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近況』最適合我的遊戲?最適合我的我自己。

我是阿堡☆剪刀是筆名 | 2024-01-31 09:56:36 | 巴幣 6 | 人氣 88

  大家好,我是剪刀。

  我相信很多玩家應該都能夠很明確的知道自己到底喜歡什麼類型的遊戲,甚至會因此做出一些旁人看不太懂的瘋狂舉動,一眼丁真,鑑定為:玩○○玩的,比方說我曾經有位朋友他真的非常喜歡二戰題材的FPS遊戲,總是隔三差五跟我說他又被當成是外掛而跟我炫耀分享他遊戲內的戰績,並且開始研究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資料,可惜等到哪天可以殺巨人的時候,這些歷史資料又能帶給他什麼呢?又或是另一個朋友喜歡在滿是方塊的世界裡蓋房子,更是喪心病狂的把另一款八竿子打不著的網遊裡面的新手村給復刻進那款方塊遊戲裡,以至於我都不曉得他大學的學科有沒有真的教他如何蓋房子,畢竟這傢伙現在在建築事務所上班,有可能哪天我會看到一些神奇的建案出現在臺灣也說不定,還有個朋友為了最極致的體驗賽車那種操縱的感覺,從椅子、排檔桿、油門、離合器、煞車到方向盤甚至螢幕全都弄得跟真的在開一台賽車一樣,可惜他現在沈迷於開卡車拉貨的生活無法自拔,幸好我身邊沒有魔怔的塔科夫玩家,否則他們高低得給我弄來一些莫名其妙的罐頭或是找我去什麼破爛的廢棄大樓裡拿著氣槍進去「搜物資」。

  由此可以見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句古話的含金量,我身邊的每個朋友無論老朋友還是新朋友全都是一群人才,但也因此映照出我好像沒有像他們一樣那麼熱愛玩遊戲,至少我自己覺得我就算再怎麼喜歡玩某個直到明年才會出第六部作品的開放世界遊戲,我也不會開著車拿著槍對路人掃射挑戰當一個五星好市民的法律,又或是再怎麼對我現在工作的公司上司、主管甚至同事不爽,我也不會去改造我自己的身體與我腦中的幻想朋友一起拿著一把槍殺到總公司樓頂,也就是說對我而言遊戲更像是平常枯燥無聊生活當中的一縷陽光,本來今天這一篇文章是惜競品第二集的,但反覆刪改好幾十次都沒能表達我想說的東西所以就改成雜談了,在一開始的草稿中我打算比較一下兩款我一直很喜歡的「撿垃圾」式RPG的,但由於我還沒打算要給陶德霍華德好臉色看,再加上原本打算比較的兩款遊戲我也沒有很深入的去玩過一輪而作罷,這也讓我不禁懷疑自己到底喜歡什麼類型的遊戲這一回事。

  遊戲本身的玩法拋開不談,對我這種拱火樂子人而言,單機遊戲無論什麼玩法我基本上都能接受,我反而會非常著重在遊戲的表現方式上較真,最早可以回推到PS2時期的《戰國BASARA》系列,之所以喜歡這款遊戲並非他的畫面有多棒或是玩法多創新,而是遊戲劇情的誇張表現手法和相比光榮旗下的無雙遊戲更天馬行空的角色設計,但有意思的是吃得下戰國BASARA以及各種無雙的我,卻一直對各種魂like遊戲嗤之以鼻,像是同為三國題材的動作遊戲,真三國無雙跟臥龍兩款相比雖然同為光榮旗下的遊戲,但我經歷過仁王以及血源詛咒的洗禮之後,我還是更喜歡三國無雙,至少不會被裡面的敵人打的找不著北,比較早期的三國無雙我可能遇到呂布還是會繞著走,不過最近幾年出的那幾部無雙,你要我拿著還沒練滿的角色去硬剛呂布那我也是一點都不帶怕的,繼續說下去之前容許我套個盾再上個Buff,我知道這兩者壓根不是同一個遊戲類型,也知道無雙的無腦割草與魂系的滿滿惡意壓根不能相提並論,我只是要藉此表明我遊戲水平那是相當的爛,爛到根本玩不了一點高難度的遊戲,套盾完畢回歸正題。

