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BL】夜裡的太陽 - 02

陳八七 | 2021-09-13 00:21:58 | 巴幣 0 | 人氣 41

連載中夜裡的太陽
資料夾簡介
你說你一直活在看不見遠方的黑夜, 而我,是你的太陽。

總算結束了上午的四節滿堂地獄,我拖著半死不活的軀體,準備撤退回到教師辦公室中場休息。雖然事先已經知道,我在開學第一天就被排了滿堂的課,有做了一些心理建設,不過夜宇泰的意外出現,讓我的身心更加疲憊。
我到底是走了什麼霉運?大家聞風喪膽的問題學生轉到我的班級,我還跟這個問題學生接過吻,某種程度上來說,還是我強吻他的。
老天爺到底還想要怎樣整我?
還是說,這是祂給我的考驗?
不管什麼考驗,我都要撐住啊!我可不想再搞砸這份工作了~
雖然我是從一間還不錯的國立大學數學系畢業,退伍後就直接進入一間知名的金融企業上班,但因為自己一時衝動,不小心得罪了主管,導致我在整個相關產業都混不下去了,所幸在學校時也有修過教育學程,後來在父親的友人趙主任的介紹下,進入這所前山高中任教,雖然自己也沒有對教育這件事有多大的熱誠,但…至少有分穩定的收入,能繳我的學貸和老家的房貸。
 
走回教師辦公室的途中,在走廊上看到我們班上的搞事二人組,高玩和冠常。
這沒品的綽號可不是我取的,而是是班上同學給他們取的,他們自己也用得很開心。冠常本名顏冠常,個頭是全班最高最大隻的,卻非常膽小怕事;高玩本名高萬仁,他的綽號本來叫睪丸人,但後來大家都懶得講那多字,又怕太不文雅,所以就變成高玩了。而高玩個頭卻是全班男生最小隻的,但他那張什麼都能辯的嘴,搭配上天生白目的個性,讓冠常甘願成為他的跟班。
 
「顏冠常、高萬仁!」
這兩個小鬼聽到我的叫喊,好像有點心虛,但仍然乖乖來到我面前打招呼。
「陽老師。」
「你們要去哪?不去學餐吃午餐嗎?」
「我們…」冠常話說得支支吾吾的,高玩隨即搶著接話。「沒有啦!我們不餓,上個廁所就要回去睡午覺了。」
「怎麼能不吃午餐?到時候下午你們餓了怎麼辦?」
「不會餓啦!冠常就說他要減肥。」
「我哪有要減…」冠常話還沒說完,又被高玩輕輕撞了一下,示意他別再說話。這兩個小鬼果然有問題,但我也懶得管他們。
「少囉嗦,既然是午餐時間,就去吃點東西!還有,給你們一個任務,帶新同學吃午餐。」
「蛤~不要啦!那個新同學看起來很難親近耶!臉上都是傷,感覺就是昨天才跟別人幹完架。」
「你不去的話,我就把你偷拍邱心怡照片的事跟她說。」
「欸!老師,你很賤耶!」
雖然他不該這樣跟老師說話,但我已經習慣了,我只是聳了聳肩,擺出“怎樣?打我啊?”的臉。
但一旁的冠常好像卻有些害怕,跟我解釋著。「老師,你知道新同學為什麼轉學嗎?我聽班上有人說,他好像打了前學校的教官,還有上新聞。」
何止打教官,我昨晚也被他揍了…但,我想夜宇泰的本性應該是不壞的,而且轉學生初來乍到,最需要擔心的就是不被班上同學接受,所以…還是委屈這兩位好同學了。
「你們不要聽別人亂講啦!他…他人很好啦,總之,你們要好好照顧他,知道嗎?」
高玩和冠常仍然不敢點頭答應,但他們也不敢搖頭,此時,趙主任慌張地出現在走廊另一頭,著急四出張外的他,看到我之後,就露出看到救星的表情,並火俗朝我直奔而來。
 
