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BL】夜裡的太陽 - 03

陳八七 | 2021-09-19 23:07:51 | 巴幣 0 | 人氣 39

連載中夜裡的太陽
資料夾簡介
你說你一直活在看不見遠方的黑夜, 而我,是你的太陽。

坐落於台北盆地邊緣的前山高中,是現今老校長的曾祖父,於日治時期集結一些佛教團體所建立的,經過了多年的改制與風風雨雨,至今已發展成一所體制完整的私立高中,雖然歷屆校友出了許多知名的政客、學者、名人,國立大學的錄取率也還算不錯,但由於學生組成龍蛇混雜,再加上近年受到少子化的衝擊,前山高中為了生存,漸漸成了大家口耳相傳的學店。每年都有學生考上台清交,也有學生打架鬧事而輟學,儘管如此,前山高中裡還是有些老師,除了教導學識外,試圖將一些迷途的學子引導回正途。
我知道自己不是什麼偉大的老師,但我很確定,自己可能就是這所百年老校存亡的關鍵…
 
山頂,也就學校天台,它的出入口雖然不只一個,不過要上去天台唯一的方法,就像我之前所說的,必須要爬上七層樓的階梯。
 
用跑百米的急速衝上山頂的我,早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不過老實說,我也有點緊張,畢竟這是我第一次要獨自處理學生鬥毆,而且其中一個學生昨晚才動手揍了自己。
我穿越過堆滿雜物、牆上滿是髒話塗鴉的樓梯間,帶著忐忑的心,推開半掩的天台逃生門,踏上了被夜幕籠罩的天台,隨即聽到不遠處傳來一陣叫囂聲。
 
「快!圍住他!他跑不掉的!」
「媽的,再囂張啊!看你多能打?」
「夜宇泰,靠你了,撐住啊…」
我連忙循聲找去,總算在黑暗中,看到數名穿著學校運動服的體育班學生,團團圍聚著。
當我正急忙要大聲嚇阻時,卻查覺到這些體育班學生們,異常專注的看著人群中坐著的六個人,而這六個人都各自專注地盯著自己手上打橫的手機,左右手的大拇指快速在智慧手機的螢幕上快速滑動著。
 
「搞了老半天,他們說的決鬥,是用手遊來決鬥啊?搞什麼嘛…」我在心裡默默哀號著。
 
由於他們盯著手機,讓我在遠處可以清楚看到他們的臉,其中三人,當然就是高玩、冠常,以及我們的問題轉學生,另外三個體育班的學生,我只認得其中一個體態結實、卻沒有眉毛的男學生,便是邱心怡所說的大B學長。而這個傢伙也是個問題學生,仗著他是馮教官的姪子,以及他們的足球校隊有一點成績,常常帶著體育班的學生在校園裡搞事,儼然就是個山大王。
 
「快點,他殘血了,給他死!」大B激動的對著身邊的跟班甲乙吆喝著。
「可是我也快沒血了,我要先回家一趟。」
「怕什麼?我們有三個打他一個!快點,一起上!」
「夜宇泰,別逞強啊!你要是死了,這場就GG了…」在夜宇泰一旁的高玩擔心警告著。
「哈哈~新來的,剛剛不是還很囂張?現在緊張到說不出話來了吧?」
在一旁暗中窺探的我,透過他們人與人之間的縫隙,窺探到夜宇泰的表情,與其說是他緊張到說不出話,還不如說是他氣定神閒,眼神裡甚至透露出一絲…無趣?
突然大B身邊的跟班甲驚呼。「小心,他有大了…靠!我被秒了!」
另一名大B跟班乙也跟著慘叫。「啊~我也掛了啦!」
「水啦!Double Kill!」剛剛還在替宇泰擔心的高玩,高興歡呼著。
「大B,快跑啊,別跟他硬拚。」
「白癡!他殘血又沒大,我怎麼能放棄這個大好機會……啊!幹!」
「Triple Kill!!」高玩和冠常開心的歡呼著。
 
