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Paradox》歌詞中文翻譯 暨 心得賞析

小孔 | 2023-04-05 05:23:49 | 巴幣 4006 | 人氣 357


    由於《Vinland Saga》動畫第二季OP2《Paradox/自相矛盾》的歌詞意境,依筆者自身觀來、頗具深意;再加上無巧不巧,其間脈絡、正好切合筆者於專版的另一篇分析文章所述。故,雖筆者非主攻歌詞翻譯,但想趁此機會,解析《Paradox/自相矛盾》如何呼應《Vinland Saga》動畫第二季的劇情內容。

    本文前半、為歌詞中文翻譯,後半為歌詞個人賞析;前半不含漫畫雷點,而動畫進度、則以第二季第12集為基準,但文章後半、會提及部分漫畫接續續劇情。若純動畫黨的看倌、不想被暴雷,請閱覽本文前半、以及筆者另一篇〈試論庫奴特王子〉內容即可 (該文只含動畫第一季雷點);後半在進入可能暴雷內容前,筆者會再度另外註明提醒。

    本文原歌詞來源,為參考Genius.com上的版本;考慮到本曲公開發布並不久,也許原歌詞會出現可能的出入謬誤。筆者個人於巴哈撰文,屬不事後編輯主義;故若有歌詞上的問題,煩請於留言區反映/查看,筆者將一併回應/整理於該處。另,後半賞析部分,純屬筆者個人見解;僅屬心得切磋分享,歡迎持有貳見者、不吝提出理性針砭。

--


Paradox
曲:Survive Said The Prophet
詞:Yosh

[Intro]
The sun, it burns the night
旭日  熾灼謐夜
The moon, it breaks the sky
殘月  分裂穹霄

[Verse 1]
Defining lines between the victims
犧牲者的定義界線在哪
And what will soon become the prey
誰又即將被掠奪
I’ve given up on counting blessings
我已放棄  計數福澤
The gods can judge me when I’m dead
當此身亡喪  眾神再來給我裁斷

[Pre-Chorus]
'Cause I can not take this anymore
因為我再也無法承擔
I’m done with the feelings that I’ve known in paradox (Lost in paradox)
我受夠了  在自相矛盾中  那熟悉不過的感受  (迷失在矛盾中)
The feeling of hatred burns my soul
恨意燬炙我的靈魂
I’m done with the feelings that I’ve known in paradox (Lost in paradox)
我受夠了  在自相矛盾中  那熟悉不過的感受  (迷失在矛盾中)

[Chorus]
I’m maybe crazy enough to break myself inside my head
我可能臻及痴癲  意識已然裂解
'Cause lately, I couldn’t find these answers to live by instead
因為近來  我遍尋不著作為替代的座右解方
Some will call it giving up, I just call it getting lost
有人稱之放棄  我只將其名為  悵惘於
In my own revenge
自我滿足的復仇裡
Burning out and fading away
燃燒殆盡  逐步褪離

[Verse 2]
I feel my eyes, they’re paralyzed
我重拾我的視野  它們癱瘓已久
Beyond the path of civilized
在文明化的道路之上
All that I had was the past, drown me out what was once
我僅存的  只有過去  一度把我淹沒的曾經
What I had burned me out of my misery
將我自悲痛中燒煉
Down to the ashes, ashes
直至化灰成燼
We all fall down to the ashes, carry on
凡人皆遇顛仆  都會燃盡  但我們仍持續前行
I’ve been gone from the place where I belong
我已遠離  我的所屬之地

[Pre-Chorus]
'Cause I can not take this anymore
因為我再也無法承受
I’m done with the feelings that I’ve known in paradox (Lost in paradox)
我受夠了  在自相矛盾中  那熟悉不過的感受  (迷失在矛盾中)
The feeling of hatred burns my soul
恨意燬炙我的靈魂
I’m done with the feelings that I’ve known in paradox (Lost in paradox)
我受夠了  在自相矛盾中  那熟悉不過的感受  (迷失在矛盾中)

