時候最愛的兩款遊戲,但好景不常,後來由於水晶之痕這個模式實在是太少玩家遊玩,因此LOL就把水晶之痕給刪除了,雖然後來有在S3末期一直到S7初期都還有斷斷續續的玩著LOL,甚至有試著想要寫英雄聯盟背景故事為核心的同人小說,但最後都無疾而終了,歸根結底還是在於我越到後面就越不喜歡LOL了,我所習慣的幾隻英雄陸續被重做,無論是外觀還是技能都跟我熟悉的完全不同了,雖然還是有改版後的體驗優於改版前的,我也知道英雄改動對於需要長期營運下去的遊戲來說無可厚非,但也讓我對LOL漸行漸遠了,當然主要還是我太菜。

  隨著年紀越來越大,對英雄聯盟這款遊戲的印象也已經停留在符文與天賦改版前,那時候的我由於對Dinter這位選手的熱愛,因此讓我從上路改成打野,這裡就先給不了解英雄聯盟的觀眾們一點小小的知識科普,通常絕大多數的Dota-like遊戲會是一個接近正方形的地圖,在地圖的左下角與右上角各有一個「核心」,將左下角與右上角的核心作為兩點連一條線就是「中路」了,而將左上角與右下角兩點相連則是「河道」,類似於楚河漢界那般分隔兩方勢力,如無意外現在整張地圖看起來就像是剛切好的總匯三明治,而以中路為基準偏左上的那一整條則為「上路」反之偏右下的就是「下路」,而上路中路下路這三條路通常就是系統預設好要給己方士兵推進的進攻路線,因此這三條路又被稱之為「兵線」,而在兵線之外沒有跟任何一條路直接相連的則被稱為「野區」,而英雄聯盟通常在位置分配上是非常明確的,像是通常是上路一個猛男在守衛、中路是兩個殺馬特大哥在互K、下路則是兩兩相對,可能是兄弟肝膽相照、我的劍就是你的劍,也可能是情侶相互依偎、打個遊戲還他媽放閃秀恩愛貼貼,別忘了英雄聯盟可是一款5v5的競技遊戲,所以多的那個羅漢腳就要三路一直跑來跑去,又要打野怪拿經驗又要隨叫隨到去支援,堪比現在Uber Eats或Food Panda的外送員一樣累,但這些都不是重點,我只記得自己當時跟高中同學一同合作五排打LOL確實是非常快樂的日子,還創建了一個叫「九月好夥伴」的戰隊,而我則是負責「打野」這個職位,雖然打得都是菜雞場但還是樂此不疲的玩下去,也許我懷念的一直都是那時候跟兄弟們無憂無慮的遊戲時光,而不是單單特指某一款遊戲也說不定。

