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女高中生偵探並不是JK (2) 忽然失蹤的打工JK之下落

河合艾梅莉 | 2021-12-07 08:44:01 | 巴幣 2868 | 人氣 433

連載中女高中生偵探並不是JK
資料夾簡介
等等、先給我等一下!已經23歲的學姊八千穗居然穿著學生制服在當JK偵探?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封面圖版權由沐塘、河合艾梅莉所持有

本作品於每周二早上更新


(2) 忽然失蹤的打工JK之下落
 
 
 
三個月前。
 
在金澤市郊外的湯涌山區,有幾名住在附近的農婦,每天早晨上山採點野菜是她們的習慣。
 
這天農婦們循著平時的路徑進入了山林之間。
 
嘿咻……
 
其中一位身材微胖的農婦蹲在樹叢裡進行採集,倏地,發覺前發那棵杉木下有個紅黑色的圓形物體。
 
「這種深山,居然有小孩子來這裡玩球嗎?怎麼可以把球丟在樹下不帶走呢,真是的。」
 
當微胖的農婦走近一看,發覺根本不是什麼皮球……
 
是個眼睛睜大大的女性人頭!
 
「嗚哇哇哇!!!」
 
微胖的農婦立刻驚聲尖叫,其他農婦聽到後也立刻趕到了她身邊,紛紛見到這顆染血的頭顱,無不驚恐至極。
 
 
 
 
七尾知日乃,我和她幾乎是同一時間入住藤木寮的。
 
哇~好新的宿舍喔,起居室閃閃發光耶!一開始聽到『藤木寮』這名字又靠近校區,還以為是什麼破爛老舊的建築呢,好棒的感覺!
 
「……」
 
她是小孩子嗎?有必要這麼興奮……會在最初這個時點入住校區附近這幾間宿舍的人,不是像我這種特優生,再不然就是有特殊關係背景的學生吧,她很顯然是後者。
 
吶吶,我叫七尾知日乃,妳的名字呢?
 
出島八千穗。
 
出島……出島……日本史好像有聽過這個地名耶,是在哪裡呢……?
 
看吧,這傢伙果然不聰明。
 
出島在長崎,是18世紀鎖國的幕府唯一讓外國人通商居住的地方。
 
啊對對,是英國人住的!
 
不,是荷蘭人。
 
啊哈哈反正都是西方來的嘛!所以八千穗是長崎人呀,我是本地人呦!
 
「……我年紀應該比知日乃還大吧,直呼名字是無所謂,但起碼後面加個學姊。」
 
啊哈哈,不要在意那種小細節啦,八千穗,還有妳講話好小聲啊,為什麼不大聲一點呢~
 
不要邊笑邊拍我的肩膀啦……」
 
就這樣,我和這個奇怪的女生成為了室友。
 
知日乃是系上的學妹,我們偶爾也會在同樣的課堂上碰到,她和我是完全相反的類型,她無時無刻都很快樂的樣子,笑起來像一朵綻放的向日葵,身邊總是圍繞著許多朋友,非常的耀眼。
 
她的開朗和行動力散發出的氛圍,彷彿就像是我所敬愛的多繪里學姊一樣……
 
不過多繪里學姊很聰明,她和知日乃是完全不同的。
 
啊啊……多繪里學姊,我好想妳啊……
 
 
 
傍晚才剛放學,八千穗卻和知日乃正一同坐在警車的後座。
 
當然不是因為她們犯了什麼刑責,而是身為警官女兒的知日乃擅自帶上八千穗的。
 
知日乃……沒必要我也去現場吧……
 
八千穗對著知日乃輕聲發牢騷。
 
啥?妳說什麼?我聽不到!
 
警車雖然沒開警笛,但行駛間的噪音還是掩蓋過八千穗的音量。
 
我說……晚點妳父親也會自己來找我問話呀,我根本不需要到現場去,要是妨礙辦案怎麼辦?
 
八千穗再次開口,但仍然是細聲細語的。
 
妳說什麼呀?大聲點,我真的聽不見啊!
 