「操!操你媽的爛遊戲,操你媽的豬隊友!操!」大B氣憤的踢開椅子、推打一旁的跟班甲乙二人組洩憤。
 
「五比零。」夜宇泰從容的收起手機,站起身,對著火冒三丈的大B輕描淡寫的數著。「你剛剛說賭注是一局三百元,扣掉之前他們兩個輸給你的賭金,你還欠我…」
「九百元!」 高玩在一旁見獵心喜的搶著幫腔。「怎樣?有需要分期付款嗎?」
「少在那邊秋,剛剛我只是在暖身,待會就會拿出實力了!來,再來!」
「我餓了,改天吧。」夜宇泰說完,轉身就要離去。
「不准走!」大B吆喝一聲,數名體育班的跟班甲乙丙丁戊己庚辛,隨即擋住夜宇泰的去路。
「大B哥,別這樣嘛…都這麼晚了,我們可以改天再戰啊。」、「對啊…你們足球隊明天一早還要練習,大家就早點回去休息吧~」眼看對方人多勢眾,火藥味又越來越濃厚,高玩和冠常兩人馬上又將態度放軟,試圖求饒。
「吵死了!在我還沒玩過癮前,誰都不准走!」
「如果我就是要走呢?」夜宇泰依舊一臉事不關己地問道。
大B冷冷一笑,笑中帶著威脅。「哼…你要試試看嗎?」
夾在中間的高玩和冠常見到大B如此威脅,體內的細胞不知道已經被嚇死多少了。兩人正想如何勸夜宇泰再留下來玩個幾場…
 
「喔……掰。」夜宇泰說完,恣意轉身要離開。
 
大B見他如此目中無人,腦中的理智線瞬間斷裂,衝上前一把拉住宇泰的肩膀,卻沒想到夜宇泰早已預料到大B的攻擊,直接反手拉住大B伸出的手臂,並順勢使出一記過肩摔,把他狠狠重摔在地。
 
「幹!揍他!」體育班的同學們看到大B被摔趴在地,隨即一擁而上要教訓夜宇泰。
 
完了,真的變成學生聚眾鬥毆了。
我、我…我必須趕緊制止他們,不然夜宇泰就要被海扁…唉?
不對,夜宇泰的身手也太好了吧?
眼前這些大B跟班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儘管各個身形高大、黝黑精壯,卻對打鬥一竅不通,而夜宇泰似乎對於打架鬥毆非常擅長,游刃有餘的,把這些體育班的學長們全都變成自己練拳頭的沙包。
我原本還在想怎麼制止這場圍毆,隨即轉念成要怎麼勸夜宇泰饒了這些學長們。
 
「你們在幹什麼!」從天台的另一端不遠處,傳來一聲男人嚴厲的斥問聲,雖然那男人的長相在黑暗之中根本無法辨識,但我想在場的所有人,除了夜宇泰之外,早就對這個聲音熟悉到不行。
 
「幹!馮教官來了!」
「靠北,他怎麼會上來?」
「快閃啦!被他逮到一定會被記過!」
 
 
「被他逮到一定會被記過!」這句話瞬間點醒了躲在一旁看戲的我。
我注意到包括現場的學生們,包括高玩和冠常,都在四處逃竄,但夜宇泰卻慢條斯理地拿起自己的書包、整理自己被拉扯過的制服,完全沒有想逃跑的意思。
這死屁孩也太悠閒了吧?要是他被馮教官抓到,這間學校也就直接完蛋了!
我隨即衝上前去,拉住夜宇泰。
 
「又是你?你要幹嘛?」夜宇泰露出驚訝的神情,大概是因為他完全沒料到我會出現。
「廢話,當然是拉你跑啊!被抓到要記過耶!」
「記過就記過,怕什麼?」
「你不怕,我怕!」我一說完,隨即強行拉著夜宇泰往天台另一邊逃離。
 
雖然“山頂”的出入口不只一個,但馮教官似乎有備而來,找了三名校警幫忙從各處出入口逮人,數十名學生和教官、校警們在天台上玩起了鬼抓人,馮教官這個“鬼”當的非常盡責,雖然步伐不快,但是眼光卻相當銳利,邊追邊用手上的手電筒照亮眼前的學生,光用看的就能認出許多學生的背影。
 
「站住…馮國畢!再跑試試看…黃士強、鄭文元,又是你們,都給我站住!」有些被馮教官認出的學生,便乖乖地站在原地,放棄逃跑,有些學生則不願意放棄,繼續逃竄。不到五分鐘,這場鬼抓人的遊戲便告了一段落,能跑的都跑了,跑不掉的就只能乖乖聚集到馮教官身邊,校警們也紛紛靠近。
而我則拉著夜宇泰,躲在水塔間的後方,打算等待風平浪靜之後再離開。
 
「馮教官,還是有幾個學生跑掉了。」一名校警向馮教官說著。
「沒關係,抓到這幾個就夠了…」馮教官邊說邊瞪向一旁低著頭、鼻青臉腫的大B,斥責。「小王八蛋,難得看你被打得這麼慘啊?說吧…是跟誰打架?」
 
我從牆角偷偷探頭,擔心的看向大B,深怕他把夜宇泰拱出來,但我猜大B內心應該是很想拱出夜宇泰的,不過礙於面子問題,不想讓眼前這個總是看不起自己的大伯,更加看不起自己,於是低頭不語。其餘眾人見大B不肯開口,也不敢多說什麼。
 