  花了那麼多的篇幅來說英雄聯盟,肯定會讓人覺得我不是要上強度開始攻擊了嗎?所以現在我是要代表英雄聯盟去攻擊哪款遊戲了嗎?我知道你很急,但你先別急,咱們先來特地說幾個人名給各位瞭解一下:首先第一位是「Eul」,當年魔獸爭霸3剛推出時,Eul就以曾經在星海爭霸的玩家「Aeon64」的自製地圖「Aeon of Strike/簡稱AoS」為靈感,製作出了「Defense of the Ancients/簡稱DotA」這張之後被稱之為經典的自定義遊戲地圖,也是從這時起定下了三條兵線與5v5對抗的核心玩法一路延續到今時今日的許多Dota-like遊戲,為了紀念Eul的心血,因此在後來者的後續更新改版當中也加入了名為「Eul的神聖法杖」的道具用來紀念他,且該道具的效果為吹起一陣龍捲風,因此在亞太地區的DotA玩家更是會稱Eul為「風杖」。再來第二位則是「Guinsoo」,跟Eul只是單純將AoS的機制與魔獸爭霸的英雄角色融合創作出DotA不同,Guinsoo開始接手DotA的更新,是在Eul未對DotA地圖進行加密,再加上並未在魔獸爭霸3資料片「寒冰霸權」推出時即時更新DotA地圖,以至於當時網路上出現了一大票掛名為DotA的地圖,當然這其中的不少創意也都是這些名不見經傳的小小地圖作者的心血,為了整治這樣的亂象,Guinsoo將當時市面上所有的DotA地圖做了一個名為「DotA:Allstar」的整合版本,讓玩家不用下載一堆地圖就能玩到每個地圖中的特色,更別提為了有效統一整治DotA各式各樣混亂無序的眾多版本,Guinsoo更是將每個版本的地圖創作者都集合起來組建了名為「Clan TDA」的更新團隊用以專心更新DotA:Allstar,但Guinsoo這樣雷厲風行、火急火燎的做法,也為後來發生的部分事情埋下了伏筆,不過也為了紀念他對地圖的貢獻,後續改版當中也加入了名為「Guinsoo的邪惡鐮刀」的道具,該道具的效果則是將敵人變成一隻綿羊,因此亞太地區的DotA玩家則會稱Guinsoo為「羊刀」。最後第三位要介紹的是直到今時今日都還在更新DotA的「IceFrog」,可能是只專注更新DotA這一張地圖而感到乏味,亦或是DotA縱使再熱門,也不過就只是一個玩家創作的自定義地圖,沒辦法帶來什麼實際上的收益,Guinsoo很快便離開了更新DotA的工作,改成同為更新團隊之一的核心成員IceFrog接手,由於IceFrog的個人頭像是一隻藍色的青蛙,因此亞太地區的DotA玩家則稱呼他為「冰蛙」,關於冰蛙的事蹟我們待會慢慢道來,我們現在知道風杖、羊刀與冰蛙這三個創作者為DotA這張地圖貢獻了不少的心血,若沒有三位創作者與更新團隊中的各個成員,就沒能創造出蓬勃發展的DotA遊戲社群,當時DotA玩家都會在一個名為「dota-allstars.com」的論壇互相討論與提供想法,這個網站的維護則是由「Pendragon/通稱筆龍」負責,而接下來的衝突則是從這裡開始⋯⋯

  我直接挑明了說吧,無論我曾經再怎麼喜歡英雄聯盟,無論英雄聯盟這款遊戲曾帶給我多少跟兄弟們一起愉快遊戲的樂趣,在我漸漸長大且與年少時期的朋友漸行漸遠,再加上得知了DotA跟LOL之間甚至是Riot、Valve跟暴雪之間的愛恨情仇之後,我現在此時此刻正式宣布,我是站在DotA這邊的,而且除非天塌下來或是世界末日,否則我將永遠不會改變我的立場,要知道沒有DotA就不會有英雄聯盟,而跳臉的猴子們也不會知道這些事情,那我們就從遊戲背後發生的那些事情一直到兩款遊戲之間的差異來看看,你們英雄聯盟甚至是其他Dota-like遊戲到底哪來的臉敢來碰瓷DotA的。你們英雄聯盟的核心主創之一羊刀,就是個藉著親爹的名義宣傳,火了之後又跟親爹切割的背骨因仔,還敢來跟我說英雄聯盟多好的,今天我就來把這個陳年舊案翻出來好好洗洗你們這群擼狗的臉,上期文章提到的FFXIV總製作人吉田直樹都多次公開表示自己是暴雪旗下遊戲的粉絲了,而羊刀還在搞這種偏門的小動作,就一句話:噁心!並且同時我也在這裡強烈呼籲各個還在玩英雄聯盟卻已經不玩召喚峽谷的玩家們,如果你們願意的話真的可以去下載個STEAM然後載個DOTA 2來玩玩,相信我你不會後悔的,那我們就正式開始在小小的傷口上挖呀挖呀挖。

