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為閣下而設的精神煉獄》 第貮章 —— 粉碎心靈而行 EP 25 聖靈與聖氏(生)

黑化跌死 | 2021-10-10 23:28:12 | 巴幣 1018 | 人氣 44


封面:
GleaM | リウイチ  



上一EP按我
下一EP按我
大目錄按我



《為閣下而設的精神煉獄》


章 —— 粉碎心靈而行 , 我等終將自由


EP 25 聖靈與聖氏(生)



「我才不要被你害死!!!」


因為自小將不安、恐懼擠進內心,從不肯面對的這份心情,只會越來越強大,就如我的存在

私輩

「我⋯」

只是其怨念的藉口

難道不是嗎?


「⋯不⋯」



我想⋯你從我認知中消失

我想能幸福

依奈子怨念從未止息

她的內心恐怕已經扎了根

認定了自己作為囚禁,將其當為事實



終究到底,私輩的堅持,和出現的原因


是相反的





神明、希望、救贖,只是你所作出來的謊言





張開眼睛

緩緩呼吸

聆聽心跳

此處,不是現實

因為剛剛所說的,全都無法做到,也不需要,畢竟現在私輩所在之地,不是一個地方

地方,是要確實存在,或存在過,卻試問:

腦海中的一切

連其主人,也不知真偽


「消失,求你了」

這是,真正的依奈子

想像空間中,一切也格外特顯出來,無論是其相同的外貌,還是唯不一的異色,失智狂亂的暴力,還有聲線中的靈魂之泣,咬著唇邊的門牙,不經意露出的鋒利犬齒

以及最基本的

右眼的傷痕

「我只是想這一切他媽的謊話不再存在了啊!!」

正當自己徬惶在其叱聲中,尖銳的破風之物,出現於一個可以遮蓋全個視野範圍的位置,被其金屬面的反光直照,滲出淚水的臉弧受到一陣寒風

突前而來,反射動作下伸手捉住,那把差少許便刺到眼球表面的刀鋒

力量是一致的,唯出奇而取得優勢

如同當年的模樣,抵不住被弧立的壓力,在一個天時地利人和配合的場合下,她的意識中誕生了我,並將我丟進她所承受的處境中

走失的孩子,面對不懷好意的成人,先不談事後無人知津,未有宿主化能力,單憑孩童之力,能全身而退,是一種運氣


「不幸中的小幸」,因為能選擇,是一種幸運,但不能選擇,是厄運;能有幸活著,不幸出生,抉擇權,或許曾經在自己的手上;曾經在自己手上,是一把隨處可見的刀,文具店幾塊一把,小孩子幾刀也是一樣,正所謂出奇制勝


我殺了人,很久以前,為了保護身後的她

人的視力,是感受世界最主要的官感,我奪去了他人的,憑一股湧出來的殺意

但我自從誕生的瞬間就知道,我的殺意,不是最強烈的那個

我是一個倒影

我只是一個微小十分的倒影


私輩我才不是夢魘的本身

夢魘的本身,我也駕馭不了

論手法,她的激動使動作很直接,刺是刺,揮是揮,插刀是直線,刀割是曲線,避開,很容易,始終在較冷靜的心態上,優勝於去屈服的對方

然而,絕望的紅淵,太駭人了

「我只是想平凡地活著⋯」

憂鬱的合奏,正在交響進行

依奈子的聲音低沉,死氣沈沈的音色在耳膜上敲下重錘,那語畢的吐息,更加是這首狂奏曲的過渡段

揮刀的速度沒有加快,但每刀之間的間隔明顯地縮短,利尖割破空氣的音節,尤如鼓聲,二分、四分、八分拍,密集的節奏是令觀眾無法跟上的漸進,直到副歌的開始之前,只能屏息

後退的自己很想進攻,可是站在刀鋒之下,面容恐怕不保,面皮也許會被她生剁,無論如何,我的安危,也很有可能因她而定,其刀刃而異

萬一有差錯,在這空間,我的死,是真的精神上的死亡,徹底地消失,不同於剛剛的現實世界,我的重傷,是可以不影響到她

但是若然不由自己一手制止,恐怕無人能拯救少女,從這份癲瘋中獲取自由

「是很困難嗎?!」

少女的狂氣在耳邊傳來,形成一股強流,衝過耳窩,頓時,癢感在耳珠散開,確幸,我沒有中刀,不幸,她下次的攻擊,我會閃不開,不只於側髪,私輩的耳朵,可能會掉下來

「是不是很困難?!」

少女繼續揮刀,一次又一次地更接近眉心,揮舞的影子也開始變得模糊

我可以死,沒問題,我可以用自己的死作為代價,去守護她,然而不是這樣子的她,失心的少女徹底瘋狂,若然這股情感不受控制而出了現實世界

私輩我才不想那種事情發生

「我受不了這種生活了!我想選擇自己的未來!莫非真的沒可能嗎?!」

動作停了下來,但不是要休止的意思,特別是當利刃高舉至肩時,眼睛不得不把集中力放在其上

食指是最後離開刀的指頭,拋來的速度不是很快,但臉頰的一劃傷痕無法轉移至手臂,自然緊閉,但無視力的這秒,那肉折皮裂的聲音,沙沙聲格外大,眼皮之下的視力,不難聯想

張開眼睛,確認的時候已經過去,是需要行動的時候,我呼不了氣,先不論存不存在這個需要,但在對著眼前視野呼氣,基本上是在令之,成為最後一口氣

深綠色,是歧肢,長尖之觸從其背後伸出,那個獸口之中

宿主化,有另一個別名,叫暴亂化

直視這對目光,已經知道原因


「沒有人能幫上忙,沒有人值得相信」


水藍色,本應是天空的顏色,混入了不清透的紅濁,使色相看上去不再透明,但其實所見到的已經是一切,暗得沒有顏色,黑得冰冷,應該有溫暖的地方不見有溫度,應該存在深度的維間不見有底,那個在別人前清晰無濁的水珠,現在卻投入了純粹中,看不透,那股恨與愁