知日乃將手放在耳邊,看起來是真的沒聽到。
 
「……我是說!
 
哈哈哈哈哈……啊,抱歉抱歉……知日乃,妳朋友是在納悶為什麼要帶她到案發現場。
 
正在開車的警員忍不住爆笑出聲來。
 
北間堺(KitamaSakai),今年從警大剛畢業,剛到金澤警視廳搜查一課不久的菜鳥警員,直屬上司是七尾齋長(NanaoSaichyou)警官。
 
什麼啊,原來是這樣,八千穗還是老樣子很容易害羞欸,明明堺哥又不是外人。
 
北間的老家就在知日乃家的隔壁,兩人是從小就玩在一起的青梅竹馬。
 
嗚……那是對知日乃妳來說不是外人啊……
 
瞥到北間用後照鏡在看著自己時,八千穗連忙將頭埋到了椅背後面,自己與北間這是第一次說話,再怎麼樣也無法保持平常心。
 
哈哈哈哈,知日乃妳學妹還真有趣耶。
 
不,八千穗不是學妹啊,她是我學姊。
 
知日乃正色道。
 
嗯?學姊?可是八千穗同學不是高中生嗎?
 
北間歪著頭。
 
不是啊,八千穗和堺哥你同年紀喔。
 
咦?和我同年的話不就23歲了!?但是那種打扮……
 
對,八千穗現在正穿著白襯衫上頭繫著橙色領帶,加上粉紅色蘇格蘭紋的短裙,外頭再披了一件米色的薄外套,最後是頭上戴著和裙子同款式的偵探帽。
 
雖然配件有點奇怪,但北間完全誤認她就是時下的女高中生。
 
至於當事人的八千穗,現在耳根子紅到快熟透了。
 
八千穗可是被害人的重要關係人耶,我們現在可是要去案發現場哦,搞不好犯人還潛藏在附近,要是不好好偽裝的話,被犯人發現身分不是很危險嗎?笨蛋堺哥。
 
八千穗會穿成這樣,全是知日乃出於安全考量讓她做出的偽裝。
 
嗚嗚……
 
穿著cosplay用的高中制服還被當面公開年紀的八千穗,此時此刻超想死的,要不是為了偽裝,打死她都不會這樣穿!
 
原來如此,不愧是知日乃,真是深謀遠慮呢,這樣確實八千穗同學就比較沒有安全上的顧慮了呢。
 
北間認同的點點頭。
 
哼哼,對吧對吧,多稱讚我一點。
 
看著知日乃得意的挺起胸,八千穗想到她在給自己換上這身裝扮的時候好像說過……
 
『嗯嗯,要是再戴頂偵探帽,還有別個放大鏡和懷錶在裙子上就完美了了!哇啊啊~八千穗真的好可愛呦~』
 
-總感覺好像被唬弄了,不過既然北間警員也這麼說,應該是我多心了吧……
 
八千穗深呼吸了一口氣,決定不再糾結這個問題。
 
知日乃,閒話就說到這邊吧,妳不是在到達目的地前有問題要問八千穗同學嗎?
 
北間收起了笑容,此時警車逐漸往山林間的道路繼續行駛。
 
嗯,我知道啦。
 
知日乃說完望向八千穗,然後從包包裡拿出紀錄本。
 
今天早晨在湯涌山北側,一個女性的頭顱被當地採山菜的農婦們發現。核對身分後知道她是已經失蹤了一個禮拜的金澤學院高中的三年級生,南塚茜(MinamidukaAkane)。」
 
嗯……
 
八千穗捏著手心,面露苦澀。
 
南塚茜是妳打工地方的同事吧?
 
嗯……我曾和茜在山腳下的鬆餅店打工,茜她雖然才高中生,可是很精明能幹、待人又友善,我和她也很要好,既是同事也是朋友……
 
那在妳辭職前,南塚茜有什麼特別的異狀嗎?
 