  前面有說到,DotA確實是非常火的玩家自製地圖,火到曾經的電子競技世界殿堂級別的聯賽「WCG」都專門開了DotA相關的賽事,但再怎麼火也還是個依賴於魔獸爭霸3:寒冰霸權的自製地圖而已,這個地圖再怎麼火紅都沒辦法盈利,這個現況對羊刀而言很是致命,這麼好的遊戲底子不拿來賺錢真的是天理難容,於是乎在DotA的6.0版本左右,羊刀將地圖更新的重任交給了冰蛙,他自己則是跟一群年輕人開始著手製作一款Dota-like遊戲,這群年輕人便是後來創建了Riot(也就是拳頭)的創始人們,之後有了騰訊的資助,Riot在羊刀的幫助下如火如荼的進行開發英雄聯盟的工作,而冰蛙其實也很了解DotA這個遊戲模式本身所能帶來的商業潛力,於是冰蛙一邊更新著DotA,另一邊則以顧問身分跟加州的S2 Games一同創作一款Dota-like遊戲「紐沃斯英雄」,這款遊戲號稱是世界上第一款擁有獨立客戶端的Dota-like遊戲,可我就納悶了,為啥這遊戲有著一個這麼牛逼的噱頭卻始終沒引起別說波瀾了連水花都沒有呢?後來我才找到相關資料發現,一開始的紐沃斯英雄居然是買斷制收費的Dota-like遊戲,先別說玩家接不接受,光是冰蛙得知紐沃斯英雄會是買斷收費的遊戲後便迅速離開就可得知,這跟冰蛙原先的設想並不相同,而過沒多久,英雄聯盟已經開始在世界範圍內刮起一陣Dota-like風潮,而原先應該只有討論DotA內容的dota-allstar.com居然開始出現英雄聯盟的宣傳內容,甚至是指名道姓的要玩家不要再玩DotA而是去玩LOL,有沒有發現跟現在的魔怔玩家做的事情幾乎一模一樣?

  還有英雄聯盟當中的部分英雄,與DotA當中的英雄不能說十分相似,至少也是像模像樣的程度,比如達瑞斯跟斧王、艾希跟卓爾遊俠、易大師跟劍聖、布里茲跟帕吉以及英雄聯盟即將要推出的赫威跟DotA的召喚師等等等等族繁不及備載,但唯獨只有一個英雄是我壓根沒想到的,還記得剛才我提到的論壇發廣告事件嗎?經過此事之後dota-allstar.com的網站曾經關閉過一段時間,但有些玩家發現自己曾經提出過關於新英雄想法的文章消失了,最有名的便是英雄聯盟裡面的拉姆斯這隻角色,這不是臨摹DotA中的任何一個英雄,而是直接把DotA玩家的心血整碗捧去然後做出來的盜竊行為,你們英雄聯盟要抄DotA事實上沒人有意見,冰蛙以顧問身分幫忙紐沃斯英雄時也表示Dota-like遊戲也得有競爭才有趣,但拿別人創作的心血堂而皇之的放在你自己的遊戲裡真的一點都不丟臉嗎?仔細想想羊刀好像真的不覺得丟臉,別忘了最早的時候,當初風杖沒能繼續製作DotA地圖時,幾乎當時只要是懂點地圖編輯器的玩家都做出了屬於他們自己的DotA地圖,回想一下當時的羊刀又做了什麼,講好聽一點真的是整合,但要往難聽的地方說的話,不也還是這裡偷一點那邊改一點然後組合出他自己的地圖嗎?當時都是自製地圖可能大家都不會說什麼,但此時此刻你們的英雄聯盟可是一款正式發行的遊戲產品,我就問這隻英雄的設計費用你羊刀會給那位玩家嗎?還是跟這隻英雄有關的Skin收入你會分成給那位玩家嗎?不會的話不就是偷他人的成果來建立自己的成績嗎?就這樣還好意思讓你們這遊戲的部分魔怔玩家四處跳臉是吧?看清楚你們這遊戲的頭子就是個徹頭徹尾的賊啊,Motherfucker!

  另一方面,冰蛙也為了能夠讓DotA順利商業化而繼續努力著,離開紐沃斯英雄的顧問位置後,冰蛙第一時間就去找了暴雪談合作內容,畢竟DotA本身還是依託於魔獸爭霸3,可惜的是暴雪非但沒有同意冰蛙的提案,認為這種自製地圖即使轉為正式遊戲也沒辦法帶來多少收益,反而希望冰蛙能在即將要推出的星海爭霸2當中也有一個地圖編輯器,在那個地圖編輯器上移植DotA就好了,但如果我們沒忘記的話,最早的AoS不就是來自星海爭霸1嗎?好傢伙形成閉環了屬於是,但事情並沒有如暴雪預期的那般,冰蛙並沒有同意這個方案,要我說暴雪的商業眼光還是太淺,上一個原本是模組後來轉成正式遊戲後就大賣且成為一陣流行風潮的遊戲叫做《絕對武力》,也就是大名鼎鼎的CS背後的發行商Valve正式在這則故事中現身,而一直以來都願意幫助民間MOD作者轉正的Valve出面與冰蛙進行洽談,沒過多久Valve便申請了DotA以及DotA2的商標註冊,這一行為直接把羊刀跟暴雪嚇到了,於是乎便有了後來暴雪與Valve圍繞著DotA的商標展開的訴訟案件,而就在這個時候,羊刀與筆龍先後註冊了DotA、Defense of the Ancients跟dota-allstar.com的商標及空殼公司,我預計這些東西是羊刀打算拿來佔地為王讓DotA沒辦法商業化的最後手段,畢竟英雄聯盟早在這場商標訴訟案開始之前就已經是個大熱門的遊戲,如果冰蛙一直對DotA的商業化沒有什麼動作,根本沒必要拿這些東西去碰個滿臉血,到時候可就不是得不償失這麼簡單了,畢竟直到商標訴訟案時都還是在更新維護DotA的一直都是冰蛙,而羊刀對於Dota玩家而言,則是個偷竊玩家創意還意圖挖牆角的叛徒。