「都不說啊?沒關係,我們回教官室再慢慢說……」
 
眼看大B沒供出夜宇泰,馮教官一夥人也正要離去,一直處於緊繃狀態的我稍稍鬆了一口氣,卻一個不小心,碰倒了擺在一旁的掃具雜物,發出了聲響。雖然聲音不大,卻讓原本正要離去的馮教官停下腳步,轉頭朝我們這查看。
慘,這裡沒有其他的路了!該怎麼辦?
夜宇泰用看智障的眼神看著我,而且擺出“他們要來就讓他們來”的態度,但我可不能就這麼認輸!急中生智的我,爬上安裝在牆面上的鐵梯,並打開了進入水塔蓄水池裡的方形鐵門。
「快躲進去!」我小聲的催促著夜宇泰。
「我才不要進去,要躲你自己躲。」
「快點啦,馮教官要走過來了!」
「他要抓就給他抓啊!頂多記過退學。」
眼看馮教官就要逼近,我不顧身為一個老師的尊嚴,低聲下氣的向夜宇泰哀求著:「拜託啦!夜宇泰,無論如何,我就是不能讓你被退學啊…」
也許是被我的真誠感動,夜宇泰雖然還是擺出超臭的大便臉,但他終於肯乖乖跟我躲入
 
馮教官來到水塔間後方一探究竟,不到一坪大的小平台,除了散落的雜物之外,沒有任何人影。
「奇怪,我剛剛明明有聽到聲音啊?」
「可能是風吹的吧?」跟著前來查看到校警解釋著。
不過心機很重的馮教官,仍然爬上鐵梯,到水塔上方查看,確認沒有躲人後,這才爬下梯子,領著眾人離去。
 
幸好馮教官沒有打開蓄水池的鐵門查看,不然那場面一定很尷尬。
我和夜宇泰兩人一上一下的攀附在蓄水池內的梯子上,屏息聆聽外頭動靜的同時,我注意到在我下方的夜宇泰,他的雙腳已經泡在蓄水池的水裡,顯然他的不悅已經瀕臨潰堤極限,既然現在危機已經解除了,我得在他再次動手揍我之前,趕緊離開這。
 
我伸手試圖推開出入口的鐵製門蓋,卻發現怎麼推也推不開。
「你在幹嘛?快把門打開啊!」夜宇泰在我後方不耐煩的催促著。
「呃…打不開…」
「怎麼可能?我們剛剛才打開過耶?」
「不是,它好像卡住了。」
「用力一點啦!是不是男人啊?」
 
我深吸一口氣,猛力往門蓋一槌,門沒打開,我們兩人所攀附的梯子卻突然從出入口處的邊緣崩落,我跟夜宇泰雙雙跌入蓄水池裡,所幸水池裡的水並不多,我隨即站起身,但一旁總是處變不驚的夜宇泰,卻慌張害怕的拍打水花,好像要溺斃一樣,看來再強悍的人,都有弱點啊~
 
「別緊張,這裡可以踩的到地面。」我伸手將夜宇泰攙扶起來,他這才注意到水池裡的水位接近胸口,是可以踩到地面的,隨即收起失態的神情,轉而猛力把我推開,即使在這個伸手不見五指的水塔裡,我依舊能感受到夜宇泰此時正殺氣騰騰的瞪著自己。
 
「夜宇泰…你先聽我說,我很抱歉讓事情變成這樣,你如果要發脾氣,至少等到我們出去之後…」
「陽老師,那你說現在該怎麼辦?」夜宇泰強忍怒氣,冷冷對我說著。
 
我拿出泡到水的手機,赫然發現手機竟然還能解鎖。
「太好了,手機還能用…啊!」高興到一半,手機螢幕瞬間一片漆黑,毫無反應。夜宇泰也拿出自己泡水的手機,測試了一下,也是宣布死亡。
我接著環顧四周,將剛才脫落的鐵梯從水池裡舉起,試圖用鐵梯撞開上方的門蓋,撞了幾次,門蓋始終紋風不動。
正當我想放棄的時候,夜宇泰突然也上來一起抓住鐵梯,用命令的口吻對我說:「我數到三的時候,一起撞…一、二、三!一、二、三!一、二…三!!」
在我們二人合力之下,蓄水池上方的門蓋總算被撞開了,居待月的月光,隨即從方形的門蓋口撒入。
我們兩人都稍稍鬆了一口氣,接著並試圖利用鐵梯爬出門蓋口,但我們嘗試了各種方式,卻因為角度與高度問題,終究無法讓鐵梯固定在門蓋口邊緣。
夜宇泰看著近在眼前卻無法逃離的出口,再也壓抑不住怒火,對著外頭放生叫罵。「幹!幹他媽的爛水池!幹他媽的爛學校!幹他媽的爛世界!!」
夜宇泰聲嘶力竭地喊了一陣子,外頭卻依然一片寂靜。
 