「清和!總算找到你了!」
「趙主任,怎麼了嗎?」
趙主任上氣不接下氣,臉上的表情就像是他老婆要生了,現在總算找到醫生一樣。
「走,跟我去校長室一趟…校長要見你。」
 
 
 
我緊跟在趙主任的身後,我們兩人一前一後快步走在走廊上,雖然說是快步,但我覺得這速度都已經可以跑起來了,到底是什麼事這麼急?而且我還注意到,趙主任的神情似乎有點緊張,現在明明是二月,走在這個透外的學校走廊,依舊可以感受到東北季風的寒冷,但趙主任的額頭與脖子卻滿是汗珠,不時拿出手帕擦拭著。
「趙主任,你怎麼好像…有點緊張?」
「緊張?我沒有緊張啊!我幹嘛緊張?」屁,你明明就有。
「那…校長找我要幹嘛?」
「別緊張,就算你看到什麼人,或是被提出什麼要求,都…平常心,別緊張。」
他這樣說,搞得我也莫名開始緊張了,到底是怎樣啊?
當我正想還想繼續追問時,我們兩人已經來到校長室不遠處,我看見走廊盡頭的校長室外,站了八名身穿黑色襯衫、面露兇狠的壯漢,見我跟趙主任走來,紛紛靠上前來,其中一位看起來最凶狠的光頭男,直接站在走廊中間,雙手抱胸,惡狠狠地瞪著我們,儼然就是遊戲關卡裡的Boss,就差沒說:「歡迎來到這一關,準備接受挑戰吧!」
 