  而暴雪又在這時候幹了些什麼呢?問得好!拒絕了冰蛙之後的暴雪也意識到即時戰略這個類型的遊戲早已日薄西山,反觀英雄聯盟的影響力日漸擴大,加上冰蛙的提案讓暴雪這群二百五意識到他們可以自己做個Dota-like遊戲出來,於是將一個還在研發的小項目優先級提高,並在隔沒多久的暴雪嘉年華上面公開了「Blizzard Dota」的遊戲項目,並且還從羊刀與筆龍手上接過了上述那些空殼公司的商標,彷彿暴雪已經可以預見自己贏下商標訴訟案後跳臉嘲諷冰蛙說道:「唉呦喂~當初就叫你來用星海爭霸2的地圖編輯器移植DotA就好,可你偏偏不要,現在豬撞樹上了你撞豬上了吧,哈哈哈哈」,結果那個男人出馬了,那個男人正是DotAの初代目作者——風杖「Eul」,雖然具體風杖究竟在這場商標訴訟案當中說了些什麼我們不得而知,但庭審的最終結果是庭外和解,所有關於DotA的商標與版權均歸Valve及冰蛙所有,DotA 2也順利的上市了,並且冰蛙也承諾「只要有人還願意玩DotA,那他就會繼續更新」(雖然之後大家都跑去玩DotA 2了,但冰蛙還是勤勤懇懇的更新到DotA的6.83版上架,這是我目前為止能找到最新的DotA 1了,不過還是有些老傢伙不願意離開他們習慣的故土,我們也由衷的祝福這些老玩家,有你們的守護才有如今DotA的盛況,感謝你們),而後來暴雪的那款給予厚望要跟英雄聯盟與DotA 2掰掰手腕的「Blizzard Dota」也被迫改名成「Blizzard-Allstar」,而那就是直到停止新內容更新前都沒能真的跟他們兩者比一比的「暴雪英霸」,可憐哪。至於羊刀跟筆龍,應該還是在Riot旗下繼續製作英雄聯盟吧,而曾經「Guinsoo的邪惡鐮刀」到了DotA 2也移除了羊刀那Guinsoo的名字成為了「邪惡鐮刀」而已,相反「Eul的神聖法杖」倒是還留著,看來當初風杖真的是站在冰蛙乃至於全體DotA玩家的那一邊呢,不過羊刀倒是無所謂,畢竟他還有英雄聯盟裡面的「Guinsoo的狂暴之刃」也就是「鬼索」可以留給他說說嘴就是了。

  上面說完了DotA跟LOL之間的愛恨情仇、暴雪跟Valve之間的商標大戰以及風杖、羊刀、筆龍以及冰蛙等為了DotA或曾為了DotA而努力的創作者們之間的故事,個人能力有限,有些資料可能搜集的還不夠齊全,如果有更詳細或是更全面的資料歡迎在下方留言提供給我,理論上我會在接下來的篇幅中要對比一下DotA 2與英雄聯盟之間的差異性,以及為何你應該選擇DotA 2而不是英雄聯盟,但要是直接這樣寫下去的話,前面那一長篇文已經給你們很大的精神轟炸了,所以我們所有的不滿跟要傾瀉的砲火都會留到下一篇文章中好好批鬥一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