[Chorus]
I’m maybe crazy enough to break myself inside my head
我可能臻及痴癲  意識已然裂解
'Cause lately, I couldn’t find these answers to live by instead
因為近來  我遍尋不著作為替代的座右解方
Some will call it giving up, I just call it getting lost
有人稱之放棄  我只將其名為  悵惘於
In my own revenge
自我滿足的復仇裡
I’m maybe crazy enough to break myself inside my head
我可能臻及痴癲  意識已然裂解
'Cause lately, I couldn’t find these answers to live by instead
因為近來  我遍尋不著作為替代的座右解方
Some will call it giving up, I just call it getting lost
有人稱之放棄  我只將其名為  悵惘於
In my own revenge
自我滿足的復仇裡
Burning out and fading away
燃燒殆盡  逐步褪離

[Bridge]
The moon, it breaks the sky
殘月  分裂穹霄
逃れられない憎しみや悲しみに (The sun)
對著無法逃離的憎恨與悲傷  (旭日)
向き合うことは辛いけれど (The moon, the night)
直面這一切  肯定十分難受  (殘月  謐夜)
過去の幸せを忘れるほど
若連過去的幸福都一併忘去
不幸な人間にはなりたくはない (The moon)
我不想成為  類似這樣的不幸之人  (殘月)
進んでいくんだ
我要繼續前行
一歩ずつ進んでいくんだ (The moon)
一步一步慢慢向前  (殘月)

[Chorus]
I’m maybe crazy enough to break myself inside my head
我可能臻及痴癲  意識已然裂解
'Cause lately, I couldn’t find these answers to live by instead
因為近來  我遍尋不著作為替代的座右解方
Some will call it giving up, I just call it getting lost
有人稱之放棄  我只將其名為  悵惘於
In my own revenge
自我滿足的復仇裡
I’m maybe crazy enough to break myself inside my head
我可能臻及痴癲  意識已然裂解
'Cause lately, I couldn’t find these answers to live by instead
因為近來  我遍尋不著作為替代的座右解方
Some will call it giving up, I just call it getting lost
有人稱之放棄  我只將其名為  悵惘於
In my own revenge
自我滿足的復仇裡
Burning out and fading away
燃燒殆盡  逐步褪離


    ※關於歌詞如何分段的術語,請參考此文

--

    雖然寫文章、都常說要先破題;但在還沒確定本曲所影射的主體角色之前,針對「Paradox/自相矛盾」這個曲名,請容筆者、先賣個關子。

    在動畫第一季的OP1,同樣由Survive Said The Prophet操刀的《Mukanjyo/無感情》裡,其意境、明顯在描述身陷復仇怒火裡的主角·托爾芬 ─ 雖然該曲也可以說、在些許影射身世相近的阿謝拉特 (請參考此文)。但本曲《Paradox/自相矛盾》,卻很難說、是單純在反映托爾芬的心境。在[Pre-Chorus]、[Chorus]、[Verse 2]、一直到[Bridge],這些段落的歌詞,雖然多多少少、有呼應到目前托爾芬的角色刻劃 ─ 例如復仇恨意的糾結、無底惡夢的瘋狂、心裡無所依據的空虛等等。但以托爾芬一人的成長蛻變,沒法順利解釋[Verse 1]的描繪、[Intro]的意象,甚或是歌名《Paradox/自相矛盾》的來由;即便是拿第二季才登場的主要配角·艾納爾、去與之對照,也很難去融會歌詞所呈現之形象。

    而筆者於動畫第二季開播前,曾對第一季的庫奴特、進行重新檢視 ─ 畢竟,現在的庫奴特、為何會性格丕變,連疼愛自己的兄長、都能狠心毒殺?若不參透他在雪地的那次「領悟」,就很難連貫本作的劇情內容。
    依筆者陋見:其實庫奴特的角色脈絡,跟托爾芬、和阿謝拉特之間、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 差別只在,庫奴特「復仇」的對象,是他的生父·斯韋恩王、以及天主教所崇拜的「天父」·上帝而已 (詳細推導,請參照本文)。而因復仇對象的選擇不同,托爾芬因阿謝拉特的驟然死亡、而失去復仇標的,推動他進入人生的下一階段;但庫奴特的復仇,並未止於斯韋恩王一人的性命而已。也因此,進入動畫第二季後,當托爾芬一步步脫離原本復仇的激情漩渦;反觀庫奴特,因為他自己立下、對「天父」復仇的志向,卻連帶讓自己、無法輕易掙脫「王冠的意志」─ 甚至還出現,斯韋恩王頭顱對其耳語的幻象。