「趙主任,這是…?」
我話都還沒說完,趙主任竟然搶先一步退到我身後,膽怯對著光頭男說道:「不好意思,這位是…會長要見的老師。」
黑衣光頭男一聽,便朝身後的兄弟們點了點頭,大家這才往走廊兩邊分散,勉強讓開一小條通道。
趙主任推了推我,示意要我往前進入校長室。搞什麼?竟然拿我當擋箭牌…
我與趙主任在黑衣人們的注目禮下,小心翼翼地通過,而我們兩人也非常俗辣的,眼神完全不敢亂看,只敢盯著前方校長室的大門。
我邊走邊小聲的向趙主任詢問。「趙主任,什麼會長要找我啊?家長會會長嗎?」
「不是…你進去就知道了。」趙主任又再次拿出手帕擦了擦汗,接著深吸一口氣,緩緩打開校長室的門。
我們一走入校長室,隨即聽到老校長哀求的聲音。「會長…這種事您打個電話來就行了,何必這樣…這樣…勞師動眾呢?」
我循聲看去,見到兩鬢斑白的老校長佇立在會客沙發區,對著一名坐在沙發上、看起來比校長年紀更大的老先生搓手哈腰,而那名老先生穿著看起來頗高級的全套的西裝,自在的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並用嗓音低沉的回應。「李校長,我知道這樣是給你添麻煩了,但礙於禮貌,我一定得親自跟這位老師打個招呼。」
趙主任輕咳了一聲,禮貌的說道。「會長…您要見的老師來了。」
那位被稱為會長的老先生一聽,隨即從沙發上起身,腳步穩健地朝我走來,雖然他那滿是皺紋的面容不難看出歲月的摧殘,但那雙炯炯有神的目光直直盯著我看,彷彿想要看穿我的內心似的,但我也不知為什麼,反而覺得老先生的眼神有些熟悉,出於好奇,我也直盯著老先生的目光,試著想起來這個眼神到底是跟誰的很像。
「你就是陽清和老師?」
「啊?喔…對,我是。」
「你好,這是我的名片。」老先生邊說邊向我遞出名片,我也很禮貌的用雙手接過名片觀看,黑色的名片上頭簡潔寫著幾個字『北聯會會長夜斌。』
「北聯會?就是那個常上新聞的黑道…」我話還沒說完,隨即被一旁的趙主任猛力推了一下,老校長也很有默契的,連忙尷尬陪笑。「會長,年輕人就是不懂事,請您別放在心上…」
老先生露出慈祥的微笑,輕鬆地揮了揮手。「沒事、沒事…陽老師,我們這北聯會,就只是幾個朋友聚集在一起做些生意,但這生意的內容廣泛,難免會對社會大眾造成一些誤會,還請你別放在心上。」
我禮貌的點了點頭,但也不知道該回應什麼,只好把目光又放回手中的名片上,這才注意到眼前這位老先生姓夜。
「哦!所以您是夜宇泰的…?」
「爺爺,夜宇泰是我孫子,唯一一個孫子。」
「難怪,我剛剛看到您的眼神,還在想這眼神怎麼眼熟,原來…您的眼神跟夜宇泰幾乎一模一樣呢!」
「哦?」老先生一聽我這麼說,不經意挑了眉,微笑問道。「那臭小子這麼快就用正眼看你啦?」
「什麼意思?」我微微一愣,一旁的老校長和趙主任也露出不解的神情。
老先生乾笑了幾聲,繼續向我解釋著。「阿泰他脾氣差,目中無人,若是他用正眼看人的時候,通常只有兩種情況,一是他敬重你,二呢…就是你真的惹毛他了,他可能會狠狠揍你一頓。」
「沒錯…我懂。」我下意識地摸了摸臉上的傷。
「你懂?阿泰那臭小子對你動手了?」原本和藹可親的老先生,眼神裡突然閃過一絲怒氣。
「不是、不是…我是說…我看的出來宇泰他的情緒控管有點糟。」我連忙解釋,要是他知道我是因為擁吻他孫子,而被揍了一拳,那我可能就不是再挨一頓揍那麼簡單了。
「何止有點糟?簡直是他媽的糟!那小子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臭脾氣,才搞的沒有一間學校願意收他!」老先生一說完,好像察覺自己似乎說錯話,怕會嚇跑眼前我這位新老師,於是又對我露出和藹的微笑。「不過…幸好有陽老師的出現,我聽趙主任說,你一聽到阿泰這個問題學生轉來你們學校,便義不容辭的說要當他的班導師。」
滿臉黑人問號的我,轉頭看向一旁的趙主任,趙主任連忙用眼神向我求饒,這傢伙…唉,人善被人欺啊!
我隨即擺出春風化雨的謙虛微笑,回應老先生。「沒什麼…這是我們當老師應該做的。」
「很好,我欣賞你。我今天來,就是想親自拜託陽老師…阿泰的爸媽都不在他身邊了,我不求他成績怎麼樣,只求他能夠好好念完高中。」
「可以的,只要宇泰他都乖乖來上課,不要鬧事,我相信他一定可以順利畢業的。」
「唉…要真是能這樣,那就好了。」老先生說著,突然微微低頭思索了片刻,接著便下了一個決定。「這樣吧…陽老師,如果你能幫助阿泰念完高中,你們李校長欠我們北聯會的債,我就不追究了,除此之外,我還會捐一千萬給前山高中作為教育基金,這筆錢,應該能讓你們學校再撐個幾年。」
 