面對他的憤怒,我想試圖安慰他,但又不知道該怎麼做。
「對不起…」
「幹嘛?」
「都怪我自作主張,才會害你變成這樣。」
本來還以為夜宇泰會順勢罵我一頓,但他卻沒有這麼做,只是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逕自倚靠在牆邊,抬頭看著月光。
我也跟著倚靠在牆邊,跟著他一起從在這個深淵,仰望著遙不可及的一抹夢幻。
 
「你爺爺…應該會派人來找你吧?」
「我爺爺?算了吧…他每天交際應酬就夠忙的了,根本不會管我的事。」
「那你爸媽呢?」
「我媽在監獄裡,我爸在我十歲那年就死了。」
「呃…對不起。」
「你可以別再說對不起了嗎?聽了很煩。」
「對不…嗯…」
 
我們倆又沉默了一陣子,儘管此時沒有寒流,但在這個二月中的夜晚,泡在水中真的不好受,我想他也察覺到,我們兩個的身體都因為寒冷而顫抖著。
「那個…」我猶豫了一陣子,只好硬著頭皮率先開口。「我建議我們兩個抱在一起,比較不會失溫…」
夜宇泰再次露出無限唾棄宇宙不屑的眼神看著我,不過猶豫片刻後,他卻對我稍稍張開手臂,以表示他勉強接納我的建議。
我雖然也有些尷尬,但此刻命在旦夕,我又是為人師表,這種事應該要主動一點,便主動上前抱住夜宇泰。
因為月光的關係,我第一次這麼近看著夜宇泰的臉,以前只覺得他長得還算不錯,但現在仔細一看,真的是宇宙無敵霹靂帥唉!要不是他的臉上老是有打架弄來的傷痕,不然他根本就屌打一堆韓國男星。
夜宇泰發現我在看他,也不自覺的看了我一眼,但他沒有臭罵我,而是微微一愣,更加仔細的看著我,似乎有些訝異。
 
「呃…怎麼了嗎?」我被看得有些尷尬,率先問他。
他被我這麼一問才回神,尷尬的回應。「沒事…就只是覺得…你不適合留鬍子。」
「啊?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鬍子就不適合你啦!」他被問的有點尷尬,轉而有點動怒。
我尷尬地把頭轉開,看向其他地方,試圖把注意力放到其他地方,以免自己忍不住再多看一眼他那張帥到驚人的臉龐。
 
「欸!水位是不是上漲了?」夜宇泰突然驚呼著。
被他這麼一說,我才驚覺剛剛本來在腰間的水面,現在已經漲到我的胸口了。
「對…水位一直在上漲,不過也因為這樣,」
「怎麼辦?我不會游泳,我們會被淹死的。」夜宇泰再次露出他的慌張,而且還緊緊抓住我的手臂。他明明比我還高,要淹死,也是我比較快吧?
「不要擔心,我會扶住你…」話雖這麼說,但水位卻漲的極快,漸漸淹過我的口鼻,我開始擺動手腳,讓自己漂浮在水面之上,同時試圖尋找任何可以充當漂浮物的東西,卻始終沒有發現任何希望。
「你能撐多久?我看我們死定了…」
「不…不會的…」我吃了幾口水,仍然拼命將夜宇泰往上撐起,我雖然不知道我還能撐多久,但我的下意識依舊對他信心喊話。「你看…我們…離出口…更近了…」
夜宇泰聽我這麼一說,隨即抓過一旁牆邊的鐵梯,試圖將鐵梯突出的斷裂處勾上門蓋口邊緣,但始終都差一點。
「幹!只差一點了…快啊!」
我知道我的體力快透支了,但為了讓夜宇泰能更往上一些,我決定豁出去了。我整個人潛入水面下,猛力的踢著水,在水裡的我,依稀看到夜宇泰已經將鐵梯勾住了門蓋口邊緣,但由於無法固定,導致夜宇泰他始終無法往上爬。
此時門蓋口外,突然伸下來兩雙手,固定住夜宇泰往上舉的鐵梯。
 
我不行了,失溫、右腳抽筋,而且還缺氧…
儘管我再怎麼努力,終究只是個凡人。
我漸漸失去意識,人生跑馬燈迅速在腦海中跑過,教過的學生、大學時莫名其妙的初戀、爸爸、媽媽…最後停留在一名六歲的男孩,拿著風箏、咧開笑容,在陽光下跟我追逐嬉鬧著…
 
「等一下,等等我啦……哥!」
 
轉眼,我所能看見的,只剩下疾首痛心的黑暗。
在冰冷的深淵裡,我不斷往下墜,
突然,有一隻強而有力的手,從上方襯著絲微的光亮,一把拉住我,
粗蠻、且毫不猶豫的,將我抽離了這片絕望。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