    當吾等把庫奴特在動畫第二季、至此為止 (第十二集前) 的處境,去與本曲[Verse 1]去做比對,會發現出乎意料的契合 ─ 放棄宗教的祝福、甚或帶著反叛嘲諷地去看待上帝,都符合庫奴特「要在地上建立樂園」的叛神理念。
    而筆者也曾於〈試論庫奴特王子〉提到:即便對主角·托爾芬來說,在他生活周遭所發生的事情,比起遠在天邊的王公貴族、可能更加切身重要。但庫奴特既然野心勃勃、四處拓展自身勢力,哪怕即便是貴為國王陛下、仍可能會影響到托爾芬的奴隸經歷。以此形象,去對照本曲的[Intro] ─ 四處拓展影響力的庫奴特,宛若不斷散發熱力的太陽,彷彿連夜晚都要無情吞噬;而現正重新來過的托爾芬,也正巧如盈虧輪轉的月亮一般,正在經歷、重新由新月轉為盈月的充實期。

    故,為何本曲曲名、會取作「Paradox/自相矛盾」?對托爾芬來說,在動畫第一季許多解不開的情緒死結,因為阿謝拉特的離世、而獲得了解套的良機;當然,該怎麼一一把這些「自相矛盾」的結給解開 ─ 例如『真正的戰士不需要劍』的乍看悖論 ─ 托爾芬還需要很長的時間去體會、很多的考驗必須去克服。
    而對庫奴特來說,「Paradox/自相矛盾」則是再適切不過的敘述 ─ 他所立下的志向、是救世;但他需要達成這個目標的道路,卻必須用屍體鮮血去堆砌!而把本曲[Pre-Chorus]與[Chorus]的歌詞意境、套用在庫奴特身上時,亦無不妥之處 ─ 不管是天主教如何倡導愛人、上帝卻看似對人無愛可言,或是斯韋恩王的頭顱幻象、已經深刻到能夠與之相應問答的錯亂程度,再再呼應『paradox/自我矛盾』、『crazy/痴顛』、『answers to live by/座右解方』等意象。
    尤有甚者:要成立「Paradox/自相矛盾」一詞,必存兩者以上的相反對立概念;而如今托爾芬與庫奴特兩人的道路,明顯出現分歧 ─ 一人開始洗滌贖還殺戮的罪孽,另一人卻決心朝這鮮血澆灌的漩渦裡、往更深再探一層!且在動畫第一季時,滿腦子只想復仇的主角、與怯懦膽小的王子,早已形成強烈對比;此一對立,到了第二季、又產生立場翻轉!種種意象,都能與本曲歌名《Paradox/自相矛盾》、達成呼應。

    筆者雖不懂樂理,無法陳述本曲、在音樂性上的表現;但單以此取名+歌詞所呈現的映襯奧妙 ─ [Verse 1]與旭日、對應庫奴特,[Verse 2]與殘月、對應托爾芬,兩人看似殊途同歸、卻又彼此矛盾!不得不佩服、負責作詞的Yosh桑,對《Vinland Saga》的理解深度;以及如何將之轉化為文字意象的才華。
    此等才華,又能在另一細節裡發現:算是獨屬於托爾芬的[Verse 2]裡,多次提到『ashes/灰燼』一詞 ─ 別忘了第一季折服眾人的阿謝拉特,其名Askeladd、正是由Ash/灰燼一詞演化而來!雖然歌詞乍看的描述,頗有東坡先生《自題金山畫像》、『心似已灰之木』的「頹喪」感;但若細究《Vinland Saga》的自有脈絡,托爾芬在第一季、受對阿謝拉特復仇的怒火所燒冶,到第二季、又受阿謝拉特於「地獄」的提點而奮起 ─ 阿謝拉特以自身為範例、讓托爾芬能醒悟自身缺失,才是本曲歌詞『burned me out of my misery Down to the ashes, ashes/自悲痛中燒煉 直至化灰成燼』、看似「頹喪」底下深埋的真意啊!