不,沒什麼特別的……
 
上個禮拜南塚茜剛失蹤的時候,經手的縣警已經有來詢問過身為同事的八千穗會不會知道些什麼了,不過那時的八千穗已經辭掉了這份打工。
 
那妳知道南塚茜為什麼會去那家鬆餅店打工嗎?
 
知日乃一邊紀錄,一邊繼續詢問。
 
茜她一直對英文很感興趣,她說大學的時候要出國留學,為了避免造成家人的負擔,一直都很省吃儉用,然後透過仲介介紹了這份鬆餅店的打工。
 
八千穗稍微回想了一下後這麼說道。
 
原來如此,是個很認真的孩子呢,打工的動機也很單純。那妳對於她為什麼會出現在距離她的學校宿舍11公里遠的山區有頭緒嗎?
 
知日乃又將問題給了八千穗,可能因為父親是警官,從小耳濡目染下讓她習慣了種詢問方式。

◆南塚茜的宿舍→頭顱尋獲地點(相對位置圖)

茜沒有自己的交通工具,要到湯涌山區的話只有搭公車一途,可是她向來勤儉,連從鬆餅店往返宿舍都寧可用走路的。所以我認為若沒有特別的理由,她是不可能獨自一個人跑到那種地方。
 
所以妳認為湯涌山區很可能不是第一案發現場囉?
 
不,我雖然認為茜會出現在那裡這點相當不合理,但無法得知她是不是在湯涌山區遇害的,因此將範圍縮小成兩種假設:
A、茜被什麼人帶來湯涌山區然後遭到殺害。
B、茜在某地被什麼人殺害後被帶來湯涌山區棄屍。
至於是哪種要等警方搜索後才能確信就是了。
 
嗯,歸納假設後再進行驗證嗎……啊,我們好像要到了。
 
這時警車已經緩緩穿過了湯涌溫泉的街道,這個時節的遊客還沒有很多,稍微冷清。拐了個彎後往更深處的山道右行駛了5分鐘後停了下來。
 
北間帶著兩人下車,往路邊一個抽著菸的大叔走去。
 
北間我不是要你回署裡拿資料而已嗎……為什麼知日乃會在這裡,還有這個JK又是怎麼回事?
 
眼前是名年約40歲後半的中年警官,他灰黑的眼眸透露出老成幹練的形象,但是黑眼圈很重,想必睡眠不太充足,他就是知日乃的父親七尾齋長。
 
這個是……
 
北間正想回些什麼,七尾已經不耐煩地直接對著八千穗開口。
 
同學,妳是來幹什麼的?這裡可不是向妳這種小孩子能隨便闖入的地方!
 
七尾正在指揮搜查隊,忽見平時就難管教的女兒又帶著女高中生像是來郊遊,不免心頭一氣。
 
阿爸,你幹嘛那麼凶啦!八千穗可是重要關係人欸,所以我才帶她來的啊!
 
知日乃立刻幫八千穗抱不平。
 
對、對不起擅自跑過來,但我絕對沒有妨礙搜查的意思……我是被害人南塚茜的同事,名叫出島八千穗。
 
八千穗莫名其妙被吼,只好一邊道歉一邊說明自己的身分。
 
啊,抱歉抱歉,原來是重要關係人,不過如妳所見,中午特別調派過來了搜查隊,除了搜尋犯人外,還想盡快把缺損的遺體找齊,但搜了大半天了還是沒找到什麼,可否請妳先回去,我晚點再跟妳做詢問呢?
 
七尾也發現自己的態度不好,隨便亂怪人這樣可不行,不過現在還是搜索的事情要緊。
 
沒、沒關係,我可以在這裡等就好……
 
這樣啊,真對不住吶,都是我那個笨蛋女兒擅自把妳帶過來,那晚點結束後我再讓北間送妳回去吧。
 
七尾搔了搔頭。
 
什麼笨蛋女兒啦!你這個臭阿爸!人家好心幫你欸,特地做了紀錄本給你還這樣嫌棄我!
 
不理會知日乃的發飆,七尾轉身要離去時卻被八千穗叫住。
 
七尾警官,請問這裡是遺體的頭顱發現的地點嗎?
 