  先前在說網遊系列文章中對比了《魔獸世界》跟《最終幻想14》以及《刀塔2》跟《英雄聯盟》這些競品遊戲之間的差異,雖然帶著踩一捧一的心態去寫兩款遊戲的差別確實是我當下腦子一熱欠缺考慮的問題,不過將兩個明明是同一個遊戲類型卻在各種細節上相差甚遠的遊戲拿來做比較這一回事,是我後來決定寫惜競品系列文章的出發點,惜競品系列文章雖然沒有侷限在網遊、手遊或是主機遊戲的範疇,只要我覺得哪兩款遊戲類型相同我就會拿出來鞭,但還是會有人覺得我就是在拉踩不顧遊戲本身的優秀,事實上玩過那麼多種遊戲類型的我,難道我會不瞭解《俠盜獵車手》跟《黑街聖徒》的開發規模與表現手法截然不同嗎?我會不清楚魔獸世界乃至於所有暴雪旗下遊戲的江河日下是他媽的暴斃烤Dick的瘋狂壓榨IP價值導致的結果嗎?我會不知道英雄聯盟的設計師只為了比賽的觀賞性以及選手個人強度來對一個英雄削弱且不顧一般玩家的遊戲體驗嗎?這些我都知道也很清楚明白,但更多的是我曾經熱愛過的那些遊戲,看到他們淪落到現在這個樣子而感到悲傷。

  我喜歡《電馭叛客2077》、《魔獸世界》的美學風格;我喜歡《黑街聖徒4》、《邊緣禁地3》的惡搞至上;我喜歡《最終幻想14》、《傳說之下》的劇情張力;我喜歡《俠盜獵車手5》、《香港秘密警察》的世界架構;我喜歡《刀塔2》、《絕對武力2》的競技強度;我喜歡《歐洲卡車模擬2》、《釣魚星球》的擬真細緻;我喜歡《蓋瑞模組》、《當個創世神》的天馬行空;我喜歡《惡魔獵人5》、《戰國BASARA 2》的熱血沸騰;我喜歡《星露谷物語》、《潛水員戴夫》的輕鬆氛圍;我喜歡《真三國無雙7猛將傳》、《無雙蛇魔2》的爽快割草;我喜歡《魔物獵人世界》、《討鬼傳極》的並肩作戰;我喜歡《惡靈勢力2》、《異塵餘生4》的模組擴展;我喜歡《戰甲神兵》、《暗黑破壞神2》的無限刷寶⋯⋯等等,幾乎我玩過的每一款遊戲都有我喜歡的地方,像我之前說過的我就是個遊戲渣男,以至於我根本找不到所謂最適合我的遊戲到底是什麼,我不像我的朋友們玩一款遊戲就幾乎可以玩一輩子,所以我到底喜歡什麼遊戲?我到底想要什麼?

  在我去年遊戲荒最嚴重的時候發現,實際上我並不是不喜歡玩遊戲,而是忙著跟生活對線而忘記了為什麼我曾經喜歡玩遊戲,對我而言遊戲天賦什麼的真的是其次,看看我那遊戲天才的弟弟到現在也幾乎不玩遊戲這件事就可以知道,其實我們都是被日常生活給壓得喘不過氣的平凡人,既然是這樣何苦要在遊戲這個本應給自己放鬆心情的事物上面,再給自己施加壓力呢?直到此時此刻我才終於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麼,我要的並不是一款我既喜歡又足夠耐玩的遊戲,我要的也不是一群隨叫隨到組團開黑的朋友群,我要的其實是跟我自己和解,不再追求遊戲輸贏、不再面對隊友壓力、不再找尋通關意義,或許最適合我的遊戲,是我終於試著放下那些虛無縹緲並轉頭擁抱對遊戲、對生活、對這個世界的熱情,到那個時候就不是最適合我的遊戲出現,而是最適合我自己的那個我出現了,心血來潮的寫下這篇文章,也是希望自己能夠挽回一些曾經我重視過的人事時地物,因為這段時間以來的我太過高強度的去跟那些王八羔子對線,導致我失去了最重要的快樂,這樣本末倒置的日子我過夠了,所以也希望透過這篇文章來督促自己,別再因為遊戲勝敗跟路人壓力而被左右情緒,這只是遊戲而已。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