--

    提醒:以下解析內容,含動畫第二季第十二集之後的漫畫接續劇情;不想被暴雷的看倌,請不要繼續往下閱讀。

    本曲歌詞、讓筆者為之折服者,還有幾個小細節:
    在[Intro]哩,旭日VS殘月、既代表庫奴特VS托爾芬;當『旭日 熾灼謐夜』、象徵著庫奴特的擴權,那又為何代表托爾芬的殘月,會『breaks the sky/分裂穹霄』呢?
    已經看過漫畫至少到99回的看倌們,應該已經知道:托爾芬與庫奴特兩人的志向,雖然看似大不相同,但究其本質、確實是殊途同歸。庫奴特是以統治者的身分、以大局觀的處置,故沒有辦法顧及所有人的身家幸福;托爾芬則是以個人的立場、從自己身邊做起,同樣無法顧及所有人的安全保障。無獨有偶,他們倆人、都是希望建立沒有戰亂的世界/樂園;而兩人相異的手段,又剛好大致可以互相彌補、對方方法的不足之處!此種殊途同歸的意境,無非將同一片天空下的人們、歸類到兩種不同道路的管轄之下 ─ 由庫奴特照顧大多數的人,由托爾芬照顧、被庫奴特所犧牲的少數。此等意象,說穿了、還真有種「楚河漢界」的感覺。

    又,在本曲歌詞的[Bridge]段,只有重複在[Intro]代表托爾芬的殘月、卻沒有強調庫奴特的旭日 ─ 放眼歷史,舉凡「大帝」「名君」,無不是以少數的犧牲、換取多數的安穩。即便這種造國等級的事業、亦非易事;但相較起托爾芬必須去克服的難題,抑或是本作以探索文蘭 (Vinland) 為主題的考量,庫奴特即便與托爾芬殊途同歸,他仍舊只是個配角;庫奴特的殘忍,在某些場合、又確實會造成托爾芬的額外負擔。故,為呼應本作,[Bridge]段不但不再特別重複敘述、代表庫奴特的樂句,還故意把他所代表的『The sun/旭日』、與『逃れられない憎しみや悲しみ/無法逃離的憎恨與悲傷』進行合唱重疊 ─ 相反的,『辛い/難受』、『不幸』、抑或『進んでいくんだ/繼續前行』,全部都是與代表托爾芬的『The moon/殘月』應和。

    由上段可發現:即便隱含雙角色脈絡,《Paradox/自相矛盾》仍是以托爾芬為主體去鋪敘。是故,在翻譯[Chorus]的『fading away』時,筆者就不得不多從偏重托爾芬後續的遭遇、去作取捨。
    如果有追到漫畫最新進度的看倌們,就應該知道:本作既然叫做《Vinland Saga》,那總得要交代主角前往文蘭 (Vinland) 的具體狀況。而在漫畫第98回,托爾芬也曾向庫奴特明確表示:只要情況允許,為了避免自己再度行使暴力,他會拼命逃跑 ─ 逃跑的最終目的地,當然就是文蘭。
    是故,即便劍橋在線辭典、對「fade away」一詞的解釋,是「逐漸消失;變得無足輕重;變弱」;但若考慮到托爾芬的處境 ─ 他後來既沒有變弱、也沒有變得無足輕重,頂多只是在北海的影響力、逐漸消失而已。配合他的「逃跑」主張,筆者經幾度惦量,才故意在譯文中、刻意加上「離」一字;並用「步」,來凸顯/映襯他逃跑的舉動。

--

    本文為筆者第一次,在還沒有太多翻譯前輩的貢獻下、自行獻醜嘗試;雖然加上後續的賞析、來補助說明自己為何如此翻譯的思考脈絡,但對歌詞與譯文的拿捏、必存疏漏之處。望於此領域的專業大神們,能不吝給予在下、日後改進的批評指教。

    也謝謝參閱此文的所有看倌朋友們。<(_ _)>

--

2023/04/08 編輯:修改閱覽分級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