「等等…什麼北聯會的債?什麼教育基金?」這又是哪一齣?我沒get到啊!我連忙看向一旁的趙主任和校長,但這兩個老傢伙竟然都故意迴避我的眼神!!
「哦?看來你還不知道啊?」夜老先生看了我們的反應,接著自在地坐回沙發,翹起二郎腿。「這所學校營運不佳,連年虧損,你們校長為了保住這所學校,不惜跟我們借了鉅款,所以說…陽老師,你現在是唯一能拯救前山高中的人。」
「呃…對不起,我想我沒辦法擔當這麼重要的任務…」
我話還沒說完,趙主任和老校長突然將我拉到一旁,老校長更直接低聲哀求。「陽老師!你如果不答應會長的要求,我這間家傳三代的學校,就要毀在我手上啦!」
趙主任跟著勸說。「是啊!清和,現在教師的職缺也不好找,前山高中如果收掉了,我們大家都會沒工作的!看在我跟你爸是老交情的份上,幫幫忙啊!」
「可是我真的沒辦法保證…」
「陽老師!算我拜託你了!」老校長緊握住我的手,哀求著。
看著年邁的老校長如此懇求,我實在無法繼續婉拒,除此之外,腦海裡更閃過如果自己再次失去工作,爸媽他們得知後那無奈嘆息的神情。
 
「好吧,我盡力就是了。」唉,我完全妥協了。
趙主任和老校長見狀,也鬆了一口氣。
 
「好,那麼…阿泰就拜託陽老師了。」老先生語氣平淡地說完後便站起身,禮貌的向我點頭致意,接著轉身走出校長室,領著走廊上的一票黑衣小弟們,浩浩蕩蕩離去。
 
 
 
總算結束了一天的教課,怎麼才開學第一天,我就已經像是教了一輩子的課一樣?
才剛踏進教師辦公室,趙主任那張不懷好意的笑臉又出現在我面前。
「下課啦?」
「呃…又怎麼了嗎?」
「什麼又怎麼了?我是在關心你好嗎?身為教務主任,關心老師們的教學狀況,這是職責所在吧?」
「我在這邊教書教了六年,你從來沒有這麼關心我的教學狀況。」我一臉無奈,直接來個開門見山。「說吧,到底是什麼事?該不會又跟夜宇泰有關吧?」
「我說你啊,真的是標準的理組男欸!完全不懂得人情世故。」
「我如果不懂的人情世故,今天早上就不會答應你跟校長的請求了。」
「好好好…不跟你爭,算你贏。反正我來找你,也是要提醒你這件事,無論如何,都要保夜宇泰在我們前山順利畢業。」
「嗯,我盡力就是了。」
「不只盡力,要用生命誓死完成這項任務!清和啊,整個前山高中的命運,還有我家老婆女兒的未來,都寄託在你身上了!」
「是,我知道了…」我把我的無奈毫無隱藏的寫在臉上,隨口敷衍後就想往自己的座位走去,但趙主任連忙又把我叫住。
「欸,等等…」趙主任拿出兩張電影優待券,有些愧疚地說道。「這給你,算是對你的一點補償。」
我接過電影優待券,仔細看了一下內容,隨即對趙主任露出嫌棄的神情。「主任,這補償也太爛了吧?我又不看鬼片,而且這個優待券還限定買一送一,擺明就是欺負我這種單身的人啊…」
「凡事不要只看到表面嘛!這張優待券的價值不在它的折扣,而是它帶給你的機會。」
「什麼意思?」
「你不是想追沈柔老師嗎?」
面對趙主任突如其來的提問,我還真是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雖然我沒妄想過要追沈柔,但她真的是一位很可愛的女孩,而且我也常常在想,如果沈柔成為自己的女友,那麼我那遠在南投老家的爸媽一定會很開心。
「我…」
「你不用解釋了,答案都直接寫在你臉上了。」趙主任看我陷入考慮,就知道自己贏了這一局,露出得意的賊笑。
「可是,這跟電影優待券有什麼關係?」我不甘示弱,試圖把話題拉回來。
「我都幫你調查好啦~」趙主任稍微側身,偷偷用眼神指引我看向辦公室內、在座位上認真批改考卷的沈柔,並繼續說著。「今天下午的時候,我聽到沈柔跟慧君在聊天,她聊到她很喜歡看鬼片…而這張優待券的電影,也剛好是她最近很想看的電影,再加上這張優待券買一送一的限定優惠,根本就是老天爺搓合一對曖昧男女的神蹟啊!你懂我的意思吧?」
 