八千穗指著杉木下放著的鑑識數字牌。
 
嗯,據說報案的是有採野菜習慣的當地農婦們。
 
可能因為想作為對八千穗的補償,七尾如實回答了問題。
 
請問頭顱上有什麼特徵嗎?
 
調查人員在脖子發現勒痕和指甲的抓痕,臉是有多處瘀青以及清晰可見的踩踏痕跡,研判死者曾遭人毆打,而且從短髮的髮型推斷,死者很像一週前被通報失蹤的南塚茜,而DNA採檢也證實了我們的推測。
 
七尾剛說完,一名調查人員來到了他前面。
 
報告,在東側森林入口處發現了已經骨肉分離的左臂肱骨。
 
什麼!終於找到了嗎!帶我過去!
 
然後轉頭對八千穗和知日乃說:
 
妳們兩個在這裡等我或是回警車上。
 
說完和北間匆忙離去。
 
八千穗和知日乃當然不可能聽到這話還能杵在原地,也立即跟了上去。
 
 
 
 
一行人在樹林間走了約500公尺,來到了東側入口,幾名調查人員已在進行採集作業。
 
與此同時,又在相隔一條小溪流的對岸發現了身體主軀幹,但四肢已經消失,更慘的是內臟基本上早被掏了個空,簡直像是被屠宰過的動物。
 
咕……這還真是殘忍吶,犯人到底對死者有什麼樣的深仇大恨?
 
「可惡、死者到底被分成了幾塊啊……」
 
正在採集屍塊的警員憤恨的嘖了一聲,看見這副悽慘的死狀,從剛剛開始就感覺有點毛骨悚然。
 
「連乳房都切了下來……這種血腥的作案手法!簡直就不是人幹的……」
 
儘管七尾在搜查課待了這麼多年,也很少遇到死狀這般悽慘的屍體,他仔細的察看軀幹,不只被從中間劃開,部分重要的臟器被取走。
 
肺、胃、大小腸……都不見了,甚至……
 
連心臟都被挖走……
 
不只與此,南塚茜的乳房都被切了下來,活生生就是被屠宰的動物。
 
「七尾警官,找到胸部的碎片了,但是……」
 
「但是什麼?」
 
「疑似乳頭的胸部屍塊上,有被啃咬過和炙燒過的痕跡……」
 
「犯人不只分屍,還從這名少女身上取食嘛!這也太喪盡天良……!」
 
其他調查人員咬牙切齒的握緊雙手。
 
「這算什麼,把人當成雞豬羊屠宰甚至還食用嗎……!」
 
「這麼殘忍的手法,會不會是人類以外的智慧生物下的手……」
 
「別說傻話了,天黑之前盡可能地收集碎屍塊!起碼要讓這名少女恢復外觀!」
 
七尾警官急忙繼續指揮,雖然自己心中也有這份疑慮,但作為一個警官,他更相信是一起變態殺人魔幹的。
 
「了、了解!」
 
「嘔……嘔、嘔!」
 
知日乃望見如此慘狀,甚至在一旁反嘔,將午餐吃過的東西都吐了出來。
 
「……!」
 
見到此番慘狀,八千穗眼看也要壓抑不住自己想吐的反胃,立刻從隨身藥盒裡取出一枚膠囊吞下,藥效十分快速,立刻將那股不舒服感成功安撫。
 
「嗚嗚……八千穗……妳不想吐嗎……」
 
我有帶自己做的止吐藥,妳要嗎?
 
請給我……」
 
在將膠囊遞給知日乃之前,她忽然發覺了什麼。
 
有些驚恐的指了指知日乃前方不遠處的草叢,雖然有一點不起眼,但是確實可以發現勾搭著什麼肉塊。
 
定神一看,馬上明白了,那是被卵巢勾扯掛著的-
 
子宮。
 
「嗚噁、嘔嘔嘔!!」
 
眼見知日乃無法壓抑的吐得更加的誇張,看來止吐藥也沒辦法吃了。
 
八千穗只好請求調查人員的協助,讓他將子宮從草叢上取進蒐證袋。
 
那個,不、不好意思,那邊好像還有什麼東西的樣子……嗚。
 
因為接連麻煩人家,八千穗有些怕生的靠到了調查人員身後,手指著相距10公尺的樹下。
 
嗯?
 
