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終於出道卻死了 第二章

安安 | 2023-08-22 14:28:40 | 巴幣 2 | 人氣 74

連載中終於出道卻死了 ? !
資料夾簡介
這裡是希的小說區~ ( 在 Kado Kado 角角者裡我叫柳夏~) 歡迎來觀賞我的作品喔~

第二章 家人

        紗寒死了,都是我害的...

        如果我沒有讓紗寒吃到對牠有害的食物,牠就不會死了...

        「嗷~」我手中擁著的小狐狸,就是紗寒的孩子,「對不起...我害死妳母親了...」正當我輕輕撫摸著小狐狸的頭,想要安撫牠時...

        「嗨~我叫 豐炎 花音~」有個約十八歲的紅短髮少女跑過來,跟我打了個招呼,「我是剛搬來附近的豐炎家長女~」她又說,邊伸出手。

        '' 豐炎 ? 難不成是劭希前輩的... ? ! ''

        我嚇了一跳,站起身來,花音盯著我手中的幼狐,看了許久後,顯然並不知道這是什麼動物。

        「算了~妳叫什麼名字呢 ? 」花音問我,「宮、宮央 幽沁...」我緊張的回答,順便看了看她身後,有名年紀跟我差不多的少年,和...

        '' 劭希前輩 ? ! ''

        緊張多過於興奮的我,心裡一驚,趕緊抱著幼狐,往自己家跑去。


        「呵...呵...真的是劭希前輩...」我衝進家裡,背靠著門,虛弱的跌坐了下去,「嗷~」小狐狸有些想抗議似的,在我懷裡扭動身子,「啊...一不小心就把妳帶回來了...」我嘆了口氣,吃力的站起身來。

        '' 剛剛有點驚嚇過度了,心臟好痛... ''

        「嗷嗚~」有隻年輕母狐狸從屋內走過來找我,「我回來了...憶雪...」我放下幼狐,被我取名叫憶雪的狐狸走近幼狐,嗅了嗅牠。

        我走向房間,「唔...好像是放在抽屜...」我拉開櫃子的抽屜看了看,找出藥,配了口水把藥丸吞下去。

        '' 好苦 ! '' 我吐吐舌頭。

        「好啦,妳要叫什麼名字呢 ? 」我座到客廳的椅子上,翹著二郎腿,看向正和憶雪玩耍的幼狐,思考著。

        '' 既然是紗寒的女兒,叫做紗兒呢 ? ''

        正當我這麼想時,看見了掛在牆上的日曆,有個角落寫了「丹後」。

        「『丹後』...什麼鬼...」我苦笑了一下,就算那是我自己寫的東西,還是覺得很愚蠢呀~

        打開電視機,我想等會兒再幫小狐狸取名。

        『今日部分地區多雲多雨,請民眾出門務必帶著雨具,免得淋成落湯雞...』

        「啊 ! 」我突然靈光一閃,大叫,憶雪被我嚇到跳了一下,「抱歉憶雪~」我尷尬的「哈哈」笑了笑,接著把幼狐抱起來,說 : 「我,宮央 幽沁,在此宣布 ! 妳就叫做丹雲 ! ! 」

        丹雲好像挺喜歡這個名字的,高興地「嗷」了一聲,舔舔我的臉頰。

        『快訊 ! 天瀧 姬 忌日 ! 』

        電視螢幕下角,突然出現了這一段的文字。

        「唔...」雖然吃了藥,看到這段文字的我,心臟仍然隱隱作痛著。

        關上電視,我走到飯廳那兒,佛壇就在餐桌的前方,「母親、父親,今天啊...我找到了紗寒的屍體...」我靜靜的,對照片裡慈祥笑著的父母說著,「我把牠的孩子帶回來了,憶雪很喜歡牠喔 ! 」

        「我替牠取名叫丹雲。」我轉過頭,看著一起玩耍著的憶雪和丹雲,笑了笑,接著又說 : 「附近有人家剛搬來了...」

        '' 是劭希前輩和她的兒女們。 ''

        「明天就要開學了,不知道我能不能交到朋友呢 ? 」我苦笑著,問捧著白玫瑰花束的母親,她仍笑得很燦爛。

        「應該是很難呢...」


        廚房裡香味飄溢,「啊 ! 好燙...」我嚐了一口咖哩的味道,「討厭...不想吃咖哩啦...」我抱怨著,手還拿著湯杓攪拌著。

        就算不想吃咖哩也沒辦法,我除了生菜沙拉和咖哩以外,不會做其他料理了,所以呢~我這十幾年,就是這樣輪流吃著這兩種東西,長這麼大的喔 ! 厲害吧 ?

        驕傲個屁。

        「討厭討厭討厭...」我邊低聲說著,邊用力地攪拌著咖哩醬。


        '' 啊...好難吃... ''

        誰叫我煮咖哩的時候,嘴邊一直掛著「討厭」兩個字呢 ? 前世的媽媽陽葵都說 : 『煮飯的時候,要加入愛心喔~』

        我忍著厭惡的心情,吃完這頓飯。


        「明天就要開學了啊~」洗過澡後,我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上的畫,那些都是我畫的,大概到七歲時,我突然非常喜歡畫畫,可能是因為前世的關係,現在的我十分討厭音樂,對於畫畫卻是情有獨鍾。

        後來,我找了附近的阿姨教我畫畫,借了畫具,就這樣畫在了我房間的牆壁上,結果最後,連天花板都有了。

        「嗷~」兩隻狐狸爬上我的床,因為我是側臥著睡,就有一隻趴在我手邊,另一隻則躺在了我頭邊,「晚安,丹雲。」我摸摸頭旁邊的小狐狸,「晚安,憶雪。」我緊緊抱住手邊的狐狸。


        我想,前世是 天瀧 姬 的事,還是當成祕密就好了。

        除非,有人跟我一樣是轉生者,還擁有前世記憶,我會告訴他真相的。

        不過,真的有嗎 ?

        我啊,也是花了好幾年才接受事實的。

        算了,以後的事,以後再說。

        晚安,我的家人們,憶雪、丹雲...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