懂,當然懂。
我看了看手上的電影優待券,又看了看不遠處的沈柔,腦海裡隨即回想起今天一早要出門時,老媽又打電話來,說我爸又幫我找了一個對象,要我去相親,雖然我跟往常一樣,用教學忙碌的藉口推掉,但又免不了老媽的一陣情緒勒索。我很清楚感受到自己內心的厭煩,但之後伴隨著龐大的愧疚感,卻壓過了原本的厭煩。
如果清彥還在,這時候他就能幫我分擔一些這種壓力吧?
 
「清和?怎麼了嗎?」聽到沈柔轉過身開口詢問自己時,我才意識到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到了沈柔身後。也許是因為我站在沈柔身後發呆了一陣,沈柔也才注意到呆愣在原地的我。
「啊?對不起…我…我…」我的腦袋和嘴巴再次從光纖回到撥接網路的狀態,遲遲無法連接,但沈柔已經注意到我手上的電影優待券,並擅自搶過來一看,眼睛放出光芒。
「欸!?是《鬼門開》的電影優待券耶!你怎麼會有?」
「喔,對啊,剛才趙主任送我的。」
「為什麼他是把電影票送給你、而不是送給我?他明明就知道我也想看這部…」沈柔說到一半,腦海裡突然閃過一個念頭,故意開玩笑問道。「他該不會是要讓你來約我開電影吧?」
面對內心的盤算直接被看穿,我更加不知所措,我可以感受到此時我的臉一定毫不保留的瞬間脹紅。
「不是…也是!但我沒有…我的意思是,我其實沒有想過跟妳…」
「所以你不想跟我一起看電影?」
「沒有,我沒有不想,只是…」
「好啊!那我們就一起去看吧。」
「啊?妳…妳願意跟我一起去看電影?」
「對啊。」沈柔再次仔細看了一下票券的內容,說道。「期限竟然只有今天…那我們就今晚去看吧?」
「喔…好啊。」
「那就約好囉!等一下我想先回家換個衣服,我們直接約七點半,在信義威秀碰面,好嗎?」
「嗯,沒問題。」
「那晚點見,掰!」沈柔開心地收拾完東西,匆忙地離開辦公室。
「掰…」仍舊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的我,看著雀躍離去的沈柔,又順勢看到辦公室外,透過窗戶對我比出大拇指、得意賊笑的趙主任。我突然覺得自己就像是一位總是在場邊待命的萬年板凳球員,突然被推上冠軍總決賽的球場上,而自己連暖身的機會也沒有。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也許愛神真的開始眷顧我這個臭宅男了。
 