調查人員順著方向走過去,果然在樹下發現了某種動物的糞便。
 
他用工具先將一部分給撥開。
 
這個是……指甲嗎?人類的指甲?
 
驚覺此事的調查人員,隨即將動物糞便通通裝進採集袋,還不忘向八千穗道謝。
 
屍體會變得那麼慘,恐怕不只被兇手破壞過,估計還有被山裡的野狗或是熊之類的給吃了吧……茜,我一定會幫妳把兇手找出來的……
 
八千穗端著下巴喃喃自語著。
 
事後經過DNA檢測,那幾枚指甲確實為遇害的南塚茜所有。
 
 
 
 
當日,經過大規模的搜山,除了找到東側森林入口缺損的遺體外,還巡查了湯涌山區大大小小的空屋,但既沒有發現有人躲藏,也沒有更進一步的成果。
 
現在幾乎確定是假設B了呢,南塚茜的屍體是被運過來棄屍的。
 
八千穗對著知日乃悄聲說。
 
唔,那妳覺得南塚茜會是在什麼地方遇害的呢?
 
我認為,茜有很大的概率是在那條小路被害的。
 
什麼小路?
 
七尾湊巧聽到這話靠了過來。
 
啊,七尾警官,不好意思,我不該在這裡隨便瞎說……
 
八千穗嚇了一跳,縮起肩膀。
 
不,沒關係,你繼續往下說,有沒有用我自己會判斷。
 
好、好的……茜她是從外縣市來這邊讀高中,她住在學校宿舍,然後在山腳下的一家鬆餅店打工,一放學就會過去,直到晚上9點下班。兩個地方大約相距2公里,雖然不遠,但中間要穿過一條小路,而這條路幾乎沒有路燈,兩旁又都是森林用地而沒有任何住家和房舍,平常在白天十人就不多,更別說晚上9點就更沒什麼人了。
 
女高中生為什麼會一個人選擇走那種路通勤呢?
 
七尾不解地皺起眉頭,雖然石川縣的治安絕對不算差,但是偏僻的地方加上又是夜晚,對女孩子來說還是有十足的危險。
 
因為如果不是走那條小路的話,要繞上好大一段路,得再多走個2、3公里才行,雖然也是可以繼續下山走到市區利用公車回宿舍,但這樣會多出一筆交通費,對於畢業就要出國的茜來說,經濟負擔很重,能省則省,所以才決定獨自走回宿舍,一個人走這樣的夜路真的需要很大的膽量。
 
不過八千穗同學,聽說妳先前也有在同一家鬆餅店打工不是嗎?妳沒有勸阻過南塚茜嗎?
 
當時因為我的宿舍也和茜的宿舍在相同方向,因此我和她結伴同行了好一陣子,倒也沒發生什麼奇怪的事。然而前陣子我因為自己有點事,就辭退了鬆餅店的工作,茜就只能自己一個人走了。都是我害的……
 
八千穗說到此處,神情變得相當落寞,總覺得這樣就像是自己害死南塚茜的。
 
經妳這麼說下來,那條小路確實很有可能有問題,我等下會派北間去鬆餅店問問看店長,妳帶我去那條小路吧。
 
七尾到底還是老練的刑事,聽完八千穗的敘述,也覺得那條小路可能就是一個關鍵。
 
只見七尾將剩下的工作做交給下屬,讓八千穗坐在副駕又帶上一位調查人員,知日乃也自己跟著上車,便驅車前往那條小路。
 
 