長尖穿過了手臂下的空間,插穿了地殼,裂痕由白色的一道光影反映出來,以不規則的路徑蔓延,切割、崩裂,形成了路,在這片空間中形成僅有的,存在的證據

這片白是熱

這地是冷

太冷了

熱白化的思緒要突破而上,不論手法如何

白已經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暗紅的血液溢在這空間,被痛覺侵襲的自己差點跪下來,只見長小的肢體上有許多倒鈎

「誰でも(無論誰也是)⋯⋯」

狂奏曲的過渡段,似乎早已完結,副歌的鋼琴聲,由那數根歧肢彈奏出,不協和的六拍子,和時而有的靜拍,這首發自內心感受的代表作

「邪魔だね(很阻擾人呢)」

少女以煩燥的口吻説著,沒有喊出來,始終反而咬字聲音清晰時,所傳遞的心音方才是最大聲

「明明⋯明明就很簡單」

未至動不了的程度,大概,面對這般情況,大概也沒有其他方法,棕綠色而非單純深綠,這個黃色是由何處出現的話無人得知,但其中一根上的鮮紅,絕對不是一開始就有

「總是愛複雜化」

兩腿提動了起來,呼吸著帶銅臭的空氣,我往致起利音,切割空氣的對方前進,心中帶著剛才避子彈的堅決,以及由她拋過來的刀

「總是愛⋯⋯簡單複雜化」

利刺太快了,不是私輩宿主化時的力量,是之上的,額頭的血也令自身視野逐漸進入劣勢,差點看不見這下攻擊,差點就被從頭頂貫穿

「總是⋯⋯要令一切通通都變得更加麻煩⋯」

少女的腳動了起來,她見自己的距離在拉近,所以正打算移動,然而不是後、左、右,是前

「這就是大家所嚮往的未來嗎?」

她在拉近距離

忽然,依奈子以歧肢撐起身體,向前稍躍,蜘蛛跳的突然性是預計外,眼見接近,身體跟不上去反應

從頭上飛過,輕聲落地,站在自身後,回首笑言

「還不如去一去死」

那笑容是寒冷而無色

背後的獸口輕輕顫抖,似是在冷笑,但聽不到任何,除了在宣示自己即將會被該利牙摧毀外

「還不如⋯拋下一切包袱吧⋯哈哈」

「要我這樣自我欺騙⋯我還是去死好了⋯」

少女轉正回來,高傲的神情提示著下一波的攻勢即將開始,倒是自己早已從慌亂中擺脫,回神過來,手上的刀鋒已經在一揮就能碰到其喉嚨的距離

以充滿期待的眼神直視自己,那個是一個比人渣更低級的氣息,尤如以肉眼目睹他人自殺,絕望的衝擊力狠狠地刺了進我的雙眼中

那怕私輩本來的目標也不是該處

她沒有去進一步反抗,即使來到已可以一擊致命的位置,她沒有絲毫打算過,沒有,沒有任何動作,她的身體完全靜止,彷彿

彷彿她是在等待自己去那樣子

雜念上心的瞬間,為了迫使自己放下了這個恐怖的念頭,我閉氣,我停止了呼吸,任由逐漸悶熱的呼息於自己的胸中打轉,讓熾熱的窒息感重壓於頭腦上,使神經充分緊崩起來,手腕能快速轉動


人的骨骼接位主要分為三種:

球形關節,例如肩膀和手的關節,球形的特點,就是能夠無限制、死角地轉動,能畫圓,觸及頭以上,胸以下

樞接關節,例如肘、臂接位,只能向一方伸延,但如此允許了肌肉發力的動作,收縮而聚集肌力,使手的揮動有力且快速

平滑關節,例如脊、指頭,這些細小的關節位是為了給予活動力而存在,骨頭和骨頭之間只會有滑動,而免於移位,令身體能有更多不同角度的姿態


舉起手,發力揮刀直下,瞄準歧肢的關節段攻擊,即使表面滿佈堅硬而尖鋭的倒鈎,但其皮膚也沒有預期中的硬,一下子已經成功插入一半

反手拉刀,切開半根的長肢因重量墮下,只是一會就斷開了,在我圍著另一根開時

黃色的汁液從開口流出,漿狀的黏糊感明顯降低了刀鋒的傷害,在切著第三,也是最後一根時,我感受到這個問題,唯只是切了一小口

歧肢的主人對自己的舉動不太滿意,以不太溫柔的力度反覆轉動身體,勢要甩開自己

將歧肢摟夾在腋下,與其轉動方向反轉,而且稍有彎下身,用身體的重量,配上反向的力


扯斷





「我根本不知道我這樣做,有什麼用」


歧肢的受傷,是沒有痛覺,但少女失魂的神情是痛苦的

可能是因為不能如願以償吧

「我生存,是為了什麼?」

依奈子沒有動,背對我,那怕那語氣如何地激動,流露著屏息的哀號,任何小動作也沒有出現,肢體語言,沒有,背上的獸口也是,沒有動

整個人靜止了

「無論做什麼,也是只有一個結局的話⋯」

—— 吼 ——




上一EP按我
下一EP按我
大目錄按我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