儘管我和內心裡,都在為待會與沈柔的約會而焦慮著,但我仍然把今天在學校裡該結束的工作完成,並收拾好自己的辦公桌桌面,這才拿起隨身背包走出教師辦公室。
 
走在校園穿堂準備離去時,迎面走來仍然身穿軍便服的馮教官。
「陽老師,要回去啦?」
「是啊…馮教官,你還沒下班啊?」
「還沒呢,今天我輪值,喔,對了…夜宇泰沒找你麻煩吧?」雖然馮教官用“突然想到”的語氣,但我還是很明顯感受到他的迫切關心。
「沒有,他很好啊。」
「哼,別小看他,那個小王八蛋壞的可以。」
看見馮教官似乎藏不住他內心對夜宇泰的不滿,我決定試著探問這其中的原因。「馮教官…你好像很不喜歡夜宇泰?」
「廢話!這個目中無人的傢伙,誰會喜歡他?」馮教官忽然意識到什麼,露出懷疑的眼神。「陽老師,你該不會還不知道…夜宇泰之前為什麼會轉學吧?」
我一愣,搖搖頭。雖然我中午時有聽冠常說是夜宇泰打教官的傳聞,但我還是決定先裝傻。
馮教官逮到機會,開始陳述著。「明善高中的一位教官,是跟我很好的學長,他在上週晚上突然接到一名學生家長的電話,得知有一名學生翹家了。之後我學長他在學校附近的網咖找到了那名學生,以及陪伴在一旁的夜宇泰。我學長他好說歹說的勸他們回家,但夜宇泰那傢伙竟然動手打傷了我學長!」
「這…會不會是有什麼誤會啊?」
「這還能有什麼誤會!?」馮教官聽到我竟然幫夜宇泰說話,更加激動的說著。「我告訴你,夜宇泰因為打架鬧事,已經被迫轉學過五次了!而明善這次的事實在太嚴重了,要不是他爺爺財大勢大,他本來應該被送進少年觀護所的,不過就算這樣,整個北區也沒有學校肯收他了!」
「那…也幸好還有我們學校願意收留他。」
「哼,我們前山一定也容不下他的…」馮教官帶著怒氣冷笑說著。「這種小孩我看太多了,他注定就是會輟學,接著就會成為社會上的頭痛人物!」
「不過我聽說…夜宇泰的爺爺,是我們前山的大股東,如果夜宇泰最後還是被迫離開,那我們學校可能會因為財務困難而收掉…」
馮教官聽了,微微一愣,顯然他也不知道這件事,但他很快收起驚訝,繼續帶著仇恨說著。「陽老師,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這種學店還不如收一收算了!我也可以提早退休圖個清靜…但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跟夜宇泰這種敗類妥協的,他只要讓我逮到機會,我一定會好好辦他!」馮教官說完,隨即帶著盛怒轉身離去。
 
我看著馮教官離去的背影,既頭痛又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這下可好了,有個非常想要夜宇泰滾蛋的人出現了。看來夜宇泰之後的日子…不,是我之後的日子不好過了。
不過,眼下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任務,那就是跟沈柔的第一次約會。
我隨即邁開步伐,邊走邊看了看手錶,在內心評估著自己是否還有時間趕回家洗個澡…
 
「陽老師!」我身後追來一名女同學,聽聲音就認出是自己班上的班長邱心怡。
 
心怡小跑步來到我面前,上氣不接下氣。「陽老師,幸好你還在…」
「心怡,老師還有事必須要趕著離開,有什麼事明天在說好嗎?」
「不行啦!等到明天就來不及了…」心怡著急的說著。「高玩和冠常帶著新來的轉學生,去天台找大B學長打架了…」
「啊!?我叫他們兩個好好照顧新同學,他們竟然照顧到帶人家去打架!?」
「其實……是夜宇泰自己主動約戰。今天中午在學生餐廳,我看到高玩跟冠常正在試著跟夜宇泰聊天,雖然夜宇泰本來不太理他們兩個,但大B學長帶著體育班那些人出現,好像要找高玩和冠常麻煩,這時候夜宇泰卻站出來幫高玩他們,還說什麼他一個人對付大B學長他們就綽綽有餘,最後他們就約放學後在山頂決鬥。」心怡一口氣轉述完後,仍然一臉著急擔心的看著我。「陽老師,怎麼辦?我們是不是應該先去找馮教官?」
不行!當然不行!這件事如果讓馮教官知道,這間學校的命運也差不多就告終了。
我用右手按了按隱隱作痛的太陽穴,努力從口中吐出幾個字。「不用,我先去看看狀況。」
「可是大B學長他們人很多耶!如果真的打起來…」
「心怡,妳不是還要趕著去補習嗎?快去吧,他們打架的事,老師會馬上去處理的。」
心怡有些不放心,但看我這樣堅持,也只好點點頭,轉身朝校門的方向離去。
確定心怡乖乖離開學校、而不是往教官室去之後,我立刻轉身往樓梯的方向飛奔而去。
 
唉……看來,跟沈柔約會之前,我是沒機會先回家洗澡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