 
後記A:
大家好,這裡是金永浩
艾梅利一個奮發上進,還請大家不吝嗇指教。
雖然有從旁指導,但我心中也不是有很大的把握,希望大家會喜歡這次偵探題材的作品。
 
***
 
後記B:
大家好,這裡是河合艾梅莉。這邊描寫的就是最初的事件,還有八千穗與知日乃的初次相遇,以及還沒有成為JK偵探所發生的事。
不知道這種探索事件的寫法讀者還看得習不習慣呢?多年前我曾寫過這類型的故事,金老師上禮拜在後記說的"就拍跨欸"便是指當年舊作,希望自己現在能有所進步,能把想表達的東西傳達給讀者。
 
最後,本事件為真實事件改編,如有雷同係屬致敬。

創作回應

想不到犯下如此殘忍案件的凶手,最後是意外死亡這樣法律也無法制裁的方式收尾……
2021-12-07 22:24:57
河合艾梅莉
現實永遠比小說更離奇,該真實案件的兇手確實也是意外死亡在法律無法制裁,最後不起訴
2021-12-07 23:17:39
小柊(由良控)
這種題材也能.5...........看來某樓才是兇手吧 by小五郎
2021-12-07 23:20:41
河合艾梅莉
小柊本日最中肯耶
2021-12-07 23:23:45
ソケノ‧諾
知日乃好自來熟,有這種室友—肯定很吵(x
如果是在那條小路被埋伏的話,或許兇手早就覬覦很久,偷偷紀錄習慣並找時機下手(?) 不過也如八千穗所講,因為自己辭職所以有點像間接害死茜,會感到有點愧疚吧(╯_╰)

「在白天十人就不多」【十】->【時】
2021-12-08 09:34:30
河合艾梅莉
感覺會幾哩瓜拉說個不停的知日乃,很吵同感w不過很熱鬧

這就要看接下來小路調查的結果如何了,也許會有出乎意料的發現也說不定
對的,八千穗同時也是因為自責自己,所以才會願意協助憶起偵破這個案子

感謝錯字提醒><
2021-12-08 14:15:12
あさひ
雖然不認識同學祢,願祢安息。殺害祢的兇手我們會幫祢送至天主面前審判其罪業
(一手放在自己的胸膛(一手搖著香爐
2021-12-08 11:46:04
河合艾梅莉
希望南塚茜在天之靈能安息
八千穗和知日乃一定能將兇手繩之以法的
2021-12-08 15:26:49
騎空士不能休息
嚇死一開場就這麼獵奇(但好像也還好?

真是太變態了那個兇手(譴責
內臟大概是被拿去賣了(吧
然後部分屍體已被大自然處理掉了

我只知道長崎是鎖國時唯一的港口,原來是在出島(還是沒聽過尷尬

知日乃一登場就被比較了呢ww
不過要是他還很聰明恐怕會讓八千穗思念更深吧(遠目

莫名其妙被帶過來還被吼還能冷靜應對真的是奇蹟
換作是我應該會氣到不行唄…

照理說不該把訊息告訴關係人的,就算告訴關係人也可能會招致反感,然後也不該隨便聽信沒專業人士的推測…不過在某些情況倒是特例呢,例如這部作品,所以說高手在民間(謎之推論

…原來是真實事件改編嗎?!(震驚
2021-12-13 02:11:02
河合艾梅莉
咦?開場還好吧,我覺得中間內臟那邊比較嚇人一點[e20]

心理變態的怪胎才會這樣(攤手
沒吧正常人哪有管道賣內臟XDD
87%都是被大自然分解了

我看你是需要來點出島觀光指南哦,為了八千穗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5245113

因為知日乃和多繪里一樣喜歡把人牽著鼻子走,八千穗下意識就開始比較,足見她多思念多繪里

真的,雖然說JK(?)擅自跑到案發現場不對,但是是七尾女兒強迫我來的啊(指

實際案件沒有這樣一個關係人,八千穗是我應插進去的,所以可能有點不自然吧?
不過畢竟需需要八千穗發揮,偵探故事都是警方以外的人比較強啦

其實我以為很多人都知道這個事件,不過看下來好像沒有人知道的樣子,有種早知道就不提出來了嘿嘿的感覺
2021-12-14 22:28:2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